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志明与春娇(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志明与春娇(上)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开放性骨折!

  春娇心头一凛,惊觉事情非同小可。

  “秀筑姊,你听我说,先冷静下来,不要移动张大哥。”

  “好……”她慌得没了主意。

  “你打电话叫救护车了吗?”

  “没、没有……”

  春娇离开没多久,张铁东就摔伤了,白秀筑一时心慌意乱,只记得手里还捏着春娇塞给她的文件跟联络电话,在惊慌之中,她先打给了春娇,反倒忘了叫救护车。

  “秀筑姊,你别担心,我现在立刻替你联络医院,要他们派救护车上山。”春娇说道。“我先挂断电话,一会儿就打给你。”

  挂断电话后,她立刻通知医院,说明了伤者的状况,再告诉他们详细地址,要救护车尽快上山。

  然后,她再打给白秀筑。

  “秀筑姊,救护车已经上山了,我把你的电话号码给了随车的急救人员,他会在电话里头告诉你该做什么动作。”她用冷静温和的声音,尽力安抚白秀筑。

  “好、好……”

  从电话里听来,白秀筑还是很惊慌。春娇很快的下了决定。

  “我立刻就回山上去,别担心。”挂上电话后,她挑了一处山路转角,先踩住煞车,再用力的猛转方向盘。

  山路狭隘,但是她对自己的技术有信心,车尾猛地一甩,在山路上划了个半圈,车头已经掉转了方向。

  春娇放开煞车,改踏油门,正准备以最快的速度冲上山去时,车下却发出轰然巨响。

  咚!

  跑车倏地一震,震得她脸上的太阳眼镜都掉落在腿上。

  她皱起眉头,再度用力踩下油门,巨响却再度响起,后轮只能空转,却无法行驶。

  该死!

  她低咒了一声,熄火之后下车,四处探看了一会儿,才在车子底盘下,发现了“罪魁祸首”。

  原来,她甩尾回转时,车尾超过了柏油路面,一颗大石头刚好就卡进了底盘下,又因为她不死心的猛踩油门,这会儿大石头卡得死死的,害得她的车后轮悬空,完全动弹不得。

  春娇站在阳光下,用手盖住额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她坐进驾驶座里,再度启动车子,重新戴上太阳眼镜,再松开一颗扣子,用手拉了拉领口,让冷气稍微驱逐暑意。她拨了电话给白秀筑,想说明状况,却发现对方电话中,猜测大概是急救人员占了线。

  她改拨另一组电话号码。

  电话响了很久才通,一个粗鲁的男声,劈头就问:“你又有什么事?”

  “我是镇长。”她故意强调。

  “我知道。”成大业咕哝着。他一看见来电显示,就知道是林春娇打来的。

  “我的车子在山路上抛锚了。”

  “关我什么事?”

  “消防队不是最乐于助人吗?”

  “你丢给我们的工作,老早超过乐于助人的范围了。”自从林春娇上任之后,消防队的杂务就暴增了数倍。

  “喔,是吗?”她满不在乎的应了一声,而后理所当然的下令。“我还有行程要赶,所以请你十分钟内赶到。”

  “我、没、空!”成大业怒吼。

  “就这样。”

  赶在成大业反应之前,她挂断了电话。

  炎热的夏日,让等待更加难熬。

  就算有冷气的吹拂,但长时间曝晒在烈日下,没一会儿,她就热得全身汗流浃背。她试图关上电动车篷想要遮挡阳光,但没一会儿就觉得车子闷热得像烤箱,连冷气都像是失去效力。

  她不想被闷死,但也不想晒黑。

  正在左右为难的时候,救护车的声音由远而近,很快的就出现在山路的那一端。在接近她的车时,车速明显的放慢下来。

  春娇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不用停留,尽速上山去,救护车才又加快速度,往山上驶去。

  时间,已经超过了十分钟。

  她热得头昏眼花,瘫坐在驾驶座上,在心里默默咒骂成大业。

  那个该死的家伙,要是真的有胆子不来,把她跟车子丢在这里不管,等到她有办法下山时,他的皮最好绷紧一点!

  汗,一滴又滴,像小雨般落下。

  冷气坏了吗?她怎么觉得似乎愈来愈热了?

  这么热的天,她难道要舍弃心爱的跑车,自己走路下山吗?

  不行,她是“Sweet  Love”的代言人,这身白嫩的肌肤,是要在花卉博览会的时候,用来做活广告的,绝对不能晒黑!

  正当春娇热得头昏脑胀,进退两难的时候,车门突然被人打开,一张黝黑的俊脸探了进来,吓得她差点跳起来。

  “嘿,你还好吗?”陈志明问道,深邃的黑眸,扫过她汗湿的小脸,还动手拿掉她脸上的墨镜。一滴热汗沿着他的脸颊滑落,滴落在她半敞的胸口。

  不知道是因为那滴汗,还是惊吓过度,她的身体悄悄的窜过一阵莫名颤抖。

  “你热昏了吗?”黝黑的大手,轻轻拍了拍她的额头。

  春娇深吸一口气,挥开他的手,重新坐直身子。

  “来的人怎么是你?”

  “我来不好吗?”

  “我是叫消防队来。”

  “消防队没空。”

  她不信!

  春娇抓起手机,又开始按起成大业的手机号码。

  陈志明却伸长了手,抢走她的手机。“你这是属于交通问题,该归警察管。”他笑着说道,在车边蹲了下来,察看抛锚的原因。“啧,我早就说过,你这辆车底盘太低了。漂亮但不实用。”

  “不关你的事。”她最讨厌有人说她爱车的坏话。

  他双手撑着大腿,抬起头来,又对她连连啧了好几声,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

  “大热天的,我老远跑来救你,你不但一句谢都没说,态度还这么差。你妈妈难道没教你,要对警察哥哥礼貌一点吗?”

  “我又没叫你来。”她嘴硬。

  “所以,我大老远跑来讨骂挨,是我活该?”

  “我可没这么说。”

  黑眸眯了眯,闪过危险的光芒,俊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甚至还能保持一丝微笑。

  “你实在是被宠坏了。”他慢条斯理的说。

  春娇瞪大了眼。

  “胡说八道!”她怒叱。

  “是吗?”

  陈志明缓缓站直身子,身后耀眼的日光,替他镶了一圈淡淡的金边。他背对着光,让她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所有人都宠着你、顺着你,任你为所欲为。而你稍有不如意,就用尽办法,软硬兼施的非要事事顺你的心。”

  “不要说得好像你很了解我!”

  “我是很了解你。”

  “你来这里不过才三个多月。”

  “三个多月,已经够久了。”久到他太了解,这个小女人有多任性、多固执、多不讲理,以及多么的迷人。

  他的语气,让她本能察觉到危险。但是,她打死都不会承认,自个儿心里有那么一丁点的怕他。

  所以,她故意挤出一声冷笑。

  “久到足以让你学会,什么叫做放弃或是失败了吗?”

  黑眸再度一眯。

  “你这是蓄意挑衅。”他慢吞吞的说道。

  春娇眨了眨眼睛。

  “犯法吗?”

  陈志明注视着她。

  然后,他蓦地伸手,牢牢握住她的下巴,健硕的身躯朝她俯过来,薄唇准确的封缄了她的小嘴。

  她的双眼瞪得好大好大,错愕得脑中一片空白。

  他、他他他他他他他他……他在做什么?

  春娇全身僵硬,完全无法动弹。

  薄唇热烈的揉擦着她,他狂暴的热吻,像是要把她整个人都吞下去,就像是猛狮在袭击猎物。

  这么霸道的吻,让她根本无处可逃,他吮住了她软嫩的红唇,舌尖喂入她的口中,需索她的甜蜜。

  她的滋味,比他想象中更好。

  他在脑子里幻想过无数次,这坏脾气的小辣椒吻起来会是什么滋味。却没有想到,那张令他又爱又恨的小嘴,软甜得让他一尝上瘾,怎么都吮尝不腻。

  起先,她惊慌失措,本能的挣扎着。

  但他将她钳握得更紧,不但没有停下这个吻,反而进攻得更激烈。

  放肆的热吻,持续了不知道多久,她只觉得全身都在发软、在发烫。那霸道的舌尖,舔遍她口内的柔软,吸吮着她的舌尖,教她颤抖不已。

  她喘不过气来,软弱的任这个男人为所欲为,甚至在他的大手掬握住她胸前的柔软时,发出娇腻的呻吟,仿佛她早就期望他会这么做——

  期望?

  春娇猛地惊醒过来。

  期望?!

  她期望这个男人对她——对她——

  不,这不可能!

  她被闪过脑中的想法吓着了。

  理智霎时之间全部都跳回脑子里。她开始像野猫一样,在陈志明的怀里奋力挣扎,试图挣脱他的怀抱以及热吻。

  他还不肯松手。

  春娇快不能呼吸了,她抡握粉拳,死命扑打他的宽肩,甚至还狠下心来,用力咬住他那贪婪的舌。

  吃痛的闷哼响起,但,也因为疼痛,他的钳握蓦地变强,而她却又在同时,不顾一切的挣扎着……

  喀啦!

  两个人同时僵住了。

  那、那是什么声音?

  胶合的双唇终于分开,但春娇却仍张着小嘴,惊恐的瞪大双眼。

  她的下巴脱臼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