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志明与春娇(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志明与春娇(下) 第1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可以下车了。”

  “你确定?”

  “确定。”

  “没人在看这边吗?”

  “没有。”

  停在街道旁的黑色悍马里传来男人莞尔的醇厚嗓音,以及女人刻意压低的声音。

  “对面呢?”

  “也没有。”他回答。“就算有人,你从这边下车会被车挡住,对方也看不到。”

  “那到底是有没有人啦?”她恼火的逼问,虽然偷偷摸摸的缩在座位下,但气势不减半分,仍旧对他颐指气使。“你前后左右都看一下啊!”

  女王的命令,他哪敢不从?

  陈志明嘴角噙著笑,乖乖转头查看四周。

  “报告,前方没人,后方没人,左边没人,右边也没人,啊,左前方十一点钟方向,有辆机车骑过来了,过来了——”他举起手,跟对方打招呼,然后才又继续报告:“是邮差阿邦。现在他在九点钟方向、七点钟方向,转弯了,好了,他消失了。”

  “你觉得很好笑吗?”她仰著小脸,怒瞪著他。

  “不。”陈志明回头,视线垂落,看著缩在角落的她。“我觉得很好玩。”

  “转头转头!不要看我,”她连忙喝叱。“会被别人发现的!”

  “是是是,我不看。”他依然照办,俊脸转回前方,但薄唇上的笑意却又加深了几分。

  瞧这个“罪魁祸首”,居然有脸笑得连双肩都在颤抖,春娇又恼又气,几乎想重重的踹他一脚。

  可惜,情势比人强,她还有个重大危机得解决,没空理会这个王八蛋!

  决定自力救济的春娇,不再倚靠陈志明观察四周,而是鼓起勇气,冒险的探头往外看——

  很好,这边车道上前后左右都没人。

  她转头。

  噢喔,对面车道上虽然有人。但是,没关系!人行道的两旁都有七里香的矮树丛,可以提供掩蔽,她要是下了车,七里香的矮树丛,还能为她提供一些遮蔽。

  那些七里香,可是她上任后,为了美化镇上环境,特别申请经费种下的。真没想到,当初种下的矮树丛,竟会在这个时候有了重大的贡献。

  啊,这就是好心有好报吗?

  镇长万岁!林春娇万岁!

  在心里为自己呐喊过后,她转过头去,严肃的叮嘱。“我下去之后,你就快点把车开走,听到没有?”

  “听到了听到了。”他回答道,还附赠一串朗朗笑声。

  春娇狠狠瞪了志明一眼,再度观察四周,确定没人注意后,才迅速打开车门,提著那桶汽油,灵巧的跳下车。

  陈志明根本舍不得移开视线。

  这是他有生以来所见过最有趣的事了!

  只见那又娇又俏、身穿窄裙、脚踏高跟鞋的女人,手里提著一桶汽油,肩上背著名牌包包,像小鹿斑比似的跳下车,然后立刻低下身来,像是个预备攻坚的特警,飞快的蹲进矮树丛后,企图隐藏形迹。

  她紧张兮兮的左看右看,然后对著他猛甩手,要他快点离开。

  那个男人却看著她,开始哈哈大笑。

  气死人了!

  春娇咬牙切齿,从包包里翻出化妆包,气得要往他扔去。

  为了避免她再度犯下公然袭警的罪名,陈志明这才发动引擎,把车子开离现场。

  其实,说真的,要不是那小女人气怒得双眼冒火,一副他再不离开就要扑过来咬他的凶狠模样,再加上他今天早上得去瞧瞧张铁东,他还真想要留下来,看看后续会有什么发展。

  这有趣的小女人,总是能让他的心情大好。

  噙著嘴角的笑意,陈志明驾驶著黑色的悍马,平稳的驶离,不久便消失在街角。

  直到车子消失不见后,春娇这才松了口气。

  她又蹲在七里香树丛后,躲了几秒钟,故意假装在察看包包里的东西,其实她紧张得心跳加速,持续观察四周。

  幸好,这条街并不是镇上的主要干道,来往的人并不多。

  确定不会有人,把她跟警长的车——跟警长——联想在一起后,她深吸一口气,这才把包包背回肩上,提起油桶,努力装作若无其事,起身往两条街外的镇公所走去。

  她才走没两分钟,前方街角就有个中年人,朝著她迎面走了过来。

  “镇长,早啊!”

  她力持镇定,露出微笑。“罗叔,你早。”

  “今天怎么没开车上班?”罗叔好奇的问。

  虽然有些心虚,但春娇仍维持著笑容,解释道:“我车子没油了,所以昨天请警长送我回去。今早想说天气不错,就干脆走路来上班了。”

  “对啊,天气不错,走走路很好!”罗叔似乎不觉有什么异状,笑著朝她点点头,就跟她错身而过。

  春娇松了一口气。

  但是,不到几秒,罗叔突然转了方向,快步经过她身边。他双眼发亮,像在努力控制著兴奋的情绪。

  “呃,那个——那个——我——”

  “嗯?”春娇眨了眨眼。

  “啊,我想起来了,昨天我跟老王约好,今天要一起去爬山。”他绞尽脑汁,这才挤出一个借口。

  “爬山?”她愣了一下。

  现在都超过七点了耶,这时候去爬山,会不会太晚了些?

  罗叔的笑容有点僵硬,脚步愈来愈快。

  “啊,对啦对啦,是爬山啦!我要迟到了,先走喽!”他改为小跑步,笑呵呵的往前跑,像是刚发现了一个非常具有“价值”的秘密,而且还急著想靠这个新发现赚上一笔!

  春娇还来不及反应,又一个匆匆走过她的身边。

  “镇长,早!”是开超市的林婶。

  “早。”她微笑应答。

  打完招呼后,林婶急忙往前走去,连问也没问她为什么走路上班,手里还提著一桶汽油。

  同样的小跑步、同样的笑容、同样闪闪发亮的眼睛,林婶愈走愈快。

  春娇只觉得一头雾水。

  然后,卖饼的章妈妈、教书的李老师、米行的阿保、开早餐店的小赵,一个接一个的经过她身边。到最后,那些人奔跑的速度,已经像是在进行镇民运动大会时的百米赛跑项目。

  愈是靠近镇公所,经过春娇身边的人就愈多。

  而且,那些人的脸上,都有著一模一样的笑容。

  他们看来同样的兴奋!

  很快的,春娇就发现,那些人的目的地都是开照相馆的王家。他们个个双眼发亮,不断低声讨论,比股市破万点时还要激动,全都群聚在大门深锁的店家前,有人还迫不及待的猛搓手。

  急性子的小赵还忍不住抬手,砰砰砰的猛敲门,直到瞧见春娇走近了,才连忙把手缩了回来。

  通常呢,镇上的人们齐聚到王家照相馆,只有一个目的——

  下注!

  这是小镇上公开的秘密,王家相馆的老板王大伟,对地下赌盘有著疯狂的热爱。不论什么事情都可以开赌盘,而最受镇民欢迎的则是镇上八卦赌局,此类赌局一开,有八成以上的镇民,都会踊跃参加。

  所以说,门前这些人全是要抢著来下注的!

  什么爬山啦、赶著上班、有事要办,全都是借口!那些以小跑步超前,群聚而来的人们,都是因为赶著要找王大伟下注。

  瞧见他们兴奋不已,又在她面前试图想要掩饰、装作一点事也没有的表情,春娇的心头,突然猛地一跳。

  她是老早就有耳闻,陈志明跟她之间的事,早已成为地下赌盘的项目之一,据说下注的人比其他赌盘都多。

  难道,这些人赶著来下注的,就是她跟陈志明的事?

  她只觉得一阵晕眩。

  该死!该死!她的车子停在停车场里没有取回的事,肯定是已经传开了!

  喔,她好想掐死陈志明!他明明就答应会在“事后”叫醒她,送她回来取车的!以往每次他都是说到做到,但为什么昨天偏偏就睡死了呢?

  看似慵懒,其实随时保持警觉的他,竟也会熟睡到那种地步。看来,昨晚的热战,肯定也让他累坏了……

  火热的回忆闪过脑海,春娇深吸一口气,努力推开昨夜的激情记忆。她重拾镇定,独自面对著此生最大的挑战。

  虽然,额上冒著冷汗,但是她仍试图露出亲切的微笑。

  “大家这么早就赶著要拍照啊?”她明知故问。

  大伙儿也跟著装傻。

  “是啊是啊,我身分证掉了,赶著拍照要补办。”

  “啊,那个——我、我是要来拿员工旅游照片的啦!”

  “我是来加洗照片的。”

  “我……我……我……我……”

  所有人都七嘴八舌忙著要解释,却也有人反应较慢,我了个半天,还我不出个下文。

  就在这个时候,小赵终于忍耐不住开口问了一句:“镇长,你今天怎么没有开车来上班啊?”

  所有吵杂的解释,因为这句问话倏然归于寂静,每个人都专注热切的看著春娇,等著她的回答。

  那种专注热切的气氛,让她瞬间颈后寒毛直竖,危机感节节飙升,几乎就要破表。

  “我的车没油了,所以昨晚就请警长送我回家。”她设法保持笑容。

  “是喔。”

  “真的吗?”

  “原来是这样啊!”

  “是这样啊?”

  她的笑容跟语气中的镇定,成功的营造出她要的效果。不确定的怀疑因子,开始在人群中扩散,她眼尖的瞧见有些人互看了一眼,有的甚至还露出失望的表情。

  为了加强效果,她再接再厉的又说:“是啊,所以,我今天才会提著汽油,散步来上班。”她提起手中的小型油桶,冷静的解释,展示手上的“证据”。

  不知道为什么,瞬间,所有人都笑了。

  每张脸上都露出笑容。这回,他们的笑容里,除了兴奋,还带著笃定。

  就在这个时候,王家相馆的铁门也喀啦喀啦的被拉开了。老板王大伟探出头来,瞧见门前满满的都是人,也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大家都这么早啊?”

  “我来拿照片。”

  “我赶时间。”

  “快快快。”

  那群人嘴里嚷嚷著,一窝蜂全钻进相馆里,才三秒不到的时间,门外人行道上就已清场,只剩下春娇跟王大伟。

  “镇长,你怎么有空来?”

  “我只是经过。”

  她小脸上挂著微笑,心里的不安却像是涟漪,一圈又一圈的慢慢扩大。因为不安,所以她忍不住微微的扬高了音量,再解释了一次。

  “我的车没油了,所以昨晚请警长载我回家。”

  王大伟笑了,一副他什么事情都知道的讨人厌表情。

  “我刚刚都听见了。”他慢条斯理的说。

  因为那个笑容、因为那个语气,有那么一瞬间,春娇真想不顾一切的冲进去,亲眼瞧瞧那些人争相下注的,是不是关于她与陈志明的八卦。

  但是,面子,可比什么都重要!

  她忍了下来,皮笑肉不笑的说:“那么,我先走了。”

  “慢走。”王大伟笑著说。

  是她的错觉吗?还是说,这家伙的笑容,真的有些暧昧?

  春娇握紧了油桶,忍住想逼问——或拷问——王大伟的冲动,继续往镇公所走去。这一路上,她还是不断看见有人一瞧见她,就双眼发亮,转身就往王家相馆跑。

  没事的!没事的!

  她极力维持冷静,不断告诉自己。再过一个小时,关于她的车子没油的假象,就会盖过那些猜测。

  她深吸一口气,然后,抖擞精神,预备走进镇公所。

  只是,她的脚还没踏进大门,豆豆跟蔻蔻的声音就急急唤住了她。

  “老板、老板!”

  “等一下啊!”

  春娇回过头去,看见双胞胎冲了过来,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只得再解释了一次。“我的车子没油了,所以——”

  话还没说完,双胞胎就异口同声,赶忙说道:“我们知道。”豆豆站到她左手边。

  知道?

  她话都还没说完,她们知道什么?

  下一秒,蔻蔻也跟著挤了过来,还伸出手。“老板,我帮你提吧!”

  “不用,我自己提就好。”两公升的油而已,她还提得动。

  但豆豆和蔻蔻却连连摇头,硬是抢著要帮忙,甚至还同心协力的把她往停车场推去。

  “我们陪你去停车场,把油先倒进车里。”双胞胎说。

  怕计划被破坏,春娇只能压低声音,试著在双胞胎的推动下,停下脚步。“不行,你们不了解,我得让大家看到这桶油。先把油拿进去,等到中午人多的时候,我再把油倒进去。”

  豆豆露出同情的表情,也把声音压低,小小声的说。“老板,你不能让大家看到这桶油啦!”

  “为什么?”她不解。

  双胞胎互看了一眼,同时叹气。

  “因为,桶子后面——”

  “嗯?”桶子后面怎么了?

  蔻蔻小声的宣布答案。

  “桶子后头写着警长的名字。”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