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护花郎(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护花郎(下) 第十八章 再见!(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小公子,妳很开心吗?”

  她们原本一起挤在马车前头,看爹驾车。

  听见小春突然这么一问,祝晶停下哼唱,转过头来道:“呃,是很开心啊。”

  会开心到忘记自己是音痴,一路上拚命唱歌?一定是偷吃了不该吃的东西,中毒了。小春讪讪地想。

  才这么想着,前头竟也传来五音不全的歌声。

  “啦啦啦……”竟是吕校书……辞了官的吕老爷。

  音痴一定是遗传的。

  “主子爷,你也很开心吗?”

  随着车轮辚辚的节奏哼着小调的吕老爷摸着后脑勺,回头看,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就坐在后头,小脸儿红扑扑的,可爱极了!

  他弓着眼睛笑道:“是啊,很开心哪。”

  辞了官,就像是从樊笼里被释放出来,心情怎会不愉快呢。更不用说,天气正好,好久没跟女儿一起出来玩了,开心呵!

  一开心,便想唱歌啊。

  “啦啦啦……”“啦啦啦……”这头的吕祝晶见吕老爷都不难为情地唱了,也跟着大声唱起来,不在乎那走了音的调与拍。说不定那五音“痴”在一起,正好互补咧。

  小春叹了口气,加入歌唱的行列。

  既然无法叫音痴不唱歌,那么,就自己唱来调和一下吧。

  “夏天好,夏树高,夏日多美妙,夏扇不能少,夏蝉儿知了夏猫儿瞄,夏天来碗绿豆捞,夏歌一曲暑气消……”

  车辚辚,马萧萧,路迢迢,人傻了。

  小春终于察觉有人呆傻住了。“呃,怎么了?你们,不开心吗?”她唱得很开心啊。

  吕老爷和吕公子连忙用力摇头。

  吕家小丫头困惑地睁着圆眼。“那怎么……突然不唱了?”

  吕公子反应过来,笑嘻嘻问道:“丫头啊,刚刚那首歌,以前好像没听妳唱过佝?”

  小春以往都只会唱“春光好”那首小曲儿,害她以为她歌喉虽好,可只会唱那第一百零一首。原来,误会她了。

  吕老爷猛点头,显然也以为她小春就只会唱“春光好”。

  小春很得意地哼哈道:“那是因为,人逢喜事精神爽啊。”瞧,她小春也开心的咧。

  “哦?”吕公子与吕老爷互相交换了一眼会心的微笑,笑问:“可以借问一下,是什么喜事吗?”很好奇呢。

  小春闭上眼睛,感觉徐徐的风吹拂着脸庞,阳光暖洋洋,十分舒服。

  她微笑着答说:“我的姊姊缘定今生,我的老爹喜得佳婿,又得以归园田居,都是喜事呢!”

  不理会吕公子与吕老爷是不是感动得快要哭了,她喜孜孜又道:“还有还有啊……我小春还有件喜上加喜的好事-只不过,是秘密,佛日:『不可说。』”

  “……”沉默。唉,算啦。“啦啦啦……”这是吕老爷。

  “……”沉默。唉,随便啦。“啦啦啦……”这是吕公子。

  既然“不可说”,那就唱歌好了。

  “啦啦啦……”这是吕小春。她乐陶陶唱着夏天的歌,活脱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夏歌一曲暑气消。

  邮坝邮吕家人一路往南行,两个半月后,欢欢喜喜抵达了扬州。

  尽管一路上早有预感,但真到了这里,还是有些舍不得。

  家人们从没说要送她到扬州的事,但往南的路程,目的地却正是这里。

  小舅舅与阿凤早一步来到扬州,帮她处理好登船的事。爹和小春则早早替她收拾好海路上的行囊。

  知道她定会放不下家人,所以竟先一步放开了她。

  他们替她安排妥了一切,就只等着送她上船,不许她辜负他们的心立忌。

  此时,扬州港边,停泊了四艘绘有飞鸟与太阳图腾的四艘遣唐使海舶。

  吕祝晶站在人来人往的港边,看着全家老小,拚命忍住哭意,她要带着笑容与家人暂时挥别。

  “我想我不说什么要多保重的话了,反正三年后,我就回来了。”

  虽然唐日两国之间的商业贸易并不发达,但不代表没有商船往来两地。终究还是会有办法的。

  走陆路比走水路快一些,他们又早了日本使者们好几天出发,让一路上往南的旅程,得以悠哉地来到扬州,等候归国的遣唐使到来,与他们一起上船。

  这趟快乐的旅程,是爹与小春送给她的临别礼。

  祝晶感激、铭记珍惜在心。

  “祝儿,海上平安。”小舅舅在海舶上买了一个船位,让她递补一名因病死去的船员位置,登上海舶。

  “舅……”她抱住医者,很舍不得啊。

  “傻瓜,别撒娇,这拿去。”他交给她一口防水的牛皮袋。

  “这是什么?”

  医者但笑不语,阿凤笑着踱步上前。“到船上再打开来,就当作是我们送妳的新婚礼吧,小姑娘。”

  祝晶红了脸,上前抱住阿凤,在她耳边低语道:“可别欺负我小舅舅啊,阿凤。”

  阿凤娇笑一声。“都是他欺负我呢,我可不曾欺负他。”或许也是事实。

  随后祝晶接过小春递给她的包袱,与牛皮袋一起背上身。她抱住小春。“小春……我亲爱的妹妹,要幸福喔。”

  小春点点头,很用力地抱住祝晶好半晌,才勉强放开手。她也是忍着泪不肯落下,只肯微笑道:“这辈子我是不可能长得比妳高了,小公子。可是我铁定吃得比妳还圆,妳等着瞧。”

  祝晶笑出声,回头抱住父亲。“爹,过来抱祝儿一下。”好想再撒一次娇。

  吕老爷抱住女儿,笑笑地道:“别担心,祝儿,我们都会很好的。爹会想妳,所以妳一定要过得很好、很快乐,只有这样,我们才不会担心妳,也能得到快乐。所以,去吧,祝儿,让自己无拘无束的飞。”

  祝晶紧紧拥抱着父亲,她笑中带泪道:“谢谢你,爹,谢谢你一直以来都这么爱我。”

  “傻祝儿,妳想害爹哭吗?爹哭起来很丑的啊。”

  祝晶摇头,眨去泪水,露出灿烂千阳般的笑容。

  她可是吕祝晶啊。吕是双口吕;祝是祝祷的祝;晶是三日晶,太阳的精光。合起来,就是被祝福着,如太阳般灿斓着一生光辉的孩子。

  她是这么深切地被祝福着、爱着。

  她笑容如同这秋日融融的阳光,转身奔跑起来,登上要接驳她至海舶的小艇。

  不能停下来?别回头,要勇敢,不要回头,吕祝晶。

  她沿着绳梯登上海舶,最终仍忍不住回过了头,与挚爱的家人挥手道别。

  海舶逐渐离港,驶向长江外海。

  再见,我的家人。

  再见了,日没处的大唐家园。

  再见、再见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