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志明与春娇(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志明与春娇(下) 第1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夜色之中,风雨一阵又一阵。

  春娇吐完后,只觉得全身虚软。她紧闭著眼,感觉陈志明抱著她坐上悍马车,还找出一件运动外套,将她发冷的身子包裹在外套内,以及他的怀抱里。

  “别担心。”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回响。

  她挣扎著开口。

  “他们用了药……”

  “那是乙醚。”他解说著,用徐缓的声音安抚她。“一般人对乙醚有误解,它能使人昏迷,但需要极大剂量。”

  所以,她才没有立刻昏倒?

  春娇心里想著,正想开口问,陈志明却找出矿泉水,扭开瓶盖,靠在她发干的唇边,一口一口喂著她喝水。

  她强撑著睁开眼,看见他把车窗打开,让她呼吸新鲜空气,还用手机联络了其他警员。

  窗外,那两个歹徒,倒在大雨滂沱的停车场地上,双手都被铐上手铐。但是,这根本是多此一举,因为那两个歹徒,始终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

  温热的大手,轻抚她的脸,将她的视线转回来。

  “嘿,你还好吗?”他问道。

  她觉得愈来愈倦累。“我的包包在他们车上。”她说。

  他的嘴角微扬,看起来像是在微笑。但是,那表情不太对。至于是哪里不对,她又说不上来。

  “我会去拿回来,睡吧,我会在这里。”他把她拥得更紧了些。他心跳的频率、他的呼吸、他的气味,包围著她,教她莫名安心。

  有那么一瞬间,她的确是睡著了,或是昏迷了,她其实不是很能够分辨,但那不重要,她安全了,情况由他掌控,再没有人可以伤害她……

  “怎么回事?”

  “老板还好吗?”

  半梦半醒之中,春娇听到双胞胎的声音,却无力睁开眼。

  “她没事,我会照顾她,你们先……”

  说话的声音跟车外的风雨声,逐渐远离,她陷入深深的睡梦。当睡意稍褪,她再度醒来时,黑色悍马已经来到医院前。

  “你不用去侦讯那两个犯人吗?”春娇忍不住问

  “不用。”他说道,黑眸一闪,语气却很平淡。“他们在忙。”

  忙?

  她觉得有些不对,脑袋却还昏沉沉的,有些转不太动。

  “来,我们下车!”

  “嗯?”

  “你得让医生做个检查。”

  “我已经好多了。”睡了一觉,恶心跟想吐的感觉,都已经消失大半了。

  陈志明却很坚持。

  “反正,都已经到医院了。走吧,花不了多少时间。”

  换做是平时,她一定会争辩,但是现在的她还有些虚弱,实在没力气跟他玩拉锯战。既然他这么坚持,她只能乖乖下车,在他的陪伴下,慢吞吞的往急诊室走去。

  医生听完了她的遭遇,检查了她的状况。

  “还好,你吸入的剂量不太多,短期内可能会有晕眩呕吐的现象。不过,不用太担心,只要多喝水,多休息,就会好了。”他一边说著,一边敲打键盘,替她开药。

  春娇去领药时,看了一眼药单。

  是镇定剂。

  她默默的把药放进包包。她现在不觉得恐慌,并不代表过一会儿之后,她不会恐慌。

  可能是因为乙醚,也或许是今晚经历的一切,已经超过她的理智所能接受的范围。她的感官与知觉,似乎都变得有些麻痹。

  从头到尾,陈志明都跟在她身边。在她领药的时候,有位员警走了过来,跟他谈话。

  眼前,有两张病床从X光室被推了出来,床边除了医护人员之外,还有几名警察跟著。

  虽然病床上的两个人,被揍得鼻青脸肿,但春娇还是认得出来,那是试图绑架她的歹徒。

  他们被铐在病床上,发出痛苦的呻吟,被推进了另一间病房。

  “医生怎么说?”她听见陈志明的声音。

  “肋骨断了几根,有些内出血,不过还活得下去。”

  “很好,多派几个人看著,别让他们跑了。”

  现在,她终于知道,陈志明为什么会说,那两个人在“忙”了。

  他把那两个人打成了重伤!

  谈话完毕后,那名员警朝她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走开了。陈志明转过身来,在苍白的日光灯下,那张五官深刻的俊脸,看来有些严酷。

  但是,下一瞬间,他扬起嘴角,软化了刚硬的线条。他微笑著,朝著她伸出了手。

  “来吧,我送你回家。”

  直到这个时候,春娇才看见宽厚的大手上,有著红肿的擦伤。

  原本,她还以为,他的镇定,是因为他老早就习惯了这类的暴力事件,所以面对她的遭遇,始终还能保持冷静,甚至微笑。

  直到这时候,她才领悟过来。这个男人所表现出来的,都只是为了安抚她,减低她的恐惧,才刻意维持的假象。望著她的时候,他始终面带微笑,但他不是不在乎,他只是试图用笑容转移她的注意力。

  春娇抬起头来,看著眼前的男人。有某种情绪让她的喉间一紧。

  他的头发是湿的,上衣也湿了大半,手臂跟额头都有擦伤,脚上的旧布鞋上则是沾满了泥巴。

  她伸出手,握住那暖热的大手,任由他牵著她,走回停车场。黑色悍马停在原处,保险杆和车门上都有著新的擦撞痕迹,可以想见,他赶来的时候是多么的心急,车速有多么快。

  “你接到了那通电话?”她问。

  他点头。

  “我不知道有没有打通。”

  “你有。”

  陈志明握紧了她的手,力道紧得几乎就要弄痛她。但她没有抗议,也没有抽回手,仍看著那辆伤痕累累的悍马。

  “我很高兴你赶上了。”她说。

  “我也是。”他打开车门,让她上车。

  那熟悉的男性嗓音里,多了某种陌生的成分。她转过头去,却只来得及看见一丝阴影闪过那张粗犷的脸。

  陈志明关上车门,绕到另一边,开门上车,熟练的发动引擎。

  黑夜中的风雨,逐渐增强。

  车行之中,春娇差点再次睡著。她强撑起精神,却觉得眼皮沉重,几次闭上了眼,却又勉强睁开。直到停车时,她望向窗外,才发现车子并不是停在她家门口。

  黑色的悍马,停在他的宿舍外头。

  “这里不是我家。”她眨了眨眼睛。

  “已经很晚了。”陈志明说道,迳自下了车,走到她这边替她开门,黑眸直视著她。“我打了电话,和你妈说,风雨太大,你今晚会住在我这里。”

  她不悦的扬起眉,想要抗议,他却又说:“况且,你的脸都肿起来了,我相信,你不想让你爸妈看到你这么狼狈的样子。”

  她只能闭嘴。

  他说的没错,她不想肿著脸回家,让爸妈瞧见了,只会让他们担心。

  “再说,我们还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要找你麻烦,你今晚睡在我这里会比较安全。”他倾下身来,黑眸直视著她,还拿起她的包包,抱起她冒雨走进屋里。

  干燥的室内,让人感觉十分舒服,想不出拒绝理由的她于是不再反抗,看著他关上门,将湿冷的风雨阻挡在门外。

  陈志明抱著她,直走到床边才把她放下。然后,他走进浴室里,放了一缸热水,还替她准备了干净的T恤,让她替换又湿又脏的衣裳。

  虽然,这里没有芬芳的泡澡精油、没有昂贵的沐浴剂。但是,当她整个人坐进浴缸,泡在热烫的浴水里时,紧绷的神经蓦地松开了。

  泪水夺眶而出,连她自己都有些讶异。

  该死,她怎么会哭了?

  她应该没有这么脆弱的……

  坐在浴水中,春娇倔强的拭去泪,用力咬著唇,紧紧环抱著自己。但是,恐惧与惊慌像是终于溃堤的洪水,势不可挡的袭来,几乎要将她淹没。

  然后,她听见浴室的门被打开的声音。

  陈志明走了进来,健壮的身躯上,不剩任何衣物。他踏进浴缸里,拥抱哭泣的她,热水哗啦啦的流出浴缸,水蒸气弥漫在浴室里。

  男性的薄唇吻去她的眼泪,亲吻她颤抖的红唇。他用的手和身体,还有温柔与热情,渐渐转移她的注意,直到她遗忘了恐惧以及不安。

  不知何时,他抱起她,回到了床上,温柔而热烈的跟她做爱。

  那一夜,窗外风雨交加,他们欢爱了一次又一次。直至最后,她终于筋疲力尽,与他交缠在一起,沉沉的睡去。

  *

  当她醒过来的时候,窗外风雨仍急。

  黑暗之中,她可以感觉到,他赤裸裸的胸膛温热而暖烫,紧紧贴著她。

  春娇抬起头,发现陈志明还醒著,那一双黑眸,像是黑曜石般,反射著一旁的浴室里透出来的微光。

  那一瞬间,难以言明的,她就是知道了。

  他并没有睡,始终维持著清醒,在她熟睡的时候,静静守护她。

  “我本来没这个打算。”他哑声开口,粗糙的大手,爱抚她柔滑如丝的裸背。“我只想让你好好休息。”

  换做是以往,她的反应,肯定是不以为然。

  但是,她却开始相信,陈志明说的其实是真话。

  他伪装得太好,连她都差点被蒙蔽。直到事件发生,从他的表情、他的眼神、他的行为中才陆续泄漏,那些恶作剧般的行径跟玩笑似的言谈,都是让人卸下心防的方式。他的真心,其实掩藏在层层笑意之中。

  “你请调下乡,是因为那桩绑架案吧?”

  春娇开口问道,主动提起。

  她曾经调查过,陈志明有著大好前程,要是留在北部,绝对可以平步青云。但是,就在去年年底,他在处理一件重大案件后,受伤入院,痊愈之后,他放弃升迁的机会,提出下乡的申谓。

  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放弃光明的未来,即使连警政署长亲自慰留,他仍执意请调。

  无底的黑眸静静看著她,许久之后,他才应了一声。

  “嗯。”

  “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孩子,”他说。“他死了。”

  春娇错愕极了。

  她记得,各大新闻台都曾做过那桩绑架案的专题。“你不是平安的把他救回来了?”

  “我没有。”他翻过身来,看著黑暗的天花板。“我们花了三个月才找到他,那时,他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孩子的父母是大富豪,一救回来,就送他出国,但两个星期后,他就跳楼自杀了。”

  “但新闻——”

  “被压下来了。”他一动也不动,语气平静的说:“我受够了,所以才请调到乡下。”

  昏暗的屋子里,他的侧脸严酷刚硬得像石雕,平稳的语音没有丝毫的异状。但是,那紧绷的肌肉跟握著她的大手,泄漏了他内心里积压的痛楚。

  他把捍卫别人的安全当作是最重要的事。当他全力想保护的人没有因为他的努力而得救,对他来说,一定是个重大的打击。

  “如果你受够了,为什么不干脆辞掉这个工作?”她问。

  陈志明没有回答,只是闭上了双眼。

  蓦地,春娇明白了。这一个男人,永远也不可能辞掉这个工作,那是他的天职,他生来就是要当警察的。

  她应该要离这种男人远一点,因为他这一辈子,都会在发生危险的时候,第一个冲锋陷阵,第一个上阵杀敌,第一个挡在危险前面。

  唉,她真的真的真的,应该要离他远一点的。

  可惜,一切都来不及了。

  这个男人已经逮住了她。他用他的身体、用他的强势,用一种突袭似的温柔,跟那很讨人厌的微笑,牢牢逮住了她。

  她叹息著,伸出软软的小手,轻触他粗糙的下巴,坚定的把他整张脸转回到眼前。

  陈志明没有抗拒,只是睁开眼。那双黑色的瞳眸中,有著他强忍许久,原本这一辈子都不打算说出的情绪。

  春娇倾身上前,亲吻他的唇。

  轻轻的一吻,滑过他的上唇瓣;轻轻的第二吻,抚过他的下唇瓣。

  那双黑眸,逐渐变得火热。

  轻轻的第三吻,终于惹得他翻身,沉重庞大的身躯,将她压倒在床上,重新夺回主导权。

  他是粗鲁的,也是温柔的。

  她愈来愈懂得这个男人。

  却也愈来愈难以挣脱他的掌握。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