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志明与春娇(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志明与春娇(上)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原本,陈志明以为,她会打定主意,继续把他当透明人。

  但是没想到,车子刚在医院的停车场停下,她就突然抓住他,又开始嗯嗯啊啊的,小手指着急诊室,却迟迟不肯进去,甚至在有人经过时,数度躲到他身后。

  他困惑了半晌,直到她掏出健保卡,跺了几次脚,再度震痛下巴后,才搞清楚她要做什么。

  她要他去替她挂号。

  他愿意对天发誓,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但是,他又笑出来了。

  春娇用力的猛拍他,杏眼圆睁的瞪着他,生气的嗯嗯啊啊,显然是正在咒骂他。

  虽然听不懂,但是从她的表情和肢体动作,他可以非常清楚的感受到,她正在沸腾的怒火。

  “OK、OK,女王陛下,我马上去!我立刻就去替你挂号。”

  她气愤的哼了两声,把健保卡塞给他,然后拿出手帕遮住嘴,一路抓着陈志明当挡箭牌,闪闪躲躲的走进医院,活像是被逮着的现行犯,就怕被人认出来。

  他就算是押解罪犯,也不曾见过有谁像她这般羞于见人。

  “亲爱的,需不需要我去借一顶全罩式安全帽给你?这样可以挡得比较完全一点。”

  春娇气呼呼的伸手,用力捏了他腰肉一把,谁知这家伙肉太硬,竟然还捏不起来,她只好再捶他两下,用以泄愤。

  她的攻击,只换来他更多的笑。

  春娇遮遮掩掩的,好不容易撑到走进急诊室,却惊慌的发现,陈志明虽然体型庞大能遮掩住她,但是,身为警长的他,根本就是一个引人注目的闪亮招牌,一路上老是有人和他打招呼,虽然她死命推着他快速前进,却还是在进入急诊室时露了馅,被人认了出来。

  “春娇?春娇——”

  听到那拉高的音量,她心儿一惊,猛一回头,果然看见一位从小看她看到大的长辈,快步朝着她走过来。

  天啊,是欧阳欣欣那八卦到不行的妈。

  “咳咳咳咳……”

  她遮着合不拢的嘴,假装咳了几声,还试着掩住整张脸,想假装没听到。

  但欧阳妈妈却追了过来,来到眼前堵她。“春娇,你怎么了?你还好吧?感冒了吗?”

  “咳咳咳咳……”眼看无法蒙混过关,她只能点点头,继续装咳,一边频频对陈志明使眼色。

  很不幸的,欧阳妈妈也察觉到警长的存在。

  “咦?警长,你怎么也来了?你也感冒了吗?”

  就在这个时候,林春娇骇然领悟到,自己百分之百找错了遮蔽物。她猛然回头,瞪着那满脸笑意的家伙,只觉得一阵晕眩。

  “没,我没感冒。”虽然听到春娇警告性的狂咳,陈志明还是自顾自的回答。“我只是陪春娇一起过来而已。”

  老天,她好想杀掉他,再挖个洞把他埋起来,来个毁尸灭迹!

  陈志明故意不看她,继续跟欧阳妈妈攀谈聊天。“伯母,好久不见,伯父最近还好吗?”

  “唉呀,你这孩子,就是这么贴心,要不是欣欣早嫁给了向荣,我一定要她嫁给你。”欧阳妈妈笑呵呵的说:“你放心,我家那口子好得很,我在家闲着无聊,所以才来医院当义工,怎么知道这么巧,遇到春娇跟——”

  猛地,欧阳妈妈语音一顿,像是领悟到了什么,双眼蓦然大睁。她看着这新上任的警长,再看看那脸色苍白、突然停下咳嗽转身想开溜的春娇。

  “你刚刚说,你是陪春娇来的?”欧阳妈妈突然拉高了音量。

  春娇再次狂咳起来,咳到几乎都呛到了。

  陈志明还对她露出关怀的表情。“你还好吧?”

  欧阳妈妈看着两人,视线转过来又转过去,嘴角渐渐浮现让春娇胆战心惊的暧昧笑容。

  噢,不要啊!

  欧阳妈妈绝对绝对想歪了!

  春娇眼前一黑,差点就要昏了过去。幸好,就在这个时候,救星出现了,急诊室的护士小姐,喊了她的名字。

  “林春娇。”

  她顾不得礼貌,立刻把欧阳妈妈抛在脑后,转身冲上前去,一屁股坐上急诊室里,看诊医生桌旁的椅子上。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觉得稍微松了一口气。

  今天轮值急诊室的,是三十好几的周医师,虽然调来这里已经五年,但是面对周医师,绝对比面对欧阳妈妈来得轻松,毕竟,这位年轻医师的八卦功力,远远不及欧阳妈妈。

  周医师翻看着她的病历,一看到她的名字,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抬起头来,这才认出眼前用手帕遮住半张脸的女人,就是本镇镇长。

  “镇长?你怎么了吗?”他好奇的问。

  “喔喝啊……”

  “什么?”周医师不懂。

  没办法了!

  春娇叹了一口气,认命的放下手帕。

  瞬间,她看见周医师的眼睁大了些。

  一阵哀凄蓦然涌上心头,她知道,自己现在看起来很蠢。一个女人再美,嘴巴闭不起来,就算仙女下凡,看起来也会蠢得像唐老鸭。

  看到她惨淡、苍白又悲惨的表情,周医师猛然回过神来,咳了两声,才镇定的开口问道:“会痛吗?”

  她泫然欲泣的点头。

  “你的嘴巴闭不起来?”

  她再点头。

  他凑上前去,伸出手。

  “抱歉,我检查一下。”

  周医师握住她的下巴,测试了一下,痛得她差点再次掉下泪来。然后,周医师做出让她很想打人的诊断结果。

  “嗯,脱臼了。”

  她翻了个白眼。拜托,这不是废话吗?

  “你这是下颚的颞颚关节脱落,导致嘴巴闭不起来。”他解释着,还问道:“你怎么会弄成这样?”

  她张着嘴,还没发出声音,却听到后头响起熟悉的男性嗓音。

  “她是被我吻到下巴脱臼的。”

  “什么?”

  “什么?”

  “什么?”

  惊诧的惊呼异口同声的响起,一句是惊吓到的周医生,一句是跟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护士丁灵,另一句音调至少拔高了八度的,是察觉到有八卦发生、机警的跟在陈志明身后的欧阳妈妈。

  完了,她惨了!这下子,她绝对是跳到黄河里都洗不清了!

  天啊,让她死了吧……

  春娇在内心深处哀嚎着。

  “你说什么?”欧阳妈妈瞪大了眼,看着警长追问。

  “我说,是我不小心,把她吻到脱臼。”

  这句话,让原本人来人往的急诊室,陡然陷入一片沉寂。偌大的急诊室内,只剩无数的医疗机器在一片静默中,持续发出微弱而规律的声音。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这儿集中过来。

  春娇终于抓狂了!

  她压根儿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有脸再重复一次,宣布给全急诊室的人听。她气得失去理智,抓起包包跳起来,恨恨的猛砸陈志明。

  一下、两下、三下——

  当她要敲下第四下时,有人抓住了她。

  “春娇,你冷静点。”丁灵抱住她。

  “横、摁、嗯……”

  “什么?”丁灵揽着想抬脚踹人的春娇,听不懂她的咆哮。

  “横摁嗯!喔奥矮恶捱!”她愤怒的吼着。

  “横摁嗯?你在说什么?”听到她像跳针的唱片,不断重复同一句话,丁灵一边用尽力气,把她从警长身边拉开,一边困惑的问。

  “她是在叫我。”陈志明保持微笑,接住春娇攻击他的包包,还不忘为她做翻译。“横摁嗯。陈志明。”

  因为在山上就听了好几次,刚刚在外面她也喊了好几次,他已经开始听得懂,她咒骂他的字句了。

  “昂啊暗!”春娇咒骂。

  “这句是王八蛋。”他解释。

  “欸害合!”

  “你去死。”他说。

  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竟会亲眼看见,冷静美丽的镇长,抓狂的攻击警长,而警长却只是一边笑,一边闪躲,半点都没有要阻止镇长的意思。

  欧阳妈妈连忙出来劝阻。

  “好了,春娇,你别气了!”

  “没错,你再喊,下巴会推不回去的。”陈志明提醒。

  他的提醒,惹得她更愤怒。

  丁灵再也看不下去了。“警长,我想你最好先离开一下。”她忍住笑,一边指使警长,一边和春娇劝说。“你镇定点,好吗?你正在让自己出糗。”

  出糗。

  出糗。

  出糗。

  这两个字,总算是敲进了她的脑袋。她深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重拾镇定,慢慢的冷静下来。

  “欧阳伯母,麻烦你把那个绿色的布帘屏风推过来好吗?”丁灵说道。

  “没问题、没问题。”屏风很快就被推了过来。

  “周医师。”丁灵皱起眉头,看着那个坐在角落、闷笑得满脸通红的家伙。

  “咳嗯,来了。”周医生跳了起来,咳了两声,好不容易压住笑意,才过来开出诊断书,随即下了指示。“丁护士,麻烦你替镇长打一针肌肉放松剂。”

  丁灵拉着春娇,坐到一旁病床上。她刚要去拿针,春娇却拉住了她,气愤的指着她身后。

  “横摁嗯!”

  她回头去,果然看见警长探头进来。

  “警长。”她皱眉。“出去。”

  “我只是想问,她状况还好吗?”

  春娇用力的哼了一声,还把头撇到一旁去。

  “只要你离开这里,她就会好一点。”丁灵回答,看了陈志明一眼。

  有那么一瞬间,她看见这男人的脸色僵了一下。唔,看来,他的笑容隐瞒了很多事,最起码就藏住了他对春娇的关心。

  “她太紧张了,得先放松下来,才能把下巴推回去。”丁灵告诉他。

  黑眸里有某种光芒悄然闪过。他像是松了一口气,再度露出笑容。

  “那我先去看看白秀筑。你知道她在哪里吗?她应该跟刚刚到的救护车一起过来,她丈夫摔伤了脚。”

  “开放性骨折的那个?那应该送手术房了,你从旁边那个门口出去右转就能看到。”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不理警长的春娇,却突然回头跳下病床,边冲上前边喊。

  “横摁嗯!”

  听到她的叫唤,他停下脚步,回过头来。

  春娇忍着下巴的疼痛,从随身包包里头,掏出了面纸和一支唇蜜,塞到他的大手里。

  “你要给白秀筑的?”他挑眉。

  她点头。

  “为什么?”他不明白。

  “女人都不希望她的男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同样身为女人,丁灵了解了春娇的用心,主动替她解释。“面纸是给她擦泪,唇蜜是要让她精神看起来好一点。”

  简单的一句话,却点醒了陈志明。他乍然醒悟过来,看着春娇的目光,霎时变得温柔。

  那温柔的眼神,害得她双颊红透。羞恼不已的她,伸手用力把陈志明推了出去,再唰地一下,把屏风再次拉上。

  他又笑了。

  可恶!

  春娇转身,愤愤的走回床上坐好。

  “男人,就是笨,对吧?”丁灵拿着准备好的针筒,粉唇噙着笑。

  春娇翻了个白眼,用鼻孔哼了一声,忍受打针时的不舒服。

  就在这个时候,她发现了一件事。

  欧阳欣欣的妈妈不见了!

  她悲伤的呻吟了一声,几乎可以预见,她跟可恶的男人正在交往的八卦,将在一个小时内,传遍方圆百里内的每个厨房。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