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志明与春娇(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志明与春娇(上)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是很平常的一日。

  早晨十点,镇公所里如同往日一般,人来人往。

  有些人到农业课,申办农业使用证明;有些人来建设课申请使用执照;一位妈妈带着儿子到行政课申办身分证。两位当了三十年邻居的老伯伯,则为了一棵大椿树,正在民政课前争吵,调解委员挡在中间,努力调解纷争。

  对镇民们来说,这是很平常的一日。

  对镇公所的人来说,这也是很平常的一日。

  直到三分钟后,有个绿衣、绿裤的邮局人员,抬着一个纸箱,踏进了镇公所的大门。

  第一个看到纸箱的人是财政课的职员。当她看到纸箱上的字样时,发出了一声惊呼,引起一旁同事与镇民的注意。

  邮差往前走去,享受着被人注视的这一刻。

  然后农业课、民政课、建设课的人,也陆续注意到了。没过多久,那纸箱就吸引了每个人的视线。

  骚动开始出现。每个人都在猜,那纸箱到底是要给谁的。

  但邮局的阿邦只是扛着那大大的纸箱,一路经过每个课室,绕过每个人的旁边,笑嘻嘻的走上二楼。

  二楼是秘书室,三楼是镇长室。

  喔,不,这八卦实在太大了,大到极可能是接下来二十年,镇里茶余饭后的固定话题。没有一个人愿意错过亲眼目击的好机会!

  于是,当第一个人开始行动时,第二个人立刻就跟了上去。不一会儿,人们像是被八卦召唤,全都压抑不住,满腔的好奇与兴奋,纷纷停下手边的工作,跟在阿邦身后,挤到楼上看热闹。

  是镇长?

  还是秘书?

  喔喔喔,好紧张啊!

  阿邦一步一步的爬上二楼,却没有停留,在大家热切的注视下,继续往上走,朝镇长办公室而去。

  “不会吧?”

  “天啊……”

  “难道真的是镇长?”

  “我不相信!”

  “我要打电话告诉我妈妈!”

  “对象是谁?”

  “还有谁?当然是警长吧,上次他们亲得太火热,镇长的下巴还脱臼了。”

  人们开始交头接耳,连原先在吵架的两位伯伯,都为了这个即将轰动全镇的八卦,终于停止争吵。所有的人,你挤我、我挤你的,全挤在镇长办公室外约莫两公尺的楼梯口旁,密切注意进展。

  就看见精神抖擞的阿邦,在镇长办公室外停了下来。他还装模作样的,先拨拨头发,咳了两声后,才在门上轻轻敲了两下。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镇长,有你的包裹!”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但在安静下来的镇公所里,却清楚得让所有的人都能听到。

  真的是镇长的!

  没想到镇长这么开放!

  喧哗声再起,然后旋即中断。

  因为,门打开了。

  在办公室里的春娇,听到有人敲门,让豆豆和蔻蔻继续处理网站的事,自己跑来开门。

  “照片用那张就好了,那是最清楚的。”她开了门,却没注意那纸箱,只是,一边指示豆蔻两姊妹,一边头也不回的问送货的阿邦:“包裹?什么包裹?”

  “保险套一箱。”

  “什么?”春娇失声惊问,她猛然回过头来,用力之猛,甚至还发出“喀”的一声响。

  她原本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但一转过头,却看见阿邦捧在手里的那个纸箱,上头清清楚楚的,就印着“安全牌保险套”六个大字,就像怕人看不见似的。

  阿邦强忍着笑,把纸箱交给了她。

  “镇长,保险套一箱,麻烦你签收一下。”

  “我没有订这种东西。”她皱眉。

  “我只是送货的。”阿邦一脸无辜,指了指纸箱上头。“地址是这里,收件人也是写林春娇啊。”

  “寄件人是谁?”她质问。

  “宋议长。”

  噢,可恶!她只认识一个会做这种事的宋议长——她那个恶质表哥,宋家诚!

  “我不收,退回去。”恼火不已的春娇,正要把门关上,却听见楼梯旁传来,她再熟悉不过的男性嗓音。

  “嘿,这里是怎么回事?楼下怎么都没人?你们全挤在这里干么?”

  楼下没人?

  春娇微微一愣,把门拉得更开,探头往外一看,这才赫然发现,楼梯口那里竟挤满了人。人群里头,有秘书、镇代表、各课室的职员跟为数众多的镇民,每一个人的表情,都带着兴奋与好奇。

  而高人一等的陈志明,站在人群之中,硬是比其他人高了快一颗头。

  一见到警长出现,胆子小一点的就急忙开溜,而胆子大一点的,则是留下来,热络的猛拍他的肩膀,对他“赞誉有加”。

  “小伙子,勇喔!”

  “警长,真有你的。”

  “安全牌不错用厚?”

  暧昧的笑和言语,在楼梯口此起彼落。

  这、这这这这这是什么状况?

  春娇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她刚刚亲眼目击了自己的好名声被破坏殆尽的一刻吗?

  “镇长,这箱保险套,你到底是要收还是要退啊?”阿邦捧着大大的纸箱,还杵在原地不走,坚持使命必达。

  可恶,她一定要宰了宋家诚那王八蛋!

  不敢让邮差扛着那箱保险套再度经过那些镇民,她连忙签收了包裹,把纸箱抱进办公室,然后将门关上。

  就在这时,手机响起,她眯眼看着萤幕上的来电号码,恨恨的接了起来。

  “亲爱的表妹,我的礼物,你应该收到了吧?”宋家诚的声音,充满了一吐怨气后的愉悦。“怎么样?喜不喜欢啊?”

  “不、喜、欢!”她对着手机吼道。

  宋家诚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你的男人是什么SIZE,所以尺寸从最大到最小,都有备齐喔!”

  这恰北北的表妹,太过聪明却又骄纵任性,他从小被她欺压到大,儿时的回忆就是一篇血泪史。

  昨天,他一听到那个下巴脱臼的最新八卦,立刻逮住这千载难逢的报仇机会,去订了一整箱保险套。他不只要求对方要用原装的箱子,还再三吩咐助理,一定得用邮局寄送,务必让全镇的人都知道她的好事。

  “宋家诚,你死定了!”春娇气急败坏的咒骂。

  爽朗的笑声透过手机传来。

  “怎么,你不喜欢喔?是因为太普通了吗?那我再去订一箱有水果口味的,听说还有螺旋和颗粒……”

  她气得把手机摔了出去。

  王八蛋,这猪头为了报复,竟然乘机故意送来一箱保险套。

  一箱!

  噢!可恶!

  她踢了那纸箱一脚,敲门声却再次响起。

  “做什么?”她猛然将门拉开,只见罪魁祸首就站在眼前。“都是你,要不是——”

  要不是怎样?

  还留在楼梯口的人,全竖起了耳朵。

  春娇瞪着那些人,忍不住扬声解释。“那箱保险套不是我订的!”

  “保险套?”陈志明表现出莫大的兴趣。

  不想再让旁人看好戏,她把心一横,伸手抓住陈志明,把他给拉了进来,才重重的把门关上。

  “什么保险套?”

  身后的男人,好奇的问。

  她不爽的回头,指着地上的纸箱,咬牙切齿的说:“那个保险套!”

  看着那个长宽足有九十公分的大纸箱,他吹了声响亮口哨,挑眉看着她。“你订了一箱?”

  “那不是我订的!”她快被他气死了。

  “不是你?那是谁?”

  她翻了个白眼,不想回答他,只是蹲下来,拆开保险套的箱子,开始翻了起来。

  “镇长的表哥。”在一旁看戏的豆豆,开口解释道:“他听到你们的八卦,所以订了一箱寄过来。”

  原来如此。

  见春娇蹲在地上翻保险套,他也跟着蹲下来。

  “你在做什么?”

  她不理会他,迳自翻找出一部分的盒子,丢了其中一个给双胞胎,才下达指示。“蔻蔻,把这个保险套的图样扫描列印出来,有多大就放多大,愈大愈好!还有,董董,找一个空的纸箱给我。”

  陈志明很快就发现,她挑的全是最小的SIZE。他挑了挑眉,蹲在她身边,也跟着开始挑了起来,不过挑的都是最大sIZE的盒子。

  发现他的行为1,春娇拧着柳眉,瞪着他问:“你在做什么?”

  “你挑错SIZE了。”他扫光了所有大尺寸的保险套,还挥舞着其中一盒,咧嘴对她笑着说:“这些才是我的尺寸。”

  “谁说我是要挑给你的。”她脸一红,冷哼一声。“自大。”

  他抛来一个邪气的笑。

  “不是自大。”他保证。“是真的很大。”

  春娇倒抽了一口气,一时之间,对这寡廉鲜耻的答案,竟然无言以对。而拿着处理好的小箱子走过来的豆豆,以及在事务机旁列印保险套封面的蔻蔻,全都忍俊不禁,噗哧笑了出来。

  她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下流!”狠狠瞪了他一眼后,她抱着那些小号保险套,全扔进豆豆拿来的纸箱。

  春娇和豆豆一起封好纸箱时,蔻蔻也拿了印好的彩色页走过来。

  “你拿这些想干什么?”把所有特大号的保险套都搜刮完后,陈志明又问。

  她把放大过后的保险套封面,仔细的贴在纸箱上,皮笑肉不笑的回答。

  “回礼。”

  “你的笑容看起来好邪恶。”他呵呵直笑。

  “我这是礼尚往来。”她瞪了他一眼,真不敢相信,这个男人居然还有脸说她邪恶。

  不再理会陈志明,春娇抬头喊道:“豆豆,麦克笔!”

  “来了!”

  她拿了笔,大笔一挥,在纸箱另外两面空白处,都写了大大的几个字——宋家诚议长收!

  “好了,把这东西拿去邮局寄,记得一定要寄挂号!双挂号!务必要让他本人在议会中亲自收到!”

  豆豆和蔻蔻一脸兴奋,异口同声的说:“没问题!”

  双胞胎快乐的抱起箱子,像两只小麻雀似的,叽叽喳喳的走出去,往一条街之外的邮局出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