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护花郎(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护花郎(下) 第十八章 再见!(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季夏的六月天,长安行旅往来于通化门附近的长乐与滋水两座驿站,东行旅人,送至灞桥,折柳作别。

  负责载送日本使煮群人前往扬州搭乘海舶归航的官船已在驿站等候。

  停留长安的半年期间,大使们尽可能地采购了无数的铜器、漆器、三彩陶等器物以及为数甚多的书籍和丝绸,准备携回日本。

  前一批滞留长安十五年,如今已学成的留学生与僧人,则将会带回无价的文明与智慧,渡过碧海,一同回到日出处的家园。

  官船出发前,鸿胪寺官员在驿站设宴,代表大唐天子祝福日本使者顺利归国。

  在多治比大使的率领下,使者们以及停留长安多年的留学生们,纷纷举杯向朝廷使者回礼,并一一即席赋诗,作为纪念。

  宴别的仪式结束后,日本大使与留学生们纷纷上船,准备出发。

  阿倍仲麻吕还未上船,他在朝中的友人们,纷纷到驿站来为他送行,一时间,无法结束这道别的场面。

  其它陆续登船的日本留学生们,则站在船舷末端,看着长安城的一景,心中充满了不舍与离情。

  十五年的长安学习生涯,即将到此结束了。未来能否再次归来,充满了未知与变量。

  吉备真备站在玄防身边,两人一同看着一旁的井上恭彦?只见他视线凝望着遥远的方向,腰间系着两条打成双结的衣带,手中紧握着一管青色的玉笛。

  河渠上的风吹动他的鬓发,英挺的身形彷佛天上谪仙,教人一时间不敢惊动他的思绪。这男子,他在想着什么呢?是想着长安的恋人,抑或是期待即将能返回故乡?

  井上恭彦是他们这一批留学生当中年纪最轻的,但他的经历,或许也是最传奇的。吉备真备有种感觉,好像即使史书上不会出现他们的名字,但在这充满了机运的大唐盛世里,他们已为自己写下传奇的一章。

  消逝在时间洪流中的,也许是文字的记录。真正永恒的人,应当是人与之间那短暂的交会,真诚友谊所迸发一瞬间的光芒。

  他们这群留学生,早在数日前,便已经与长安的朋友们一一道别过了。

  昨日最后的饯别宴上,几乎所有熟悉的面孔都出现了。金吾卫参军刘次君、慧安公主李静,以及其它许许多多的朋友们。

  唯独吕家人没有出现。

  因为吕校书已经辞官,早在三天前,便带着女儿离开长安,往南方各地游历去了。当时他们都到了灞桥,与之诀别。

  无官一身轻,尽管日子清贫,这家人的乐观与对生活的知足,却令人觉得窝心与幸福。是在这样的环境底下,才能养出像吕祝晶这样的姑娘吧”。

  别离场面上,祝晶意外地平静,感情充沛的她没有泪涟涟,也许是因为已经做好了某种约定,心里踏实的缘故吧。他在恭彦脸上也看到了同样的表情。他猜想,祝晶的约定,与恭彦有关。

  十五年前的东海上,他坐在第一艘船上。井上恭彦当时坐在第二艘船上,那艘船后来却遇上风暴,偏离了航向,成为最后一艘抵达扬州的遣唐使海舶。大难不死,井上恭彦成为第一个遇见吕祝晶的人。这两个人,也许打一开始,就是注定。

  他其实很欣羡这种注定。

  时辰已到,官船即将欧航,吉备真备将视线调转,看向港埠边仍与朝中官员逐一道别的阿倍仲麻吕。阿倍的确很受欢迎,他在长安所结识的朋友,比谁都要多。倘若留在长安,这一生应该也不会孤单吧!

  官船将行,井上恭彦来到吉备真备与玄防身边,看着阿倍,笑道:

  “阿倍那家伙还不上船啊。”他朝底下挥手,以日文呼喊:“阿倍仲麻吕,快上船来吧,我们要回家了!”

  阿倍闻声,抬起头朝船上的他们挥了挥手,正准备向朝中前来送行的朋友们做最后一巡的敬酒。“诸位朋友,保重了。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我阿倍仲麻吕-朝衡,在此深深感谢各位的照顾-”

  孰料道别的话尚未说完,帝王的内侍官已乘马而来。

  看见那名宫廷的传令使者,井上恭彦心里有着不祥的预感,他赶紧以日文再度唤道:“阿倍,快上船!”开了船,就没事了。

  阿倍也看见了,他匆匆挥别,转身奔跑着准备登船。

  却仍然晚了一步。

  御使来到港埠边,下马宣旨道:“传我皇帝旨意,慰留大臣朝衡。卿直言敢谏,功在社稷,望卿暂留朝廷,为我唐帝国效力,钦此。”

  船上的人,与船下的人,纷纷傻眼。

  那御使来到跪在地上的阿倍面前,微笑道:“朝大人,快谢恩吧。”

  阿倍迟疑许久,才接下诏令,叹了口气,谢恩道:“臣朝衡,谢主隆恩。”

  看来他果然真的回不了家啦,真的没办法了……

  一手拿着圣旨,空着的一手向船上仍然一脸错愕的朋友们喊道:

  “再见了,我的朋友们!我就等下一批船来再回去吧,请帮我向我的家人们说一声,我过得很好,日后有机会再回来看我吧!再见了!快走吧!免得下一道御旨又来,恐怕恭彦也走不掉了。

  他们都知道吕祝晶向明皇请求准许他们归国的事,也感激不已。

  然而,早该知道的,不是吗?明皇连他所立的太子,都能一再地为他改名呢,反复无常已非第一次,他们早该在他还没反悔之前,快快离开的。

  只是这领悟来得太迟,已经来不及了。

  阿倍仲麻吕站在驿站的港埠边上,看着载着他今生知交的官船缓缓向东敌航。他们会先到洛阳,顺着洛水、黄河,再沿着漕渠直下扬州,前往日本遣唐使海舶的停泊处。

  “阿倍!”船头上,传来朋友们不舍的呼唤。

  阿倍仲麻吕微笑地向他们挥手道别。“再见了!愿住吉大神保佑各位,一定要平安归航啊!”

  “阿倍,多保重-一定要再相见!”

  是恭彦的声音。

  阿倍勉强接受了自己必须留在长安的既定事实。他朗朗一笑。“恭彦,吾友,到了扬州时,记得往你的身后看……”

  船行渐远,他突然想起故乡的和歌,高声唱了起来,送他的朋友们归乡。

  “放眼束望遥远的天空,怀念我的故乡。啊,这皎洁的月光就是那曾在春日的三笠山上看过的同一道满月光辉吧。”

  他一直跑着、追着、挥着手,直到那艘载着他朋友们的船,越行越远,越远越远,再也看不见为止。

  往后,这少了许多朋友的长安城,是否会有一点孤寂?

  爹辞官后,他们一家人租了一辆马车,开始了他们人生的新阶段。

  爹说,在家里的积蓄花光以前,好好地到各地游玩一番吧。

  正合她意。她一直都是静不下来、一心想冒险犯难的吕祝晶啊。

  再加上家里头还有个小春没见识过外头世界的花花绿绿,一听说要全家出游,便期待得不得了。

  爹教得好,教出两个只会花钱、不会赚钱的丫头。

  于是乎,这往南出游的计划便底定了。

  她心中放了个约定,离这约定实现的时间还有三年,也许她活不到那么久,但不管她这辈子能活多久,她都打算要好好陪伴家人,让大家都开心,已经不打算去想年寿那种自己无法作主的事了。

  这一生,她深深地爱过,也被人热烈地爱着。

  直到永远,她相信这一份爱都不会有所改变。

  她看开了。包括小春的归属。

  破晓那家伙竟丢下小春,独个儿走丝路去了。但倘若今生有缘,就会再相会吧!倘若无缘,那她就在这旅途上,鼓励小春往外发展,或许结果也不错啊。

  总之,自在了,心自在了。

  听那车辚辚,马萧萧?放个胡萝卜在马儿前头,马儿就往前跑!

  她心情愉悦地想要唱歌,啦啦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