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志明与春娇(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志明与春娇(下) 第11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夕阳西下,四周暮色渐浓。

  她的宝贝爱车,虽然只受了轻伤,还是让她心疼不已,立刻要厂商从台中派车过来,把爱车送去维修。

  没了代步工具,春娇于是坐上陈志明的车。

  她靠在车窗上,只手撑著下巴,看著窗外被染上暮色的田园风光。微风轻拂,扬起几缯从发夹里溜下来的发丝。静默不语的她,在晕黄的暮色中,肌肤白嫩如瓷,美得像是一幅画。

  驾驶黑色悍马的陈志明,朝她看了一眼。

  美人与美景,的确是值得好好欣赏。

  但问题是,这位美人的危险性,跟颗炸弹差不多。

  “你不要想插手。”他说。

  突然被人说破心思,春娇吓了一跳。她迅速转过头来,下巴微扬,对陈志明话里挟带的权威,觉得相当不悦。

  “你是在警告我吗?”她甜甜的问,还附赠一个笑容。

  “不,只是劝告。”

  “喔。”

  “这件事情,就交由警方处理。”

  她拧起柳眉。

  “我是镇长。”

  “镇长的职责,是管理镇上的事务。”

  “保护镇民安全也算!”她坚持。

  陈志明却摇头。

  “那是我的责任。”红灯亮起,他在路口停车,转身看著她。那庞大的身躯,即使在内部空间宽阔的悍马里,也有着强烈的存在感。他伸出手,捏著她小巧的下巴。“让我做我擅长的事,你去做你擅长的事,好吗?”

  “我说过,要尽力弥补张家的。”

  陈志明夸张的叹了一口气。

  “你知道吗?”

  “嗯?”

  “我想——”他拖长了尾音。

  她等啊等,而他却只是笑而不语。终于,有些不耐烦了。

  “你想什么啊你?”

  “我想,张铁东的想法肯定跟我相同。”他露出大大的笑容,伸出一根食指,在她眼前晃来晃去。“只要你不再插手,就是对整件事情最大的帮助了。”

  她气得想咬他。

  “我才不信。”她抗议。“刚刚在医院里,张铁东不也点了头,愿意暂时接受我的安排?”

  众人讨论过后,是春娇提议,在查出想杀张铁东的幕后主谋前,他们最好离开医院到别处休养,连小毅也暂时请假,全家避避风头。

  她提议,他们搬到成大业的家里。

  成家以建筑业起家,家底丰厚,政商关系极佳,对乡里也不吝回馈,这次的花卉博览会,成家甚至还捐了二十甲的地给镇公所,成了最大的赞助者。

  成大业身为消防小队长,可以利用消防演习的名义,把张家三人偷偷载离医院,送入成家。

  成家的建筑,是独栋的豪宅。在建筑物与高耸的围墙之间是宽阔的庭院,加上良好的保全系统,外人入侵的机会微乎其微。再则,成家还有熟识的家庭医生,进出时也不会引起怀疑。

  这是她的故乡,没有人会比她更熟悉这里的人事物。

  “你的安排是很周延。”这点,陈志明也赞同。“但是,张铁东是为了妻子才答应接受你的安排的。”要是孤身一人,张铁东肯定早已远走高飞,除了躲避杀手,重要的是要躲避热心过度的春娇。

  “不论他是为了什么原因答应的。事实证明,我还是帮得上忙。”春娇睨了他一眼。

  红灯转绿,悍马再度往前奔驰。

  经过三个路口之后,她又想起了一件事。连忙追问。

  “对了,你从那两个杀手嘴里问出什么没有?”这是负面新闻,她还得请记者与媒体高抬贵手,免得影响再过没多久就要开幕的花卉博览会。

  陈志明的回答很简单。

  “没有。”

  “没有?!”她难以置信。

  “警方已经侦讯过了,那两个人都不肯说出花钱要杀张铁东的人是谁。”他握住方向盘,往镇公所相反的方向驶去。

  她太过认真的思考,所以没有发现车子行驶的方向,并不是她想回去的镇公所。她还提议:“用私刑拷问他们吧。”据说这招最有效!“拿本电话簿,放在胸口用铁锤敲,就验不出伤了。”她说得活灵活现,仿彿亲眼见过。

  这小女人,是从哪里看来这么多嗜血的主意?

  陈志明再度叹了一口气。

  “那是犯法的。”

  “但是,查出主使者是当务之急啊!”

  “我会去追查。”事实上,他早就已经发出消息,倾尽人脉去追查,想要尽快解决这件事。

  她眨了眨眼睛。

  “我也可以帮忙查。”她说道。

  他却毫不留情的,泼了她一桶冷水。

  “不行!”这两个字,他说得斩钉截铁。

  春娇可不服了。

  “为什么?”

  “这件事情太危险。”

  “我知道。”实在是太危险了,她的爱车差点就被毁了!

  “我不要你涉入危险。”陈志明一字一句,缓缓的说道:“我会担心。”

  天色几乎全黑了,黑暗让车内,添了亲密的气氛,他那醇厚的男性嗓音,就像是暖烫的蜂蜜,流进她的耳里、心里……

  铁汉柔情,任何女人也招架不住。

  这不公平啊,在她学会防御他的粗鲁、他的霸道、他的可恶与无赖之后,他却又在猝不及防的时候,用温柔偷袭了她,让她一时之间,根本措手不及。

  她的心口,因为他的坦承,以及温柔,而微微的紧缩著。

  他竟还得寸进尺。

  “再说,花卉博览会的事,就够你忙了。”他一句一句的,就是要把她拉离危险的漩涡,免得在他不注意的时候,她又一脚踩了进去。“你还有不少事情要忙,不是吗?”

  “可是……”她还想再说。

  “你跟客运公司,谈妥接驳专车的事了吗?”

  她翻了翻白眼。

  “上个月就谈好了。”花卉博览会的事情,正如火如荼的进行中。接驳专车重新烤漆,鲜明的色彩搭配可爱的绘图,广告效果十足。

  “那些郁金香呢?不是该全部种下去了吗?”

  “时间太早。夏季太热,我打算在开幕记者会前两个礼拜,才把郁金香种下去。”郁金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还有上百种的花木都要陆续种下。

  “那,场地整理得怎么样了?”他又问。

  “除了几栋主题馆的工程外,其他都已经就绪。”在她的紧迫盯人下,没有一间厂商胆敢怠慢,全都卯足劲,加紧赶工。

  陈志明夸张的叹了一口气。

  “你总还有事情没做吧?”

  她很想回答没有。但是,事实上,关于花卉博览会等著她去处理、去联络的事情,还堆得像山一样高。

  不过,既然眼前这些大事小事全都堆在一起了,那也不差再多一件事。张家会遭遇袭击,隐居的生活曝了光,都是因为她的鲁莽,她不帮帮忙,心里实在很过意不去。

  见她没再回嘴,陈志明又补了一句。

  “你不要再插手。”他警告。“别再莽撞行动,张家的事我会处理,好吗?”

  看来,要是她不点头同意,这个男人会继续念下去,说不定直到她耳朵长茧,他也不会放弃。

  “好啦,知道了。”为了让耳朵清静些,她靠回椅背上,改采缓兵之计。“我不会再插手张铁东的事。”撒个小谎,不算坏事吧!

  他松了一口气,嘴角再度勾起笑,笑容里有温柔与赞许。

  “乖女孩。”

  乖?

  哈哈哈!

  她在心里偷笑。

  从小到大,她就跟“乖”字,扯不上半点关系。这男人是对她还不够了解,才会以为,她会乖乖听话……

  窗外的景色,让春娇突然坐直身子。

  “这不是镇公所的方向。”虽然夜色已浓,但她还是认得出,这条路并不是通往镇公所。

  “是啊!”他轻松的回答,继续开车。“这是往我宿舍的方向。”

  温柔的笑容,已经变成了大野狼——不,大色狼——要吞吃小红帽之前那不怀好意的笑。他看了她一眼,眼里饱含的热度,瞬间染得她全身火烫。

  “我现在有空了。”他慢条斯理的说道。

  她的脸又烫又红。

  “你有没有空关我什么事?”她假装不记得,心儿却是怦怦乱跳,看著窗外景色飞快后退。路灯照亮子夜路,车子笔直前行,离他的宿舍愈来愈近。

  “记得吗?”低沉的声音,在夜里听来,带著一丝沙哑。“我说过,要保留到下次。”

  她的心愈跳愈快,就连柔嫩的手心,也因为下午飞车追逐时,偶然碰触到他的男性留下来的记忆而刺痒著。

  这很危险。几乎在知道他的意图后,她的心跳与呼吸就不由自主的紊乱,肌肤都变得敏感起来,那些欢爱的记忆,让她一再想起,他是怎么爱抚她、怎么舔吻她,那粗糙的大手,是怎么滑过她的全身……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