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志明与春娇(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志明与春娇(下) 第1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铃铃铃铃……

  手机铃声响起的三秒内,陈志明翻身坐起,接起了电话。

  春娇感觉到,床垫因他的移动而震动,也听见他跟对方说话的声音。虽然,他还特意走出房间到走廊上讲电话,但她还是被吵醒了。

  躺在床上,她伸了个懒腰,又赖床了几分钟,小小打了个呵欠,才睁开双眼,包著床单坐起身来。

  除了全身酸痛外,她的身体状况大致良好。

  而且,她其实也没办法分辨,身体的酸痛是因为跟歹徒的扭打,还是因为昨晚的嘿咻过度。

  窗外,风停雨歇。

  她走到窗边,看见风雨打落了一地的叶,但树上仍有嫩绿的青翠,被风雨洗得闪闪发亮。

  鸟儿啁啾著,飞过了青空。

  耀眼的阳光,湛蓝的天空,又是新的一天。

  “早。”

  站在窗边的春娇,因为那声招呼、转过了身,

  只见陈志明双臂交抱,倚在门框上,那讨人厌的笑容,重新又挂上了脸。

  但是,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眼前的他看起来似乎跟之前有些不一样。他的笑容,似乎更灿烂了些?牙齿更亮了点?

  一时之间,她也说不上来是有哪里不一样。但是,她就是觉得,眼前的男人跟以往有了差别,对她的影响,远比一夜之前更来得深远。

  她轻咬著唇,莫名的红了脸。

  “早。”

  她匆匆应了一声,难得的选择了逃避,尽快溜进浴室里,把门关了起来。

  看著那娇美诱人的身影,消失在浴室的门后,陈志明才再度走出房门,按下手机的按键,准备打另一通电话。

  刚刚那通来电是局里的人打来告诉他,想绑架她的那两名犯人招供,表示他们之所以绑架她,是因为她四处打听一桩陈年旧案,才会惹恼了某人。

  至于那个出钱的某人是谁,他们并不知道。

  陈志明叹了一口气。

  他早该想到,她不可能会乖乖听话,不再插手张铁东的事。但是,他却没料到她会擅自行动,四处打探消息,惹火了某人。

  那个人,极可能就是派出杀手、想要杀掉张铁东的幕后主使者。

  他和张铁东讨论过,以为这件案子,也许是当初被张铁东逮进牢里的人,出狱后发现他没死,意图报仇。但他一一追查过后,并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如今,又有人为了同样一件事,出钱绑架春娇。

  事情恐怕不是他们两人所推测的那般简单。

  看来,当年那件案子,应该有更上层的漏网之鱼,那幕后黑手在发现张铁东还活著时,显然怕被揪出来,所以才找来杀手,意图将张铁东灭口。

  陈志明扒著一头黑发,苦笑出声。

  这个小女人,就是有能耐把事情弄得更复杂。

  原本,陈志明回到卧房是打算摇醒她,把事情问个清楚。但是,他没有想到,她已经醒了,而包著床单、站著窗边的她,看起来既脆弱又娇柔,美丽得不可思议。

  神清气爽的早晨、只包著床单的赤裸美女,是每个男人的梦想。

  一时被美色所迷,他竟然忘了拦阻,让她溜进了浴室。

  其实,他应该要去敲门或直接把门拆了,跟她好好算帐的,但是,仔细—想,一个主意闪过脑海。

  他勾起嘴角。

  打从认识春娇的那天起,陈志明就已经发现,与其对这个女人说教,还不如直接对她采取行动。

  浴室里传来水声,他克制著进去赏她那光溜溜的小屁股一阵好打,或是其他“举动”的冲动,站在房门之外,按下通话键。

  *

  当春娇洗完澡,走出浴室的时候,陈志明已做好了简单的早餐。

  只是,他们并没有太多时间好好享用早餐。因为两个人的手机,在进餐之中,不断的响起。

  台风过后,镇上陆续传来灾情,有太多的人都在找他跟她。

  陈志明很快做了决定。

  “我先送你回家换衣服,然后,再载你去镇公所拿车。”

  “OK!”

  这是最好的办法。毕竟她的衣裙都脏了,而她也没办法穿著他的大T恤去处理事情。

  透过手机,她忙著询问双胞胎灾情有多严重。当她坐上车的时候,他也跟著上车,还多提了一袋东西。

  出乎气象局的预估,昨晚那个台风,夹带著大量的风雨登陆之后,还停滞了一下才消散。

  回家的路上,她看见有几棵树倒了,几间民房的屋顶都被掀了,风雨过后大清早的马路上,没有人、车,到处都是被风雨打落的残枝断木。

  双胞胎住在镇公所附近,已经赶到办公室,春娇忧心忡忡的询问镇上的状况,发现灾情比她看到的还要严重。而且,她听得出来,双胞胎的语气不对,肯定是还有更坏的消息还没告诉她。

  从陈志明的宿舍到春娇家里的路况,不是那么的好,但对黑色的悍马车来说,那些枝叶和倒下的树都不是问题。

  很快的,他们就到达她家了。

  春娇切掉手机,匆匆下了车,还回过头去,对陈志明说道:“给我五分钟,我马上就好。”

  她迈开小跑步,匆匆开门进屋。可是,当她站在玄关,脱下断根的高跟鞋,正要回身关门时,却被跟在后头、也预备进门的陈志明吓了一跳。

  “你进来做什么?我不是叫你在车上等吗?”她紧张的回头,往餐厅的方向看,一边推著他的胸膛,压低了声音说:“快出去,我爸妈已经醒了,你会被他们看见的!”

  “没关系。”无视她的推挤,他根本文风不动。

  “什么没关系?”她急促的说道:“我爸是退休校长,很古板的!你要是被他看到,我就惨了!”

  “我已经跟他报备过了。”陈志明轻描淡写的说,一边回身关上门。

  报备?

  “什么?”她眨了眨眼,不太确定自己听见了什么。“你说什么?”

  他还有脸露出微笑,拍了拍手中的行李,从容的宣布:“我要搬进来住。”

  春娇瞠目结舌,直直瞪著陈志明。

  “你疯了吗?!”

  “不,我没有。”他低头看著她,皮笑肉不笑的说:“我们之中,要是真有哪个人疯了,那一定是你。”

  “你说——”她勃然大怒,又突然发现自己扬高了声音,这才又压低音量,咬著牙质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挑眉,慢条斯理的提醒。

  “你答应过,不插手张铁东的事。”

  她瞪著他一会儿,很快的反驳。

  “是啊,我答应过,不插手张铁东的事。但是,我可没说,不管白秀筑的事情。”

  这个女人居然敢狡辩!

  陈志明眼角一抽,几乎是咬著牙、露出像鲨鱼般的笑容。

  “因为你到处打探,笨到拿棒子去戳马蜂窝,所以昨晚那两个人才会来绑架你。”

  “什……”春娇瞪大了眼,难以置信的问:“你是说,他们要绑架我,只是因为我去问了几个问题?”

  “他们是罪犯,不会管你是问了一个问题还是两个问题。只要碍著了他们,挡了他们的路,他们都会眼也不眨的下手除掉。”他朝她逼近,用高大的体型威吓她,眯起眼微笑著警告。“你应该要庆幸,那两个混混昨晚没有当场把你杀掉。”

  她倒抽口气,不爽的瞪著他,一时之间却又找不到话辩驳。

  虽然,他正在微笑,但眼里却有著火花。她可以清楚感觉到,他压抑在微笑下的怒气。

  她的秘密行动,看来也惹恼他了。

  陈志明再度重复。

  “所以,从现在开始,我要搬到这里来住——”

  “不行!绝对不行!你不能搬进来住!”她大声抗议。开什么玩笑,他要是搬进来住,镇上一定会掀翻天了!

  他不理会她的抗议,继续说。

  “我到哪里,你就得到哪里——”

  “你想得美!”她气愤的再次拉高音调。

  陈志明眯著眼,仍在微笑,只是挂在他脸上的笑,变得愈来愈狰狞。“我要是有事,你的身边就会有另一名员警。”

  春娇深吸一口气,朝前一步,伸手猛戳他的胸膛,仰头怒瞪著他。

  “陈志明,你给我听清楚了!我是本镇镇长,没有那个闲功夫和你鬼混,我还有花博会的事要忙!”

  她飙肆的怒火,只是让他挑起了眉,缓慢的站直身子。

  然后,他露出胜利的微笑。

  “林春娇小姐,你的父母已经正式申请警方保护。”

  “什么?!”她震惊的瞪著他。

  “基于本镇的利益,跟身为警长的职责,我责无旁贷,你也是。”他神色自若的说:“身为本镇镇长,你的人身安全,不只是你一个人的事,危害你的生命安全,就是危害本镇利益,就算是你自己也一样。”

  很明显的,这是拐了弯在骂她!

  她哑口无言,瞪著眼前这得意洋洋的男人,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

  “春娇?是你吗?”

  身后,传来妈妈的声音。

  陈志明看著她,乘机又说道:“你可以让他们担心,也可以选择乖乖接受警方的保护。”

  “不要威胁我。”她咬牙切齿。

  “春娇?”妈妈的呼唤再次响起。

  “对,是我!”她扬声应了一声,然后低声问他:“那两个绑架犯不是被抓了?你有必要搬到我家来住吗?”

  “他们只是微不足道的混混,幕后的主使者一天没被抓到,你就有可能再次被绑架,甚至被杀害。”

  他蓦地抬起手,轻抚著她的脸,没有弄痛她脸颊上微微的红肿。他的黑瞳幽暗,语音低哑的道:“我不愿意让你落入那些人手里。”

  大手的指尖,有著粗糙的茧,但触碰她时,却是那么的温柔……

  该死的温柔!

  噢,这个可恶的家伙!这实在太不公平了,他总是这样,用那双黑眸里的在乎跟温柔偷袭她。

  她的心口,因为他的表情,微微抽紧。

  终于,她很不爽的退让了。

  春娇气恼的咬著唇,瞪了他一眼。“陈、志、明!你不要以为,搬进来之后,就可以为所欲为!”

  愤愤丢下这句话后,她转过身,迳自就跑上楼梯。

  看著那摇摆的小屁股,陈志明扬起嘴角。这回,他露出的是货真价实的笑容。这个小女人穿著他的T恤撂狠话,实在没有半点说服力。

  他故意扬声又说:“你这段日子以来,因为张铁东的事情问过哪些人,又问出了什么东西,这些资料全都要交给我。”

  她才不理会,脚步踩得更用力,漂亮的小屁股也晃得更厉害。当她踩著大步,继续往上跑时,并没有发现,站在楼梯底下的男人,脸上的笑容愈来愈扩大。

  啊,她穿著他的T恤的模样,真是美极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