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猎爱(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猎爱(下) 第10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小满睁开眼看看旁边,然后因为自己这个愚蠢的动作含泪苦笑。

  这里没有任何可以让她利用的东西,她醒来时就检查过了,这里所有东西都是被固定在地上的,唯一能移动的东西,是那瓶碘酒和床上的床单。

  碘酒是用塑胶瓶装的,没有任何伤害性,至于床单,她伸手去拉它——一个模糊的念头倏地闪过。

  她停下动作,看着床单上像山脉一般的皱褶,看着那像山谷一样的凹陷,看着那个刚刚被她一拉就消失的床单山脉和峡谷。

  忽然间,小满想起一件事,匆匆把视线拉回眼前的萤幕,关掉了资料夹,看着那个可以纵观全局的卫星地图。

  一万年前的气候和现在不一样,当时全球各地都很潮湿多雨,那表示有些地方当时可能是湖泊与沼泽,根本不能居住。

  因为人总是傍水而居,所以海恩之前找的地方,大多是在河流附近。

  但是如果当时常常降雨,河流一定比现在要大、要宽,河道也有可能因这一万年的气候而改变。

  她叫出地形图,把所有太低的地形全都拿色块遮住。

  那改变了许多事。

  她针对那些地区的照片检查再检查,剔除所有不可能的地点,再标出几个可能的地点。

  骷髅男在这时走了进来,她镇定的把平板递给他。

  「我需要到这些现场,才能确定剩下的事。」

  骷髅男接过平板,在看到她圈起来的地点时,拧起了眉。

  「这些地方什么都没有,而且离水源很远。」

  「离现在的水源很远。」她指着其中一处地点,道:「山谷这里的照片,显示这里以前有条河,但乾枯了。这条河的上游是废弃的矿坑,对吧?矿区里的人以前一定曾经为了取水,炸山改变过河道。否则山谷的这边地势较低,水应该会往这里聚集,而不是矿区那边。」

  骷髅男一愣。「就算如此,你标出的地点离原来的河道也有一段距离,太远了。」

  「当时的气候和现在不一样。」她再次提醒他:「雨水比现在还要多,你们之前找的地方,在当年都是湖泊或沼泽地,根本不可能盖地下神殿。雨下太大造成土石流山崩是很正常的事,现在的河道不一定就是当年的河道,经过那么多年时间,山川是会移位的。」

  骷髅男闻言,抬眼看她,半晌,才道。「你最好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说完,他弹了下手指。

  两个男人走了进来,带着她从另一扇门离开了那里,直接走进了森林之中。

  当她离开那栋水泥建筑时,天还是亮的,但在那茂密的森林里,她几乎什么也看不到,在进入森林深处前,她看见七八个全副武装的迷彩男,他们头戴钢盔,脚踏长靴,脸上还戴着像小型望远镜的东西?,后来她才发现那些是夜视镜。

  那可恶的骷髅男也在其中,身上的装备一样不缺。

  他是这些人的头头,所有人都听他指令。

  进入森林之后,天色越来越暗,然后最后一丝天光也完全消失,有好几次她因为视线不清跌倒在地,引起几声不满的轻哼和嘲笑、咒骂。

  在她第五次摔倒之后,骷髅男受不了她的笨拙,给了她一副夜视镜。那让情况改善了一些,但那个晚上,她还是摔倒了十几次,将她的膝盖和双手都磨掉几层皮。

  经过彷佛无止境的急行军之后,他们终于停了下来。

  她看见自己身在一处营地。

  墨绿色的帐篷,更多的男人,更多的枪枝。

  那些男人在发现她时,纷纷骚动起来,有个人还抬起双手,摆动髋部,对她比出了淫秽的动作,引起一阵邪恶的淫笑,不过没有人主动靠近她。

  她被骷髅男关进了帐篷里,她很累,却不敢睡觉,害怕有人会闯进来。

  她听到有人在问,她是不是给他们的奖品?

  这个问题引发了另一阵低级的笑声。

  她没有听到骷髅男的回答,她忙着找防身的武器,但这该死的帐篷里什么都没有,她只能曲膝环抱着自己,惊恐的瞪着门口那看起来一点也不保险的拉链。

  林叶的阴影在帐篷上缓缓轻移,那些男人们在周围走来走去,让她心惊胆颤的,每当她因为太累打起瞌睡,就会再次被那些声音惊醒。

  就这样,她恐惧的度过了几个小时。

  中午时,骷髅男给了她超难吃的乾粮和水,还有更多的抗生素,然后又拖着她走了七八个小时,到了第二个营区,那里有着更多的男人,更多的武装。

  因为疲倦,她连害怕都没有力气,一进帐篷,吃完面包,喝完水,她几乎瞬间就睡着了。

  半夜她睡到一半,有个男人爬到了她身上,试图脱她的裤子,她惊醒过来,又踢又端又尖叫,死命的挣扎着,但她的力气太小,那王八蛋抬手揍了她一拳,然后又一拳。

  她倒地不起,感觉自己的上衣被扯了开来,她想伸手推开他、抬脚踹开他,却抬不起手脚。

  恍惚中,她发现自己不知何时早被拖到了帐篷外,有些男人就站在旁边看,脸上挂着邪恶的笑容,嘴里说着淫秽的字句,有几个也伸手解开了裤头。那些家伙,看起来就像妖魔鬼怪。

  就在那恶心的像伙,再一次伸手脱她裤子时,突然停下了动作。

  她神智不清的看着那男人睁大了眼,额头上多了一个血洞。

  下一秒,那被爆头的家伙毫无预警的倒在她身上。

  周围的男人骚动了起来,连声咒骂地举枪对着那个开枪的家伙。

  「Fuck!你做什么?」

  「史卡利说过,她不是奖品。」

  小满惊慌失措的奋力推开身上那被爆头的像伙,抬头就看见一个包着黑布头巾,把脸也用油彩涂黑的男人杵在眼前。

  他拿着一把手枪,姿态轻松的站在那里,像是完全不在乎有十来把手枪正对着他似的。

  「她不是奖品,史卡利要她在这里,是有原因的。他给她抗生素、食物和水,是为了要让她活下去。等他回来,发现她死了,或疯了,你们觉得会发生什么事?」

  这句话,让现场所有人一凛,有几个人放下了枪。

  但还是有几个仍举枪对着他,其中一个人不死心的怒目低咆。

  「只是他妈的让老子爽一下,有什么不可以?」

  头巾男挑眉,道:「没什么不可以,只要你确定你爽完之后,还有命留下。游戏的规则,可不是我们在订的。」

  此话一出,愤怒的咒骂声纷纷响起,但所有的人都放下了枪。

  人群慢慢散开,那把脸涂黑的头巾男走到她面前,冷声道:「把你的衣服穿好,回帐去。」

  她看着他,看见他左眼也有着像蛇一般的瞳孔。

  紧抓着被扯开的衬衫,小满摇摇晃晃的爬站起身,手脚并用的跑回了帐篷里。

  看着那个女人仓皇逃走的背影,男人冷笑一声,低声道。「好了,她活下来了,我希望你赢了更多的赌金。」

  左眼前方出现两个电脑字。

  是的。

  男人转身走开,另一行字跳了出来。

  谢谢你。

  这句感谢,让他无言。

  他举步继续往前走,离开了营区,藏身到树林里。若不是接到指令,他不会去多管闲事,在这鬼地方,每个人都自顾不暇。

  「那个女人是谁?」坐在树上,看着那明亮的营区和那些蠢得以为待在营区里就不会有事的白痴,他忍不住开口问。

  我不知道,我只是无聊。

  他瞪着那串字,拧起了眉头,然后闭上了眼。

  枪击声不断响起。

  小满蜷缩在帐篷里,紧捣着嘴,全身止不住的颤抖着。

  她被绑架到这座森林,已经好几天了,这些天她被拉到一个又一个她标出的地点,检查那些可能隐藏神殿的地区,但是始终没有任何发现。

  她唯一的发现,就是这里根本是座杀戮战场,是个可怕的无间地狱。

  她这辈子从来没看过那么多的尸体。

  为了不知名的原因,那些在森林里战斗的人始终在别的方向、其他地区,每天她前往的地方,除了押着她的这群可怕男人,她从来没有遇过其他的活人。

  但她知道有其他人,就在附近,互相残杀,或猎杀彼此。

  一路上她到处都能看见死掉的人,断肢残骸在这座雨林里到处都是,她踩到过好几颗弹般,还看见好几个弹炸出来的大洞。

  她没真的看过那些枪战,但她听得到那些密集的枪击声和爆炸声,到了夜里,那些声音更加鲜明,每每让她吓得心惊胆颤。

  她已经几天没睡觉了。

  自从那次被人从帐篷里拖出去,她就再也不敢真的合眼。

  每天晚上睡觉时,她一定把之前塞在口袋中变得超扁的大白再次拿出来穿上,那些人虽然将它从里面割破,掏出了羽毛,但它勉强还是能穿,即便穿着它,让她常常热得浑身冒汗,她还是把它像第二层皮肤一样的穿着,不敢轻易将它脱下来。

  多一层,是一层。

  她很清楚虽然是在骷髅男的管辖下,那些人也会突如其来的杀死彼此,毫无理由、没有原因,旁边的人看到了,也完全无动于衷,各自做着自己的事,好像有人在身边被爆头,是很正常的事。

  她很快就发现,骷髅男并不能真正控制那些人,尤其是那些左眼像蛇一样的家伙,她随时可能被他们拖到一旁先奸后杀,有些人看着她的样子越来越可怕,好像他们已经八辈子没看过女人。

  没有真的休息到让她的脑袋越来越不清楚,发炎的伤口无法好好癒合,她很清楚自己在发烧,她也很清楚情况正在恶化。

  这天晚上,东边那里的森林不知怎地失了火,冲天的火光将夜空都照亮。爆炸声整个晚上轰隆作响,小满惊慌不已,听见外面男人们的大声咒骂,听见骷颅男在接二连三的爆炸声中,愤怒的咆哮。

  「你他妈的不能让那些玩家轰炸那里!那地方是最有可能的地点之一!」

  「什么叫你没有?你当我是白痴吗?这么大的爆炸不是那些猎人会是谁搞出来的?所有的猎人都跑去了!他妈的每一个都去了!」

  「要是他们毁了那座神殿,你最好希望上面的人不会晓得是你开启了轰炸权限!立刻把他们撤离那里,把所有他妈的猎人全都撤走!什么叫你办不到?!

  那东西要是毁了,我发誓会亲自挖出你的——」

  他的咆哮威胁还未说完,枪声突然响起,这一次,那声音听起来好近,像是就在眼前。

  忽地,一颗子弹击中了帐篷,打在她的脚边,吓得她连忙缩脚。

  骷髅男不再在她的帐篷外面咒骂,只是咆哮着要其他手下一起开枪回击。

  小满慢了半拍才意识到这处营区被人攻击了,而且那些左眼怪怪的男人们都不在营区里,他们不在这里,跑去其中一处她标出的区域了,剩下的那些黑衣制服男全忙着在反击不知从哪跑来的攻击。

  她应该要趁机逃跑。

  就是现在。

  这些人是疯子,她很清楚不管他们在做什么,都不会只是为了找到这些神殿古蹟而已,他们是为了收集神殿里的东西。她知道自己不能留在这里,她尽力拖延了时间,想找到机会逃跑,现在这就是她的机会。

  她知道自己不能从帐篷的门口出去,就算没人守在门口,也不会离得太远。但那天差点被强暴之后,她在路上跌倒时,捡了一颗锐利的石头,后来又从一具尸体身上偷拿了一把匕首。

  她飞快抽出藏在衣服里的匕首,割破帐篷后方连结地面的那个部分,从那边钻了出去。

  帐篷外,火光连天,到处都有子弹在飞。

  很不幸的,她跑得真的很慢,而且她真的是个运动白痴,她怀疑自己能活着跑完一百公尺而不跌倒。

  或许逃跑不是个好主意。

  这念头才闪过,忽然间,另一阵爆炸再次响起。

  这爆炸极为猛烈,让地动山摇,她被震得几乎站不住脚,看见东方的天空完全亮了起来,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在那好似天崩地裂的一秒钟,连枪声都停了,每一个人都在看那冲天的火光。

  此时不走,她就真的太蠢了。

  小满鼓起勇气,藉着帐篷的阴影跑了出去,谁知道她才跑没几公尺,就看见前方忽然出现了一个男人。

  是那个头巾男,他举起手枪,指着她。

  她吓得停下脚步,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状,那男人却还是开了枪。

  小满惊恐的看着子弹朝她而来,她以为自己会被打中,那颗子弹却从她右肩上方削了过去。

  后面传来重物倒地声,她匆匆回头,看见另一个男人倒在地上。

  她错愕地回过头来,看见头巾男已来到眼前,从她身边窜过,却抬起了右手掌心对着她。

  满天的火光,照亮了他掌心上用鲜血写下的英文字。

  RUN

  她惊讶万分,却不敢多想,只能拔腿就跑。

  枪声一响再响,她不敢回头,一路往前飞奔,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小心不让自己跌倒,最后却还是失足滚落了山坡,撞到了她的脑袋,昏迷过去。

  头巾男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有人可以这么的笨拙。

  那个女人跑得有够慢,而且最后还摔落了山谷,他不知道她死了没,他没有多看一眼,他不让自己特别注意她,不让视线焦距对着她,只让自己看着眼前的其他猎人。

  当那群猎物弄出那巨大火圈之后,他就没继续留在那里。

  那些猎物里有高手,他方才和其中一位T背男交手,没占到丁点便宜,那家伙甚至让他损失了一把枪。

  头上有天价赏金的女猎物更不是简单的角色,更别提和她同行的不明男人。

  那几个人,很明显是一道的。

  他知道那些猎物在聚集,八成是那T背男搞的鬼,现在那位把半数猎人吓得半死的女猎物和她的同伴也在那里,系统更十倍提高了在她脑袋上的奖金。几乎所有的猎人都跑去了,就像苍蝇看到大便一样的兴奋。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更别提,他们这些猎人只是玩家利用炸弹控制的傀儡。

  玩家要他们往东,没人敢往西去。

  但是,操纵他的玩家虽然对那女猎物很好奇,却并不执着。

  他的玩家,比较好奇身为游戏系统人员的史卡利在搞什么鬼。

  这几个猎人的玩家也是。

  所以他回到这个营区,却好死不死遇到这女人超白痴的越狱大逃亡。他应该让她死了算了,但他只是解决了眼前的其他猎人,增加那操纵他的玩家赚到的奖金。

  守卫护送史卡利,可以换取医疗优先权,还可以赚钱,所以他的玩家才会让他来做这件事。

  等级不到的玩家和猎人,还收不到这条资讯。

  他看着前方仍在热战的营区,把染满双手的鲜血擦掉,等着玩家要他上前帮忙,或去查看那逃跑的女人,却没等到命令。

  营区里最后一盏灯光被人打灭,但东方的天空依然烧得热红。

  他转身走开。

  经过那女人摔落的山坡时,他没有转头去看,能不能活下去,是她的命。

  你要去哪里?

  左眼再次跳出一排字。

  他眼也不眨的开口回答。

  「我是猎人,我需要狩猎能得分的猎物。」

  这个女人不是猎物,也不是奖品。

  他头也不回的往那燃烧的天空走去。

  当他再次来到那些猎物聚集地之后,他看见火圈里的小山丘被炸塌了,附近树林的火光依然熊熊燃烧着,将天空照亮。

  有些猎人冒险爬上了半塌的山丘,但他怀疑他们能在其中找到什么。

  他抬起头,看见几架空拍机。

  他小心的待在镜头之外,然后注意到有一架空拍机掉了头,单独飞往相反的方向。

  他从树上跟着那架空拍机,没多久就看见克莱儿和那些以为和她结盟就可以获得保障的傻蛋们。

  闇影杀手没有心。

  当然也不会有什么江湖道义。

  那女人和她的结盟者抓到了一个少年,少年皮肤黝黑,浓眉大眼、高鼻大嘴,还有一头微卷的黑发,看起来像印度人。

  印度少年被揍得鼻青脸肿,克莱儿让他跪在地上,高举双手抱着脑袋,他可以看见那家伙的手上戴着一只猎物手环。

  有趣的是,整点刚过不久,他却没在系统通报上看见这少年的资料。

  就像那名头号女猎物过去那几天一样。

  这激起了他的兴趣。

  这少年手上一定有装置可以拦截讯号。

  你必须得到那男孩。

  一排字出现在左边的视角。

  几乎在同时,T背男和另外一个男人,还有那头号女猎物出现了。

  克莱儿拿枪指着那印度少年,对那些人说了些什么,女猎物试图上前,被她身边的男人握住了手。

  T背男举起双手,嘻皮笑脸的张嘴说话。

  救他!

  他举枪,瞄准,开枪。

  子弹精准的击中了克莱儿的手枪,那女猎物闪电一般冲上前去,T背男和另一个男人击倒了其他蠢蛋,他们确实身手高强,T背男没有因此漏掉开枪的他,那家伙几乎在第一时间转头和他对到了眼,用最快的速度打倒蠢蛋三号之后,那男人头也不回的朝他冲了过来。

  他转身跳下树,落地后开始奔跑。

  T背男紧追在后,即便在丛林里依然速度飞快,他真的有几次差点被那家伙逮到,但他占了地利之便,而且那男人似乎打定了主意要活逮他,所以没有一次真的直接对他开枪。

  他将他引到了那白痴女人摔落的山坡地。

  那女人没死,她醒了过来,满地摸索着她掉落的眼镜。

  T背男看见了她的动静,如他所料的被吸引了注意。

  他回身举枪,在那T背男的注视下,瞄准那位找到「眼镜,正试图把它戴回脸上的女人。

  T背男瞪着他,咒骂一声,放弃追逐他,瞬间改变方向,转而冲下山坡,选择拯救那个运动白痴。

  他扣下扳机,子弹从枪口疾射而出,穿越林叶。

  在那千钧一发之际,T背男扑倒了那才刚爬起来的傻瓜学者,带着她滚落更深的山坡底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