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志明与春娇(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志明与春娇(下) 第1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怎么会这样?”

  春娇一怔,脸色蓦地刷白。

  一旁的几个义工,见她表情不对,也纷纷走过来关心。

  “怎么了?”纪书眉问。

  春娇深吸一口气,才有办法重复这骇人的消息。

  “小毅被绑架了。”

  成大业的妻子向柔听见这个消息,也略微一惊。清澈的双眸,隔著镜片直望著陈志明,冷静的先行确认。“你确定吗?”

  他点头,神色阴鸷。

  “但是,我跟大业出门前,还看见小毅在客厅里玩耍。家里的警报器也没有动静,对方怎么有办法绑走他?”成家的保全系统直接连线保全公司,若有人闯入,保全会立刻通知他们。

  “小毅是谁?”特地赶回镇上帮忙的凌珑,好奇的靠了过来。

  “张铁东的孩子。”欣欣挤了进来,为亲朋好友们解惑。“就是住山上、种有机蔬果的那个张家农场。”

  “前阵子摔断腿的那个?”

  “没错。”

  娇小柔美的杨娃娃,正在指挥著几个男人搬入更多杯装水,瞧见几个熟人都围靠在一起,也走了过来。

  “怎么了?大家为什么都聚在一起?”

  不过几秒的时间,春娇的身边就围了四个女人,七嘴八舌的追问著前来报讯的陈志明。

  “小毅为什么会被绑架?”

  “张家没什么钱吧?歹徒绑架他做什么?”

  “该不会是绑错人吧?”

  “对了,为什么张家一家三口会住在成家?”

  “他遇上一些小麻烦。”向柔说得轻描淡写。

  书眉猜测。

  “会不会是绑匪误会了,以为小毅是成家的孩子,才绑架了他?”

  女人正在热烈讨论,男人也自动自发的全都靠了过来。

  “怎么了?”

  “有个孩子被绑架了。”

  先是成大业,然后是凌云、向刚、向荣,连张彻一都放下手边的事情,跨步走来了。

  每一个人靠过来,就会问上几句,已经知道内情的人,就会答上几句。转眼的功夫,棚子里挤满了人,问话与答话此起彼落。

  终于,春娇再也受不了这些人说来问去的浪费时间,伸手猛拍桌子,大声喊道:“嘿!大家安静一点!”

  瞬间,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由我来解释,好吗?”春娇说。

  在场的十来个男男女女都闭上了嘴,双眼望著她。她这才有机会用最快的方式,把前因后果全都解释了一遍,包括张家的背景跟她的疏忽引来了杀机,导致接连几次杀手穷追不舍的狙击。

  然后,她转过头去,看向陈志明。

  “现在,请你告诉我,小毅是怎么被绑架的?”她记得成家的保全装置非常完善啊!

  “小毅为了追一只猫,爬树追出门外,被那些人抓了。”陈志明说得简单扼要,神色凝重。“我们接到对方的电话,也调过监视器看过了。”

  小毅虽然年纪还小,但到底是在山里长大的孩子,对他来说,爬树简单得像家常便饭,所有人都没料到,他会为了追一只小猫咪,爬树离开了成家,才让绑匪有了可乘之机。

  春娇深吸一口气。

  “那些人想怎么样?”她问。

  “他们要张铁东。”

  “你告诉他了?”

  陈志明点头,黑眸幽暗。

  “说了,他跟我会共同行动。”他看著春娇,开口要求。“白秀筑会留在成家,我希望这段时间,你能过去陪她。她只跟你比较熟悉。”

  虽然他知道,春娇在花卉博览会上花费许多的时间跟精力。但是此刻情况危急,儿子被绑架,丈夫又必须出门营救,秀筑的心情肯定不好受。她没有别的亲人,在这个镇上,她最熟悉的人就是春娇。

  所以,他才提出这个要求。

  换做是其他的女人,或许会为难,甚至拒绝,但是春娇却根本不需要考虑,她二话不说,就把双胞胎叫了过来,开始分派工作。

  “豆豆,你留在这里,要是有什么事,再打手机给我。蔻蔻,你跟我来。”对她来说,孩子永远优于任何工作。无论那是谁的孩子。

  她的果断以及善良,让他的心里充满骄傲。

  这就是他选择的女人,或许倔强、或许任性、或许脾气不好,但是她永远善良而积极。

  深深再看了她一眼,陈志明点点头,转身就要走。

  “等等!”见他就要离开了,春娇连忙伸出小手,抓住他慎重的交代。“你自己要小心一点。”

  “我知道。”这个爱面子的小女人,难得在人前表现对他的关心,陈志明心头一暖,忍不住当著众人的面,大胆的低头下头来,给了她一个结实短促的吻,才转身离开。

  他一走,现场的几个男人互看一眼,很有默契的也跟了上去。

  春娇红著脸,勉强保持镇定,迅速交代著:“豆豆,这里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豆豆举手,比了个OK的手势。

  春娇点点头,抓起椅子上的包包,正准备要离开前往成家,却看见几个女人都围了过来。

  “我们一起过去,人多热闹些,也能让秀筑转移注意力。”向柔提议。

  眼前这几个女人,都是在镇上长大,虽然有的已经搬到北部,但仍时常回来。大伙儿的年纪都差不多,或许真能让秀筑转移注意力,不再那么紧张担忧。

  春娇很快下了决定。

  “也好,我们走吧!”

  *

  娘子军们到达向家时,白秀筑已经慌乱得满脸是泪。

  所有的女人们,轮流安慰她,还兼自我介绍,费了一番功夫,总算稍稍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秀筑花了点时间,才搞清楚她们的关系。

  向荣、向刚、向柔是三兄妹。向柔几年前嫁给了消防小队长成大业;向家老二和凌云、张彻一是拜把兄弟,三人合伙创业,成立了手工家具公司。杨娃娃嫁给了凌云;张彻一娶了纪书眉;凌珑是凌云的妹妹,她嫁给了向刚。向荣的妻子则是欧阳欣欣。

  她们几乎都是在镇上出生的。

  搬到镇上这么久,白秀筑很少下山,她跟丈夫完全就是外人。即使搬来这里已经十年,对镇上的人依旧陌生。

  但在丈夫摔断腿后,不只春娇与警长鼎力相助,成家也二话不说,立刻伸出援手。而且,当小毅被抓走,这群娘子军更是在第一时间赶来陪她。

  纤细可人的杨娃娃,泡了一壶花茶,替她倒了一杯,露出令人安心的微笑,轻声细语道:“你不要担心,警长很厉害的,他之前在北部,就是绑架专案小组的组长,小毅不会有事的。”

  “没错,我之前听凤婷说过——凤婷是我大学同学啦——凤婷她老公啊,就是厉大功,厉大功你知道吧?你应该在电视上看过,就那个出来拍广告的飞鹰特勤小组的队长啊,长得很帅的那个,有没有?”欧阳欣欣坐到她身边,睁著大眼睛,努力想安慰她。“凤婷她老公说,连续三年以来,有九成的肉票,都是陈志明救回来的。”

  春娇坐在一旁,听著女人们轮流赞美陈志明,心里也觉得与有荣焉。只是,她却也想起,他曾经对她提起的那个被救回来却又自杀的孩子。

  压抑住不安的情绪,她握著白秀筑的手。

  “他看来散漫,其实厉害得很。张大哥跟小毅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就在这个时候,蔻蔻突然离开角落的手提电脑,走了过来。

  “老板,你可以过来一下吗?”

  春娇本来预备超身,却发现白秀筑的手抖得格外厉害。知道她心里担忧,以为蔻蔻要说的是坏消息,春娇把她的手握紧,抬头看著蔻蔻。

  “有什么事,你直接说吧!”

  蔻蔻点点头,知道不需回避,就大方的说了。

  “刚刚,你不是要我追查手机里的通讯录和资料吗?”

  “谁的手机?”纪书眉插话问道。

  “昨天有个家伙拿枪抵著我,我从他身上摸来的手机。”不顾众人的讶异,春娇追问。“有眉目了吗?”

  她猜测,这次的绑架案应该也跟昨天的杀手有关。

  幕后的主使人,极可能都是同一个人!

  “你不会相信的。”蔻蔻点头,表情诡异的道:“我刚刚试打了上头所有的来电和去电,其中一个接电话的人,我们认识。”

  “我们认识?”春娇一愣。“谁?”

  “王胖子。”

  “真的?”她站了起来。

  “嗯!”蔻蔻点头,把列印出来的资料,交给了春娇。“我一听就认出是他的声音,还假装是披萨店,连打三通和他胡扯了一阵,他说他姓王,不姓钟。我请了朋友用电脑做电信追踪,讯号的终点是在台中的一间饭店。”

  春娇抬起头来,蔻蔻继续说道:“我打电话去那间饭店问过,王胖子的公司,今明两天都租了那间饭店的会议厅开会。”

  书眉可好奇了。

  “这个王胖子是谁?”

  “王春生。那色胚是南部的土财主,我几年前做期货分析师时,那王八蛋还打过我的主意——”春娇一顿,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连忙回头追问。“秀筑姊,张大哥十年前查的案子,和毒品有关吗?”

  白秀筑咬著唇,点了点头。“对,是贩毒案。”

  “该死!”春娇恨恨的咒骂了一声。

  “怎么了?”向柔问。

  “我想起来了,有前辈告诉过我,十年前王胖子的资金一度出现缺口,差点垮台。他说,是因为投资国外的生意失败,赔了一大笔钱。”她仔细说道:“业界一直有传言,几个期货分析师都因为他染上毒瘾。后来,另一个客户酒后失言,说他根本就是靠运毒发迹的。”

  所有的线索,一下子全都连了起来。

  蔻蔻讶异的吐了吐舌头。

  “老板,你的意思是说,主使者就是王胖子?”

  “是或不是,查了就知道。”春娇迅速的跑到电脑前,女人们全都跟了过去,就见她俐落的敲打电脑,一边交代。

  “蔻蔻,打电话问问警局,十年前那件贩毒案,被查获后销毁的毒品金额是多少?”

  蔻蔻点头,才刚要掏出手机,却听白秀筑开口了。

  “八亿。”白秀筑说道,脸色惨白。“全部一共是八亿。”张铁东还差点因此而丧命,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那数字就对了。”十年前,王胖子的资金缺口,就是八亿!

  “你这资料哪里来的?”杨娃娃问。

  “我收集来的。”春娇掏出手机,边打给志明,边解释著。“在我以前那一行,金钱的情报资讯就是一切。”

  手机没打通,被转入了语音信箱。她再打到警局,局里的员警,却告诉她,警长和歹徒连络后,跟张铁东一起离开了。

  “难道,你们就连他们去了哪里,都不知道吗?”她焦急的质问。

  “镇长,绑架犯说了,他们拥有侦测装置,要求警长不能带任何通讯设备,否则就要撕票。”

  该死!

  她差点把脏话骂出口。

  但是,白秀筑就在前面,盯著她讲电话,脸色白得像雪一样。春娇不敢说出实情,只能挂了电话,才说:“警局的人说,因为规定,所以不能跟我说他们现在人在哪里。”

  “我们可以告诉警方,王春生可能是疑犯。”凌珑认真的提议。“然后,再让他们去逮他。”

  “不行,那太慢了。”春娇咬著唇,在地毯上走来走去。“况且,这只是我们的猜测,并没有实证,瞥方不可能因此行动。”

  坐在旁边的杨娃娃,甜甜一笑,说出的提议却很吓人。

  “那么,我们直接去找那王胖子,好好问清楚吧!”

  欣欣一愣。“可以这样吗?”

  “有什么不可以?”书眉神色自若。“他不是在饭店里吗?饭店是公共场所,我们只是去喝下午茶,不巧遇上而已。”

  靠在门边的向柔,也微笑接话。

  “没有人规定,我们不能在喝下午茶时,刚好听到他打电话指使绑票案吧?”

  说完,几个女人一起看向春娇。

  “很危险喔!”她警告。

  “我们应付得来。”书眉、向柔与杨娃娃同时点头。

  欣欣与凌珑却还在状况外。

  “你们想做什么?”

  “没什么,”春娇淡淡的说,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我们只是去饭店喝下午茶而已。”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