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志明与春娇(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志明与春娇(下) 第10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砰!

  震耳欲聋的声音,吓了春娇一跳。

  紧接著,她心爱的跑车,就在她眼前被射爆了后轮。美丽的红色跑车,在柏油路上打滑,然后旋转、旋转、旋转再旋转……

  他居然开枪!

  他居然敢开枪?!

  “陈、志、明,你……你……你……”她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瞪大双眼,惊恐的看著爱车一再的打滑。白嫩的小手,抓紧了他强壮的手臂,指甲深深陷入黝黑的皮肤。

  她抓得太过用力,就连皮粗肉厚的陈志明也痛得头皮一麻,以为手臂会被她抓下一块肉。

  “你不是说,她再不停车,警长就要开枪了?”他挑眉问。

  “我不是那个意思好吗?!”她气得破口大骂。

  虽然那杀手很努力的试图控制住车子,但是保时捷的后半仍是冲出了马路,卡在沟渠里。

  “我的车!”春娇心疼的失声喊著。

  陈志明踩下煞车,悍马的轮胎发出刺耳的声音,整辆车在保时捷后方不到两公尺处停了下来。

  车才刚停,春娇立刻解开安全带,冲动的跳下悍马,就要往可怜的爱车跑去。

  “该死!”

  陈志明咒骂著,连忙解开安全带,庞大的身躯横伸,一把抓住春娇。

  “你疯了吗?留在这里!”

  被困在沟渠里的杀手,尝试了几次,发现还是无法把车开回路上,只得立刻作出判断,当下弃车逃亡,迅速开门往花田里冲去。

  陈志明大步的追上去。他原本就高人一等,而茂密的向日葵并没有影响他鹰隼般的视力。只花了不到五分钟,他已经抓住歹徒,轻易把对方压在地上,再铐上手铐。

  “陈志明!”呼喊声响起。

  他回头察看,却看见春娇并未守在宝贝爱车旁,而是朝他飞奔而来。

  蓝天白云之下,黄橙橙的向日葵被风吹得微微摇晃,凉风吹拂掉一身汗水,而美丽的她赤著脚,快速的朝他奔来。

  多么让人心动的画面!

  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要认为,这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这个美丽的小女人,对他的重视,居然胜过那辆跑车。

  虽然脚边躺著受伤的犯人,陈志明仍是忍不住澎湃的感动,直起高壮身子,朝那飞奔而来的女人张开了双手。

  她冲入他的怀中,气喘吁吁,脸儿嫣红。她仰起头,注视著他,然后开口——

  “陈志明,你这王八蛋!都是你!都是你!你看看我的车,我要申请赔偿!”小嘴里吐出的不是担忧、不是体恤、不是感谢,而是愤怒的咒骂。她的食指甚至戳得他胸膛发疼。

  美梦,破碎了。

  他愣在当场。

  “你听到了没有?所有的修理费用跟拖吊费,都要由警局支付!”她气呼呼的说道。

  他先是错愕,接著,终于仰起头,爆出一连串的大笑。

  唉,他早该想到,和这女人在一起,是不可能浪漫到哪里去的!

  她还在戳他的胸口,再三声明。

  “陈志明!你不要以为我在开玩——”

  没理会她的抗议,他猛地一把将她拉进怀里,然后低下头,在夏日的午后,笑著吻掉她所有的咒骂。

  *

  病房里,气氛凝重。

  张铁东再度做了一次X光检查,确定受伤的左小腿里的钢钉没被摔得移位,还牢牢固定住断骨后,再度送回病房中。在这段时间里,他都不许白秀筑离开视线范围。

  护士长亲自为他调好点滴,待一切妥当之后,又吩咐了几句话后才离开。

  一时之间,四个人都没有说话,室内一阵静默。

  追回杀手之后,志明与春娇先到警局。志明花了不少时间,侦讯那两个杀手,而春娇则忙著通知台中的厂商,要厂商派车过来,把她经过一番折腾、里里外外都被弄得脏兮兮、后轮还被射穿的爱车,尽快送去维修。

  然后,他们才又一起来到了医院,回到张铁东的病房。

  满地的碎玻璃都被处理干净了,就连因扭打而散乱的床铺,也被收拾得一干二净。先前惊恐危急的种种,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似的。

  先开口的人是陈志明。

  “我认得你。”他站在墙边,静静看著张铁东。

  坐在床上的张铁东,健硕的身躯明显一紧。他脸色一沉,表情比先前更冷酷,幽暗的黑眸扫来,锐利得就像刀子。

  那可怕的眼神,让春娇全身发冷。

  陈志明不著痕迹的握住她藏在背后的小手。他的观察力太强,没有错过她泄漏的恐惧,即使她流露出的恐惧是那么的些微,那么的几难察觉。

  他的视线,仍停在张铁东身上。

  “十多年前,我刚从警校毕业,参与了一项任务。那次,警方破获一个犯罪集团,所有罪犯被一网打尽。我记得所有罪犯的脸。”他的口气很平淡,轻松得就像是在谈论天气。“你是当时被逮捕的犯人之一。”

  张铁东的表情,还是那么冷酷,只有握住白秀筑的手,紧了一紧。

  “在农场初次见到你,我很震惊。我的记忆跟警方的档案,都记录著你早已被执行枪决。”陈志明甚至还露出微笑。“问题是,我亲眼看见,你还活得好好的。”

  “逃狱?”春娇的声音,虽然低,但很清楚。

  他看了她一眼。

  “逃狱会留下记录。”

  “易容逃狱?”她小声的咕哝著。

  “那是电影才有的情节。”

  “他砸钱在监狱里找到人,交换了身分?”

  “你电影看太多了。”

  “那……”还有什么可能性?

  陈志明的视线,再度回到张铁东身上。

  “你不是犯人。”他做出结论。“你是那桩任务的卧底,任务成功之后,警方销毁了你的一切记录。”

  “这是你调查出来的?”张铁东第一次开口。

  陈志明摇头。

  “这是我的推论。”他知道张铁东在担心什么。“警方这边并没有留下任何关于你的记录。”要是怀疑张铁东是个罪犯,他根本不会让春娇接近张家的有机农场。

  张铁东的眼微微一眯。

  那次任务成功之后,他就离开了警界。事隔多年,他也刻意遗忘那段不愉快的回忆,而陈志明见到他时,根本没有流露出半点异状。他与生俱来的本能,只清楚的告诉他,这个男人绝不简单。

  事实证明,他曾经赖以维生的敏锐本能,并没有因为这几年来的平稳日子而变得迟钝。

  “我的推论正确吗?”陈志明微笑著问。

  张铁东不答反问。

  “你是什么时候猜出来的?”他的问题,等于是间接承认。

  “第一次见到你的那晚。”

  那就是三个多月之前!

  这家伙刚上任时,就知道张铁东的身分特殊。

  春娇瞪大了眼,不敢相信他居然隐瞒了这天大的事情,却没对她透露过半点口风。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她质问,对于身为镇长,却对整个镇还有不知之处,感到相当不悦。

  “我不像你,未经当事人同意,我什么事也不会说。”他耸了耸宽肩。

  既然张铁东想要隐姓埋名,不再继续过枪林弹雨的日子,身为后辈的他,当然得尊重前辈的意愿。

  听出陈志明话里的讽刺,春娇瞪大了眼。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说了什么事?”可别随便找个罪名按她头上!

  “你什么也没说。”陈志明低下头来,直直看进那双漂亮的双眸,黝黑的俊脸上,难得的失去笑容。“但是,你做了网页,把他们的照片,甚至住院消息全都放在网路上,不但任人浏览,还大肆宣传。你不只拍照,还公开张铁东的姓名、农庄全名,部落格又连结到镇公所的网页,任何人只要有心,都能轻易找到这里来。”没了笑意后,他的眼神里透出强大的压迫感。

  春娇咬著红嫩的唇,感觉立场愈来愈薄弱,却还想重申。

  “我是担心他们的经济状况!”

  “他住的是单人病房。”他提醒道。张家的经济状况并没有春娇想像中艰困。

  呃,对喔!

  “多点收入,并不是坏事。”她还想坚持。

  “问题是,这笔收入差点害得他们没命。”他的口气虽然不重,但黝暗的黑眸却有著浓浓的责备。“你太自以为是,根本听不进他们再三重申,不想要宣传、不需要更多收入。”

  她深吸一口气,小脸已经自得像纸,但双眼仍笔直的迎视他,并没有转开视线,回避他眼里的责备。

  “那些杀手是从网路上得到资讯,才会找到医院来的。”认清事实后,她也猜出前因后果。“那些人也发现了张铁东当年是诈死的。”不知不觉间,她的手里已经空了。

  “没错。”陈志明已经收回了手,双臂横抱在胸前,口气仍没有半分怒气,却说得一针见血。“你虽然身为镇长,但并不代表你有权利暴露镇民的隐私。”

  然后,他看著她,静静等著。

  他等著爱面子的她恼羞成怒,当场暴跳如雷,开口扬声辩驳,自己是出于好意,没有料到会招来杀机。

  他等著自尊心强的她矢口否认,怒叱他的指责是曲解了她的用心良苦。

  他等著从小到大、八成没听过别人当面责怪的春娇,反过来指控他的知情不报,害得她判断错误。

  但是,他等到的,却是春娇的一句——

  “对不起。”

  陈志明挑眉,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是幻觉吗?

  她居然坦率的道歉了!

  除非是他眼睛也出了问题,否则这一切并不是幻觉,而是事实。他亲眼看见,春娇无畏张铁东嫌恶的表情,走到病床旁,诚恳的说道:“这是我的错,我很抱歉。”她没有半句解释,直接道歉。

  陈志明的浓眉,挑得更高了。

  看来,这小女人虽然冲动莽撞,但是做事绝不拖泥带水,一旦明白是自己犯了错,就干脆爽快的承认错误,不会将错误推诿给旁人。

  这是个难得的优点。

  最起码,这坦率的道歉,让张铁东的表情稍稍缓和了一些。

  但是林春娇除了道歉之外,还有别的话要说。她看著张铁东以及白秀筑,露出坚定的表情。

  “相信我,我会尽力弥补你们的损失。”既然是她犯下的错,她就得设法改口。

  张铁东的表情,像是被咬了一口。

  “你办不到!”这女人还想做什么?

  春娇一脸坚定。

  “我会尽力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