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志明与春娇(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志明与春娇(下) 第10章(1)
  目录 下一页
  红色的保时捷,有著三点四升,六汽缸水平对卧引擎,优美的线条滑顺而流畅,敞篷车盖,无论掀起或盖上,都一样酷炫高贵。

  它有两百九十五匹马力,极速一小时能到两百七十二公里。从零加速到一百公里,只需要五点四秒。

  这辆红色双门敞篷跑车,无论内部装潢的真皮座椅或烤漆颜色,都是车厂在她的要求下特别订制的。

  它,是她的爱车,她心爱的宝贝。打从得到它的那天开始,她就对它呵护备至,照顾有加。

  她在它身上,花了许多的心思、金钱与时间。

  这辆车,拥有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内部装潢,独一无二的烤漆,独一无二的车牌。

  这是一辆专属于她——林春娇——的车!

  但就在此时此刻,在这个风和日丽的午后,她却只能眼睁睁看著那个伪装成护士的杀手,跳进了她的爱车,用粗暴的手法,扯断线路迅速发动引擎。

  美丽的跑车发出怒吼,如猛兽般往前冲,一个甩尾之后,就驶出停车场。留在地上的车痕,甚至冒出缕缕白烟。

  “不——”

  林春娇尖叫出声。

  那恐怖的尖叫,震飞了方圆百里的鸟儿,也引发医院内部,病人们一阵恐慌,有一个老人家甚至当场昏倒。直到五十年后,镇上的人们偶尔闲聊时,还会津津乐道的传诵著那声尖叫的威力是多么的惊人。

  “王八蛋,我要宰了你!”

  眼看爱车被偷,一时之间,春娇气得眼前发黑,脑子里的理智瞬间粉碎。也顾不得还赤著脚,她把窄裙一拉,有如灵巧的小鹿般,跳过七里香的矮丛,抄近路追到大街上。

  她几乎扑到车上了——

  几乎!

  跑车冲出停车场的出入口,春娇虽然动作快,却还是慢了一步,她就能扑上挡风玻璃。

  但事与愿违,即使她抄了近路,却还是差了三十几公分,她隔著挡风玻璃,不但清楚的看见那个假护士的容貌,甚至还看见,从她手上的伤口不断冒出、滴落的鲜血,弄脏了皮椅及车内装潢。

  “把车还我!”春娇咆哮。

  假护士置若罔闻,迳自踩下油门,驾车呼啸而过。

  虽然明知追不上,但是气疯了的春娇,还是卯起来往跑车冲去。眼看著宝贝爱车逐渐远去,她又气又怒,恨得牙痒痒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大车越过她,然后紧急煞车停住,靠她这边的车门砰的一声被打开,车门内传来一声命令。

  “上车!”

  是陈志明的黑色悍马!

  她想都没想,立刻跳上车。

  “快点,快开车,她快跑了!”春娇催促著,但话还没说完,悍马已经往前飙驶而出。

  “林春娇!你疯了吗?”陈志明拧著浓眉,一边开车,一边开口咒骂:“从二楼跳下来,你以为你有几条命?”

  “如果你有尽忠职守,当场就逮住那家伙,就不用轮到我——”她声音一顿,狂乱的猛拍他的手臂,高声喊道:“快快快!她右转了!快跟上!”

  他跟著右转,几乎没有减速。

  悍马的轮胎发出刺耳的声音,车里所有未固定的物品,全因为反作用力而向左翻滚倾倒,包括林春娇。

  “呀——”

  一阵天旋地转后,她不受控制的趴跌在陈志明的腿上,漂亮的小脸无巧不巧,就直接面对著他裹在牛仔裤下的重要部位。

  瞬间,她羞得脸儿发烫,急忙就想起身。谁想到,车子行进之中,她一时忙中有错,小手就在混乱中,压在他的男性上。

  噢,喔喔喔喔……不、会、吧!

  她的双眸圆瞠。

  太不可思议了,情况这么危急,但他却因为她的碰触,立刻有了反应,马上就坚硬如铁。

  她诧异的抬头,望见他嘴角的笑。

  “亲爱的,我现在没空做这个,替我保留到下次好吗?”他的口气里,充满了惋惜。“还有,麻烦你把安全带扣上,OK?”从头到尾,他的视线都盯著前方路况。

  春娇慌乱的缩手,坐回位子上,抓起安全带扣好,脸上红潮未褪,就连手心残留的触感,也仍鲜明得很。

  “你这个禽兽!”

  陈志明没有理她,他的神情变得严肃,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大手抓起加装的无线电警用对讲机,说明目前状况。

  “我是陈志明,有辆红色保时捷,在医院前方被一名护士装扮的女性歹徒强行开走,目前正在中正路上,朝北往镇外开去。”

  无线电里,传来一位警员的声音。

  “红色保时捷?是镇长的吗?”

  “叫你的人设下路障!路障!快点!”春娇著急的吼著。

  他没理她。

  “所有人员注意,歹徒在医院持枪杀人未遂,身高约一百六十公分,女性,黑发,身著护士服,可能持有武器,有危险性——”

  “她没有武器!她的枪被我打掉,又被秀筑姊捡去,刀子掉在地上了!”春娇打断他,扯著他的袖子猛喊著:“陈志明,你的车不能再快一点吗?我的保时捷都快不见了!”

  他瞥了她一眼,迳自重复。

  “歹徒可能持有武器!”他强调,又问:“有谁在田尾桥附近?”

  无线电里传来回应。“我是小方,我跟阿泰就在附近。我们已经在路上了,大概一分钟会到桥头。”

  “你们到桥前方一里处设下路障,我们已经出闹区了,歹徒大概再过十分钟会到。”

  “没问题。”小方说。

  陈志明挂回无线电,抓稳了方向盘,丢下一句。

  “坐好。”

  “什么?”春娇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他猛地旋转方向盘,悍马车突然往旁一转,竟然冲进落差高达一公尺的荒田里。

  “哇啊!”

  她发出惊声尖叫,本能的抓紧握把,以为车子会栽进休耕的花田再也动弹不得。但是,这辆悍马却只是颠簸了一下,就立刻往前飞冲,在比人还高的向日葵花田里,辗出一条路来。

  “陈志明!你做什么?你要去哪里?你走错路了!”春娇用力抓著握把,在震动得有如电钻机的悍马车里,歇斯底里的喊叫著。

  “抄近路。”他答道。

  这阵子,他跑遍了全镇,早已摸清所有的道路和田地,现在就算叫他闭上眼睛,他都能开车。

  “路?这里哪里有路?”悍马车快速的在不平的花田里奔驰,春娇颠得都头昏眼花,几乎快吐了。“为什么不走中正路?”走柏油路不行吗?

  他吼著回答。

  “中正路是弯的。”

  “什么?”

  “中正路看起来是直的,其实是弯的。

  “这有什么关系?”

  “我们取直线,可以赶上她!”他吼叫的样子,看起来有够野蛮。

  春娇克制著吼回去的冲动,咬唇转头,果然在向日葵之间,看见原本早已远去的爱车,这会儿距离愈来愈近,即将被追上了。

  风在车外呼啸著,悍马像是战车似的,辗过无数的向日葵。陈志明驾驶著这辆大车,开上一条田埂小路,然后再次开进落差极高的花田。

  “啊!”

  痛!痛痛痛痛……痛啊!

  强烈的弹跳以及震动,把她震得完全脱离座椅。要不是她身上还系著安全带,这强烈的震动,绝对把她甩出车子。

  罔顾她的尖叫,陈志明换档、加速,用可怕的速度,在高低不平的花田与田埂上飞奔。

  有好几次,被震得头晕目眩的春娇几乎以为车子就要翻了。但是,不论是经历多大的震动、多大的落差,悍马始终疯狂往前冲,没在花田中翻覆。在颠簸的车程中,她只能握紧把手,一路用尖叫骚扰驾驶。

  就在她被震得脸色惨白,差点要抓兔子的时候,悍马一个急转上冲,重新回到柏油路上。

  春娇双眼一亮。

  喔噢,她心爱的保时捷,已经近在咫尺!

  但,悍马并未减速,直直往保时捷冲去,眼看就要撞上——

  “呀!不要——”护车心切的春娇,不顾一切的伸出手,猛推陈志明手里的方向盘。

  这一推,让他措手不及,悍马车差点又开回花田里。

  “喂!你做什么?”他怒叫一声,紧急将方向盘转回来。但是,保时捷乘此良机,在悍马蛇行甩尾时,跟他们错身而过。

  “我在阻止你!”

  “阻止我?”他一副她头壳坏掉的表情。“我差一点就能逮到她了!”

  “但你差点撞到我的车!”春娇拍打著这野蛮的男人,生气的说:“不要撞它!那是我的车啊!”

  “那你要我怎么抓歹徒?”他稳下车子,再度踩下油门,全力加速,一边吼了回去。

  “你可以先警告啊,你们抓人不是都要先警告的吗?”她义正辞严的说道,怀疑他脑子里头也全是肌肉,没有思考用的脑浆。

  陈志明翻了个白眼,无奈的抓起麦克风,打开扩音器。

  “前面开保时捷的,我是本镇警长,你杀人未遂、危险驾驶,触犯了多项法规,警方已在前方道路设了路障,请你立即停车!”

  想当然,对方根本不理会警告。

  俊脸上浓眉一挑,再次发出警告。“请立即停车,否则我要开枪了。”

  “开枪?”春娇失声惊叫。

  他刚刚说什么?开枪?对她的爱车开枪?

  她快昏倒了!

  “请立即停车!”陈志明第三次发出警告。

  对方选择漠视警告。

  保时捷的速度比悍马更快,眼看距离即将再度被拉开,他将麦克风挂回去,随即伸手掏枪。

  见他掏枪,春娇的心脏都快停了。

  “陈志明!你想做什么?”她惊恐的质问。

  “射爆轮胎。”

  他一手抓著方向盘,持枪的大手已经探出车窗外。

  “不可以!那是我的轮胎,我的财产!”春娇连忙抓住他,慌张的喊道:“陈志明,不准你射它!”

  “再不开枪,她就要跑出射程了!”保时捷的时速不减反增,那杀手显然豁出去了,再这样下去,她肯定会开车冲撞前方警车,强行突破路障。

  “我不管,反正不准你射它!”她抓狂的咆哮。“你敢动我的车,我就跟你没完没了!”

  说完,她抓起麦克风,开始苦口婆心的劝说:“前面的歹徒,我是本镇镇长林春娇,我现在警告你,立刻把车停下来。”

  保时捷持续加速。

  她不死心。

  “油箱里的油只剩一半,你跑不远的。”

  保时捷仍在加速。

  “前方已经设下路障。”她说。

  “这里只有一条路,前后都被封锁了。”她又说。

  “所有的警力也都已经赶来,你被包围了,听到没有!”她继续说。“你立刻停下来,弃车投降,我就花钱替你请律师,不然警长就要开枪——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