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志明与春娇(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志明与春娇(上)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警官的宿舍虽然老旧,但是整理得宜,日式的平房看来朴实整洁,庭院里的树木花草,虽然因为无人整理而略显凌乱,但也欣欣向荣,翠绿可爱。

  春娇蹬着那双果子露色的丝绒系带高跟鞋,踩过浓密的杂草,绕到宿舍后方。后门是关着的,但是那一点也不重要,她的目标不是后门,而是窗户。

  她就是要亲眼看看,那个男人究竟有多么无耻!

  杂草之中,还有几块修筑围墙后弃置不用的空心砖。她在大太阳下,凭着一股悲愤的情绪,用那双保养得细嫩白皙的小手,费力的把空心砖堆叠起来,然后双手攀住窗户,踩着空心砖往上爬。

  从摆设看来,窗内似乎是一间卧房,但是里头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人。她观察了一会儿,确定卧房目前无人“使用”后,才伸手去推窗。

  老式的窗户是往上推的,没有上锁,虽然一推就开,但因为年久失修,只能打开四分之三后,就再也无法推动了。

  不过,这不能阻止她。

  春娇深吸一口气,奋力把身子往上提,娇小的身子就往窗户里钻。

  起先,一切都很顺利。她的头轻易就过去了,肩膀虽然有些勉强,但也顺利通过,直到她浑圆坚挺的胸部,挤了老半天,都挤不过窗框的时候,她赫然惊觉,自己遇上了一个棘手的问题。

  她卡住了!

  这真是太糟糕了。

  她试图吸气,却没想到反而卡得更紧。她傲人的丰满就这么卡在原处,把窗框塞得满满的,不论她怎么挤、怎么扭、怎么吐气,她整个人还是卡在原处,一半在窗内,一半在窗外,完全动弹不得,

  半晌之后,满身大汗的她,终于放弃挣扎,气喘吁吁的垂下头来。

  “需要帮忙吗?”慵懒的嗓音,突然响起。

  春娇迅速抬起头来,发现陈志明正斜靠在门边,双手横抱在胸前,像是正在欣赏难得好戏似的,似笑非笑的盯着她瞧。

  她很快的发现,他没穿!

  正确来说,他身上除了腰间那块毛巾外,就没有别的遮蔽物了。水珠正从他的发间滴落,在黝黑的肌肤上流动,汇聚在他腰间那块又短又小的毛巾上……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啦!最重要的是,她竟被当场逮个正着,胸部还卡在窗上,一动也不能动。

  想起陈志明的种种“恶行”,春娇就一肚子火。

  “你!你这个家伙——”

  “我怎么了?”他挑眉。

  她努力克制着,不去看他黝黑结实的胸膛上,因为沐浴后沾湿而闪耀发亮的胸毛。

  “你光天化日之下——”不要分心!不要分心!那没什么好看的!

  “之下?嗯?”

  “带着女人上宾馆!”

  原来,是被她瞧见了。

  陈志明没有露出羞愧的表情,反倒咧嘴一笑,那双带着邪气的黑眸,上下打量她进退不得的窘状。“那你呢?堂堂镇长,竟然光天化日之下,跑来爬我卧房的窗子?”

  “谁知道这是你的卧房啊!”她又没来过。“我——我——我是来看小毅的毛毛虫,怕它被你养死了。”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借口。那天下山之后,毛毛虫就被陈志明带回家饲养了。

  “是吗?”他根本不信。“那为什么不走正门?”

  “我——”

  “嗯?”

  “我——”

  “你怎么样?”

  “我不想打扰你。”

  “是喔?”他故意把尾音拖长。

  那讨人厌的态度惹得春娇又生气了。“喔什么喔?我这是关心镇民啊,我是怕你这家伙会在我镇上乱搞,败坏善良风俗!”

  “原来如此。”陈志明若有所思的点头,一手还摸着下巴。

  春娇骂得兴起,愈讲愈觉得自己有理,义正词严的继续数落。“身为本镇警长,你应该要以身作则,成为镇民的模范,怎么可以带头淫乱?”

  “淫乱?”他挑眉。

  她本来还想多骂几句,用以掩饰自己的心虚跟近似犯罪的行为。没想到,轻盈的脚步声却由远而近,那个粉嫩嫩的美人,衣衫完整的走了进来,还一边抱怨着。

  “哥,我不要住这里啦!”她皱着眉头,左右张望,手里的旅行包还不愿意放下来。“我老早就说了,让我住汽车旅馆就好了,那里还有专人可以帮我洗衣服、换被单,就连——”她看见卡在窗框的春娇,立刻愣住了。

  哥?

  春娇瞪大了眼,倒抽口气,羞窘得几乎想死。

  这个粉嫩的美人,竟是陈志明的妹妹!

  美人儿的表情,既诧异又好奇。“哥,这位小姐是——”

  “这里的镇长。”他笑得好邪恶。

  美人儿的眼睛睁得更圆,虽然讶异又困惑,却还是很有礼貌,轻轻点头致意。“你好。”

  春娇咬着牙。

  “呃,你好……”她急着想解释。“我是来看毛毛虫的!”

  美人儿眨了眨眼,先看看卡在窗框、丰满的上围几乎要破衣而出的春娇,再看看高大黝黑、全身滴着水又只围着一条小毛巾的哥哥,蓦地粉脸一红。

  “喔,毛毛虫……”

  糟糕,她误会了!

  春娇连忙澄清。“不是他的毛毛虫,是真的毛毛虫啊!”

  她愈是急着辩解,反倒愈是显得可疑,美人儿转身,用最快的速度退场。“啊,那个……嗯……我不打扰你们了。”不论是哪种“毛毛虫”,她都不想留下来欣赏。她羞红了脸,抓住旅行包就往外走。“我出去逛逛,很快——不不不,我不会很快回来的!”

  “不、不要走!”春娇伸长了手,努力还想辩解。“不是的!你误会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子!别留下我啊——”

  她伸长了手,哀声求救,只是话还没说完,美人儿老早就一溜烟的跑出门去,转眼就不见人影,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听见她的呼喊。

  陈志明靠在门框上,呵呵直笑。

  “别喊了,人都跑远了。”他说。

  “都是你啦!”她开始迁怒了。“刚刚为什么不帮我解释。”

  他无奈的一摊手,毫无赘肉的男性体魄,随着他的动作而伸展,围在腰间的小毛巾,惊险得摇摇欲坠。“在这种状态下被撞见,跟被抓奸在床没什么两样了,就算我多说什么,她也不会信的。”

  “谁要跟你一起被抓奸在床!”哼,臭美!

  陈志明微笑,徐声说道。

  “不在床上也行。”地点从来难不倒他。

  春娇瞪了他一眼,决定不理会他话里的暗示,决定挑个安全点的话题,免得让这低级的男人继续借题发挥。

  “刚刚那位小姐是你的妹妹?”

  “是啊!”

  “你们一点都不像。”一个是美女,一个是野兽。

  “我们是同母异父的兄妹。我生父过世十年后,母亲才又改嫁。”

  喔,原来如此!

  身为镇长,遇上了陌生人,她总习惯多问几句,对刚来到镇上的美人儿,做起简易调查。“她来镇上做什么?”

  “度假。”

  “她为什么要住汽车旅馆?”

  “她说,要是让人知道她哥哥是警察,就没男人敢靠近她了。”陈志明有问必答,但始终保持原来的姿势,倚靠在门边看着她,等着她继续抛出问题。

  春娇却不再说话了。她只是看着他,一脸的不耐,像是在等待着他快些有什么动作。

  室内一阵沉默,两人大眼瞪着小眼。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终于,春娇再也等不下去了。“喂,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

  “嗯?”

  “快点来帮我啊!”她被卡在这里够久了!

  “喔,我以为你喜欢卡在那里说话。”

  “谁会喜欢卡在这里,很痛耶!”她抱怨,在心里暗骂,这家伙不懂英雄救美,杵在那边这么久了,还不会主动上前救她。“你的窗户为什么是坏的?”她质问。

  “我搬来的时候,它就是坏的了。”

  “为什么不修好它?”

  他莞尔的一笑,只跨了几步,就来到了她的面前。“因为,我觉得这是不错的防盗装置。但没想到,小偷没抓到,却抓到了现任的镇长。”

  春娇一僵,俏脸烫红,再次开口硬掰:“我就说了,我只是不想打扰到你!”

  “喔,对了,我想起来了,你是来看‘毛毛虫’的嘛!”

  “陈、士丁噢!”气愤的咆哮,因为吸气时压迫到胸口引起疼痛,化为一声瘩I;。

  “好啦,好啦,我这就来了!”他笑着上前,在窗边端详了一会儿,考虑该怎么把她弄出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