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猎爱(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猎爱(下) 第11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耿念棠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她。

  那个跪在落叶里,满地找眼镜的小傻瓜。

  他不敢相信他真的看见了她,但那是她,他知道,虽然她身上的大白消了气,扁到不行,还变得有些肮葬,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下一秒,那家伙回身把枪口转向那个小女人,无以名状的恐惧霍地攫抓住了心,没有想,他一扭身,立刻往她的方向飞扑过去,及时抱着她闪过了那颗要命的子弹。

  他知道他不能停下来,那王八蛋还在原地,还有可能再开枪,他抱着她往山坡下翻滚,直到两人远远离开那家伙的视线和射程,他才停了下来。

  她几乎在他停下的那瞬间,就要张嘴尖叫,他急时捣住了她的嘴。

  「嘘嘘嘘,小怪兽,是我,别叫。」他贴在她耳边,低声道:「你不想挨子弹吧?」

  她没有叫,只是心跳飞快的喘着气,超级识相的在他怀中保持安静。

  「OK,你还好吗?手脚有哪里断掉了吗?」

  她沉默着,然后在黑暗中摇摇头。

  「好极了,现在,我会把手放开,你尽量把身体压低,跟着我走好吗?」

  她点点头。

  他松开手,不再捣住她的嘴,小心的往旁边移动。

  一开始,他还有听见她跟在后面,每一步都发出吓死人的声响,正当他觉得两人随时会被发现时,她却停下了脚步,安静了下来。

  他一惊,怕她出了事,赶紧回身找她,却见那女人像鹌鹑一样的蹲在原地,眼睛像猫头鹰一样睁得老大,整个人一动也不动的。

  他回到她身边,伸手轻触她的手臂。

  「你在做什么?」

  她吃了一惊,抽了口气,转头查看,却转错了方向。

  他好笑的伸手轻点她的脸。

  「在这。」

  她转了过来,方向还是有点不对,让他忍不住扬起嘴角,直到他听见她开口。

  「我……看不见……」她小小声的说:「太暗了……我的眼镜被你撞飞了……」

  她极力保持镇定,但声音依然有些微抖。

  东方的天空已经不再亮如白昼,火势被人控制了下来,虽然仍有些微光,但雨林即便在白天都显阴暗,遑论是晚上,更别提她视力本来就不好。

  他伸出手,握住她的小手。

  她的手又冷又湿,微微的轻颤着。

  「跟我来。」他说着,牵着她的手,压低身体小心移动。

  她迟疑了一下,然后悄悄跟上。

  好吧,也没有多悄悄,但她尽力了,他知道。

  那对她开枪的男人仍在山坡上方,他听见有人在和他说话,她也听见了,那让她害怕的又停了下来。

  他捏了捏她的手,示意她继续往前。

  她不敢,她没有动。

  他可以理解她害怕被发现,但他们真的不能继续待在原地,天快亮了,而且他刚刚才从上面那些男人的对话中,发现这些家伙的营地就在附近。

  说真的,他很想上去,靠近一点,看清那把脸涂黑的猎人,看清楚他的脸,可他不敢拿她冒险。

  这几天,他到处找那些猎人麻烦,专挑他们的营区下手,却到处都没有看到她,只救了一大堆倒楣的猎物,若不是屠鹰在,若不是那些无辜的人和她一样需要帮助,若不是阿万和霍香依然下落不明,需要他的帮助,他早就抓狂了。

  有好几次,他怀疑自己错了,怀疑她根本不在这里,怀疑她被送到了其他地方,怀疑他终究还是害死了她。

  他不敢让自己深想,只能卯起来狂捅马蜂窝,大肆破坏猎人的营区,搞得整座猎场鸡飞狗跳。

  如果她在这里,若是她真在这里,那些人会忙得没空去骚扰她。

  她真的在这里。

  当他终于看见她,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即便现在紧握着她的手,他还是有点害怕自己出现了幻觉。

  为了确定,他更加用力握紧她的手。

  她没有不见,就在他手里。

  很好。

  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她,他绝对不会再搞丢她。

  这雨林里到处都有摄影机和空拍机,还有一堆猎人,这里又离对方的营地太近,说不准何时两人会被发现,只要一引起注意,立刻就会被包围。

  老实说他不知道上面那家伙,为何到现在还没有把小怪兽和他滚下山坡的讯息说出来,这一点让他更想冲上去,看清那男人的脸。

  但她很害怕,他能感觉到她的恐惧,她的手一直在发抖。

  他不想让她再待在这里,他必须冒险带她离开。

  深吸了口气,他从屁股后方掏出一颗金属球,把拇指压了上去,感觉到它轻震了一下,才一个跨步将它朝反方向扔出去。

  金属球穿越无数林叶,落地后轰地一声,炸了开来。

  惊人的巨响和火球瞬间四散,让周围的雨林燃烧起来。

  山坡上的人咒骂连连,开始往失火的地方飞奔,他同时抓着她往另一边跑,跑没两步他就发现她差点跌倒,那让他想起来她有多笨拙,当机立断乾脆将她整个人扛抱了起来,一路拔腿狂奔。

  这一区他不熟,但他清楚记得自己刚刚往哪个方向来的,也许他应该依原方向回去,但刚才他追着黑脸头巾男离开时,听见屠鹰引爆了边界的地雷,那表示所有的猎人都会往那里赶去。

  他知道他不能带着她过去那地方,即便岚姊可能已经驾驶直升机过来接人,就算那是可以立即离开这里的唯一选项也不行。

  来不及的,他知道。

  他和小怪兽距离接人的地点太远了。

  所以他眼也不眨的扛着她往来时的反方向跑去,跑进雨林的深处,在天色大亮之前,藏进更加阴沉黑暗的丛林里。

  天亮了。

  小满发现自己渐渐可以看见正在摇晃的世界。

  垂挂着的藤蔓、参天的大树、墙一般厚实高大的树根、到处都是的青苔,还有满地的落叶,巨大的野蕨和那穿透茂密树冠、层层林叶的天光——

  说真的,她还满佩服自己能用模糊的视力在他快速的奔跑中,辨识出这些东西,即便扛着她,这男人跑起来仍是速度飞快,好像她只是他肩上一袋五斤的红豆。

  她的体重当然不只五斤,五十五公斤还差不多。

  但他扛着她,依然可以在这湿滑闷热的丛林里上蹦下跳,像是从小生长在其中的猩猩一样。

  有一次,他竟然还抓着一根粗大的藤蔓荡过了一条溪流,她吓得脸色发白,只能紧紧攀抓住他,害怕自己会掉下去。

  然后,他带着她窜进另一座黑幽幽的雨林里,钻进一大片从树干上垂落,宛如绿色瀑布的层层绿叶垂帘中,这才将她放了下来。

  她脚一沾地,就跪在地上吐了出来。

  「嘿,你还好吗?」

  她没办法回答,另一股胃酸上涌,她只能低头继续把昨夜完全没有消化的食物都吐了出来。

  这一次他没有再问,只是在她终于停止呕吐时,用不从哪摘来的巨大叶子,装了清水给她。

  她拿那水漱口擦嘴,把叶子还给他。

  「好点了吗?」

  她脸色苍白的点点头,然后她才抬眼看他。

  天已经完全亮了,两人的上方只有些许的林叶和藤蔓交错着,形成自然的遮蔽,一道天光悄悄从层层的林叶藤蔓中穿透、洒落,将他照亮。

  眼前的男人整个人跪在地上,就在她前方,膝盖抵着她的膝头,他抬手轻抚她的脸,对着她微笑。

  「海,小怪兽,好久不见。」

  他靠得很近,她可以清楚看见他肮葬的脸,和在其上温柔的笑容。

  方才她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眼镜,才刚戴上,什么都还没看清,一股巨大的力道就从旁冲来,将她撞倒,让她再次滚下山坡,让再戴回脸上的眼镜瞬间又飞了出去,即便后来听到他的声音,被他扛在肩上狂奔,她都还没有太大的真实感。

  直到现在,直到他就在眼前,一派轻松的笑着和她说那一句。

  好久不见。

  泪水,蓦地夺眶而出。

  她说不出话来,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只有热泪不断的奔流。

  他伸手将她拥在怀中。

  「没事的,没事了……」他语音沙哑的抚着她的背心,在她耳边道:「你瞧,我不是找到你了吗?」

  他身上的卡其长裤和坦克背心满是泥巴和草叶,而且他好臭,满身都是汗臭味,但她一点也不介意,她真的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他,没想到真的有机会再看到他,再拥抱他。

  她忍不住伸手用力紧紧抱着他,感觉他的体温和心跳。

  他亲吻她的额头,有那么好一会儿,她感觉到他也收紧了双臂,在她额角叹了口气。

  「嘘,乖,你别怕,丛林是我的地盘呢,亚马逊流域我都跑过八百遍了,至少这里的河里还没有食人鱼呢。」

  这话,让她含泪笑了出来。

  听见她的笑声,让心头莫名一松,他再接再厉的道:「下次,你要是半夜睡不着,别随便跑那么远,我坐飞机都坐到屁股痛了。」

  她又笑,泪同时又冒涌,硬咽开口。「他们说你不会找我,没有人会来救我……」

  闻言,一股火上心头,他压下心头火,笑道:「傻瓜,我可是专门做意外调查的调查员呢,你还在墙上留了那么大一个999,我又不是瞎了。」

  「你看到了?」小满吸吸鼻子。

  「当然,那个有胸部的辣妹不见了,我怎么会没看到。」他鼻子翘了起来,忍不住抱怨一下:「一看还以为是血,吓得我一颗小心肝噗通噗通的跳。」

  「那口红是粉红色的,才不像血。」他搞笑的言论,让她破涕为笑。

  唉,他的小怪兽真的好可爱。

  他忍不住更加收紧双臂,再亲了她小脑袋瓜一下。

  「别担心,我会带你出去的,带你离开这个游戏。」

  她吸吸鼻子,点点头,把满是泪水的小脸埋在他怀中,过了两秒才回过神来,抬起头困惑的看着他问。「什么游戏?」

  「你不知道?」这话一问出口,他就领悟了这问题的答案:「shit!你不知道。」

  她呆看着他:「不知道什么?」

  他垂眼看着怀中满身狼狈,眼角仍有泪滚落的小女人,张嘴就想说谎,然后想起来她有多敏锐,这地方又有多危险,还有他上次瞒着她,发生了什么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