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志明与春娇(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志明与春娇(上)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反应不如预期,春娇愣了一下,完全没想到她的用心良苦,换来的却是张铁东的大声怒叱。

  她做错了什么?

  她帮他们免费宣传,让他们能有一笔丰厚的收入耶!

  喷怒的咒骂还在持续,轰隆隆的回荡在病房内。“你怎么可以未经我同意,做出这种蠢事?”张铁东气得脸色发青,瞪着网站上的照片。照片照得太过清楚,只要是见过他的人,都能一眼认出,照片上的男人就是他。

  春娇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

  “蠢——蠢事?”她瞪着眼前勃然大怒的男人,一时也恼了,气愤的说道:“张铁东,你要搞清楚,这一个多月以来,我可是每天都上网,替你做免费宣传耶!”好心被雷劈,这家伙居然敢责怪她!

  张铁东火大的咆哮。

  “我有拜托你吗?”

  “我问过你,可不可以做一个网页,连结在镇公所的网站时,你也没有拒绝啊。”她辩解。

  “我可不记得我有同意!你有听到我同意吗?有吗?”他气得想要亲手掐死她。

  “我——”她张嘴欲辩,却被他打断。

  即使温柔婉约的秀筑拉着丈夫的手安抚,也无法阻挡他的熊熊怒火。

  张铁东瞪着春娇。

  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连他摔伤住院的事,也一并写了出来。在部落格的文章里,甚至还有小毅和秀筑的照片。

  “你知不知道,这样是侵犯我们的隐私?我和你说了几次,我们不需要宣传,我们这样很好,你有听进去吗?”张铁东把网页文件扔回春娇面前。“不,你完全没有听进去,你不只弄了网站,还把我的个人照片跟私事到处宣扬!你这种做法,跟那些狗仔队有什么差别?”

  狗——狗狗——狗仔队?

  他说她是狗仔队?!

  春娇瞪大了眼,不服气的抗议。

  “我希望农庄的生意能好一点,这有什么错?你受伤了,住院也需要钱,所以我才把你的情况写上去。”

  他气得额冒青筋,火大的说:“我们不需要钱,我们有保险,也有足够的存款,不需要你自以为是的同情!”

  春娇深吸一口气,全然没有想过,她的好意竟被他说得一文不值。

  瞧见两人气氛拧得僵了,秀筑连忙开口,试图缓和双方的火气。

  “铁东,算了,春娇也是好意。”

  “好意,她要是真的好意,就该尊重我们的意愿!自以为是的好意,只是满足她自己而已!”

  这句迎面扑来的凶暴怒叱,让她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记耳光。从小到大,从没有人这么斥责她,仿佛她的所作所为,是足以致人于死的恶事……

  敲门声,就在这时候响起。

  医生跟护士,没有察觉室内紧绷的气氛,推着装满医药用品的推车,一同进了病房。

  “张先生你好,我们来替你换药。”医生说道。

  张铁东依然铁青着一张脸,而春娇则一语不发,看着床上的男人,虽然被骂得又气又怒,但她也隐约察觉,张铁东的反应太过激烈,实在有些不寻常。

  她正蹙着柳眉,静静思索时,护士正好朝床边走来。她本能的让开,让护士上前。

  就在这时,有件事突然吸引了她的注意。

  那位护士小姐,竟然穿着一双香奈儿的黑白相间蝴蝶圆头高跟鞋。

  这双可是限量的鞋款,要价数万,平常人根本买不起。而春娇会记得这双鞋,是因为她当初去血拼时,抢输了一个富家少奶奶,至今仍然抱憾在心。

  她抬起头来,正想瞧瞧看,是哪个爱炫耀的护士,竟会穿这种昂贵鞋子来上班。

  谁知道,才一抬头,她就赫然看见,那位护士探手到腰后,无声无息的抽出一把藏在护士制服下的枪。

  春娇诧异惊呼。

  “喂,你要做什么?”

  那护士吓了一跳,居然猛地回过身来,把枪口对准了春娇。她心头一凛,本能掩盖了恐惧,抓着手里沉重的真皮包包,用力的挥了过去,成功的打掉护士手中的枪。

  就在同时,在床另一边的医生,竟也抽出了一把枪。

  因为春娇的警告,张铁东抢得了先机。他几乎就在对方亮枪的同时,抓起一旁的点滴架,当头就朝那人脑袋砸去。

  哗啦!

  点滴瓶碎了一地,瓶里的液体,则洒得那人一身湿,还把他握在手里的枪,打飞到窗外去了。虽然被打得头破血流,他却仍啐掉鲜血,发狠的朝张铁东扑去。

  骨与肉的碰撞声,在病床上响起,整张病床剧烈摇晃着。两个男人扭打在一起,张铁东虽然受了伤,但是每拳都挥得极重,他双眼深闇,表情暴戾凶狠,专攻对方要害。

  秀筑则连忙蹲下,去捡另一把滚落的枪。

  眼看行动被阻,气急败坏的护士,抽出一把尖刀,猛地朝春娇刺来,一刀又一刀的朝她猛刺。

  春娇拿着沉重名贵的包包,慌忙的挡着利刃,一边尖叫求救。

  “救命啊!杀人啦!来人啊……”不知是医院隔音太好,还是医院附设产房,早已习惯有女人大喊救命,总之,她叫了半天,都不见有人来帮忙。

  张铁东快把那个医生打死了,而秀筑又忙着捡枪。春娇惊惧之余,只能死命的用那订购了三年才刚刚收到两天,第一次拿出来用的爱马仕柏金包,挡着那一次又一次,不断剌来的尖刀。

  她一挡再挡,被逼退到了墙边,眼看她的包包已经被戳得坑坑疤疤的,就快挡不住攻击,她只能惊慌的改喊。

  “陈志明、陈志明……救命啊……”在最危急的时候,她本能的向最在乎的那个人求救。即使,那个人此刻并不在她的眼前。

  就在这个时候,名贵的包包终于宣告阵亡,被狠狠戳割得裂成了两半。气喘吁吁的护士这时露出冷笑,再次举起手里的刀。

  天啊,难道她真要死在这里?

  呜呜,她还不想死,她还有好多事没做……她……她……她还没有告白过啊!

  在那千万分之一秒,陈志明的笑脸浮现在她脑海中。

  刀光一闪,往下飞刺而来,春娇举起了手,闭眼咬牙,准备忍耐那尖刀戳刺的疼痛。

  不知是老天爷看她可怜,还是她命不该绝,就在这时,一声剧烈声响在耳边爆开,震得她晕头转向。

  她听到了一声痛叫,还闻到了烟硝的味道,却没等到那恐怖的疼痛。

  又惊又怕的春娇,快速的睁开眼,赫然看见那护士握刀的手腕,被开了一个洞,原本在握在她手上的刀,也已经掉在地上。

  “不准动!”

  听见熟悉的声音,春娇转头,看见了陈志明。

  他持枪站在门边,手中的枪口对准了护士,黝黑的俊脸上,是她从未见过的冷酷凶狠。

  “你还好吗?”他走上前,伸手拉起双脚发软的春娇。但是,从头到尾,他的视线和枪口,都没有离开过那个护士。

  “还……还好……”逃过一劫的春娇,紧握着他的手,勉强站起身,唇齿却仍忍不住打颤。

  突然,被张铁东打得几乎昏迷的医生,使出最后的力气,扭身用力挣扎。两个男人同时滚落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在那瞬间,陈志明转移了注意力,那护士握着受伤流血的手,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抓准时机,飞快的翻窗跳出去。

  “啊,她跑了!”

  春娇惊呼,连忙追到窗边,只见那女人从二楼跳到了一楼的草皮上,滚了两圈后,就爬起来继续往前跑。跟着,护士跳过了树丛,直直往前方一辆车跑去。

  春娇连呼吸都要停了。

  “别动那辆车!你敢动它,我就宰了你!”她忙抓着窗框,狂怒的喊着,柔弱与恐惧瞬间被愤怒淹没。

  罔顾她的警告,那个该死的护士,还是翻进停车场内唯一的一辆敞篷车里。

  “噢,不!不!不……”

  看着那个女人开始破坏她心爱的跑车,扯下电线试图发动,春娇气得头上冒烟,再也不剩半点理智,立刻脱下高跟鞋,也跟着翻墙跳了下去。

  刚逮住了被打得半死的假医生,把那人铐住的陈志明,抬头看见的,就是她翻身往下跳的背影。

  他作梦也想不到,这个女人竟然为了爱车,抓狂到跳下去亲自去追杀手。他连忙把人铐在床脚上,大步冲到窗边。

  “林春娇!”他吼道。

  她没有回头,仍旧疯狂的冲向那辆红色保时捷,一边咆哮着:“不准动我的车!”

  “老天,该死的女人!”

  陈志明咒骂一声,为了保护心爱的女人,只能气愤恼怒的翻窗,也跟着跳了下去,用最快的速度跑向她。

  但是,红色的保时捷已经发出怒吼声,赶在春娇扑上来阻止前,疾驶出停车场,朝着外头扬长而去……



  【上集完】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