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护花郎(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护花郎(下) 未尽之章 再相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大唐开元二十年(公元732年)八月

  日本天平四年(公元732年)八月

  日本遣唐使归国的海舶顺着长江出海,秋季由东南往东北吹拂的季候风,将会送他们归乡。

  归国的四艘海舶上,搭载了将近六百人,比上一回的遣唐成员为数更多。

  井上恭彦与吉备真备、玄防,与多治比大使在第一艘船上;副使、判官等人则分别在第二艘船与第三艘船上。

  学成归国的他们,未来将在日本国内扮演改革者的角色。

  船上有许多船员都是生面孔……在舱房和甲板上来来往往,呼喝着、忙碌着。恭彦看望着这批或年轻、或老成的船员,都不大认得。也是,毕竟都经过许多年了,船员也该换了新的一批。

  临近长江出海口,看见东海的那一刻,为期一个月的海上冒险才正要开始。

  想到一个月后就能踏上日本的国土,虽然很是兴奋,可是当海舶要出海口时,恭彦仍忍不住回过头,看向大唐国土的最后海岸线。

  这一生,他曾是两个国家的子民。

  日本与大唐都是他生命的一部分。

  等我,祝晶。

  三年后,我必定回到长、安娶妳为妻。

  他对自己许下承诺,期待三年后,承诺付诸实行的日子能尽快来临。

  从长安到扬州时,顺流而下的关系,时间上比预计的稍早了几天。巧得很,今天是八月十五了呢。

  入夜后黑暗降临,海面上因为满月的关系,波光邻邻,显得十分美丽。

  在船舱待不住的井上恭彦,睡不着,站在甲板上看着月见的光辉。

  他想着与家人在一起的祝晶,此刻应当已经知道她能活过二十五了吧!因为今天就是她的生辰啊。

  他吹着海风,对月遥遥祝贺:“吕祝晶,生辰愉快。”(华语)

  “今天……不,二十年来,你是第一个对我说这句话的人。可以麻烦你再讲一次吗?”(日语)

  井上恭彦瞬间怔住。在转身的刹那里,他从不相信、又想要相信、又觉得不可信、又不敢相信的心情里转换过来。

  他讶异地看着沐浴在月华下,身穿他十四岁时的衣服,腰间绑着蓝色织带,看起来犹如一名日本少年的她……

  “祝晶,妳怎么会在这里?”(华语)

  “不对,不是这一句。”(日语)

  这语气、这意韵、这眉目、这身段:-…他慌忙将她的一切收进眼底,不再怀疑她是幻影,或是满月时出来迷惑水手的海上妖精。

  吕祝晶走到他身边,双手搭着船舷,仰头看望明亮的月光。

  刚上船时,她就看过小舅舅写给她的信了。他在信中告诉她,她的“病”已经“痊愈”,之前没有尽早告知,是担心她不会相信,同时也会为恭彦心疼。毕竟,他确实是做了很大的牺牲呢。

  牛皮袋里,除了信和大量的药品之外,还有一份东海的航海图。

  正是她需要的。虽然不知道小舅舅和阿凤打哪里弄来那么珍贵的东西,但她知道感激,不会抱怨。有了那份航海图,也许日本船在航行东海时,就不会再那么容易迷航了。她知道将来她会需要用到它。

  “我一直在想你什么时候才会发现我在船上,结果有点失望呢。这艘海舶上的船员太多了,你根本没注意到我。”

  她是偷偷登船的偷渡客,担心节外生枝,这几天也都以日语和其它船员大叔大哥们交谈,不敢太过明目张胆叫唤恭彦,只好留意他的动向,终于在今晚,找到独处的他。

  恭彦专注地看着祝晶,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上船来的?也不知道这几天她在船上时都待在哪里?有没有吃好、睡好?

  而后他猛然想起离开长安前,阿倍说的那句话。他叫他到了扬州时,要记得往身后看……

  是了,吕大人怎会愿意让祝晶再等他三年。这一生,她已经花了太多时间在苦苦等待了,是不应该再让她等候下去。

  “怎么了,都不说话,是不高兴看见我-”

  恭彦展臂将祝晶抱在怀里。祝晶在船上,而这艘船很快就会航向日本,他的国家。他得感激很多人,感激他们愿意让祝晶离开他们的身边,前往一个对她来说全然陌生的地方。他绝不辜负这份体贴的心意。

  “怎么了嘛,恭彦……”她倚在他的肩头,看着海上明月照照生辉,像是晶莹的泪水。

  但是他们都没有哭,因为在一起的感觉如此美好,不想再流泪。

  恭彦终于找到声音,哑声道:“欢迎前往我日出处的扶桑之国,大唐的吕祝晶。”

  “啊,可不是吗?日本国的井上恭彦。”

  依稀忆起十五年前大海上命定的相逢,两人会心一笑。

  尽管此时还没有到达日本的国土,但挽着彼此的手,他们终将一同走向幸福的彼方。

  他们相识了十五年,未来,还会在一起很久很久。

  那是说不尽的故事了……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