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志明与春娇(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志明与春娇(上)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从此之后,陈志明更是变本加厉。

  在春娇的严重警告下,他倒是没跟别人泄漏半句,使得两人之间的“私情”,至今仍只是镇民们的猜测,尚未留下任何“实证”。

  虽说不能大肆宣传告诉所有人,这美丽跋扈的小女人,已经属于他所有。但是,对于属于他的“福利”,他向来坚持享用,绝不放弃任何机会。

  问题是他们两人,一个是镇长,一个是警长,每天都忙得团团转,根本没有机会可以“培养感情”。

  好不容易,在午休时间觑了个空,他软硬兼施的把她带离镇公所,说什么要带她去吃午餐,但那大野狼似的眼神,摆明了他真正饥渴的并不是食物。

  夏日的午间,屋外艳阳高照,屋里因为有冷气,倒是凉爽了一些。

  但,他贪婪热烈的吻,很快就让她全身火热起来。

  才刚进屋里,陈志明就抓住她的双手,把她整个人都压在门上,用薄唇蹂躏她敏感的颈项,被她唤起的男性,隔着几层布料揉擦着她腿间的柔软。

  他的饥渴,也感染了她。

  自从那天欢爱之后,他们再也找不到时间独处,刚被唤醒的情欲,却被强迫压抑。

  她的身体里,有某种东西被他唤醒了。他的眼神、他的触摸,或是他的注视与微笑,都会让她颤抖。

  当两人独处时,春娇才真切的感觉到,对这个男人的欲望有多么强烈。

  她挣脱开他的钳制,用双手捧着他的脸,轻咬着他的唇,学着他教导的方式,回应他深入的热吻,直到他从喉咙中发出愉悦的低咆。

  他们像被强力胶黏在一起,双手根本离不开对方身上。他紧抱着她,一路跌跌撞撞的往卧房的方向前进。

  直到小腿碰到床沿,她才恍惚意识到,两人已经来到床边。

  陈志明转身坐在床上,将双颊酡红的她扯进了怀里,还要她分开修长的双腿,跨坐在他的大腿上。这个姿势,让她只能毫无防备的面对他胯间的强势,以及即将来到的攻击。

  “你让我等了快一个礼拜!”他哑声低语,圈握住她的腰,强迫她一圈又一圈的摇晃纤软的腰。

  春娇半闭着眼,只能仰头娇吟。

  他一次又一次,强而有力的顶起她,直到她再也无法忍耐,伸手胡乱的扯着他身上碍事的衣服。

  “我该要惩罚你。”他靠在她耳边低喃。这几天以来,她老是用工作当借口,不肯跟他独处。

  春娇睁着迷离的双眸,轻咬着下唇,挫败的呻吟着,声音娇怜得像猫儿的咪呜,让人心荡神驰,再也把持不住。

  该死!

  陈志明在心里暗咒一声。

   手机的来电铃声响起,美妙的音乐回荡在屋内。

  两人同时一僵。

  她看着他,他也看着她。

  然后,下一秒,春娇猛然推开陈志明,坐起身来。“是我的手机!”

  丢下“蓄势待发”的陈志明,跑到客厅去找包包,好不容易才找到手机。先前的娇柔迷离,瞬间消失无踪,她再度被工作狂附身。

  正要按下通话键的时候,她的腰蓦地一紧,整个人瞬间悬空了。

  手机萤幕上传来的简讯,让他再度叹了一口气。

  “镇上发生车祸,有个观光客受了重伤,我得立刻过去看看。”唉,忙里偷闲是这么困难的事吗?

  春娇躺在床上,娇笑不停,故意问道:“我有事,你偏不让我走。而你有事,却可以来去自如?”她伸长了腿,知道他没时间“吃”,就故意用粉嫩的脚掌,在他的手臂上磨来磨去。

  他看着床上的娇美人儿,蓦地伸手,又把她往怀里拖。

  “啊,你做什么啦?”她娇呼。

  “上车,我们继续。”他邪笑着提议。

  车上?

  他要在车上对她……

  笑意消失,小脸上瞬间变了表情。“不行!”

  “为什么不行?”

  “我不要在车上!”她严正声明。

  “放心,我的车子很大。”

  这根本不是车子大不大的问题啊!

  “不行就是不行,我就是不要在车上做!”

  “换个地点会更刺激,我保证很快就可以让你——”名牌包包朝他砸过来,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知道这看似开放,实际上脸皮薄嫩的小女人,对改换地点还有些心理障碍。看来,他得多花点时间,慢慢的“教导”她才行。

  眼看嘿咻无望,陈志明只能抓住春娇,低下头来,恶狠狠的吻她一下。然后才站起身来,拍了拍她的小屁股。

  “走吧,我先送你回镇公所。”他往门外走去,就连高大的背影看来,都充满了失望。

  春娇拿起包包,借着书柜的玻璃反光,略略整理了一下仪容,才穿上高跟鞋追了上去。

  她没有告诉他。

  其实,在她心里,也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可惜呢!

  *

  夏日午后的空气,又闷又热。

  幸好,一阵午后雷阵雨,轰隆隆的降下大雨,让温度降低了不少。

  大雨之后,所有的植物都绿意盎然。

  春娇带着新到手的红色爱马仕柏金包,开着她心爱的红色保时捷,嘴里哼着歌,还打开了车顶,让清凉的风吹拂过脸。

  保时捷流畅的行驶在小镇道路上,让路边的人,都忍不住回头,朝名贵的跑车以及车上的美女多看一眼。

  不一会儿,红色保时捷驶入医院的停车场。心情愉快的春娇,一边跟人们打招呼,一边朝着后栋二楼的病房走去。

  张铁东的病房,就在后栋的二楼。来到单人病房之前,春娇先敲了敲门。

  病房里头,传来白秀筑温柔的声音。

  “请进。”

  春娇带着得意满满的微笑,轻巧的打开门,屋内整洁安静,只有一张病床,白秀筑就坐在床边,细心照料受伤的丈夫。

  “嗨,张大哥、秀筑姊,抱歉打扰了。”才一踏进病房,她就热络的跟张家夫妇打招呼。

  “不会。”秀筑微笑起身,而坐在床上、左小腿内有钢钉、外包石膏的张铁东,却只是冷着脸,几不可见的朝她轻点了一下头。

  这家伙还是一样冷淡!

  虽然,张铁东此刻的态度,已经比先前一看见她出现就拧着眉头,活像是看见难以根治的病虫害时,要友善得多了。但是,嘿嘿嘿,没关系,只要等他看完她的精心杰作,绝对会立刻改变态度,对她另眼相看的。

  “秀筑姊,你别忙,坐下、坐下。”春娇露出甜美的微笑,踩着缎质系带高跟鞋,愉快的走到床边。“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

  “什么好消息?”秀筑坐回床边,好奇的问。

  春娇神秘的一笑,献宝似的从名牌包包里掏出了一本文件夹,摊开来给他们两个看。

  “这个!”

  她将列印出来的网页内容,摊开来在两人面前。

  “上个月,我买下张大哥卖给市场批发商的所有有机作物,还替你们的农庄做了个网页,连结在镇公所的网页上。我农产品都上了架,让人从网路直接订购,还增设了部落格。”

  张铁东瞪着网页内容,全身僵硬,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女人竟然做了这种事。

  春娇还沉醉在得意之中。

  “我写了几篇文章,介绍张大哥对有机农业的用心。结果,不到一个月,销售量就直线攀升呢!”啊,她最乐于助人了!“上星期张大哥跌伤住院,我才上去贴了一篇公告,立刻又造成抢购——”

  话还没说完,张铁东就发怒了。他抢过文件夹,一张一张的快速翻阅,脸色愈来愈难看。

  “搞什么鬼?你把我的照片贴上去?!”他发出一声低吼,火冒三丈的瞪着她,怒声咒骂。“该死的女人,你是没脑袋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