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志明与春娇(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志明与春娇(下) 第1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恶梦成真!

  台风造成的损害,远比她想像中严重。而灾情最严重的地方,就是花卉博览会的会场。

  虽然台风来临之前,她已经尽力做好防台准备,但是强劲的大风大雨,造成的破坏仍超乎想像。

  春娇赶在最快的时间,驾车前往会场。陈志明因为有事,另外派了个警员跟著她,她故意加快速度,转过两个弯道,就甩开了对方。

  开车前往会场的路上,来电铃声一再响起。

  “老板,木工人手不够!”豆豆在电话里说。

  “怎么可能?”春娇不可思议的问,单手控制方向盘,避开一棵倒在路中的断树。“当初找的人手明明很充足。”她的计划很周详啊!

  “可是,几间建设公司的工头,都要求延后上工。”

  春娇差点尖叫出声。

  “延后?”火烧屁股的现在,居然还要求延后上工!“为什么?”

  “呃,工人们说,要先做完自家的灾后修建。”据说,有好几个人自家屋顶还破了大洞。

  春娇深吸一口气。

  虽然,她可以拿出合约,强迫那些工人回来,但是这样太不近人情,她下不了手。不过,会场的修复与建筑进度也不能中断。

  “告诉他们,可以轮休,但不能让现场没人。”

  “人手不够怎么办?”

  “我会想办法。”春娇回答。

  事实上,她脑子里一团混乱。

  挂断豆豆的电话后,蔻蔻像是算好时间,紧接著打了进来。

  “老板,花博娃娃坏了。”

  她呻吟一声。

  “有多严重?”花博娃娃是主要展示品,高达二十公尺,巨大但可爱,当初完成时,她喜欢极了。

  “那个——头整颗飞到王家的玉米田里。身体被吹断成好几截,散落在省道上。”蔻蔻形容的画面活像是恐怖片。

  完了!现在就算要重做,也绝对来不及了!

  春娇低咒了一声。

  “老板?”

  “改做气球!”她当机立断。

  “啊?”

  “拿设计图去找制作大型气球的公司,请他们赶工。”她嘱咐。“要鲜艳、可爱、醒目。”这么一来,气球升空的时候,还可以当作路标。

  蔻蔻还没回应,就有人插拨,蔻蔻连忙收线。

  “春娇,大事不好了。”对方劈头就说道。

  她认出那个人的声音,是她的国小同学汪晓珊。汪晓珊是国际知名的服装设计师,为了家乡的花卉博览会,特地回来共襄盛举,邀了几位好友,共同设计出花博娃娃,人偶的服装就由她亲自裁剪制作。

  “我可以不听吗?”春娇叹气。

  “不可以。”汪晓珊回答。“仓库淹水,先前做好的服装遭殃了。”

  她觉得头皮发麻。

  “我的那件呢?”她急忙追问。

  “那件我放在工作室里,没事。”

  呼,还好还好!记者会的时候,她还要穿著那件衣裳亮相呢!

  “灾情如何?”春娇做好心理准备后才问。

  “很可怕。”汪晓珊说。“人偶服装都救不回来了,而且绿色的布料不够,只剩下黄绿色的。”她用嫌恶的口气说。

  “什么样的黄绿色?”

  “你不会喜欢的黄绿色。”汪晓珊说道,声音很冷静。“所以,我要去一趟北部,我朋友那里有我要的布料,然后,我会荼毒我所有的朋友,逼她们不吃不睡一起赶工。”

  “离记者会只有两个礼拜不到的时间。”春娇提醒。

  “好,那我连水都不让她们喝。”汪晓珊回答。“我会在记者会前,带著服装赶回来的,掰!”说完,她就收线了。

  有了晓珊的保证,春娇心里稍微好过了些,她知道晓珊是说到做到,服装的事情可以不用担心了。但是她那稍微提振的精神只维持到她驾著跑车,绕过一个弯道,进入博览会的会场。

  春娇坐在车上,目瞪口呆的看著窗外,连心脏都快停了。

  只见会场紊乱极了,原本架好的走廊、看板,被吹得残破不堪,散落在会场各处,就算没被吹垮的也是摇摇欲坠。刚种下去不久的树木,倒的倒、断的断;搭好的棚架,没有一个幸免于难,全都不知道被吹到哪里去了。

  眼前,只剩下几株树龄较久、深植原地的大树,跟几个花卉与农产的展示馆,计划在花卉博览会结束后,要作为当地的展览馆,所以做得牢靠结实,才没被吹倒。

  而先前为了造景设计,在现场堆起的几座丘陵,经过风雨后,溃成汹涌的土石流,挟带断枝残木,淹没了人行道。

  她全身发冷的下车,一脚踩进泥泞之中。

  为了方便行人走动,这儿原本还铺著石板,但是经过土石流肆虐后,触目所及就只剩下半干的厚厚泥巴。

  天啊,这层厚泥巴是用洗都洗不掉的!

  现场已经有人开始收拾清理,但人数根本不够。每个人的脸上都带著忧虑的表情,当他们发现春娇出现时,全体一致抬头,纷纷走了过来,抢著报告现况。

  “镇长!”

  “怎么办啊?”

  “木工都没来。”

  “先前种的树都完蛋了。”

  “展览馆都没事,但是有三、四栋的玻璃全破了,内部装潢被打湿了一些。”

  “是啊,美食街的摊贩区,被吹走了大半。”

  “镇长,我们还赶得及开幕吗?”

  有生以来,春娇头一次有欲哭无泪的感慨。

  只是,在众人面前,她还是维持镇定,甚至还挤出微笑,试图安抚人心。“辛苦大家了,请不用担心,我会——”

  轰!

  一声巨响,打断她的发言。

  只见一整座长长的木头棚架,当著她的面,轰然倒地。

  春娇觉得一阵晕眩。

  怎么会这样?!

  她原本信心满满,觉得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以及监督下顺利进行。

  哪里想得到,这个可恶的台风,破坏了她的心血,毁坏即将完成的一切。她站在凌乱的会场中,环顾四周,觉得自己还需要好几个月才能做好开幕准备。

  但是,她已经没有时间了,还有两个礼拜左右,开幕记者会就要召开了!

  她必须在两个礼拜之内,清扫环境,完成全部的建筑,还要把那二十三万朵郁金香,跟上百种花卉种下去……

  噢,天啊,她迫切的需要人手!

  “镇长!”有人叫喊著。

  春娇按著太阳穴,双眼紧闭,再度深呼吸。

  “镇长!”

  拜托,现在别吵她!

  “镇长,警长来了!”

  陈志明?

  她总算睁开眼睛,顺著众人的视线转身望去,心里还在咕哝著,那家伙说不定是发现她甩掉了警员,所以正拧著眉头,要亲自来逮她……

  万万没想到,映入春娇眼帘的是他那招牌的慵懒笑容。跟在他身后的是大批的人马,在最后头还停著几辆公车,人们纷纷下车,陆续走入会场。

  陈志明笔直的走到她面前,浓眉微挑,先看了看四周,才低头俯视著她,笑著问道:“听说,你遇上一点小麻烦?”

  小麻烦?

  她很想纠正他。

  才怪,是天大的麻烦!

  生力军持续涌入,成员里有镇上的人,也有邻近几个镇的居民,还有一群又一群搭乘校车到达,个个青春活泼、体力无限的附近几所大学大专的学生们。当然,这群人里,也少不了警员。

  春娇认出,其中几个是警局里的熟面孔。

  虽然心里高兴,但她一时又拉不下面子,还故意装作不在乎,问道:“你不是说不能调遣警员吗?”

  “是啊,”陈志明咧嘴一笑。“但是,他们目前都在休假中。”

  “所以呢?”

  “他们都愿意来当义工。”

  “那么,其他人呢?”她问,实在很好奇,他从哪里找来这么多人。

  他看著她笑,黝暗的黑眸轻易看穿她倔强的性子。“除了会场之外,台风并没有造成很大的损害。我用镇上的广播,请有空的镇民到这里集合。”他说得轻描淡写。“我还联络了附近几个镇跟几所学校。”说起调派人手,他比她更有经验。

  “要做的事情可不少喔!”她表面上警告著,其实心花朵朵开。

  “花卉博览会是件大事,他们都很高兴能够参与。”他愉快的保证。“要是有人想落跑,我会帮你逮回来。”

  她哼了一声。

  “你最好说到做到。”

  “我是啊!”他双手一摊,笑意更深。“你放心,今天是台风假,明后天是周休二日,一连三天大伙儿都随你差遣。”

  “那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嗯?”

  “上工了啊!”她说道,心里已经在盘算,要怎么充分“使用”这些为数众多的壮丁。

  陈志明却一动也不动。

  “我是在想——”

  “有时间想,还不如快点去帮忙。”春娇说道,一边扬声指挥。“陈桑、王先生,你们先带一批人,把场地整理干净。”她还要去找卡车来,把满场的断木残枝运走才行。

  她深吸一口气,正准备走进泥泞的会场,负起总指挥的重责大任,纤细的手臂却倏地一紧,被陈志明牢牢握住。

  “你为什么不问我在想什么?”他坏坏的笑著。

  她翻了翻白眼。

  “你在想什么?”

  他很兴奋的说:“我在想,看在我帮了大忙的分上,你愿意不愿——”他靠在她耳边,压低了声音,说了一个非常邪恶的提议。

  春娇的反应,是重重踩了他一脚,然后转身就走。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