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志明与春娇(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志明与春娇(上)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还在等什么?”春娇满脸不耐烦。

  “我在想,该怎么动手。”

  “你要想多久?”她发出尖叫,气恼不已。“太阳都快下山了!”

  相对于她的焦急,陈志明倒是气定神闲。“别急别急,我想到办法了。”说完,他就朝她伸出了双手——

  尖叫声差点要掀翻屋顶。

  “你在摸哪里?!”她惊恐的大叫,瞪着那双黝黑的大手,竟然就这么正大光明的握住她胸前的酥软。

  他回答得理所当然。

  “你卡住的地方。”柔嫩的浑圆,塞满了他的掌心,美妙的触感足以让男人销魂。

  “啊,不许摸那里!住手、住手、住手!把你的手拿开!”春娇惊叫连连。

  陈志明无奈的收手。

  “那我要怎么救你?”

  他这可是“伸出援手”啊!这女人居然还敢挑三拣四。

  “动动你的脑子啊!”她愤怒的下令,试图摇晃卡住的窗子,沮丧的发现窗子仍旧文风不动。“喂,你来试试看,把它推开!”她指挥着。

  他却双手抱胸,为难的看着窗子,不知在想些什么。

  “喂,快推啊!”她可不想卡在这里一整天。

  “要是坏了怎么办?”

  “什么?”她拔高了音调。

  “要是硬推,把窗子推坏了该怎么办?”他的眼里,有着深藏的笑意。“这可是毁坏公物啊!身为执法人员,我怎么能够知法犯法?”

  “陈、志、明!”

  “嘴巴不要张太大,医生说,你不小心一点的话,会再脱臼的。”他很好心的提醒她。

  春娇颤抖的闭起双眼。

  冷静!她要冷静下来,别再被这个王八蛋激怒了!眼前最重要的,是要快点从这卡死的窗子里脱身。不论是要咒骂他、殴打他,还是穿上鞋跟最高、最细的高跟鞋,在他的脸上用力踩踏旋转,都可以等到她脱身之后再说。

  她深吸一口气,肌肤陷进窗框,痛得她差点叫出声来。

  “你听我说。”她挤出了微笑,试图跟陈志明讲道理。“请你先把我救出来,要是窗子坏了,我可以自费帮你修理。”

  他挑起浓眉,遗坏坏的又问了一句。“然后,你会很感谢我吗?”

  这个王八蛋!

  勉强挤出的笑容,瞬间差点崩解,她再吸口气,颤抖的维持住那虚假的笑容。“是的,我会很感谢你。”一等她脱困,这家伙就死定了!

  宽厚黝黑的大手探来,握住木质窗边,先试了试窗子卡住的程度。然后,他伸出另一只手,硬是挤入她柔软的身子以及坚硬的窗框之间,保护她的细皮嫩肉不会在他挪动窗子时被弄伤。

  抢在她开口抗议之前,陈志明猛地往上一推,卡住的窗子发出惨叫,砰的一声被推到了底。

  谢天谢地,她自由了!

  全身发软的春娇,被他轻易而举的从变宽的窗子,拎进了屋子里。经过这番折腾,她又累又渴,觉得力气都被耗光了,只能坐在软软的床铺上喘气。痛揍陈志明的计划看来得先等等。

  她听见脚步声去而复返,一双大脚丫子走进她的视线。

  “喝点水。”装满冰水的玻璃杯递到她眼前。她立刻伸手接过,贪婪的喝着冰水,滋润干渴的身体与喉咙。

  下一秒,她听见陈志明淡淡的开口。

  “掀开衣服。”一边说着,他庞大的身躯,也跟着挤上了床铺,转眼之间就把她逼到角落。

  她差点呛着。

  “你说什么?”

  “我说,把你的衣服掀开。”他愈靠愈近,强壮得像是铜墙铁壁,背光的健硕身躯遮蔽光线,把她笼罩在阴影里。

  她这时才警觉起来。

  “滚开!”她抓紧衣襟,把喝到一半的玻璃杯,用力的朝他脸上扔。

  玻璃杯错过目标,以抛物线划过空中,哗啦一声掉在地上,碎得满地都是。倒是杯里的水,不偏不倚的洒了陈志明一头一脸。

  “你在做什么?!”他皱起浓眉,像头猛兽般伏下来,迅速制住她的手脚,还用沉重的身躯压住她。“嘿,我才刚救了你!”

  “那不代表你可以对我为所欲为!”春娇像只疯狂的猫咪,用尽全力的挣扎。“放开我!”

  陈志明没有移动,仍旧压着她,嘴角却慢慢上扬。

  “你以为我要做什么?”

  “丧尽天良的事。”

  “喔,那个啊!”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你等不及了吗?”

  “去你的!”

  “啧啧啧,你是镇长耶,怎么可以说这种话?身为本镇镇长,你应该带头起示范的作用,不可以口出恶言。”他摇头晃脑的说道,却换来她更激烈的挣扎,他只能更用力压住她。“别急别急,我知道你迫不及待,不过,先让我瞧瞧。”他只用一只手就制伏她,空着的那只大手,则试图掀起她的衣裳。

  “啊,住手!住手啊!”春娇连连惊叫闪躲,无奈男女的体力天生就有差距,她在床上乱滚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不敌他的蛮力,衣裳从腰间被推开,暴露出柔嫩的肌肤。

  春娇躺在床上,频频喘息着,就算紧闭着双眼,她依旧能感觉到他低下头来时,吹拂过她肋间肌肤的鼻息。

  “还好,”陈志明看了一会儿,才说。“只是有点红肿,没有擦伤,我帮你搽点药,明天就好了。”他从床头柜里,找出一个金属小盒。

  “不要!”她拒绝,百分之百确定,他会乘机吃她豆腐。

  他耸耸肩,不着痕迹的威胁。

  “那,我带你去医院搽药好了。”

  “不要!”她喊得更大声。想起前一回,在急诊室里发生的事,她就觉得手脚发冷。

  得到答案后,陈志明愉快的宣布。

  “那就没得选择了。”他压住她,把衣裳掀到她胸部上,然后打开金属小盒,挖出飘着药香的软膏,用与他粗犷外表完全无法联想在一起的温柔动作,轻轻把药膏抹在她红肿的伤处。

  那温柔的举动,以及专注的神情,让她一时看得着迷,竟然忘了挣扎,乖乖的随他摆布。

  搽完药后,陈志明抬起头来,缓缓靠近她红润的脸儿。

  “你跟踪我?”他问。

  她回答得飞快。

  “没有!”就算打死她,她都不会承认的!

  男性的鼻息靠得更近,烫得她的双颊也变红了。“我可是当场逮着你这个现行犯,罪证确凿了喔。”他与她之间,只剩一个呼吸的距离。

  有生以来,她头一次觉得自己像是被猛兽逼到角落的小动物。她从未有过这种感觉,软弱、慌乱而且无助,像是全身就要在他的注视下融化。

  “你知道,我可以去调路口的监视器。”他哑声开口。

  春娇转过头去,避开那双灼热的黑眸。

  他却不放过她,健硕半裸的身躯,挤靠到她的身边,用坚硬的线条,嵌合她的柔软曲线。

  “为什么跟踪我?”他在她耳边问。

  她说不出话来,平日的伶牙俐齿,这会儿全都不管用了。她的喉咙像是有东西梗着,胸口也紧得发胀,比先前被窗子卡住时更难以喘息。

  “春娇,告诉我。”他哄着,低沉的声音直灌进她耳里,震动了她的耳膜,以及神经末梢。“你喜欢我?”他的口吻,有如低吟。

  那句话,吓得她几乎要跳下床,抛下自尊,快快逃逸。

  但,陈志明不肯放过她。

  “春娇,你喜不喜欢我?”他注视着她,所有的猖狂气焰,都敛为醉人的温柔。

  “不喜欢!”她不看他,心跳得乱了谱。

  黝黑的大手,把她的脸儿转了回来,强迫她面对他。他的动作虽然温柔,却坚定得让她逃不开。

  “真的吗?”他又问。

  她咬牙。

  “真的!”

  醇厚的轻笑声,震动着他的胸膛。他凑得更近,贴着她的耳说道:“我喜欢你。”

  这句话,让她心儿一颤。而他接下来的举动,让她连身子也颤抖了起来。

  薄烫的唇贴上她的肌肤,缓慢的、仔细的,亲吻着她雪嫩的颈项,熨着她的喉咙问:“春娇,你还要让我等多久?”

  “一辈子!”

  他叹息。

  “啊,我等不了那么久。”

  厚实的大手,溜进衣裳下,在她胸前的浑圆流连,重温那美妙的触感。

  暖暖的热意,从他触摸她的那处开始蔓延,逐渐成为难以熄灭的大火,让她全身烫红,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那双黝黑粗糙的大手,似乎是无所不在,每一次的爱抚,都让她觉得更热、更软弱。原本从这个男人出现后就偷偷萌芽的热烈渴求,在他的反复挑逗下,再也羁押不住。

  她该要反抗,但是不知怎么的,她只觉得这一切美好得像梦,不但让她无力反抗,反而颤抖的迎向他。

  她在口头上抗拒、在内心里自欺欺人,但是她的身体却太过诚实,每每经过他的身边,就会有轻微的骚动。

  她从未渴望男人。

  但是,她却深深渴望着他,期待着他的吻、他的爱抚、他的体温、他的重量,以及更多更多。

  她试图欺骗自己,但这个男人却偏偏不肯放过她。他比她更早就发现两人之间相互吸引的火花。他追逐、逗弄着她,直到如今,她终于落入他的怀中,再也无处可逃。

  菲薄的衣裳,跟他腰间的小毛巾,很快就被除去。当他全身赤裸,紧贴着她的身子时,她因为那刺激的触感,失声叫了出来。

  他却笑了,只是那笑容不再慵懒,反而闪烁着兽般的光芒。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