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志明与春娇(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志明与春娇(下) 第1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阳光普照,百花齐放。

  在镇民的全力支持,以及各路人马的协助下,花卉博览会的准备工作,总算全部如期完工。

  博览会开展的前一天,是筹备已久的记者会。

  会场外的停车场,停满大批车辆,还有数辆SNG转播车。所有到场的记者都受到热情款待,坐在露天舞台的前方。

  记者会即将开始,春娇在主题馆的准备室里,经由汪晓珊的协助,换上今天的“战服”。

  这件衣裳是由汪晓珊设计,也是由她亲自缝制的。

  粉红色的高级雪纺纱,设计成一片片的玫瑰花瓣,轻轻包裹著春娇那身吹弹可破的白嫩肌肤。上半身的花瓣,让胸前的酥嫩与圆润的双肩看来若隐若现,下半身的花瓣则像是迷你裙,展露出她修长优美的双腿。

  脚上搭配的是一双粉色的缎带高跟鞋。而绾起的黑发,更以缎带跟雪纺纱做成一朵玫瑰花。

  装扮完毕的春娇,站在宽大的镜子前,用最严苛的标准端详了好一会儿,终于露出满意的神情。

  “太美了!”噢,美到连她自己都好感动!

  “当然!”带著熊猫眼的晓珊,双手插腰,骄傲的抬起下巴。“我的精心杰作,当然是最美的。”

  “我完全同意。”春娇笑著说道。这身装扮绝对能谋杀掉不少底片!

  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

  汪晓珊走上前,伸手开门。没想到,她才刚转开门把,外面的人就粗暴的推撞,害得娇小的她,被撞得跌坐落地。

  “搞什么啊?是哪个不长眼的——”恼怒的抗议,在看见入侵者手上的枪枝时,立刻自动消音。晓珊机警的闭上嘴,还把双手举高。

  推门而进的是两个男人,只是一个是守在门外的员警小周,另一个则是拿著枪的生面孔。

  小周被推进门后,就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你,把手机丢过来!”拿枪的那人,枪口直指著晓珊,对著春娇冷冷下令。“不然我就宰了她。”

  该死,被发现了!

  见到外人闯入的瞬间,她立刻扑向梳妆台,抓起手机想要求救。没想到,这动作也被瞧见了,对方抢在第一时间就要她交出手机。

  春娇无可奈何,只能把手机丢了出去。

  “张铁东在哪里?”那人问道,接住丢过来的手机。

  这个男人穿著西装、皮鞋,细小的眼透著阴狠,无论外型或凶狠度,看起来都比上回那两个试图绑架她的小混混要来得高级许多。

  春娇力持冷静,看了看昏迷不醒的小周,不答反问:“你把小周怎么了?”

  “只是打昏而已,不过,我还是可以再补他一枪。”对方的表情更阴沉了。“张铁东在哪里?别让我问第三次。”

  “他被警方带走了,我不知道他人在哪里。”

  虽然说,对方有枪,她当然得要有问必答,但是没有人规定,她一定得回答正确答案吧!

  对方的眼角,微微一抽,把手机又丢还给她。

  “你是镇长,我相信你可以找得到人。给你一分钟,把人找出来,还有,你要是露出马脚或试图求救,我就打烂这女人的头。”枪口下的晓珊,紧咬著嘴唇。

  该死!

  春娇暗骂一声,按下快速键,一待接通就说道:“豆豆,帮我查一下,张铁东现在人在哪?”

  从手机里头传出来的熟悉嗓音,让人在会场中、刚接起手机的陈志明拧起浓眉。

  “你忙昏头了吗?”他不答反问。

  “我有事要找他。”手机那头,春娇继续又说。“你这小妮子,别问这么多,我知道你在电脑前头,快点切入警局电脑,帮我查看看,张铁东现在人在哪就是了。”

  陈志明眯起眼睛,黑眸蓦地一闇。

  他很清楚,春娇忙归忙,但那颗聪明的小脑袋,可是思虑清晰、条理分明得很。

  她可能打错电话。但是,她不可能明知接电话的是他,却还叫他小妮子,甚至要他切入警局电脑。

  “有人挟持你?”看著满场的记者,他低声询问,已经朝著主题馆跑去。

  “没错,就是要你非法入侵。”春娇压抑著紧张的情绪,看著那个持枪的歹徒,手心里已沁满冷汗。“放心,有事你推到我头上就是了。”

  “你还在准备室吗?”陈志明抓著手机,用最快的速度冲到主题馆,推开门在走廊上奔跑起来。

  “对。”她镇定的道:“就是张铁东,弓长张,金银铜铁的铁,东西南北的东。”

  好极了!

  这个小女人,既聪明又勇敢,他不敢想像,她在歹徒的胁迫下,怎么有这个胆于打这通假电话。

  “对方有几个人?有没有武器?”

  她只觉得,心脏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著。鼓起勇气,她假装再问:“义仁街的友江商务旅馆。在几号房?”

  一个人,有枪。

  镇上没有义仁街,更没有友江商务旅馆,她只是利用同音回答。她很清楚,他早已背熟了镇上的每一条路。

  陈志明来到更衣室外,无声的掏出手枪。

  手里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发出了一些杂音。下一瞬间,手机里头,传来陌生男人的声音。

  “你是谁?”

  该死,对方发现了!

  顾不得危险,陈志明反应极快,长腿狠踹,猛地将门踹开,冲了进去。

  木门的碎片飞散,晓珊抱头尖叫出声,小周躺在地上昏迷不醒,而杀手抓住春娇,手持着灭音手枪,朝著他开了一枪,射出的子弹,因为春娇的挣扎,而失了准头。

  “不许动!”

  陈志明厉声喝道,枪口对准歹徒。但对方却紧紧抓住春娇,拉在身前当作挡箭牌。

  杀手的身材瘦小又不高,身形全被那袭诱人的花瓣装给挡住,他不能确定,在这种状况下开枪,能保证她安然无恙。他无法拿她的安全当作赌注!

  逮著了有利情势,杀手勒住春娇的颈项,枪口紧抵著她的脑袋,拉著她往门口栘动,来到一张桌子旁,一边凶狠的对著陈志明下令:“把枪放下,不然我就让她这张漂亮的小脸当场开花!”

  春娇挣扎著,颈间的压力勒得她喘不过气来。那人愈勒愈紧,让她动弹不得,只能踉跄的被他拖拉著。

  “放开她!”

  “把枪放下!”男人勒得更紧,疼得她闷哼一声。

  陈志明眼角一抽,看来却是面无表情。他仍没有松开手枪,枪口还是瞄准著对方。

  眼看敌我双方久久僵持不下,被当成人质的春娇,只觉得头昏眼花,几乎快被勒死了。

  就在这时,她突然感觉到桌下有什么东西,轻碰了她一下。

  春娇垂眼看去,瞄见娇小的晓珊,不知何时已躲到了桌下。而她的手上,则握著一把剪刀——一把又大又锋利的裁缝剪!

  娇小的晓珊,可爱又胆小,平时就像是小兔子般,温驯而没有伤杀力。但是,当她手里握著裁缝剪时,性格立刻丕变。

  此刻,她虽然窝在桌子下,双眼却闪闪发亮,红唇无声微弯,点头示意。

  春娇眨了眨眼睛。

  下一秒,她猛地跳了起来,再利用下沉的重力与速度,用尽全身的力气,低下头去,出其不意的挣脱。

  几乎就在同时,晓珊握著锋利的裁缝剪,像是恐怖片里的佛莱迪,奋力朝杀手的大腿上戳去。

  “啊!”

  惨叫声响彻云霄。

  杀手痛得连连惨叫,陈志明逮着机会,立刻开枪射击。

  又是一声惨叫。

  杀手右手中枪,不敢久留,立刻转身,夺门而出。

  春娇跪倒在地上,贪婪的深呼吸,还呛咳了好一会儿。感觉到陈志明的视线,她连忙挥手。

  “我没事,你快追他!”

  高大的身影,在眨眼之间,就追了出去,消失在门后。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