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志明与春娇(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志明与春娇(上)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阳光耀眼,几乎要让人睁不开眼。

  产业道路的两旁,种植着大量的向日葵。灿烂的黄花、翠绿宽大的叶,笔直向上,迎着灿烂的日光,茂密的盛开着。

  向日葵种植的面积极广,黄花与绿叶绵延无尽,黑色悍马车在产业道路上奔驰,窗外的向日葵,一亩又一亩的延伸着,像是没有尽头似的。

  直到产业道路的尽头,车子才转过一个弯,经过一座石桥,眼前的风景才为之一变。

  眼前只见一座又一座的温室,座落在田野之中。

  “宋小姐,那些就是向家的温室。”春娇介绍着,望着温室的双眸里,带着一丝骄傲。

  向家是赫赫有名的养兰世家,培育出的名兰是高官富商间相互馈赠礼物时的第一选择。

  向家的长子向荣,眼光独到,在兰花市场泡沫化之前,就转为经营插花生意,因为把关严格,花卉品质有口皆碑,向家的名声更为响亮。

  三年前,当春娇上任之后,为了镇上的发展,提出配合农委会的政策,实施有机农业的方式,栽种有机花卉与蔬果的构想时,向荣更是第一个赞同她的理念、率先投入的花农。

  她耗费心力,花了不少功夫,才说服部分的农家,也加入这个计划。

  这段时间,虽然历经无数的天灾人祸,但是在她顽强的意志力,以及农家们的努力下,从去年开始,一切总算慢慢上了轨道,农产品也顺利推出,获得不错的回响。

  “喔,我看到了。”坐在悍马车前座的宋敏妮,却对眼前的温室兴趣缺缺,随便敷衍了春娇一句,一双冒着爱心的眼睛,还是紧盯着开车的陈志明。“啊,所以说,警长,你才刚从北部调来没多久吗?”

  打从看见陈志明的那一秒起,宋敏妮就像是被抽了魂,所有的注意力全放在他身上,除了娇声嗲气的问东问西,还会对着他红着脸儿,又羞又怯又兴奋的傻笑。

  “对,刚上任三个月。”志明咧嘴一笑,态度友善。

  “那你还待得习惯吗?你的英勇事迹实在太让人感动了!连在我们洛杉矶那边的新闻,都曾为你做过专题报导呢!”宋敏妮满脸崇拜,痴痴的望着开车的男人。“这里跟城市很不一样吧?”

  “还好,多亏了镇长的关照。”他朝后视镜瞄一眼,其实话里有话。“如果不是有她,我可能到现在还会迷路。”真是多亏了她,这么努力而频繁的“使用”他。

  “警长太客气了。”从后视镜中,瞥见他扬起的嘴角,春娇眼角一抽,却还是保持微笑,把话题又拉了回来。“宋小姐,那组‘Sweet  Love’的原料,就是这些温室中的玫瑰花。”

  宋敏妮的注意力,终于被吸引了过来。

  “喔,是吗?”她眨了眨眼,转头看着前方,像是刚刚才发现眼前有好几座造价惊人、结构稳固的现代化温室。

  乳白色半透明的篷布,是高科技的奈米产品,透气且兼具保护的功能,能隔绝外在污染以及一部分的病虫害。

  “温室中的玫瑰,都是使用有机农法栽种,绝不使用农药。对于灌溉用水、空气以及土壤,都有严格的限制,每周皆有专人检验。”春娇说道,如数家珍。“这块土地,在种植玫瑰之前,已经休耕了三年,刚刚看到的那片向日葵,就是休耕作物,既是观光资源,也是自制有机肥的来源。”

  宋敏妮回过头来,看了春娇一眼,先前痴迷的眼神,早已一扫而空。

  “这里是用什么方法,来防治病虫害?”玫瑰最易招虫,要实行有机栽培,可不是件易事。

  “是使用苦楝子、辣椒跟香茅这类的天然资材,来防治病虫害。”春娇回答道。

  她几乎每周都花时间到每间农改场里,陪着农家们讨论、解决问题,倾听农民的需要,跟目前面对的难题。对农家们的现况,她比任何人都还要清楚。

  宋敏妮点了点头,眼里流露出钦佩,终于开始对这位艳丽惹火的年轻女镇长,有些刮目相看。

  “‘Sweet  Love’的品质,的确让家母与我印象深刻。”

  “这要归功于向先生的努力。”春娇不肯居功。“他特别向法国订制专业的精油蒸馏机,从种植玫瑰、采收、蒸馏,到制成保养品,向家采取的都是最高标准。”

  “这里连蒸馏机都有?”宋敏妮很是讶异。

  “是的。”趁着对方感兴趣,她更是打蛇随棍上,满脸笑盈盈的说道:“宋小姐要是有兴趣,警长跟我都会亲自带您去参观制作过程。”

  陈志明看着后视镜,浓眉一挑。

  “啊,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再度绽放爱慕的光芒,无数的大爱心、小爱心,在空气中飞翔。“不过,警长你有空吗?会不会太麻烦你了?”她嘴里问得客气,眼里却充满期待。

  陈志明还没开口,坐在后座的春娇已经抢着替他回答。

  “当然没问题。”她笑容可掬,说得大方极了。“局里要是有什么事,会打他的手机。”

  这个女人,干脆直接把他标价出售算了!

  陈志明再往后视镜看了一眼,瞧见她笑得甜甜的,但那双美丽的大眼却隐含杀气,狠狠的瞪着他,暗示他要是胆敢反抗,就将他大卸八块。

  含羞带怯的宋敏妮,为了确认,再问了一句。

  “真的不会太麻烦吗?”

  “不会。”他露出笑容,把车停在向家农场的入口处。“镇长说的没错,局里要是有事,会打手机通知我的。”

  坐在后座的春娇,听见他嘴里吐出“镇长”,后颈的寒毛就蓦地竖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当他刻意提起“镇长”这两个字,她就会全身发冷,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对劲。

  难不成——难不成——她、她在怕他?

  怕?

  春娇用力皱起眉头。

  不可能,她有生以来,从没怕过任何人、任何事!她更没理由需要惧怕这个男人。

  唔,说不定这种怪异的反应,是因为极度厌恶,才会产生的错觉——

  脑子里刚冒出结论,车子也刚好停妥。陈志明开门下车,还绕到另外一边,替宋敏妮开了车门。

  原本,坐在前座的该是身为主人的春娇。但是宋敏妮一瞧见开车的人是鼎鼎大名的警界英雄,立刻双眼发亮,坚持一定要坐在前座。

  宋敏妮还故作娇弱,用小手轻按着太阳穴,嗲声嗲气的说,她身子虚弱,有晕车的问题,非得坐前座不可。

  晕车?

  春娇根本不相信。

  她自己打开车门,慢条斯理的下车。而走在前头的宋敏妮,笑得甜蜜蜜的,双眼注视着那高壮结实的男人,嘴里不断吐出赞美以及崇拜。

  瞧她那痴迷的模样,春娇还有点担心,宋大小姐会不会色迷心窍,忘了此行的目的?

  政府对农业的补助实在相当有限,她能申请到的预算不多,只能想尽办法,提出有利的计划与企划,再善用她的媒体关系,跟家族在中部深耕多年的绵长人脉,为在地的农家做宣传,协助寻求投资与合作。

  “镇长。”

  一声叫唤,从后方传来。

  春娇转过身来,看见一个高大的男人从温室里走了出来。他一身皮肤晒得格外黝黑,先踩过温室外头那盘消毒水后,才朝着她走过来。

  “向大哥。”她露出真心的笑容。“抱歉,又来打扰你了。”

  “不会。”他脱掉手上的手套。

  “欣欣呢?她也在温室里吗?”春娇朝着向荣身后探头望了望,眯眼寻找向荣的妻子。

  “不,她留在家里画画。”向荣笑了笑。“她说,你费尽唇舌的说服她,配合一项新计划,所以这几天都在家里赶稿。”温柔的嗓音里,有着一丝心疼。

  “那是另一项宣传计划。”春娇神秘的笑了笑,却不再多提,倒是主动说道:“对了,让我来介绍一下。”

  她转过身,领着向荣,朝那对聊得正开心的男女走去。

  “宋小姐。”她唤道,摆出职业用的笑容,替双方介绍。“这位是向荣,向氏花业的老板,也是‘Sweet  Love’的制造者,包装上的玫瑰,则是他妻子的手绘作品。”

  “向大哥,这位是从洛杉矶回来的宋小姐。”

  宋敏妮伸出手,礼貌的点点头。

  “你好,我是宋敏妮。”

  “你好。”向荣也伸手。

  “家母跟我,都很喜欢‘Sweet  Love’的产品,如果方便的话,我希望能够参观一下这里的环境。”

  显然,宋敏妮还记得正事。

  “当然。”向荣回答。“来,这边请。”

  看着向荣带着稍微恢复理智的宋敏妮,走进了温室旁制作保养品的无菌工厂,春娇连忙快步上前,抓住想开溜的陈志明,强迫他跟上。

  “你想去哪里?”

  她质问着,小手抓着他粗壮的手臂,快步往前走。

  陈志明没有试图反抗,只是任由她抓着,看着那张认真的小脸,一脸莞尔的回答。

  “厕所。”

  春娇有些僵硬,终于停下脚步。她先看看前头那两个人的背影,再转头看着身旁嘴角噙笑的男人,半晌之后,才不情愿的松手。

  “你的动作最好快一点。”她抓紧包包,拧着眉头,瞪着他说:“等一下我们还要去别的地方,我不想让她坐运花的货车。”

  这女人还真的把他当成专用司机了。

  “怎么,她漂亮的小屁股沾不得泥巴吗?”他嘴角笑意更深,想激怒她。

  这招很有效。

  漂亮的眸子里,燃起了怒火。

  她凑上前,眯着眼、咬着牙,压低了声音警告。

  “宋家在美国经营药妆店,店面遍及全美及加拿大,我花了好几个月,才引起她的兴趣,你最好不要出错,搞砸了这件事。”

  她极力想促成这项合作,好不容易找到管道后,还自掏腰包,用国际快递寄了一整箱的产品给宋家。宋敏妮这次返台,就是听了母亲的指示,名义上是来探望远亲,实际上是亲自来考核未来合作的可能性。

  如果,“Sweet  Love”能在宋家的店面上架,绝对是一项大新闻,不但能够提升品牌知名度,也等于是给其他有机农户打了一剂强心针。

  “是是是……”陈志明笑意不减,只是举起手做投降状。“那我去撇个条,立刻就回来?OK?”

  说完,他就转过身,那高大的身躯就像只吃饱闲闲、在大草原上漫步的狮子,晃进向家农场的办公室里。

  春娇瞪大了眼睛。

  他刚刚说了什么?

  撇条?

  她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只能瞪着他的背影,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办公室的门后。

  喔,老天,她简直不敢相信!

  这男人实在太低级了!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