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志明与春娇(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志明与春娇(上) 第1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晨光乍亮。

  几乎是阳光穿透薄纱窗帘、照进室内的那一秒,春娇就醒了。

  她翻身坐起,在床沿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先抓起床头的电视遥控器,打开电视之后,嫩白的脚丫子才滑进丝质拖鞋里,她一边听着电视里传来的声音,一边踏过原木地板,灵巧的往浴室走去。

  “昨日,伦敦股市平均价格指数下跌二十点七七点,跌幅为百分之零点四四,以四千七百二十一点七收盘……”

  象牙色的真丝睡衣,落在浴室门前,那柔软的布料,看起来像极了新鲜的奶油。

  “法兰克福股市,DAX指数下跌三十八点二二点,收于三千九百八十一点三四点,跌幅为百分之零点九六……”

  漂亮的蕾丝小裤裤,也被扔进洗衣篮。

  “巴黎股市,CAC40指数下跌七点一五点,收于三千五百七十三点,跌幅为百分之零点二。”

  电视里的新闻播报员,逐一的报导昨日世界各重要股市的收盘数。脱得全身赤裸的春娇,已经走到莲蓬头下,用源源不绝的冰冷水花,痛快的洗着冷水澡,直到最后一丁点的睡意也全数消失不见。

  这是她多年来的习惯。不论是春夏秋冬,她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莲蓬头,享受大量冷水带来的刺激。

  冰冷干净的清水,让她的肌肤紧致,也让她每天一早就能思路清晰、条理分明,整个人神采奕奕,在最短的时间进入备战状态。

  她天生就是一个热爱竞争的人。

  很幸运的,她不但有颗聪明的脑袋,还有积极的行动力,让她往往想赢,就一定能赢。

  关上水龙头,她扯下一条厚浴巾,擦干身上的水滴,再用另一条浴巾,包住滴水的头发。

  简单的盥洗之后,她打开防水的柜子,拉出大理石洗脸台下一张华丽舒适的椅子。她在镜子前坐下,再打开另一个柜子。

  柜子里头,是各式各样的保养品。

  但,她却只从瓶瓶罐罐里找出一瓶化妆水,以及一罐乳液。

  不论化妆水或乳液,都带着甜甜的玫瑰香气,连包装的材质都讲究得很,玻璃瓶身上绘着一朵娇艳的玫瑰,精致而典雅,让人爱不释手。

  她仔细的做着保养的步骤,将化妆水轻拍在脸上,还倒在化妆棉上,搽遍全身每寸肌肤,再把乳液倒在掌心轻揉,直到乳液变暖。

  浴室外头,持续传来电视的声音。

  “受到欧洲主要股市影响,美股三大指数也小幅下跌,收盘时,道琼指数为一万两千九百二十二点七三点;史坦普五百指数,以及那斯达克……”

  她用乳液按摩脸部以及全身,一边听着全球股市的起伏。

  刺激的金钱游戏,是资本主义里合法的战场,在游戏之中,所有的竞争都提升为厮杀。有好几年的时间里,她沉迷在金钱游戏里,最大的享受,就是看着那些鉅额的资金,在她的操作下,像是滚雪球似的,愈滚愈庞大。

  如今,她虽然已经退出战场,却还保有以前的习惯,像块海绵似的,每天吸收大量的资讯与情报。

  做完保养后,她对着镜子,仔细的端详脸部以及全身的肌肤状况。

  光滑的皮肤,细致而柔软,散发着玫瑰的诱人甜香,白嫩得没有半点瑕疵。不论是弹性、透明感、光泽度跟水嫩感,都是绝佳状态。

  “很好。”她满意的嘀咕着,走出了浴室,从容打开电脑,迅速的敲击键盘,写下一篇短文,然后透过网路寄出。

  几乎就在她寄出的同时,搁在电脑桌上,缀着粉红色水钻的手机,也发出清脆的声音。

  滴滴滴、滴滔滔……

  春娇拿起手机,按掉手机里的闹钟功能,萤幕上的时间和平常一样分秒不差。

  七点三十分。

  她走到衣柜前,撕开干洗店附上的塑胶防尘套,拿出整洁舒适且烫得没有一丝绉的衣裙,慢条斯理的穿上后,接着才拿出跟身上衣裳搭配的名牌包,泰然自若的离开卧房,走下楼去。

  一楼的客厅里,空无一人。

  倒是餐桌旁热闹了些,妈妈忙进忙出,正在张罗早餐,而老爸坐在桌边,早已吃完早餐,正摊开报纸,仔细阅读着。

  厚重的原木餐桌上,摆放着一大壶新鲜的牛奶、一盘荷包蛋、一盘切得厚厚、煎得香酥的火腿,跟用大大的玻璃盆装着的新鲜沙拉。

  沙拉里的莴苣青翠、苹果香甜,黄橙橙的凤梨和黑色的葡萄干参杂其中,让色彩无比缤纷。整盆的沙拉只用橄榄油和迷迭香醋调味,十分清爽。

  “公务员是不能迟到的。”

  她刚走到餐桌边,报纸后头的老爸,就冒出这句提醒。

  “我知道。”

  春娇一边说道,顺手拿起沙拉夹,朝着蔬果沙拉进攻,没一会儿就挟满了一大盘新鲜可口的蔬果沙拉。

  老爸继续看报纸,倒是妈妈靠了过来,不满意她专攻沙拉,忽略了其他食物,亲手又挟了一颗荷包蛋跟最厚的那片火腿,整叠堆到她面前。

  “你不要只吃沙拉,又不是羊,吃草就能过活。你要多吃一点啊,才有力气上班。”

  “好。”

  她应了一声,继续把生菜堆在盘子上,直到盘子里出现一座蔬果沙拉小山,这才拉开椅子坐下。为了不辜负妈妈的爱心,她先朝荷包蛋跟火腿下手。

  妈妈是专职的家庭主妇,厨艺精湛,绝对不输给知名餐厅的大厨。而且,更胜过外头名厨的一点是,妈妈永远都知道她最爱吃的是什么食物。

  眼前,那颗荷包蛋,煎得软嫩刚好,蛋白软嫩嫩的,见不到半点焦黄,而蛋黄鼓鼓的凸起,是新鲜的最好证明。

  刀叉轻轻划下去,热呼呼的蛋黄,就汩汩流了出来。

  啊,太幸福了!

  春娇叹息着。

  荷包蛋就是要煎到这样,才是恰到好处。

  她心满意足的吃着早餐,愉快的享用美味的荷包蛋跟厚又多汁的煎火腿。只是,才刚吃完这两样东西,老爸又出声了。

  “公务员是不能迟到的。”

  报纸稍稍放低了些,边缘露出半张脸,老花眼镜后方那双一丝不苟的眼睛,先看了看墙上的钟,然后才把视线调回来,盯着女儿直瞧。

  “我不会迟到的。”春娇说。

  嘴上说得果断,但是她也跟着抬头,往时钟瞄了一眼。

  喔噢,真的太晚了呢!

  春娇左手端着沙拉,右手拿着牛奶,趁着妈妈没注意,用最快的速度,把整盘的沙拉跟新鲜牛奶,全倒进了果汁机,再按下电源键。

  嘎滋……

  不愧是生机饮食专家大力推荐的昂贵机种,所有的蔬果,在眨眼之间,就从固体变成液体,变成淡青绿色的蔬菜果汁加牛奶。

  听到果汁机运作的声音,原本在流理台旁煮着红烧牛肉,预备午餐加菜的妈妈,握着锅铲回过身来,一看见那青绿色的液体,就发出惊叫。

  “阿娇,你在做什么?”

  “打果汁。”

  趁妈妈还没反应过来,春娇走进厨房,找到刚洗好的保温壶,接着又咚咚咚的跑回饭厅,把果汁机里的液体,一股脑儿的全倒进保温壶里。

  “果汁?那是果汁?”那杯液体,吓得妈妈花容失色,不敢置信的重复着。“果汁?果汁?”

  春娇笑得好甜好甜,凑到妈妈身边,在妈妈的脸颊上,啾了个响亮的亲亲。

  “我出门了喔,果汁我带在路上喝,Bye!”

  丢下这句话,她背起名牌包,抓着保温壶就往外冲。

  “阿娇,你等等!”

  “啊,我要迟到了啦!”她头也不回的说,愈跑愈快,笔直的朝门口冲去。

  “但是,阿娇,你手里那壶——”

  “妈,再见!”

  砰!

  大门被关上了。

  眼见女儿溜得飞快,转眼就不见人影,来不及抢下那壶“不明液体”的林家女主人,只能皱起眉头,挥舞着锅铲,转头对丈夫发动抱怨攻势。

  “你看看你,催什么催啊,催得她连好好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你看见没有?她喝的那是什么鬼东西?”

  林家的男主人丝毫不为所动,镇定把报纸移回眼前,头也不抬的重复。

  “公务员是不能迟到的。”他很坚持。

  退休前,他是国小的校长。当了三十五年的公务员,他日日按表操课,三十五年来,从没有过迟到的纪录,终于在两年前以辉煌傲人的全勤生涯,光荣退休。

  只是,他重视的事情,妻子未必也这么重视。

  做妈妈的心里,当然是把女儿的健康放在第一位。

  听见丈夫不温不凉、连字都懒得改的那句词,林王翠敏倒抽了一口气,不由得怒上心头,手里的锅铲,猛地朝那张碍眼的报纸挥去——

  哗啦!

  报纸应声而破,被铲成了两半。

  “不能迟到?我问你,是工作重要,还是女儿的健康比较重要?”她杏眼圆睁,瞪着丈夫。

  只见林家的男主人,缓缓伸出手来,将滑落的老花眼镜推回原位。他看着结褵近三十多年,美貌依旧的妻子,认真而严肃的回答:“都很重要。”

  *

  七点五十八分。

  一辆红色的保时捷敞篷跑车,呼啸过街,打破了晨间的宁静。跑车的速度,快得让人胆战心惊,鲜红色的烤漆,让整辆车子在阳光下醒目得让人无法忽视。

  跑车高速行驶,就在即将冲过路口时,车子倏地朝右一转。

  春娇俐落的转着方向盘,改换车档。车子驶进停车场,几乎是跃过街道与停车场间近二十公分的落差。

  剌耳的煞车声响起。

  跑车惊险的滑进一个停车位中,因为速度的余劲,车尾流畅的甩入停车位,技术媲美职业的赛车手。

  就在转眼之间,跑车已经停得妥妥当当,连白线都没压着。

  接着,车门被推开,一双修长的美腿跨了出来,跟跑车烤漆同色的高跟鞋踩上水泥地,鞋上夸张的银色花型扣环,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粉红色半透明太阳眼镜,让她亮丽的容颜看来更有时尚感。水蓝色的无袖上衣,露出纤纤藕臂,也勾勒出胸前高挺的起伏,而解开的第二颗扣子下,隐约可以窥晃那白嫩诱人的弧度。

  她穿着短短的皮裙,丝毫不吝啬的大方让众人欣赏,她那双修长白皙、能让女人嫉妒、男人呼吸困难的美腿。

  从跑车里捞出名牌包跟那个保温壶后,春娇穿越停车场,往镇公所那栋建筑走去。

  停车场是附近几个公家机关共用的,所以当初在建造的时候,就规划了较多的车位,避免了日后车位不够用的窘境。

  镇上几个主要的公家机关,就在这座停车场的四周。

  停车场的隔壁,是镇上的卫生所,建筑虽然略显老旧,但永远干净整洁。

  隔着一条马路,对面那栋贴着赭红色磁砖、四层楼高的建筑物,则是警察分局——镇上打击犯罪、维护治安的重心。

  分局的隔壁,是一栋两层楼高、外观老旧的红砖建筑。

  建筑物的一楼没有门窗的设计,里头停着几辆消防车、水库车、工具车,以及云梯车,还有一辆救护车。每辆车都是车头朝外,以便于在意外发生时,能够迅速出动。

  这是邻近几个镇之中,资源最丰富的消防分队。

  而镇公所,就在消防分队隔壁。

  镇公所的外观,跟她上任之前相比,没有多大的改变。四层楼高的建筑,外头贴的是白色磁砖,较为不同的是,她每一季都会派人把磁砖全刷洗过一次,让建筑物看来干净明亮,再也看不见水垢跟青苔。

  四周的草皮,修剪得整整齐齐,大门的两旁,都放置着一个大型公布栏,贴满了各项注意事项,及近日即将举办的活动。每一张文件的左上角,有一朵鲜艳的兰花。

  就像是知名企业都有商标一样,她提出建议,故乡小镇也该有个代表的图案,如此一来,对内能有认同感,对外也有利于宣传。

  镇上因鲜花而声名远播,兰花的种植技术更是闻名世界。很快的,她就将建议付诸为行动,找来同为小镇居民的职业插画家,绘制出温馨美丽的镇徽。

  走进镇公所,冷气迎面而来。

  一楼是服务镇民的各课室——民政课、财政课、农业课、社会课。时间还早,上门的民众只有两、三个,当她出现的时候,每个人都热络的朝她打招呼,她一一回以微笑。

  “镇长,早啊!”有人喊道。

  “早。”

  “吃过早餐没?”

  “吃了。”她撒了个善意的谎书,朝着楼梯走去。

  磨石子材质的楼梯两旁,是人事室跟镇代表会议室。二楼是行政室以及主计室,镇长办公室在三楼,四楼则是镇民会议室以及档案室。

  镇长办公室分隔成两个部分。

  一进门是助理室,两个助理一左一右,设备相同、摆设相同,就连短发的造型、甜中带俏的年轻脸庞也一模一样。

  李豆豆跟李蔻蔻,同时抬起头来。

  “早安。”李豆豆说。

  “八点整。”李蔻蔻说。

  “安全上垒。”李豆豆又说。

  “时间算得真准,没迟到。”李蔻蔻跟着说。

  一人一句,衔接得刚刚好,双胞胎的默契好得没话说。

  “当然!”春娇拿下太阳眼镜,挑了挑弯细的柳眉。“今天的使用心得我已经寄过去,收到了没有?”她把太阳眼镜丢进名牌包里,细细的红色高跟鞋没停,一路往里头踏去。

  镇长的办公室,宽敞而明亮。

  进门的地方是一套舒适的沙发椅。但是,除了偶尔应付那些来访的高官政要,或是荷包满满、极可能在镇上投资的有钱富豪外,那套沙发其实跟装饰品差不多。

  靠墙的那一面,则是整面的书柜。书柜旁的大桌,就是她处理公事、阅读公文的地方,桌上的花瓶里,水远有当日的鲜花。

  双胞眙跟了进来。

  “心得收到了,也已经传上网路了。”李豆豆说道,瞧着手里的记事本,握着笔唰唰唰的猛写。“‘Sweet  Love’网站的点阅人数很稳定,加入镇长使用心得后,每日增加了约七千人次的浏览量。询问产品相关问题的人数也大量增加。”

  “订购量呢?”春娇问得一针见血。

  “增加了百分之二十七。”

  还算差强人意!

  但,这跟她心目中的理想成绩,还有一大段距离。

  “预计在博览会开幕的前一个月,多运用媒体宣传,销售量会更好。”李蔻蔻说,脑子里已闪过各类图表数字。“博览会期间,硬体跟软体的宣传,也可以加深民众印象,刺激买气。”

  春娇点头,坐进办公桌后方那张黑色的大皮椅里。

  “‘Sweet  Love’的文宣印好了吗?”

  “这个礼拜四可以完成。”

  “请印刷厂赶工,尽量提前。”春娇说道。“文宣送来了,先让我看看,再大量发给媒体。”那些媒体,一向很买她的帐。

  双胞胎同时点头,再同时翻开行事历。

  “老板,上午安排的是带宋敏妮去参观向家的温室,介绍纯净农法栽种的玫瑰以及相关商品。”

  一个黝黑健壮的男性身影,闪过春娇的脑海。她抬起头,漂亮的眼儿略略眯起。

  “那家伙呢?”

  “已经通知他了。”

  春娇眯着眼,嘀咕了一句。“最好给我准时到场,否则我就剥了他的皮!”

  双胞胎互看一眼,竭力忍耐着,不要露出半点笑意。

  “下午是镇代表大会以及三件的招商会谈。还有,负责博览会布置的王教授,打电话来说有事要跟你讨论。”

  “农委会通知,荷兰那批郁金香,全部都要经过检验,否则不能进来。”

  “全部?”春娇难以置信的问。

  双胞胎很肯定。“全部。”

  “总共有二十三万朵呢!他们要全部检疫?”

  “公文上是这么说的。”

  “他们有人手吗?”

  “人手不是问题。”李蔻蔻笑咪咪的说。“问题是检验费。这才是重点。”

  又多出一笔费用!

  春娇看着天花板,深吸了一口气,再慢慢的吐出来。经费的问题是所有问题之中最棘手的。

  虽然说,博览会的门票收入绝对可以抵销检验费用,但是她喜欢直来直往的办事,挖东墙补西墙,不是她会做的事情。

  “钱是人找出来的。”她斩钉截铁的说道。“你们再找看看,我们这项活动,还能争取到什么补助?”

  双胞胎同时点头,一边忙着速记,连专心的表情也一模一样。

  “还有,老板,今晚第一选区的许代表的女儿出嫁、汪校长的孙子满月、范姜代表的——”

  春娇做了一个“停”的手势。

  “总共有几张?”

  “六张,都是红帖。”

  “帮我把红包准备好。”虽然说,她还没决定要挑哪几场喜宴参加,但是无论如何,礼数不能少。

  “知道了。”

  “还有什么事?”春娇问。

  李豆豆摇头。

  “没了,今天的行程就是这样。”

  “是啊,再多你也做不完。”

  “我可以加班。”

  双胞胎同时对她露出笑容。

  “放心,我们已经把你的加班时间也算进去了。”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