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志明与春娇(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志明与春娇(下) 第1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陈志明气疯了!

  春娇也是。

  记者会后不久,脸色铁青的他,就大步走到她身边,抓住她纤细白嫩的手臂,硬拖著她离开那群围著她不肯离开、不断问东问西的记者们。

  虽然,先前发生了令人尴尬的小插曲,但是她还是很快的振作起来,努力保持微笑,尽责的扮演娇柔甜美的代言人。

  娇嫩的小脸上,有著淡淡的红晕,所有人都在猜想,那尴尬的小插曲,肯定让她羞窘极了。但是,她没有逃走,虽然羞得脸儿红红,却还是勇敢的坚守岗位,尽责的接受记者们的访问,为花卉博览会作行销。

  记者们全围著她,当陈志明半强迫的把她带走时,记者群里头还发出了不舍的叹息。

  她像是柔弱的小兔子,无助的被带离现场,直到两人远离记者会现场,来到僻静无人的停车场,上了车之后,笑容才瞬间消失。

  春娇刚要开口,还没骂出声来,却听见陈志明,已经咆哮出声。

  “你的脑袋坏掉了吗?”

  她猛地转过头来,不敢置信的喊道:“我脑袋坏掉?你脑袋才坏掉了吧!你怎么可以让那家伙跑进记者会场?”她握紧拳头,小脸上淡淡的红晕,其实不是因为羞怯,而是因为气愤。

  “我又不能控制他要往哪里跑。”

  春娇哼了一声。

  “晓珊已经戳伤他的脚,你两只脚跑不过他一只脚就算了,还让他闯进会场。你知不知道,我们所有的努力,只差那么一点点——”她用食指和拇指,比出零点五公分的距离,咬牙切齿的说:“就全都功亏一篑了?要不是我急中生智,及时想出办法来,只差那么一点点,”她还换了手,火大的强调。“花博会就会变成犯罪现场了!”

  连串的指责,非但没勾起陈志明半点的愧疚,反倒让他怒火更炽。

  “急中生智?让全世界看见你的内裤,就是你的办法吗?”他怒声咒骂著,话语里尽是讽刺。“好一个急中生智!真是他妈的有够聪明的办法!你用哪里想出来的,你的小屁股吗?”

  春娇倒抽了一口气。

  噢,这个男人有够没水准!

  “全世界?”她愤愤的抬起下巴,火大的呛回去道:“什么全世界?阿拉伯人有来吗?非洲人有来吗?欧洲人有来吗?美国人有来吗?”

  “我看到日本的媒体!”志明不甘示弱的吼著。

  “那又怎么样?”

  她气得双手抱胸,却反而挤高了她那被圈围在玫瑰装中,若隐若现、柔嫩滑软的双峰,看得他差点没喷鼻血。

  可这么性感的模样,却教他一想起刚刚的画面,就更加火大,他吼道:“又怎么样?很怎么样!你露内裤的画面,透过国际媒体播放,跟被全世界的人看见有什么差别?”咆哮声震耳欲聋,他百分之百肯定,这个小女人是故意的!

  果然,她低下头,慢吞吞的扯了扯胸前精致脆弱的雪纺纱,然后才抬起头来,双手插著纤腰,用十足挑衅的口气,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那是我的内裤,我高兴给谁看,就给谁看!”

  她不是暴露狂,要不是情况危急,哪里用得著“牺牲”小我,让众人瞧见她的小裤裤?

  花卉博览会是她的心血,也是所有人的努力,她不能让那个该死的杀手破坏了一切。所以,在负面消息曝光的前一瞬间,她迅速做出判断,采取最有效的方法,重新拉回记者们的注意力。

  这样的牺牲,她还付得起!

  陈志明却是气到几乎要失去理智。他的愤怒,不只是因为她刻意演出的“意外”,让其他男人分享了专属于他的美景;有更多的部分,是因为她竟然罔顾危险,迳自跑上舞台,主持记者会。

  要是有第二个杀手,埋伏在附近呢?

  他紧闭双眼,却压不下心里的恐慌和愤怒,脑袋里最后一根理智的神经终于断线。他睁开眼,猛然伸手抓住她。

  “啊!”春娇惊叫。

  他咆哮著:“你这个女人——”

  “你做什么?放开我!不要过来!”瞧他如此凶恶,春娇惊慌的瞪大了眼睛,虽然努力抵抗,却还是被他压倒。庞大的身躯,悬宕在她身上,造成强大的压迫感。“走开,快放我下来!你听到没有?走开!”她又气又火,胡乱挣扎著,长腿乱踢,也不知道是踢中了什么。

  电子仪器的声音,响了一、两秒,但他们都没时间去理会。

  气愤不已的陈志明,轻而易举就制伏了她,黝黑的俊脸,俯视著怀里发丝凌乱、气喘吁吁的小女人。

  他气疯了,抵著她倔强的脸,吼道:“从现在开始,你的内裤就是我的内裤!”

  被压住的春娇,恼怒的小脸上先是一愣,瞪了身上的男人几秒。那荒谬的言词,像是一根锐利的针,倏地刺穿鼓胀的怒气。

  愤怒咻咻咻的漏光了。

  “你要我的内裤做什么?你穿得下吗?”

  啊,讨厌,她笑出来了!

  他瞪著格格直笑的她,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半晌之后,庞大的身躯颓然倒下。他的脸埋进她的颈窝,含糊不清的低咒著。

  “该死!你这女人,快把我逼疯了!”

  温热的鼻息,溜进她的发里,惹得她轻轻颤抖,禁不住缩了缩身子,笑意渐失,他的体温熨烫得她的身于也热了起来。她动了动,想要起身,他却不允许,还是把她压得牢牢的。

  “喂,让我起来!”春娇伸手,拍了拍那宽厚的肩膀。

  陈志明置若罔闻,一动也不动。

  等了一会儿,她有些不耐烦了,再度伸手推推他。“我说——”

  “你差点把我吓死了。”闷闷的声音,从耳畔传来。她娇小的身子被他圈抱得更紧了些。

  她静止不动,想了半晌,然后问:“因为内裤?”这男人的占有欲,原来这么的强。

  他终于抬起头来,俊脸上不见半点笑意,黝暗的黑眸紧盯著她,刚硬严肃的表情,让她不由自主的,开始有些紧张。

  很显然的,这跟内裤无关。

  “我做了什么?”她只好直接求证。

  他直盯著她。

  “你做了什么?你做了什么?你做了什么?”他不敢置信的重复,声音愈来愈大,到最后已经是嘶吼。“你做了什么?你完全不顾我的警告,不要命的上台去主持那个什么鬼记者会,在最显眼的位子走来走去,像是在欢迎杀手,直接瞄准你的心脏开枪!”舞台上甚至还打了聚光灯。

  她差点要跳起来。

  “什么叫鬼记者会?!”春娇瞪著他。“那对我来说意义重大。”

  他回瞪著她。

  “你对我也是!”

  这么直率而毫无掩饰的话语,让她一时哑口无言。她咬著唇,仰望著他,觉得这个男人真的好卑鄙、好卑鄙,竟选在这个时候对她说出这些话。

  “你知道,当我看到你上台的时候,我的心跳差点停了吗?”他抓握住她的手,搁到胸膛上。

  隔著薄薄的布料,她软嫩的小手平贴在他结实的胸肌上,感受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她娇嫩的脸儿,仿彿感染了他的体温,微微的烫红。

  “你的心跳没问题啊!”春娇推了推他,想要抽回手,他却不肯放,反倒握得更紧。

  “那是因为你没事。”他直视著她。

  某种情绪紧揪住她的胸口,教她无法再面对那深幽无底的黑眸。烫红的小脸,转了个方向,故意不再看他。

  “嘿,”他低唤了一声,沙哑的声音像在说一个秘密。“你对我而言很重要,知道吗?”

  暖甜的情绪淹没了她的心。看在他的诚意跟对她如此在乎的分上,她难得的温驯,乖乖的点了点头。

  “下次,我告诉你,待在原地时,你就哪里也不许去。”

  唔,这个嘛……她需要考虑一下。

  “还有,你的内裤,只能给我看。”

  男人!

  春娇正想开口,再度强调,那是危急状态下临时做出的危机处理。但是悬宕在上方的陈志明,因为她娇软的身子,已经开始分心了。

  “这件衣服,遮到的地方太少了。”他说。

  她瞪了他一眼。

  “但是很漂亮。”这可是杰作呢!

  “是没错,”他首次赞同。“而且,也很方便。”

  “啊!”惊叫声在车内响起。“你的手在做什么?”

  “不是我的错,是这件衣服的错。”

  “少来。”

  “它在唆使我犯罪。”

  “不要把错怪到衣服上——啊!”被偷袭的娇呼,又甜又润。“陈、志、明,我已经警告过你了!”

  宽厚的大手,愈来愈放肆。

  “但你不也很喜欢吗?”他找到证据了。

  春娇羞红了脸,无法否认,却仍坚持拒绝。

  “我不要在车上。”

  “来嘛,有点冒险精神。”

  “不要!”

  他叹了一口气,停下动作,却还是压著她,不肯起身。“你需要一点说服。”他认真的说。

  春娇抽出手来,巴住那张俊脸,把陈志明往后推。

  “你死心吧!”

  他却开始缓慢的、温柔的,吻著她的手指,一根又一根的,没有一处遗漏。他或轻或重的吸吮著她白嫩的指尖,发亮的黑眸望著她。

  那煽情的景象,让她几乎呻吟出声。逐渐蒙眬的眸子无法移开视线,只能看著他,仔仔细细的舔吻著她的指,直到她全身轻颤。然后,他转移了目标,轻轻的舔吻她的耳,熟练的找寻她最敏感的地方。

  当这高大危险的男人温柔而缓慢的挑逗、诱惑她时,她强悍的意志力,竟然一寸寸的瓦解。

  难以克制著,她轻吟出声,小脸抵在他的颈窝,再也想不起为什么要抗拒这么美好的事。

  不规矩的大手,溜进粉红色的纱裙里。

  “啊,”他发现了。“你是这么的喜欢。”

  讨厌,她其实是——啊,反正,她也不知道啦,只要他一碰她,她就再也无法矜持,被卷入他大胆的行径中。

  修长的双腿被悄悄分开,美丽的衣裳像是包装纸,而她就是包装纸中最甜最诱人的软糖。

  他用嘶哑的声音诱哄。

  “来,把腿跨在我的——”

  叭!

  刺耳的喇叭声响起。

  她陡然清醒大半,抬头看著他,瞧见他又坏又邪恶的一笑。

  “别担心,只是姿势的问题。”车子里虽然宽敞,但是真要“行动”,却还是得伤点脑筋。“来,你坐上面。”他提议。

  她立刻拒绝。

  “不要,会被看见的!”

  “不会。”

  “我才不相信……”

  “乖,相信我,这里很偏僻,没人会过来。他们都在忙。”他极力劝说,还不著痕迹的握住她纤细的腰,慢吞吞的改变姿势……

  叭!

  这次,是春娇的小屁股,按著了喇叭,害她羞得面红耳赤。

  “啊!”

  她吓得跳起来,整个人猛往他怀里缩。

  太美妙了!

  陈志明在心里赞叹著,感觉那娇软的身躯,在他的胸怀里揉动。

  “放我下去啦!”要是再按到喇叭,惊动别人,那就不好了。

  他叹了一口气。

  这个小女人,就是话太多了。

  “陈志明,你听到没有?啊……啊,不要……”

  他低下头来,用薄唇封缄那小嘴里吐出来的抗议以及娇声低唤,直到她终于软化下来,轻颤的回应,哼出微抖的鼻音。

  然后,他不著痕迹的解开牛仔裤,抱住双眼蒙眬、红唇水嫩的她,诱引她慢慢的坐下——

  砰!

  车门上响起重重的敲击声。

  沉醉在小天地中的两人,同时一愣。然后,车门被打开,成大业居然探进头来,瞧也没瞧两人一眼,迳自抓起车上的麦克风,大声的宣布:“好啦,广播到此结束!”说完,他按下开关键。

  像是在回应成大业的宣布,在不远处居然还响起了喧哗声。人们抗议喧闹著,像是看戏看到正精彩却被打断的观众。

  春娇目瞪口呆,突然觉得全身开始发冷。

  “怎么回事?”陈志明问道,俊脸上难得出现错愕的神情。

  成大业莞尔的一笑。

  “大概是哪里出了问题,警用的广播系统,跟有机农业展览馆的广播系统频率重叠了。更不幸的是,你们忘了关麦克风,所以馆里的人都听到‘实况转播’了。”

  “所以,大家都听见了?”陈志明冷静的问。

  “没错。”成大业点头。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想想——嗯,差不多就是从你们在争论,她的内裤之后就是你的内裤的时候。”嘿嘿,他可是一句都没漏听。

  志明与春娇的八卦在镇上流传已久,但是大伙儿始终没逮著“真凭实据”,所以赌盘始终没有结果。直到今天,广播里传出两人的争吵,这场赌局才算告一段落。

  成大业为了感谢他们让他赚了一笔,加上再进行下去,恐怕会有不宜儿童收听的内容,所以才跑来切断广播,免得这对的“隐私”,被泄漏了太多。

  他虽然同情他们,但还是忍不住那幸灾乐祸的表情。

  “你们欠我一次。好了,广播关了,两位请继续!”他愉快的说道,不再打扰两人世界。在关上车门之前,他还好心的提醒了一句:“镇长,你的衣服快掉下来了。”

  *

  她明明是一个好人。

  她明明没做过什么坏事。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对她?

  知道“车震现场实况”,透过广播系统,传进镇民的耳朵里之后,春娇霎时间跌入无底深渊。

  身旁的男人,却在这时发动了车子,把她的神智拉回了一半。

  “走吧。”陈志明说。

  春娇茫茫然抬头。看著他侧身过来,替她系上安全带,一边狐疑自个儿怎么会从他的大腿上,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走?”她呆呆的问。“走去哪?”

  唉,话说回来,去哪里都不重要啦!她苦心经营的名声,已经跟毁了没两样了!

  以前,报纸上都会登——林春娇,最美丽的镇长。

  从此以后,报纸恐怕只会登——林春娇,车震镇长。

  无视春娇茫然又惨白的小脸,陈志明把车子开上大街,进入镇内,慢条斯理的说道:“你家。”

  她家?现在去她家,又能怎么样呢?

  呜呜呜呜,她可以想像,车震镇长,这可怕的名号,将会一辈子跟著她……呜呜哇……她不要被称为车震镇长啦……

  窗外的景物,不断飞逝而过。

  这是她的故乡,她最眷恋热爱的地方,小的时候,她每天骑过这个街角上学,每天都会经过那间邮局,每天都会穿过这条巷子回家。没错,就是在这百年老樟树的街角转弯,然后就可以看到她可爱的——

  等等,他刚刚说了什么?

  她家?

  他现在要去她家?!

  “去我家?”春娇猛然清醒过来,瞪大双眼,质问陈志明。“现在去我家要做什么?”

  “当然是把事情讲清楚。”

  “事情?什么事情?有什么好讲清楚的?”她惊慌又错愕,紧抓著他的手臂。“陈志明,你快停车!把车停下来!”

  他停下车了。不过,却不是因为她焦急的命令,而是因为车子已经来到她家门前。

  春娇瞪著自家大门,小脸一阵青、一阵白,陈志明却跳下车,迳自绕到这边,替她开了车门,还微笑说道:“来吧,我们进去。”

  进去?开什么玩笑!

  “我不要!”她慌乱的猛摇头,边说边往车子里缩。“我才不要进去,妈一定已经知道了……”

  “没那么快啦。”他不肯罢休,一脚踏上车,大手抓住她的脚踝,把她拉回车门边。

  “就是有那么快!”春娇太清楚镇上的“情报系统”有多么的完善。“镇上所有的八卦,只要透过电话,不用一分钟就会传遍全镇了。”事实上,一分钟都还嫌多了!

  她不肯乖乖就范,在车子里乱抓,试图要赖在车子里。他却半拖半哄,硬是把她拉下了车。

  “乖,你要面对现实,才能继续生活下去。”

  “我才不要,你放开我!我爸妈一定早就知道了,搞不好还有人录下来,放给他们听了。”啊,她不要做人了!

  瞧这小女人,一副无颜见父母的羞恼模样,陈志明嘴角噙著笑,大手紧抓住纤细的腰,带著她穿过小花园,往林家门口走去。

  难以想像,在不久之前,为了阻挡负面新闻,有勇气在大批媒体前露出小裤裤的她,却因为两人感情曝光,就羞恼不已,急著想逃避现实。

  陈志明却已经打定主意,要乘这个机会造成既定事实,让她再也没有借口拒绝他。

  “你让父母去听八卦,不如听你自己来说。”他哄著。

  “说什么?说我和你车震吗?”她被推到门边,惊慌的猛摇头。“要说你自己去说,我才不要!”

  陈志明伸手按下了电铃,春娇却转身就跑。

  他一个没抓稳,让她给溜了。所幸他身手敏捷,长臂一伸,轻而易举的又把她捞回怀里。

  “嘿,我都不知道,你居然这么胆小。”

  “我?我胆小?我才不胆小!”嘴里虽然这么说,但春娇还是用力踩了他一脚,试图再度落跑。

  为了防止她再次脱逃,陈志明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将娇小纤细的她,一把扛上了肩。

  “陈志明,你做什么?”她胀红了脸,慌张的抗议。“放我下来!”长腿乱踢,花瓣裙也跟著飞啊飞。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