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志明与春娇(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志明与春娇(下) 第1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台风离去后,是连著数天的好天气。

  艳阳高照,晴空不见半点白云。

  在众人的大力相助下,花卉博览会所遭受的灾情,终于修复了大半。不过,还有几项工程尚未完工,需要加紧赶工。

  整个会场占地极广,除了户外依照五大洲分门的展区,还有室内的花卉主题馆,跟有机农业展示中心。

  各式各样的兰花、菊花、玫瑰、鼠尾草、迷迭香、莲荷、茉莉,数也数不清的花儿们,一车又一车的被送来会场。在精良的种植技术下,就连一些冬季的花,都能在盛夏绽放。

  送来的花,部分被种在室外。还有一部分较为娇柔些的,则被安排放进主题馆的温室里。

  学生们自愿帮忙,画著主题馆里头各式花卉的介绍海报以及木板。大人们则是帮忙种花,整建未完工的步道及建筑。

  虽然有这么多人帮忙了,但是要做的事,还是多得不胜枚举,每天都会有人累到送进医院打点滴。

  当然,最忙碌的人,该数那个永远停不下来,不断交代、嘱咐跟协商,还有监督工程进度的春娇。这几天来,她始终精力旺盛,在会场内奔来跑去,像是颗团团转的陀螺。

  今天一早,当二十三万朵郁金香全数送达会场时,春娇更是全副武装,做足了防晒准备,在娇嫩的皮肤上,搽满高系数的防晒用品,又戴了手套、口罩跟斗笠,跟著花农们走进先前铺好、湿润的泥炭土中,弯著腰帮忙种花。

  虽然,她的意志力很坚强,但是体力却先耗尽了。在烈烈的日光下,在花圃里整整忙了雨个小时后,她终于体力不支,开始冒出冷汗。

  等到中午时分,农家妈妈们喊开饭的时候,春娇才刚站起身来,眼前立刻变得黑漆漆,严重的晕眩让她的身子晃了晃,几乎要摔进花圃。

  幸好,陈志明走了过来,赶在她摔倒前,疾奔上前,眼明手快的用手臂一捞,就把她接个正著。

  “你还好吧?”他问,拉下她脸上那闷热的口罩。

  她直冒冷汗,却还想逞强。

  “我没——”话还没说完,晕眩就再度袭来。

  见春娇脸色灰白,连双唇也没了血色,他轻而易举的抱起她,往一旁的大树走去。

  “怎么了?”

  “镇长还好吧?”

  “警长?”

  这一路上,人们纷纷靠了过来,关怀的追问著。

  “她没事,只是晒昏头了。”陈志明微笑著,跟众人解释。“她大概是中暑了。”

  “我才没——”抗议溜到了嘴边,却又被另一阵晕眩淹没,她只能呻吟著,再度趴回他肩头。

  人们更热心了。

  “啊,中暑啦?”

  “那要喝点运动饮料。”

  “不对啦,沙士加盐巴比较有效!”

  “来来来,这边有万金油,搽搽会好一点。”

  人们一路尾随,当陈志明把她被放置在草皮上,热心的民众,就围绕到大树旁,纷纷提供自己的避暑良方,有的给毛巾、有的拿来沙士、运动饮料,有的送上青草茶,有的掏出清凉的药膏,还有人出让扇子,让她能够凉爽些。

  成大业却大刺刺的挤过人群。

  “谢谢大家的好意,不过中暑的人需要新鲜空气,麻烦大家让让。”他露出若有所指的笑,环顾众人。“而且,这边有警长在,镇长不会有事的,去去去,都快去吃饭吧!”

  啊,对喔!

  众人猛然醒觉,眼前这一对,其实很需要时间与空间,好好的“培养感情”,这才全体一致的,都露出理解的笑容。纷纷窃笑散去。

  看见大家脸上的表情,春娇的头更晕了。

  他们都发现了吗?还是说,一切都还处于“猜测”状态?不对不对,一定有人知道,陈志明已经搬进她家了,虽然说那是为了她的安全著想,但是镇民们老早一厢情愿,认为喜事将近,现在不论她怎么解释,都不会有人相信了!

  “喏,这些是大家的供品,你收著。”成大业把一堆东西,搁放在草地上,低头看著她说:“你不用太感谢我。”

  供品?!

  这王八蛋当她挂了吗?

  虽然她整个人,因为中暑而极度不舒服。但是,她还是用尽全力,给了成大业一个白眼。

  那家伙却根本不在意,双手插在腰上,迳自对陈志明说道:“她在这里,根本不会好好休息。等一下有体力时,她又会跳起来,忙东忙西,指使大伙儿。我要是你啊,就会把这工作狂拖回家,好好睡上一觉。”

  “你闭嘴啦!”春娇瞪了他一眼。

  “好好好,不吵你,我不当电灯泡,行了吧?”成大业耸耸肩膀,朝著众人围聚的地方走去,也准备去吃饭了。

  她气呼呼的咬了咬唇,抬起头来,却发现陈志明居然面带微笑。她皱起眉头,很不高兴的问:“你笑够了没?”她乐于工作。而现今这种无力工作的感觉,让她觉得挫败极了。

  他笑意不减,把运动饮料稀释后,凑到她嘴边。

  “好了,你别生气了。来,先补充水分。”

  “不要,我想吐。”她撇开脸。

  “就是这样才要喝一点,乖,喝一点就好。”他极有耐心的哄著。

  春娇皱了皱鼻子,勉为其难的低头,啜了一小口。虽然嘴上逞强,但她其实是渴极了。

  所以,当他再把稀释过后的运动饮料,送到她嘴边时,她也没有再出声拒绝,而是连连吞咽数口,直到喉咙不再干渴。

  陈志明坐在她身边,慢条斯理的提议。

  “你知道,大业其实说得没错,你累坏了,需要好好休息——”

  她哼了一声。

  “你别听他胡说八道,我只是有点头晕,很快就好了。”

  “休息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他又说。

  春娇当作没听到。

  “好了,休息够了!我还要去联络厂商——”她突然站起来,想要用行动来证明自己已经没事了,却没想到,激烈的动作竟让她一阵晕眩腿软。

  咚!

  她又跌进陈志明的怀里。

  他的胸膛在震动,肯定是在偷笑!

  醇厚的男性嗓音从上方传来,隐含著浅浅笑意。“那些事情,双胞胎都能处理。”她把那对双胞胎训练得很好,早已能够独当一面。“你要是再不休息,黑眼圈都要冒出来了!”他说。

  轰!

  这句话,有如晴天霹雳。

  春娇火速抬头,紧张兮兮的质问:“黑眼圈?我有黑眼圈?!”喔,老天啊,千万不要对她这么残忍啊!

  “我看看。”温热的大手,抬起她的下巴。他装出很认真的表情,左看看、右瞧瞧,过一会儿才说:“现在是还好。不过,你要是再不休息,我想——”话尾里有著无尽威胁。

  “啊,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她捣住耳朵,连听都不敢再听,那个“黑”开头的名词。

  他微微一笑。

  “你就暂时回家休息吧!”

  她陷入天人交战的挣扎中,既想留在会场,又害怕休息不足,她漂亮的双眼,就会从亮晶晶变成熊猫似的……

  呜呜呜,怎么办?怎么办?

  她正在心慌意乱,陈志明却又说:“等一下回家之后,我再帮你刮个痧,状况可能会好一点。”

  刮痧?!

  这男人想拿东西,把她的细皮白肉刮得红红肿肿的?

  “不行!”她激烈抗议,却因为音量太大,又觉得一阵晕眩。

  他很有耐心的劝著。

  “你中暑了,刮痧会好得比较快。”

  这一次,春娇不再激动的抗议,但态度仍然坚决。她压低声量,认真而严肃的告诉他:“我是‘Sweet  Love’的代言人,这身皮肤是要广告用的,刮了痧还能看吗?”为了推行镇上的产品,她严格要求自己。“绝对不能刮痧,我的皮肤一定要随时随地保持在最佳状况。”

  他看著她,微微眯眼。

  为了花卉博览会,这女人竟连自己的身子都不顾了!她的意志力,强悍到足以抵抗疲倦、压力以及身体上的不适。

  要是他不逼迫她休息,她肯定会持续工作,直到昏倒。

  陈志明很快下了决定,拎著春娇起身,扶著她的手肘,半强迫的挟持她,往车子走去。

  “陈、志、明!”

  “回去休息。”

  “不要!”

  “你皮肤再美,脸上挂两个熊猫眼能看吗?”

  噢,好卑鄙!他居然戳她的弱点!

  春娇先是闭上嘴巴。但两秒之后,她又忍不住开口。

  “但是——”

  “嘘。”陈志明再次打断她,打开车门,抱著她的腰,一把将她放到车上。“你现在连站都站不稳了,至少回家睡个觉。听我说,就算是万能公务员,中午也是要吃饭休息的。”

  “我——”

  “乖,听话。”他捏著她的下巴,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把安全带扣上,不然,我就要在这里吻你。”

  在这里?

  春娇瞪大眼睛。

  这里?那些人虽然站得远了些,但是有一半以上,眼睛都还往这里瞧呢!

  “我向来说到做到。”他继续威胁她。

  “你好卑鄙。”妯瞪著他。

  “嗯。”连他自己都赞同。

  无可奈何之下,春娇只得把安全带扣上。只见陈志明露出满意的表情,把车门关上,绕到另一边上车。

  她很想责骂他,告诉他这类的诡计不是每次都行得通的。但是,中暑的状况,让她愈来愈不舒服,晕眩、想吐,竟连骂人的能量都降到最低。

  他很快的送她回到家。

  家里空无一人,她的爸妈都出门当花卉博览会的义工去了。陈志明直接抱著她,走进了房里,先放了一缸温冷的水,又拿来补充电解质的饮料,让她继续补充水分。

  窗外,蓝天艳阳依然。

  室内却是凉爽得很。全身发软的春娇,在浴缸里泡著,没有多久就暑气全消,也不再发冷想吐,整个人只觉得昏昏欲睡。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那个讨厌的男人说得对,她的确累坏了。

  仿彿算好了时间,陈志明出现在浴室,把光溜溜的她从浴缸里拎出来,拿了大大的浴巾,包住她赤裸的身子,仔细的擦干。

  春娇打了个呵欠,靠在那宽阔的肩头上,舒适而安心的感觉,让她整个人都放松了。

  “嘿,别在这里睡著了。”

  他轻笑著提醒,一边拿著吹风机,把她柔软如丝的发吹干。

  虽然,春娇曾试图让自己维持清醒,但放松下来后,她的眼皮半点也不肯合作,几次勉强睁开,却又沉重的闭上。

  她已经渐渐习惯他的拥抱、他的心跳,以及他的气味。那气味熟悉而教人心安,而且十分干爽,显然他也趁著她泡澡时,回客房冲了个凉。她软软的靠在他身上,感觉他的大手温柔的撩拨著她的发。

  不知道过了多久。

  他终于吹干了她的头发,将软趴趴的她抱到了床上。

  春娇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感觉到冷气的凉风,但陈志明很快的躺到她的身边,环抱著她娇小的身子。

  在这个时刻里,温柔取代了情欲,她在他的怀里,调整好舒服的姿势,最后的记忆是他亲吻著她的额。

  “睡吧,时间到,我会叫你。”

  心满意足的喟叹了口气,春娇陷入梦乡,安心的睡去。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