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志明与春娇(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志明与春娇(上)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前方不远处,有个高大的男人,正坐在树下的大石头上,身边有个娇弱的女子,拿着保温壶,在替男人倒冬瓜茶。

  一见到春娇,白秀筑的脸上,就露出了微笑。

  “嗨,春娇,今天怎么有空来?”不同于丈夫的冷淡,她温柔的笑容里充满了欢迎。

  “我刚好到村子送公文,就顺便把上次提过的促销方案,拿来给你和张大哥看看。”她撒了个善意的小谎,热情十足的掏出包包里的文件夹,递给了秀筑。

  之前,她说破了嘴皮子,张铁东却完全听不进去。但是,她很快的就发现,这个脾气硬得有如顽石的男人,其实有个弱点——他深爱着白秀筑!

  “我们不需要什么促销方案。”

  张铁东冷着脸的开口,但是一如春娇所料,他并没有阻止白秀筑接下文件夹。

  春娇再接再厉,努力游说。

  “张大哥,加入产销班,可以增加农场的利润——”

  “我们不需要更多的利润。”他面无表情,黑眸直视着她。“只要能自给自足就够了。”

  “但是,要是有多一点的利润,你就能做更多事。”她半点也不气馁,继续劝说。“有好的销售管道、行销方式,就能增加利润。这么一来,你跟秀筑姊也能轻松些,还可以改善这里的环境——”

  张铁东脸色一变,倏地站起身来。

  糟糕!

  她原本希望,爱妻心切的张铁东,会愿意为了秀筑,考虑促销宣传的事情,却没想到适得其反,大大惹怒了对方。

  张铁东本来就不像一般农夫,不仅身材高大、肌肉结实,表情更是严酷阴沈。她第一次登门拜访时,还差点以为他是哪来的黑道大哥。如今,他一站起来,浓眉一横、黑眼一瞪,气势更是吓人。

  怒气扑面而来,春娇忍不住退了一步,却一时重心不稳,差点就要摔倒。

  一双大手,抢在紧要关头,扶住了她的纤腰。

  被吓得扑扑乱跳的心,因为察觉到他的存在,竟渐渐平静下来。扶在她腰上的大手,无言的透露出他强大而坚定的守护。

  眼看情况闹僵,秀筑伸出手来,握住丈夫的手,柔声说道:“我们这里的环境很好。”

  “呃,很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

  春娇尴尬的道歉,但是张铁东的视线却不在她的身上。他拧着浓眉,沉默的看着陈志明。

  她不知道张铁东看见了什么,但是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出,两个男人静默对视时,空气里逐渐累积升高的紧张。

  柔软的小手,悄悄握紧宽厚的大手。

  张铁东低下头来,看着妻子,深埋在他眼里的严酷,只有在注视她的时候,才会稍稍褪去。

  “我觉得很好,真的。”秀筑看着他,柔声保证。

  或许是因为陈志明的身分,也或许是因为白秀筑的安抚,张铁东终于压下了脾气,将视线拉回春娇脸上,用最冰冷的口气告诉她。

  “我们这样很好,不用你多管闲事。”

  她张开嘴,想要再说几句话,却赫然发现,自己竟然有口难言——

  陈志明捣住了她的嘴!

  “闭嘴。”他说道。

  这个男人,竟然有胆子阻止她说话!

  春娇双眼圆睁,为了夺回发言权,她拚命的挣扎着,又扯又抓,甚至尝试咬他,努力跟捣在嘴上的大手奋战。

  两人热战方酣,张铁东却视而不见,迳自牵着妻子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

  不同于丈夫的冷静,白秀筑瞪大了眼,对警长的不择手段感到不可思议。丈夫握着她的手,一直往前走去,她只能频频回头,维持着讶异又好奇的表情,跟丈夫一同走进屋子。

  眼看那夫妻二人即将进屋,春娇又气又急,用力踩了身后那王八蛋一脚,又死命的用指甲捏掐他的手背,才让他痛得松了手。

  “你这王八蛋!”她回头,拿起包包对陈志明挥打,气愤的攻击了他两下,又踹了他一脚,才回身朝着张铁东的背影大喊。

  “张大哥,最起码让我做一个网页,连结在镇公所的网站里!”

  回答她的,是张家后门重重被甩上的声音。

  讨厌,又失败了!

  春娇心里气闷,只能安慰自己,至少文件夹已经顺利交到秀筑的手里了。

  “你不应该去捋虎须,那个男人可不是小猫咪。”

  这男人不说话还好,一听到他的声音,她就心头火起。她猛地回身,凶狠的用手指猛戳着他的胸膛,边戳边骂。

  “陈志明,你不说话,没人会当你是哑巴!下次,你再敢对我动手动脚,我就告你性骚扰!”

  骂完,她一甩头,转身就走。

  那男人却跟在她身后,漠视她的警告,不厌其烦的告诉她:“嘿,我只是阻止你做出蠢事,保护镇民的安全,是我身为人民保母的责任。”

  这家伙,黑的他都能说成白的!

  她不理他,迳自往前走,穿过葡萄园。

  谁知,陈志明却自顾自的继续说:“再说,对方都已经说他们过得很好了,你何必再拿热脸去贴他们的冷屁股。”

  别理他、别理他!

  她在心里告诉自己,快步走过地瓜田,经过高丽菜圃旁。

  “还有,我要是对你性骚扰,绝对不会只是捣住你的嘴,还让你又踢又打的。”他的声音里有笑意,却也有保证。

  林春娇,继续往前走,别回头理那无聊低级的家伙!

  “你已经不止一次公然袭警了,你真的要改改这种习惯。”

  她加快脚步,穿越丝瓜棚旁边。

  “否则下次,我就得被迫逮捕你了。”

  天啊,她受不了了!

  猛地,春娇停下脚步,回过身来,劈头就骂。

  “陈志明,你不要太过分了——”连篇的咒骂才刚起了个头,她就突然感觉到有人在拉她的裙子。

  咒骂消音,她低下头来,就看见一个小男孩,不知何时已来到她身边,正轻扯着她的裙子,浓眉大眼的小脸上,堆着满满的笑。他是张铁东与秀筑的儿子,今年才刚满六岁,是个很乖的孩子。

  陈志明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能变脸变得这么快的。

  原本还满脸怒意、表情凶恶的春娇,一看见那小男孩,立刻蹲下来,露出温柔甜美的笑容。

  “嗨,小毅,你好!”她的声音好温柔,跟骂人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

  “你好。”小男孩礼貌满分。

  “怎么了吗?”

  他张开另一只握拳的小手,递到春娇面前。

  “给你。”

  小小的手上,躺着一只又黑又肥、满身毛茸茸、而且活生生的毛毛虫。

  每次来,小毅都送不同的东西给她。

  “哇,毛毛虫耶。”

  “这个会变蝴蝶喔。”他认真的告诉她,小心翼翼的把手里的宝贝,放进她的手心里。

  “谢谢。”她笑着道谢,慎重的将毛毛虫放到口袋里,还对小男孩保证。“我会好好收起来的。”

  小毅露出开心的笑容,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之后才挥手道别。

  春娇笑着起身,一边跟小男孩挥手,一边坐上了跑车。

  “Bye!Bye!”

  小男孩一直挥着手,直到红色的跑车以及黑色的悍马车,都驶出张家农场,消失在山路的尽头。

  *

  两部车一前一后,在山路上前进。

  黑色的悍马车在前头,而红色保时捷尾随在后。但是,才开过第一个弯,陈志明就眼睁睁看着红色保时捷加速,在山路上超过他的车,从旁边呼啸而过。

  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女人竟然有胆子在他面前超车。他正要加速追上去,却见她一到了安全距离,立刻紧急煞车,在路边停了下来。

  他跟着停车,但车都还没停好,就看见春娇跳下车,匆匆朝他跑过来。

  是发生了什么事?

  陈志明连忙开门下车,却赫然瞧见,一幕奇异的景象就在眼前上演。有那么一瞬间,他还以为,自己是在作梦。

  那个嚣张跋扈的女人、骄纵任性的镇长、天下无敌的林春娇,竟然边跑边脱衣服!

  先是丝质外套,接着是细肩带小背心。转眼之间,她的上半身,只剩下一件美到不行的象牙色蕾丝绣花胸罩。

  她急呼呼的冲到他面前,不断喘息着,转身背对着他,撩起她的长发。

  “快,帮找!”

  没问题!

  陈志明迅速伸出手,顺从着心中的渴望,用这辈子最快的一次速度,解开了她的胸罩。

  “啊!”春娇尖叫出声,瞬间回过身来,抱紧松开的胸罩,勉强遮掩胸前的酥白软嫩,红着脸瞪着他,大声怒吼道:“你做什么?!”

  “帮你啊!”他理所当然的回答,不明白突然投怀送抱的她,这会儿为什么又态度丕变。

  “我是叫你帮我看看,那只虫有没有爬到我身上!”她一手抱着胸,一手仍撩着发,又羞又气的叫着。“不是叫你帮我脱胸罩!”

  “啊?”

  她再次回过了身,紧张的直问:“快点,它有没有爬到我身上?”

  雪白的裸背,线条优美,肌肤柔滑,没有半点的瑕疵,像丝绸、像牛奶,甚至还带着一丝玫瑰的香气……

  “陈志明!”春娇急切的跺着脚。“它有在我背上吗?”

  她的怒喝,让看得双眼发直的他,猛然回过种来。

  “没有。”

  “那头发呢?它有没有在我头上?”她往后仰起头,神经兮兮的问。

  他的视线往上,移到她纤细的颈项,然后是她的耳垂、她光滑的手臂。缥缈的玫瑰香气,混合着她淡淡的体香,变得浓郁幽香,无比的诱人。

  该死,这女人性感得几乎能要了他的命!

  他几乎可以想象,她全裸的朝他走来,然后用那双柔软的小手,抚摸着他的胸膛,再用那双美腿夹着他的腰……

  “陈志明,你看了那么久,到底是有没有?”

  他一咬牙,深吸口气,压抑住小腹间狂燃的欲火,才没有失去理智,当场扑倒她。

  “没有。”

  得到答案后,春娇立刻放下长发,迅速的扣好胸罩,回身看着他说。“那,你去帮我看看,它是不是还在外套里。”

  他挑起浓眉,看着眼前这个余悸犹存、几近半裸的女人,很缓慢的开口问道:“你怕毛毛虫?”

  她插着腰,挺高了胸,趾高气昂的反问:“不行吗?”

  “那你干么收下它?”

  “我不收小毅会伤心啊!”

  她回答得理所当然,用看蠢蛋的眼神看着他。

  蓦地,陈志明笑了出来。

  “笑什么笑,快点去帮我看啦!”

  她气急败坏的跺脚,插腰命令着,一点儿也不想接近那件可能有毛毛虫窝藏的名牌外套。

  陈志明笑着走上前,捡起那件被抛到马路上的外套,大手在里头东摸西探,找了好一下,才捞出那只又黑又软的毛毛虫。

  正当他准备要把毛毛虫搁到路旁放生时,半裸女王又开了口。

  “喂,你做什么?”

  “放生啊。”

  “不行,那是小毅送我的,我要带回去养。”

  “养?”

  她再度让他感到讶异。

  为了这只毛毛虫,她刚刚还一路狂奔,不顾一切的在山路上大跳脱衣舞。现在,她却说她要养它?

  春娇紧张兮兮的、远远的绕过陈志明。她捡起地上的背心穿上,再跑回自己车上,拿出一个小化妆包,把里面的东西清空后,才把化妆包扔给他。

  “你帮我把它装进去,小心一点,不要弄死了。”她站在两公尺外,对着他下令。

  陈志明霎时间醒悟。

  她不是怕毛毛虫。她是非常非常非常怕毛毛虫,怕到完全不敢接近。

  但是,刚刚他明明亲眼看见,她亲手接过小男孩递过来的礼物,甚至没有花时间拿出面纸隔着,而是摊开掌心,任由小男孩把虫放进她手里。

  他亲眼目睹一切,完全看不出她有任何勉强或是不愿意。她甚至等到出了张家,离开小男孩的视线后,才显露出她压抑住的慌乱与恐惧。

  这女人的意志,坚强得让人佩服。

  “你既然怕这种小东西,为什么还要积极推广有机农业?”他好奇的问。

  有机农业需要完整的生态环境,而完整的生态环境,就意味着无数种的虫子会在其中快乐生长。

  “这是工作,”她认真无比的看着他。“要做,就要做到好。”

  害怕是一回事,该做的事情,她还是会不遗余力去完成。况且,只要工作起来,她往往就会忘了害怕。

  手里拿着毛毛虫的陈志明,嘴角仍噙着笑,但是盯着她的眼神,竟然似乎多了那么一点温柔、一点真诚,而非平常的玩笑。

  那样的神情,让她的身子莫名的燥热了起来。

  明明就已经穿妥了衣裳,但是他注视着她的眼神,却让她突然以为自个儿是赤裸的,甚至还想伸手遮掩自己。

  好强的她,无论如何都不肯示弱。她忍住那股冲动,红着脸喝令:“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快把它装起来啊,我还得赶回镇公所去开会。”

  “YES  SIR!”他玩笑似应了一声,将蠕动不已的毛毛虫放到化妆包里,然后在她的指示下,拿着她的外套,以及装了毛虫的化妆包上车,替她载运下山。

  黑色的悍马和红色的保时捷,一前一后的下了山。

  跟先前上山时不同的是,下山的时候,他的车上多了她的外套。还有一只他决定要领养的毛毛虫。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