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志明与春娇(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志明与春娇(下) 第1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悍马驶进车库,四周变得更暗。

  她坐在位子上,一动也不动,听见他下了车,绕到她这边,把车门打开。

  黑暗之中,他的双眸好亮。

  “下来。”他伸出手,连声音都因欲望而变得浓浊。

  强烈的欲望也同时袭击了她。但她努力克制著,就是不肯动作,还故意转过头去。

  “我不要!”

  蓦地,黑影覆盖了她。

  “再给你一次机会,”巨大的身躯,悬宕在她身上,俊脸逼近了她,嘴角似笑非笑。“我还是可以送你回去的。”

  那个“不”字,明明就滚在舌尖,但他靠得那么近,近得她最女性的那一处都有了难以形容的骚动。

  欲望的力量太强大,她无能为力。

  陈志明在她耳边,发出嘶哑的笑。用最快的动作,解开了安全带,抓起那娇小香软的身子,扛进了黑漆漆的屋里,直到床边才将她放下。

  “你这个口是心非的家伙。”他咕哝著,抓住她的肩膀,用热吻攻击她。像是要报复似的,轻咬著她的红唇,直到她发出抗议的嘤咛。

  粗糙的大手,扯开衣裳,探进内衣里,掬握著她的浑圆,直到她蓓蕾嫣红紧绷,后仰著身子,颤抖不已。

  残余的一丝理智,逼得她喘气开口。

  “你妹妹……”

  埋进她胸前的大嘴,含糊的回答。

  “她回家了。”

  碍事的衣裳很快就被扔得到处都是,他执意要用赤裸的肌肤感受她的柔嫩。当他粗糙的肌肤,揉擦著她的全身时,那难言的满足,让两人同时喘息,拥抱得更紧密。

  他们汗水交融,探索著彼此的身体,仿彿怎样也不足够。

  闷热的房里,连冷气都没开。

  但他们不在乎。

  “口是心非。”他又说,用灵活的大手撩动她的情/yu,让她一再发出短促的娇吟,纤细的腰贴著他的手臂,曼妙的起伏。

  黑暗之中,他深沉锐利的目光,专注的看著她,不错过任何反应,那双黑眸看著她喘息、看著她娇吟、看著她哭喊、看著她高/潮……

  在黑暗里,他们热烈的做爱,一次又一次,直到筋疲力尽。

  *

  公鸡啼,小鸟叫,太阳出来了。

  在小鸟的声声呼唤中,春娇睁开了惺忪的眼,伸了一个懒腰,松软的筋骨在一夜的放松休息后,得到充分的休息。

  想到昨晚,陈志明的热情以及“创意”,还有一次又一次让她难以自拔的欢愉,她漂亮的小脸上,不禁露出满足的微笑。

  自从保时捷送修后,陈志明对外宣称,要保护镇长安全,所以天天都来接送她上下班。

  当然,说要保护她只是个借口。这个男人会如此勤劳,为的是要争取两人下班之后,再加班的“延长时间”。

  每天晚上下班,他载她下班后,都会先绕到他的宿舍,直奔那张又大又软的床,酣畅淋漓的热战几回后,才再送她回家。

  短短十天不到,他们就用掉了大半的保险套。

  虽然说,三天之前,她的保时捷就已经维修完毕,由厂商送回来了。但是,她却拗不过他的热情,和自己体内被他喂养出的情欲。

  当他承诺,在热战过后会载她回镇公所拿车后,她还是屈服在诱惑之下,每晚都跟他私会。

  几天下来,她很快就发现一件事——

  嘿咻,真是消除压力的好方法!

  自从两人在一起后,她每晚都睡得好甜美,夜夜一觉到天明,才精神饱满的醒来,体力比学生时代更好。

  春娇带著笑容,慵懒的翻过身。

  然后,她看见了陈志明。

  起初,她还以为自己是在作梦。但是,眼前的男人是如此真实、温热,原先在她腿下被误认为枕头的东西,原来是他裹著被子的腿!

  瞪著裸露在被子外的大脚,春娇的眼睛愈睁愈大。

  他为什么在她床上?

  老天,他怎么可以跑进她房间?要是被爸妈看见那还得了?还有,他是怎么跑上来的?她不记得自己曾经让他进门啊?

  透著惊恐的眸子落在床铺上。

  噢,她怎么会有这么俗气的被套?夏威夷的蓝天碧海,还有跳跃的海豚,这是他的吧?

  某种可怕的领悟让她猛然一惊,连忙张望查看,这才赫然发现,这里根本不是她房间。

  这里是陈志明的宿舍!

  轰!

  她觉得,自己像是被雷劈著。

  天啊!天啊天啊天啊天啊天啊天啊……

  她没有回家!

  她居然在他家睡了一晚!

  昨晚从镇公所过来时,在黑色悍马上他们就已经情不自禁,要不是她坚决反对,他们当天的第一场热战,肯定在车上就展开。忍耐让欲望加温,当他们终于进房,大战于是轰轰烈烈的开打……

  欢爱后的疲倦,让她沉入甜甜的梦乡,一觉到天亮。

  意思就是,她的车还停在镇公所!

  春娇悚然一惊,小脸发白,连忙慌张的掀开被子,匆匆跳下床。

  完了!现在是几点?

  她随手抓了件衣服套上,一边看向陈志明搁在床头上的闹钟,然后扯开嗓子,尖叫出声。

  “六点半?六点半!陈志明,你怎么可以不叫我!”这男人明明答应过,会送她回去拿车的!

  完了,她惨了!

  六点半,镇上的人至少醒了七成,少说有一半以上的人,会看到她的保时捷还停在镇公所的停车场!

  这只代表了一件事,她在他家过夜的事,很快就会传遍全镇了!

  不——噢,不!她一定要阻止这件事!

  春娇急急忙忙套上内裤,慌张的连忙往外冲。

  “怎么了?嘿,你穿著内裤要去哪里?”

  听到那声怒极的尖叫,陈志明醒了过来,才睁开眼睛,就见她衣衫不整,急呼呼的要往外冲。他长臂一伸,又把她捞回床上。

  “放开我!”她气坏了。“都是你,现在已经早上了!”

  “我知道早上了。不过,现在才六点半,离上班时间还早啊!”他打了个呵欠,任她在怀里挣扎。

  “是已经六点半了!”她又气又恼,捶了他胸膛一拳。“我的车还在镇公所啊,你这王八蛋,明明答应过要叫我的!现在全镇的人至少有一半以上知道我没开车回家了!再过不久,我妈就会晓得我没回家睡觉,所有的人都会发现我昨晚是在你家过夜!”

  “那有什么不好?”他像只佣懒的猛兽,伸展结实的身躯,轻易将她压倒在床上。

  她怒瞪著他,双眼喷火。

  “有什么不好?!我是镇长啊!未婚就在男人家里过夜,大家心里会怎么想?”

  “现在都已经二十一世纪了。”他满不在乎的笑著。

  她恼火的咬了他胸膛一口。

  “嘿!”陈志明一缩。

  春娇乘机翻过身,坐在他腰上,一手插腰,一手戳著他的胸膛,训斥他的无知。

  “这里是乡下,可不是大城市,民风相对的保守。要是让人知道,我——”

  “带头淫乱?”他微笑著,甚至还故意挺腰,顶了她一下。

  “陈、志,明!”她红著脸咒骂,感觉到那灼热的坚硬。

  “抱歉,但这是早上的正常反应。再说,你一大早就穿著我的衬衫,坐在我的腰上,又喘又叫的,我要是没有反应,你才真的要担心!”他双眼发亮,一脸期待的说:“所以,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们不如——”

  “你休想!”她满脸通红,飞快离开他腰上,再度跳下床,插腰面对他。“我在跟你谈正事的时候,你可不可以正经一点?”

  “可以,当然可以。”他叹了口气,遗憾的坐起身,看著在晨光下生气勃勃、娇艳无比的小女人。“那么,你现在想怎么样?”

  她微微一僵,思绪飞快转闪。

  现在稍微冷静下来,聪明的小脑袋里,很快跳出一个主意。

  “我们到车库,从你车里弄一桶油出来!”她说。

  “然后呢?”

  春娇转过身,脱掉先前因为太过慌乱不小心穿错的过大衬衫,套上自己的衣服。

  “然后,你载我回镇公所。”

  “我载你回去?”他盯著那优美的背部线条、和包裹在丝质内裤里那诱人无比的粉臀,思绪有些涣散。

  “对,你载我回镇公所,在两条街外放我下来,我自己再提油走回去。”她转过身来,才一回头,就看见他色迷迷的表情。

  她红著脸,把衬衫丢回他身上。

  “看什么看?你没看过啊,快点把你的衣服穿上!”

  他终于回过神来,再度露出懒洋洋的笑,大手抓起扔到头上的衬衫,一边穿上,一边问:“你提油走回去,又能怎样?”

  春娇双手插腰,抬起下巴,信心满满的回答:“我可以说,我把车子停在镇公所是因为车子没油了,所以请警长送我回家。”

  他看了她五秒,然后开始纵声狂笑。

  天啊,亏她想得出来!

  被激怒的春娇,气得猛跺脚。

  “陈志明,都是你害的!你还敢笑?!”

  他笑得几乎停不下来,惹得她更生气了。

  “动作快点啦!我愈早到,就愈能把伤害降到最低!”

  这可恶的男人居然还在笑。

  “起来!给我穿好衣服!”她在床边跺脚,反覆不停的催促他。

  终于,在她的急切催促跟恼怒得几乎要爆发的杀意下,陈志明一边穿妥衣服,一边被她又拉又扯著,往车库走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