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志明与春娇(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志明与春娇(上)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陈、志、明!”恼怒的尖叫声响起。

  接着,急促的脚步声,喀啦喀啦的踩过人行道,在消防分队的大楼前停住。

  陈志明刚停好车,就听见那声怒叫。他转过头去,看见站在消防大楼前,双手握拳、双眼气得几乎要喷火的春娇。

  他关上车门,慢条斯理的走了过去,高大的身躯,直走到她面前才停住。

  “我问你,你为什么擅自把人手全部调走了?”她仰起头来,凶恶的瞪着他,怒气冲冲的质问,气恼不已的模样,像是想当场冲上来,狠狠的踹他几脚。

  “擅自?”他慢吞吞的反问。

  “对!”

  “如果我没记错,那些人都是警员,你无权调派他们。”

  今天中午,当他巡逻过后,回到分局里的时候,赫然发现,十几名员警全数消失不见。警局里空荡荡的,只剩下一个留守的警员战战兢兢的告诉他,镇长把所有的人手,都调派去花卉博览会的预定地。

  他二话不说,立刻打了手机,要所有的警员全部回警局报到。

  这个举动,彻底惹恼了春娇。

  “我只是借用啊!”她理直气壮的回答,恼怒的质问。“你把人都调走了,那棚架怎么办?”

  “你可以另外找人来搭。”

  她跺了跺脚。

  “那要花钱啊!”那些公费,当然是能省则省。

  蓦地,陈志明脸色一沉。

  怒气清清楚楚的从他庞大的身躯,辐射而出。

  “你不要把警察都当成是佣人!”他微眯着眼,轻声警告,紧握的双拳,克制着想要伸出双手,用力摇晃她那颗小脑袋的冲动。

  这个女人的行径,实在太过嚣张。

  求好心切是一回事,但是滥用职权,把警员全部调去做苦力,害得警局里唱空城计,这就太过分了!

  他的确在追求她,但是,公事公办是他的原则,他绝对无法容许她擅自越权,增加他下属的工作量。

  黝黑的俊脸默默的看着她,黑眸里有着压抑的怒火。

  正午的阳光耀眼,热得人直冒汗,而两人的怒气,更是有如火烧般旺盛。争论的声音,一句比一句大声。

  春娇没有被他的脸色吓退,甚至把声音拉得更高,不爽的质问:“你们不是人民公仆吗?”

  “公仆不是这样用的!”

  “这有什么差别?我也不是要他们为我私人办事,而是请他们到会场帮忙。这是镇上的事,他们也应该要出力啊!”

  “局里每个人都有勤务要忙。”

  “这些事情花不了他们多少时间。”她不肯让步。

  他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把人手都调走,要是出了事呢?谁来负责?你吗?”

  “我——”

  他打断她的话。

  “还有,博览会开幕的时候,警方可以协助,但不可能加派人手。”他居高临下的俯视她,对着那张漂亮的小脸,一字一句的说:“我回绝了其他分局的支援。”

  “什么?!”她尖叫。

  今早,她去分局的时候,陈志明刚好不在。于是,她软硬兼施的强迫副分局长打电话给邻近几个乡镇的警分局,要求他们在博览会开幕当天,加派人手增援。

  这类的支援请求,通常必须由分局长提出,但是陈志明不在,而春娇又是急性子,根本不愿意等,所以再三催逼副分局长,确定他打了电话,请调到人手后,她就带着那些警员,去会场出公差了。

  春娇原本还以为一切都妥当了。却没想到,陈志明一回来,就毁了她的安排。

  这家伙,存心要来坏她的事!

  “我不管!反正,我需要人手,你就得配合!”她杏眼圆睁,丝毫不肯退让,甚至还威胁的往前走近一步。

  陈志明根本不为所动。

  “人手?”他斩钉截铁的回答。“对不起,没有!”

  春娇倒抽了一口气。

  可恶,这个王八蛋,居然给她下马威!

  她挺起胸膛,朝前一步,两人的身体几乎就要贴在一起了。她气得没有注意到这些。

  “是怎样?你全镇都尿过一遍了,现在想在我身上撒尿吗?”她讽刺的问道。

  虽然怒气勃勃,但陈志明的眼里,还是闪过一丝深浓的笑意。

  其实,他想在她身上做的,可不是这件事情……

  突然,有人发动攻击!

  “啊!”

  春娇的尖叫声,霎时间响彻云霄。

  一股巨大而强烈的水柱,笔直朝两人喷射而来,冰冷的水柱,吓得她连连后退,狼狈的伸手想挡,却还是阻止不了,强力的水柱喷得她整齐的发型变得乱糟糟,就连衣裳也在转眼之间被喷得湿答答的。

  而且,水柱的水压极强,冲击在身上,就像是被打了好几拳,痛得她不断尖叫。

  “停!快停下来!”她在水柱中大叫。

  强烈的水柱,也招呼到陈志明身上,弄得他一身都湿了。

  消防队的小队长成大业,手里握着消防锚子,故意把水量开到最大,持续攻击两人,不肯善罢干休。

  “他妈的,你们是吵够了没有?全部的人都被你们吵醒了!要吵滚到别的地方去吵啦!”睡眠不足,让他暴躁而不爽。

  消防队的地理位置,就位于警分局跟镇公所之间,而这两个人,不去别的地方吵,偏偏就挑了中间地带,站在消防队前大吵。

  消防队里是四十八小时轮班制,上两天班就休两天,勤务多而杂,弟兄们都是逮到时间,就努力补眠,这一男一女却来扰人清梦,吵得弟兄们都难以成眠。

  身为小队长的成大业,再也忍耐不下去了。

  他气冲冲的冲下楼,把水管拉到大门前,打开消防锚子,就对着两人直冲。

  “吵啊,你们再吵啊!”

  水珠四处飞溅,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春娇的衣裳被喷得全湿,薄薄的布料全贴在身上,诱人的曲线在日光的照耀下,更是一览无遗。

  “成大业,快住手!”她闭着眼睛,小手乱挡,丝毫没有察觉陈志明注视她的眼神,已经从愠怒转为渴望。

  水势没有减弱的迹象,成大业站在一旁,倒是没错过这细微的变化。其实,打从一开始,镇上所有人就察觉出,这对男女之间相互吸引的电流,强得火花四迸,热烈得刺眼。

  “干么只是看,既然想要,那还不快点把她压倒。”他对陈志明说道,不明白这位学长兼好友,为什么迟迟还没有“动手”。

  春娇的尖叫声,再度拔高。

  “你说什么?”

  成大业转过头来,终于把水势减弱。

  “不然,你压倒他也行啦!”他耸了耸肩,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总之,别再来这里吵了,要吵你们去开房间吵!”收起消防锚子,他把水管卷了又卷,迳自进了消防大楼,又去补眠了。

  全身湿答答的春娇,站在原地滴着水,气恼的频频喘息着。

  懒洋洋的男性嗓音响起,已经听不出半点怒意,反倒是充满着兴趣,以及期待。

  “怎么?你想压倒我吗?”

  她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一点都不想!”

  *

  红色的保时捷,在蜿蜒的山路上奔驰,道路两旁的青翠树木,迅速的往后退去,在眼角化为一道绿波。

  蝉声唧唧,像是夏日的交响乐,当车子驶过树荫处,蝉声就更响亮。

  树影与阳光,不断交错,春娇开着车,盘绕着山路而下,山下的平原景致,在她眼前豁然开朗。

  她已经数不清楚,这是第几次上山,又是第几次被张铁东拒绝了。

  其实,她的行程紧凑,根本没有这么多时间,可以跟那个阴沈寡言的男人慢慢耗。

  但是,花卉博览会里头,需要更多有特色且优质的有机农产,才能够让国内外的厂商,对镇上的有机农业有更深的印象。

  张铁东的有机农产,跟向家农场的“Sweet  Love”,要是能够搭配宣传,将会使花卉博览会增色不少,更不用说会招来多少商机了。

  养生与美容,是两大卖点,最让消费者无法抵抗。

  为了说服张铁东,她每天都往山上跑。而这趟上山,吃过张家种植出来的有机食用百合后,春娇更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事实上,她曾经吃过别户农家种植的食用百合。虽然也是有机种植,但吃起来淀粉质较多,口感像是山药。

  而张铁东种植出的百合,却是清甜爽脆,甜美得像是水梨,让她只吃一口,就惊艳不已。

  她询问过农委会的农业改良场,才知道两家百合的品种不同。几年前张铁东委托农业改良场,从荷兰进口有机食用百合的苗栽,一株小小的苗栽,就要价七元。

  从苗栽种植到可以收成,足足要三年的时间。

  市售可见的百合,大部分是中药店里使用的干燥百合鳞茎。只有在少数几间日系百货公司经营的超市里,才看得到真空包装从国外空运来的鲜百合,这类的鲜百合,既不是有机种植,为了延长保鲜,还会使用药剂,滋味与口感就逊色了。

  张铁东既然种出这么优质的农产,为什么要拒绝她替他安排好的推广计划呢?

  春娇困惑极了。

  那个男人疼爱妻子的程度,足以让其他男人汗颜,既然有机会能够增加收入,让妻子过更舒适的生活,他为什么会拒绝?

  跑车绕过一个大弯,速度不减。

  还是说,张铁东有什么顾忌,不愿意——

  手机突然响了。

  春娇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手往包包里挖,没忘了把注意力放在驾车上。好不容易挖出手机,她按下通话键。

  “喂?”

  电话里传来女人的声音,只是语调抖颤得太厉害,让人几乎听不清楚,她在说些什么。

  “他、他、他……铁东他……”

  春娇很快的认出声音的主人。

  “秀筑姊吗?你冷静点,你在说什么?张大哥他怎么了?”

  “他……”

  “他怎么了?”

  “他从屋顶摔了下来,好多血……”白秀筑哭了出来。“我看到他的骨头断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