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志明与春娇(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志明与春娇(下) 第1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就在这时,林家大门开了。

  听到开门的声音,春娇倏地一僵。

  林王翠敏一打开门,就看见陈志明以及他扛著一朵玫瑰花——正确来说,那是个穿著花瓣装的女人。

  她轻易就认出那件特别订制的衣裳。虽然眼前的景况有些荒谬,但她还是开口,狐疑的问道:“春娇?是你吗?”

  春娇太惊慌了,居然脱口就喊:“我不是!”

  才刚喊完,她就想咬断舌头。噢,她怎么这么笨?妈妈不可能认不出她的声音的!

  春娇闭上眼睛,尴尬的呻吟著,不敢想像,这会儿妈妈看在眼里的会是什么画面。

  扛著她的男人,居然还大笑出声。她倒挂在他肩上,重捶了他几拳,警告兼泄愤。

  陈志明却半点也不在意,还问道:“伯母,抱歉,请问伯父在吗?我有事想和两位谈谈。”

  虽然,林王翠敏才刚挂上电话,得知了女儿的最新八卦。但是,她实在料想不到,这对身为八卦男女主角的年轻人,竟会直接回家。

  而且,她那倔强又任性的女儿,还是被人扛在肩上,硬抓回来的。

  女儿漂亮又能干,追求者当然不少。但是,林王翠敏从来没看过,有哪个男人有这么大的胆子,就算惹怒了春娇,还是一脸气定神闲的笑容;她更没有见过,有哪个男人,曾让春娇如此失控。

  “他就在里头。”林王翠敏说道,主动让到一旁,让警长扛著重新开始挣扎的女儿,走进家门。

  “放开我!放开我!”春娇红著脸,双手抵著他的背猛挣扎。“陈志明,放我下来……”

  挣扎无效,她就这样被扛著进了客厅。

  冷静、自律,泰山崩于前也能色不变的林前校长,有生以来不知见过多少大风大浪。但眼前的景象还是吓了他一跳,连老花眼镜都被惊得滑落鼻梁。

  一瞧见爸爸,春娇全身一僵,立刻闭上了嘴,放弃挣扎。

  “伯父,抱歉。”陈志明说道,礼貌的点了点头。

  林前校长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嘴巴微张,他眼睁睁看著警长把被扛进屋的春娇放在沙发上。

  而春娇则是抬高了下巴,努力想维持自尊,却始终不敢看他。

  从小,她要是做了亏心事,就会露出这种表情。

  “咳嗯。”林前校长轻咳一声,把茶杯放回桌上,看著坐在春娇旁、视线不闪不避的警长。“这是怎么回事?”

  陈志明在春娇身边坐下,敛起笑容,认真的答道:“我想跟春娇结婚,请您和伯母答应,把女儿嫁给我!”

  做爸爸的还没来得及反应,女儿就跳了起来。

  春娇猛地转过头,瞪著陈志明,反应格外激烈,只差没有在客厅里气得蹦蹦跳。“你说什么?不要胡说八道!”

  他却从容不迫的握住她发冷的小手,慢条斯理的告诉她:“我没有胡说八道,我是认真的。”

  春娇胀红了脸,张著小嘴,脑子里却乱哄哄的,半个字都吐不出来。这个男人刚刚说了什么?

  结婚?

  他想跟她结婚?!

  不同于女儿的慌乱,林前校长很镇定的说道:“我这个女儿,脾气很不好。”

  春娇急急回头,看著向来一板一眼的父亲,忍不住想抱怨。“爸——”

  没想到,身旁的陈志明,却当她不存在似的,颇有同感的连连点头赞同。“她脾气的确是不好。”

  “喂!”她警告。

  他却依然故我,嘴角噙著笑意,看著林家双亲,用徐缓却坚定的口气说道:“虽然她脾气不好,但那是因为她个性直。相对的,若有什么事,依她这种直性子,不管是生气或不高兴,她绝对瞒不住。我宁愿自己的老婆对我大发脾气,胜过她一声不吭的,把气闷在心里。”

  听陈志明说这一串话,她还真不知道这是褒,还是是贬。她只觉得自个儿的脸颊,渐渐绯红,愈来愈热烫。

  一旁的林王翠敏,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你觉得,她脾气不好,算是个优点?”

  “对。”陈志明扬起嘴角。“这也算是一种沟通方式。”

  “是吗?”林王翠敏低头,看看羞得脸儿红红的女儿,再看看警长,说道:“如果,你是因为被抓奸在车,所以才决定结婚,那就不必了。”

  噢,她就知道!

  他们车震的八卦,果然传到妈的耳里去了。

  春娇脸儿更红,尴尬得只想挖个地洞,当场钻进去。只是嘴上又忍不住,发出抗议。“妈,你怎么这么说——”

  “怎么?”林王翠敏挑眉,打断女儿的抱怨。“我有说错吗?”

  呃,是没错啦!

  被抓奸在车是一回事。但,结婚,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要知道……”林前校长开口,把眼镜推回原位,看著女儿和警长。“结婚不是儿戏。”

  “我知道。”陈志明收起笑容,正色的说:“我是认真的。”

  “你们能长久吗?”

  “尽我所能。”事实上,这辈子他都不打算放开她。

  林前校长点点头,却还是说了一句:“春娇很会惹麻烦。”

  “我应付得来。”他微笑低头,深深望入她的眼里,握紧了她的手。接著,才又转开视线,笑著说道:“收拾她闯的祸,也是一种乐趣。”

  原本以为,这家伙的狗嘴里头终于要吐出象牙。哪里晓得,他说的话也没好听到哪里去,春娇满心不悦,正要发作,却听他开口又说。

  “她聪明又善良,虽然脾气不好,很会闯祸,但我就是喜欢充满活力的林春娇。我相信,她会在往后的日子里,不断制造更多欢乐的惊喜。”他看著林家夫妻,表情认真。“我不能保证,我们结婚后一定不会吵架。老实说,我们一定会常常吵架,但是,我绝不会让她躲起来暗自饮泣,有任何问题,我都会尽一切力量和她一起解决。”

  好吧,他狗嘴里终于吐出象牙了!

  漂亮的小脸,红得发烫。

  噢,讨厌,她在感动个什么劲,重点不是在这里好不好?

  但是,她就是压抑下住,胸口因他一席话而发热、跳动的心。他紧握著她的宽厚大手又热又烫,她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一次又一次,与他的脉动应和著。

  讨厌,这个可恶的男人!

  春娇心里一团乱,爸爸却又开口了。

  “我女儿就交给你了。”

  什么?

  她吃惊的回头。

  只见爸爸站起身,看著陈志明。“请好好照顾她。”

  他跟著站起身来,慎重点头。“我会的。”

  现在是怎样?

  春娇跳了起来,发出严正抗议。

  “爸,他甚至还没跟我求婚耶!”

  “什么?”林王翠敏吃了一惊。“这是真的吗?你还没求婚?”

  呼,太好了!

  好不容易,终于有人站在她这边了,春娇连忙控诉。“没错,在我们踏进来之前,他连提都没提过结婚的事,更别说是求婚了!”

  陈志明却说道:“我求过婚了。”

  “哪有?什么时候?你要是曾经对我求婚,我怎么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就上个月。”他叹了口气,徐声提醒她。“在镇长办公室里,你忘了东西,我拿去还你的时候。”

  春娇瞪著他,快速倒转记忆,接著猛然想起。

  这个男人,唯一还过她的东西,就是她的内裤!

  他还继续又说:“你还问我,是不是为了——”

  她问他,是不是为了嘿咻才要跟她结婚的!

  该死,她想起来了!

  春娇脸儿烫红,就怕这厚脸皮的男人会把当时的对话,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她连忙冲上前,飞快的捣住他的嘴,又慌又恼的骂道:“不准说!”

  “她问了你什么?”林王翠敏倒是好奇得很。

  “什么都没有!”春娇红著脸,偏又不能说清楚,只能又羞又气的直跺脚,双手捣著陈志明的嘴,慎重声明:“那才不叫求婚!我是当事人,我说没有就没有!”

  “可是,他说他求过婚了啊!”林王翠敏愈听愈迷糊。

  状况有些紊乱,林前校长看看女儿,再看看那准女婿,轻咳两声,然后握住老婆的手。“算了,年轻人的事,让他们自己去解决,我们出去,让他们好好谈谈。”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

  “但是……”

  “走了走了,要结婚的是女儿又不是你,别在这边瞎搅和。”

  眼看双亲一前一后离开了客厅,春娇还想开口多解释几句。没想到,掌心蓦地一阵软烫,她吓得连忙抽回手,脸红心跳的瞪著陈志明。

  这王八蛋,居然舔她的手心。

  “你做什么?”

  陈志明半点反省的意思都没有,反倒扶著她的腰,稍稍用力,就把她整个人拉到身前。

  “春娇,你不喜欢我吗?”他问道。

  “我……我……”被问得措手不及,她一时也答不出来。

  陈志明垂下黑眸,静静看著她,靠得好近好近。

  她仰起头来,望著近在咫尺的俊脸,几乎喘不过气来。温热的大手,轻轻抚著她的下巴,让她心跳再度加速。

  “你不愿意跟我生活在一起?”他低声问道,嘴角带著笑,眼里却有著苦涩。

  噢喔喔喔喔,太过分了啦!这个男人,怎么可以卑鄙到连哀兵姿态都用上?

  而且,那忧郁的眼神,搭配著几乎满溢而出的性感,效力超强。当他这么注视著一个女人时,对方肯定会全身发软。

  为什么是肯定?

  因为她现在就处于全身发软的状态啊!

  仿彿嫌火力不够强大,陈志明再接再厉,粗糙的拇指,滑过她软嫩的唇瓣,低哑的声音又问:“你就这么讨厌我?”

  春娇红著脸,张开嘴,却无法发出丁点声音。

  他微微一笑,轻抚著她的唇,另一手环抱著她,靠在她敏感的耳边,低声劝诱着。

  “你想想,如果我们结婚,就有足够的时间,名正言顺的实现我们所有的性幻想。各种姿势,任何地点,不用再东躲西藏,也不用担心会被人看见。”

  他的气息,诱人的搔弄著她的耳廓,教她轻喘不已。

  “每天早上,你可以帮我刮胡子,我可以替你搽指甲油。每天晚上,你都可以在床上或任何地方,对我做任何你想做的事。”

  他醇厚好听的声音,低低的萦绕在耳边,宛如恶魔的诱惑。

  “任何事?”

  “任何事。”他低笑,承诺著。

  噢,这的确是很大的诱惑!

  “只要我们结了婚,你想做什么都行。”

  每天在他怀中醒来,可以对他做任何事?噢,该死,这主意好得让她无法拒绝。

  春娇咬咬唇,睨著眼前这活像性感毒药的男人,狐疑的道:“你只是贪图我的美色吧?”

  他扬起嘴角,老实承认。“美色当然很重要。”

  她眯著眼。“那么,以后我老了怎么办?”

  “我会跟著你一起变老。”

  他回答得毫不迟疑。

  “是人都会变老,但是,就算你将来年华老去。”他抬手,按住她的心口。“我相信,你的心永远都不会变。”

  她的眼眶浮现温热的水雾。而被轻按在他手掌下的心,跳得比跑百米还要快。

  “我爱你,林春娇,请问你愿意嫁给我吗?”他问道,神情是前所未有的真挚。

  “如果我说不愿意呢?”她眼眶含泪,不答反问。

  “唉。”他叹了口气,嘴角却有著笑。“那我只能用上老办法,每天早晚问个几次,直到你答应为止喽。你也知道,别的我不敢说,但是我的耐性可不差。”

  的确,这个男人耐性十足。先前,他光是为了约她吃饭,就不死心、不放弃的,足足问了三个多月。

  想到他的问候语,即将从邀约吃饭改为求婚,一阵笑意就涌上喉间,咕噜噜的涌了出来。只是,这一笑,竟让她眼里的泪也掉了下来。

  春娇抓著陈志明的前襟,把小脸埋到他怀里,又哭又笑的抱怨。“噢,可恶,你这讨厌鬼,害我的妆都要花了……”

  “所以,你的答案呢?”

  是不是她听错了,还是他的声音里真的有一丝紧张?

  “你为什么想要跟我结婚?”春娇不答反问。

  “我迷恋你。”他挑眉一笑,又补上一句。“还有,娶了你,可以少奋斗三十年。”

  她朝著他的胸口,重重揍了一拳。

  陈志明闷哼一声,却把她圈抱得更近。“另外,我要老实告诉你,我还有贷款要付。”

  “什么贷款?你有买房子吗?”

  “不,是那辆悍马。”他的薪水跟奖金,全花在那辆车上了。

  她一脸讶异。

  “你这么穷啊?”

  “你应该知道,公务员薪水不多。”他无奈的耸肩,据实以告。“不过,我就快付完那笔贷款了。”

  春娇看著眼前的男人,想了一想。她知道,他有多么诚实,不论从前或未来,都不会隐瞒她任何事情。她爱的是他这个人,无关他富裕与否。

  “我不在乎。”她望著他,认真的说道。

  他也看著她。

  “我也不在乎。”

  “你不在乎什么?”

  “不在乎你比我有钱。”他咧嘴一笑。“好了,来吧,告诉我答案!”

  春娇低头想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露出甜甜的笑容,故作矜持的说:“嗯,我要考虑一下。”

  “考虑?”他挑起浓眉,看著那张坏笑的小脸。“既然这样,那我找别人好了。”说完,他故意假装要转身,果然换来她气愤的娇叱。

  “陈志明!”她急了,一把抓住他的衣领,跺著脚警告。“你敢——”

  他愉快的大笑,然后低下头来,吻住她娇嫩的红唇,直到她几乎要融化在他怀中。

  *

  花卉博览会开幕当天,人潮大爆满。

  虽然,春娇早就料到,她在媒体前跌的那一跤可以达到宣传效果。但是,连她也没料到,竟会引发这么大的“效应”。媒体的大量曝光,吸引了人群前来游玩,不但如此,还有不少国外媒体也注意到了这场花卉博览会的展出,双胞胎接电话接到手软。

  啊,小裤裤魅力无法挡。宣传效果一级棒!

  她用“小动作”吸引了人潮,但是人们进入会场后,立刻就沉迷于无数的鲜花、各类主题馆,还有各种寓教于乐的游戏区,小朋友们满脸笑容,不少家长们还特地到服务区表示,这场花卉博览会,实在是精彩有趣,优质满分。

  最让春娇高兴的是,“Sweet  Love”的销售量与订购量,在第一天就超过他们的预期,就连国外的厂商都特别派人来参观。

  在推广花卉之外,她特别在意的有机农业,也在人潮之中创出更多的商机,谈妥了许多的合作案。

  许多有机农业的产销班,在博览会场里一举打出名号,每个人都笑得合不拢嘴。

  春娇打从天还没亮,就来到会场里坐镇指挥。

  为了增加更多位置,让农产品与花卉有更多展示空间,她甚至就坐在室外的棚子下,跟众多的义工们一起舍弃了舒适的冷气空调。

  看著人来人往,她的心情愉快极了。

  老天保佑,这段时间的心血总算没有白费。

  直到下午,她才觑了个空,有时间坐下来喝杯水。

  她在纸箱里头找出厂商提供的杯装水跟吸管,才刚把吸管插进杯里,就看见黑色悍马车停在不远处的停车场里,一个她最熟悉的高大身影,下车后就朝著她走来。

  春娇满心喜悦,急著要跟陈志明分享。

  但是,当他走得愈近,她就愈能看清他脸上凝重的表情。

  一股不祥的预感,渐渐浮上心头。

  她看著他走近,来到她的面前,然后哑声说道——

  “小毅被绑架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