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志明与春娇(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志明与春娇(上)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从小到大,她品学兼优。

  好啦,也许她的品行不是真的那么优,但至少她也拿了个大学学历,在三十岁前就赚饱荷包,还担任镇长,尽力为民服务,回馈乡里。

  她不贪污、不贿选,更不收贿,甚至从早加班到晚上。

  噢,看在她如此发愤图强的分上,老天爷怎么忍心让她发生这种惨事?

  就算她的性格上,真的有那么一丁点缺陷,至少她美丽的外貌,可是让她从小就成为镇上男孩追求、女孩羡慕的对象。而她魔鬼般的身材,加上天使般的脸孔,以及三寸不烂之舌,更是让镇上无论男女老少,从三岁到一百零三岁,全都难逃她的魅力。

  她在学期间,甚至接连夺下四届校花,关于她的美名,至今还让学弟妹们传颂不已!

  但是如今,现在,就在刚刚三秒钟之前,这个粗鲁的男人、没有脑袋、低级的王八蛋,竟然强吻她,还吻到她的下巴都脱臼了!

  再美的女人,下巴脱臼之后,还能看吗?

  更让人无法置信的是,他竟然还有脸,当着她的面放声大笑!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他一边道歉,一边还笑得难以停止。

  这太过分了!

  这真的太过分了!

  春娇伸手握拳,一拳就朝他脸上挥去,但拳头还没打中目标,身体的肌肉却牵连到下巴,让她痛得掉下泪来。

  “对不起,噗!”他又笑了。“你不要乱动,别再气了,我马上带你去医院!”

  医院?

  她不要,她才不要去医院!

  春娇惊慌的摇头,再次痛得进出一滴泪,只得又气又恨的赶紧停下。

  “喔姆奥呵欸暗!”

  天啊,这是什么声音,好可怕!

  她惊恐的发现,自己只能发出喔喔啊啊的声音,而这试图发言的结果,只是搞得她的下巴更痛。

  春娇惊慌不已,却听见陈志明劝道:“脱臼一定得去看医生。”看到她的表情,陈志明拚死忍住笑,开口提醒。“不然,你的嘴会一直闭不起来。”

  瞬间,她瞪大了眼。

  “没错,嘴巴闭不起来的你,看起来真的很可笑。”他实话实说。

  下一秒,抓狂的春娇又开始攻击他,不过,这次她没用手,而是改用脚。她抓着车门,对他又踢又踹的,一张小脸气得几乎红透了。

  “嘿,我不是故意的,好吗?我本来已经要放手了,你要是不挣扎得那么厉害,就不会脱臼了。”

  什么?这王八蛋!

  难道,被强吻到脱臼,还是她的错吗?

  难道,她还得乖乖给他亲吗?

  有没有搞错啊?受害人是她耶!

  她气得火冒三丈,抓起包包当武器,往他头上猛砸,但他却不乖乖受罚,竟然还有脸闪。气昏头的她,抬起脚来,想也不想的就朝着他的两腿之间,用力的踹下去——

  “喂!女人,你踢哪里?!”就在最危险的那一秒,陈志明火速伸手,抓住她的长腿,阻止悲剧的发生。“这里不行,我还要用的!”

  她再踹出另一脚,却也被他顺势抓住,整个人还被往外拉。

  春娇吓了一跳。

  她踹出另一脚,以为自个儿会掉出车外。没想到,陈志明却放开她的腿,伸手绕到她背后,将她整个人抛到宽肩上。

  全部的动作,一气呵成。

  “啊——”

  她尖叫着。因为惊吓,也因为下巴牵引震动,痛得她快死了。

  “抱歉,可是你一定要去看医生。”

  “喔姆奥……”

  她试图挣扎,可是这种沙袋姿势,对她实在很不利。

  “乖一点,你一直嗯嗯啊啊的,只会让下巴愈来愈痛。”他扛着她,大步往悍马车走去。

  “横、摁、嗯……啊……”

  小小的粉拳,像下雨似的往他结实的背上猛打。他却是不痛不痒,任由她一路拍打尖叫。

  “恨喔碍捱!横、摁、嗯……”

  不理会她的抗议与挣扎,陈志明把她扛上车,但才一松手,她立刻试图要跳下车。

  大手一捞,轻易又把她逮了回来。这次,他居然掏出手铐,用最熟练的动作,把她铐在车顶握把上。

  “横摁嗯!恨挨喔……”她快要气疯了,不敢相信,他居然有胆子铐住她,长腿再次朝他踢去。

  这一次,她的高跟鞋甚至飞了出去。

  他叹了一口气,再度闪过攻击。“我说过了,你要是再袭警,我就只好被迫逮捕你。”他站在攻击范围之外,莞尔的笑着。“别再嗯嗯啊啊了,乖一点,等看完医生,我就送你回家去。”

  春娇的回答,是另一声愤怒的尖叫。

  这次,他干脆装作没听到,迳自弯腰捡起高跟鞋,再回到她车子旁边,捡拾从她包包里掉出来的女性用品。

  确定没有遗漏后,他拔下车钥匙,这才走回悍马。

  被手铐铐在车上的春娇,气得双颊泛红,眼角还有着晶莹泪水,要不是她脱臼的下巴让那张美丽的小脸,变得有些滑稽,不然此刻的她,看来还真是楚楚可怜。

  陈志明先替她关上车门,然后绕到另一边,开门上车。

  只是,他才上车,山路的那一头,一辆救护车闪着红灯,笛声大响,飞快的开下山去。他拿起无线电询问状况,才晓得张铁东摔伤了。

  他挂回无线电,看着身旁的女人,发现她虽然气愤不已的瞪着他,一脸的不爽,但却安静了许多。

  原来,她早已知道张铁东摔伤了。

  他以食指敲着方向盘,嘴角噙着笑,挑眉看着她。“反正,你早晚都是要去看医生的,拖得愈晚,对你愈没好处。而且,你还得去医院探病吧?”

  春娇眯起眼儿,蓄积已久的泪水却因此滑了下来。但是,她却仍是抬高了下巴,怒视着他,一点儿也不肯示弱。

  他心里明白,她一定感觉非常屈辱。但是,这女人根本说不通,要是不把她铐起来,她一定会趁他捡东西时,再次攻击他或者逃走。

  无论她是选择了前者或是后者,都对她脱臼的下巴没好处。

  “现在最快的解决方式,就是去看医生,愈快看完医生,你就能愈快去帮白秀筑。”他拿起她的高跟鞋,在靠近她之前先做出警告。“你再踢我,就是强迫我逼你缴械,没收你的高跟鞋,了解?”

  如果她手上现在有刀,一定要砍他个十七、八刀。

  但现况是,她的下巴脱臼、嘴巴闭不起来,她的手被铐住,漂亮的三吋高跟鞋,还被握在他手中当人质。况且,他说得没错,张铁东受了伤,秀筑姊一定也在救护车上,她现在一个人,一定很害怕。

  所以,春娇就算再气、再不爽,为了早点脱离苦海、去陪秀筑,她还是点了点头。

  “很好。”

  他露出微笑,抬起她的腿。

  春娇信守承诺,没攻击他,眼睁睁见这男人,竟然握着她的脚踝,替她穿上高跟鞋。

  他的手很大,既温暖又厚实,几乎完全包覆住她的裸足。替她穿鞋的动作,也出乎意料之外的温柔。

  帮她穿好了鞋。陈志明拾起头来,黑眸看着她,半晌之后才抬起手来,抹去她脸上的泪。

  “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这一次,他是真心诚意的道歉,她知道,虽然他眼里还是带着笑,但她看得出来,他是真心的。

  然后,他从她的包包里掏出了手帕,替她擦去唇边因为嘴闭不起来而流出来的唾液。

  莫名的,泪水突然涌现,她又气又窘的转开视线。

  可恶,她长那么大,从来没这么屈辱悲惨丢脸过。呜呜呜呜,她恨死这个王八蛋了!

  “我会派人来,把你的跑车拖下山,你如果答应乖乖的坐在车上,我就替你把手铐拆下来,OK?”

  他提出条件。

  春娇气恼不已,下巴又痛。但是,眼前情势比人强,她只能点头同意。

  她有很多很多缺点,但信守承诺却是她少数的美德之一,关于这一点,全镇的人都知道。所以,得到她的保证后,陈志明也掏出钥匙,解开了手铐。

  “要乖一点。”他吩咐。

  春娇摸着手腕,凶恶的瞪了他一眼,再抢回自己的包包,还有手帕。然后,她忿忿不平的转过头,只盯着窗外看。

  从下山到回到镇上,整段车程里,她都不肯再看他一眼。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