返回

猎爱(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猎爱(下) 第1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闭上嘴,深吸口气,才看着她小心翼翼的问。「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澳洲。」

  「你知道你为何会被带来这里吗?」

  她看着他,然后往后退开一点,哑声说:「因为海恩教授。」

  「你知道他不是个好东西吧?」他看着她,道:「你的指导教授。」

  她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

  「之前不知道,他绑架我之后,我才发现,他在找一座——」

  「神庙或神殿。」

  她话没说完,他就开口打断了她,小满惊讶的抬眼看他,只见他瞅着她,道:「阿波菲斯、库库尔坎、舍沙……世界各地的拜蛇文化,反正就是那类的东西,对不对?」

  「你看了我的文件?」小满更加吃惊。

  「我去了你的办公室。」看着她苍白的小脸,他不再拖延,直接开口说:「海恩请你帮他做研究,因为他在找那些拜蛇文化,他搞不定,所以才来找你,因为过去几年,一直都是你在帮他,对吧?他寻找那些古文明是需要资金的,他后面的金主是一群坏蛋,超级大坏蛋,他们利用赌博游戏筹措资金,所以路德维格?海恩,才有钱在全世界到处挖洞。」

  「赌博游戏?」她瞪着他,一脸呆滞:「赌什么?」

  「人命。」他真的不想吓她,但他必须让她知道现在的处境,才能保证她的安全,所以他开口直言:「他们把人抓到猎场,将他们当成猎物,然后派猎人狩猎追杀他们,整个游戏过程都可以让人在网路上参与和下注。」

  闻言,她脸色瞬间刷白。

  小满很不想相信他说的话,但这几天,她看见也听见很多事,枪声、尸体、被炸出来的坑洞,还有那些杀人不眨眼的男人。

  史卡利称他们「猎人」,她听过好几次,甚至见过那些人自相残杀。

  她双唇微颤,结结巴巴的问:「你是说……我们现在……在……」

  「在那个狩猎游戏里。」他抬手抚着她的小脸。

  「所以,我、我是……猎物?」

  「不是。」他看着她,解释:「猎物手上会有猎物手环,他们利用安装了炸弹的手环发出讯息,监视控制猎物。过去一年多,我们一直在追查这件事,我们知道这游戏的存在,所以追查不正常的大笔金额的流向,发现有人利用蓝斯.巴特的私人博物馆洗钱。」

  「我们博物馆里有人洗钱?」听到道里,小满一愣。

  「嗯,帮那游戏洗钱。」他点头:「巴特博物馆曾有不明大笔金额进出,我们需要查出来谁是那个内鬼,那可以让我们找到幕后的游戏主,那时我刚认识你,我给了你一张机票,记得吗?那机票是要报帐的,武哥看过那帐单,他记得我和他说过你是历史学家,他刚好需要一个和红眼完全没有关系,学经历上又够资格的人到那博物馆里工作,好让我们可以藉此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等一下!等等!你什么意思?」她松开了拥抱着他的双手,不敢相信的瞪着他:「你是说我会收到博物馆的工作邀请,是因为你安排的?」

  「不是我,是武哥。」看着她目瞪口呆的表情,他忙举手再道:「我发誓我是在华盛顿听你说之后,才知道他做了什么,在那之前,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她脸色苍白的看着他,只觉得一阵头昏:「我到博物馆工作为什么可以让你们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博物馆的内部电脑没有连线上网,我们需要博物馆员工的电脑权限,但他们会调查新进员工的身家背景,当时红眼已经曝了光,对方有红眼每一个人的资料。」他耙着头发,摆出最无辜的表情,看着她说:「但你进去工作时,我们之间,唉,还没有任何关系。」

  还没有。

  这三个字,让她震惊的瞪着他,瞬间领悟过来。

  「老天……你问我要不要和你在一起,只是因为……」

  「嘿,我知道这听起来很糟——」

  他试着再解释,但她已经听不进去。

  「因为要利用我……」她整个人从他怀中退了开来,脸色白得像纸:「那骷髅男说你只是在利用我,我还以为他胡说的……」

  可恶,他就知道事情会这样发展。

  「不是我,是武哥。」他一脸冤枉,再次强调:「我真的是在华盛顿之后才发现,而且一开始情况没有那么复杂也没那么危险,你只是个烟雾弹,让我们可以透过你的电脑权限去调查监视博物馆的内部电脑,看看是谁在搞鬼,我们以为没几天就可以解决,谁知道对方一直没有动静,几天变成一个月,又变成三个月,等到超过半年都还没有搞定时,武哥告诉我,他需要一个人当你男朋友,进入博物馆员工的社交生活圈,查出内鬼到底是谁。」

  她傻眼,一脸瞠目结舌。

  「不是我就是别人,」他试图解释给她听:「而我发现,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她不敢相信的瞪着眼前的男人,完全不能相信过去这一年,自己的生活一直被人操控监视利用成这样。

  「那三个月……所以你消失了三个月,你根本……」她恍然过来:「你本来不想再和我连络……」

  「老天,不是这样,小怪兽,你听我说——」

  「不要,别再说了……」她举起双手,挡在两人之间,不想再听他说话,喃喃道:「天哪……我真是个白痴……」

  小满死白着脸,因为太过震惊,只想着要起身走开,却被他伸手拉住。

  「嘿,嘿,你要去哪里?」

  「出去……离开这里……」她没办法留在这里,和他继续待在一起。

  可恶,她没听进去他的解释。

  「你不能出去。」他告诉她。

  「放开我……」她试图挣脱他的手,却挣不开,「我要吐了……」

  这句话,让他瑟缩了一下。

  他很清楚她不是想吐,她才刚刚吐过,胃里早就没有东西。

  她只是不想和他在一起,无法忍受和他在一起。

  「抱歉,我不行。」他继续蹲跪在地,握着她的手臂,提醒她:「天已经亮了,外面到处都是猎人,这座森林里被装了很多监视器,天上还有空拍机,虽然你没被戴上猎物手环,但一出去还是很快就会被人发现。」

  唤,可恶,她忘了这件事。

  她回身含泪怒瞪着他,「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你怎么可以对我这么做?」

  他粗声道:「因为我对你是认真的。」

  「认真的?」她无法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你一直在对我说谎,你还敢说你是认真的?」

  「我没有说谎。」他直视着她:「我只是没有告诉你全部的事实。」

  她瞪大了眼,张大了嘴,一把火轰地烧了起来。

  「没有告诉我全部的事实?没有告诉我全部的事实?什么叫做你没有告诉我全部的事实?!」她弯腰伸手戳着他的胸膛,火冒三丈的说:「你只是为了要查洗钱的内鬼,才问我要不要和你在一起,这就叫说谎!」

  「你要我别说谎,不能说的,我可以不说,但不要对你说谎。」他忍不住还要辩解:「我从来没有对你说过谎。」

  她不敢相信他竟然拿她说过的话对付她。

  小满此刻怒火岂止只三丈,简直熊熊直窜三千丈!「我那么说,是因为我以为你有难言之隐,而不是正在欺骗我的感情!我喃喃道:「天哪……我真是个白痴……」希望你可以信任我,等你想说的时候再和我说!」

  她怒气冲天的对着他咆哮,然后因为想起人在何方又压低了声量,愤怒又痛心的咬牙,戳着他的胸膛低吼。

  「你可以告诉我真相!你可以要我帮忙!但你没有,你只是爬上我的床,欺骗我的同事、我的朋友,把我骗得团团转的,让我像个白痴一样,以为自己真的找到一个我爱他,他也爱我的灵魂伴侣!」

  闻言,他一怔,仰望着她。

  「你爱我?」

  小满一僵,火速改口。

  「不是你,是那个从来没有对我说过谎的男人,但那个男人不存在!」她含泪怒目瞪着眼前的王八蛋,如果可以,她真想伸手掐死他。「他从来就不存在!如果你是他,就会知道应该要信任我,而不是欺骗我!」

  「该死的!我瞒着你,只是为了保护你!老天,我当时只有两个选择,让武哥派别的人来找你,或者我自己过来,我不能坐视别的男人骗你——」

  她气到想尖叫:「你不能让别人欺骗我?所以你就自己来骗我?这什么神逻辑!你脑袋有洞吗?!」

  他闻言,火气瞬间也上来了,想也没想脱口就道:「老天,女人,我说过一百遍了,我对你是认真的,我是真的喜欢你,我没有欺骗你的感情,你可不可以不要一直鬼打墙?」

  鬼打墙?她鬼打墙?!

  这一句,让小满倒抽口气,最后一根理智瞬间断了线,想也不想她抬脚狠踹他胯下一脚。

  shit!有没有搞错?

  耿念棠闷哼一声,痛得弯腰趴地,在这之前,蹲跪在地上的他完全没想到她会攻击自己,一整个被踹个正着,但他依然没有松手。

  「放开我!」小满怒气冲天的低斥。

  他一手捣着倒楣的小弟弟,一手仍紧抓着她,脸孔扭曲的抬眼看着那气疯的女人,额冒青筋的坚持道:「你不能出去。」

  「我知道。」她脸色苍白的瞪着他:「我不是笨蛋,我不会出去,但你要是再继续抓着我,我发誓我会开始尖叫,叫到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们在这里。」这是气话,他知道。

  她刚刚还自动压低了声音,她那双漂亮的黑瞳里虽然有泪,但其中已不再如方才那般茫然震惊,只有熊熊燃烧的怒火。

  她很生气,但她没有失去理智,她不会跑出去。

  不过,他相当确定如果他再不放手,她会试图再踹他一脚,或者伸手挖出他的眼睛。

  他松开了手。

  她没有跑走,只是用双手环抱着自己,缩坐到这块隐密空地的另一边,离他离得远远的,背对着他。

  生他的气。

  可恶,他就知道他该在她开始歇斯底里时,闭上他的嘴。

  但她刚刚那样否认两人的感情,真的让他压不住那股火气。

  什么叫他欺骗她的感情?他没有好吗?他从头到尾都是认真的!他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好吗?

  握紧双拳,他努力忍住到嘴的咒骂和争辩,反正现在无论他怎么说都只会让她更火大。

  无论如何,至少她如今是在他的视线之中。

  他早就知道她会生气,他只希望她不要气太久。

  他吸气,再吸气,然后抽出靴子里的匕首,开始挖洞,掩埋处理她留在地上的呕吐物。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