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护花郎(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护花郎(下) 第十七章 归乡(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股烧灼的感觉从下腹处蔓延至全身。

  热。很热。想卸去身上的衣物,跳进清凉的水中,像儿时那样,在海湾中泅泳。

  感觉有双手好心地脱去他的衣服,可焦躁的感觉并没有消失,反而更加灼热……

  他悠悠睁开眼,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正掩着脸,像在哭泣,或是因为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事物而遮掩了脸。

  “祝晶?”

  吕祝晶猛然回过头,看见清醒过来的井上恭彦,脸蛋瞬间烧红,连忙跳下床铺。

  奇、奇怪!恭彦不是被她迷昏了吗?照理说他会一觉到天亮,任她摆布的啊,怎么她都还没动手,他就醒了

  都怪她,一直跟良心奋战,才会拖拖拉拉,才会到现在连一口都还没吃到。

  没有察觉祝晶的心虚,恭彦勉强坐起身来,这才发现他衣服已经被人拉开,正松松的披在身上。

  头脑有些昏沉,他看着祝晶,一时间不大明白他们俩怎么会在他的睡房里。祝晶做了什么?

  他出声喊她,却发现他的声音异常地沙哑。

  祝晶猛然转过身来,讶异地看着面色潮红的恭彦,他看起来……很不对劲。赶紧来到他的身边,右手贴上他热烫的前额。“天啊,好烫。怎么会这样……”

  “晶,我好热……”

  祝晶吓了一跳,赶紧冲到桌子前去倒水。“水,恭彦,快喝口水。”她扶着他的肩膀,看着他把水喝下。

  但情况并没有改善,他还是通体发热,祝晶慌忙将房里的窗子全打开,让夜风吹进屋里,带来凉意;但回头一看,他竟然开始脱去了外衫,而后是中衣,直到袒露出上身。

  盯着他肌理匀称的裸胸好半晌,一时间,她移不开目光。

  上一回见到恭彦的身体,是在她十二岁时,决定要去西域的那一晚吧,可那时她根本还是个孩子,心思也不够邪恶……但、但眼前这副躯体,还是和以往的记忆相距很远啊……这、他不是文官吗?怎么会这么……虽然说他总是可以轻易地抱起她、背她,走上好一段路,可是……还是没想到啊……

  她不只是看,还忍不住伸手碰了。

  却没想到,才轻轻一碰,被碰触的男人便彷佛如遭电击般,猛烈地颤抖起来,呻吟了声,原本迷蒙的眼神,竟染上了妖媚。

  有、有问题!“阿凤,妳到底给了我什么药啊?,”她慌张地喃喃低语。

  原以为是可以任她在恭彦不知情的时候为所欲为的迷药……她彷佛可以想见阿凤嘲笑她的表情,笑她没胆又太有良心,最终会不愿意乘人之危……所以才给了她……春药吗?

  “晶,我还是好热……妳刚刚那样碰我时,又很舒服……”

  祝晶的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发白,她连忙又去倒水过来。“恭彦,喝水,多喝点水,就没事了。”呜,果然不能做坏事。她不知道该怎么跟这样子的他相处啊。

  可他却躲开唇,不想喝水,碰触到柔软的女性肌肤,他浑身一颤,拉着祝晶坐进他的怀里,脸埋在她的颈边,碎吻如雨点般落下。起先她全身僵硬,想推开他,是因为想到他是恭彦……虽然是吃了春药的恭彦,却还是她的恭彦。她放松身体,接受他的柔吻。

  他从来没这么对待过她……彷佛他对她没有超乎友谊之外的感情……

  想起今晚的初衷,祝晶叹了口气,转过身来,抚着他的脸庞,柔软的唇温柔地印上他的。就先从这儿吃起吧。

  专注地描绘着他的唇形,感觉他肌肤的弹性。她吻得那样小心翼翼,像在对待独一无二的珍宝,只是想要亲近,不敢造次。

  那彷佛是天生的本能,当她吻着他的唇角时,他微微敔唇,含住她试探的香舌,轻轻地吮着。

  祝晶猛然睁开眼睛,感觉自己被吞噬,而后坠落进沙漠无底的流沙中,无法挣脱,逐渐被淹没。她急切起来,想要更多。但他是那样热切地亲吻着她,教她晕头转向,快要无法呼吸。

  身上的衣衫不知何时松落了,他们肌肤相亲,一起着火。

  双手急切地抚触,一开始,主动的是她,被动的是他,然而当她无意间将手往他身下抚去,绕指柔情竟化为坚持的刀刃,她吃了一惊,收回手,但他已经停不下来,一个翻身将她压在床上,似欲为欢。

  他灼热的眼神使她羞怯,只因不曾见过他的这一面貌。

  “恭彦……你清醒一点,看清楚,是我。”担心他认错人,热情的对象不是她。

  他吮住她娇小秀气的耳垂,哑声道:“不是妳,还会是谁?”

  如此大胆地对他施药,让他几乎控制不住,心甘情愿任她为所欲为的人,也就只有吕祝晶了。

  他将她困在身下,两人披散的黑发纠缠成同心的结。他密密吻着她的眼、她的鼻、她的唇,知道分别就在眼前,他们再也没有机会在一起。

  顺着她的锁骨,一路吻下她胸前的起伏,她全身排红,不知道要喊停,只傻傻地紧抱着他,双手还不停乱摸。

  大傻瓜,她不知道这样会使一个男人离不开她吗?

  “祝晶……”

  啊,他确实知道是她,不是别人。

  看来他的神智还很清醒。听见他的低喊,祝晶稍稍放下心。她记得她并没有让他喝下太多掺了药的酒。

  “够了没有?”他捧着她的脸,额碰额地问。

  怎么可能够?长夜未尽。“不够。”

  他低下头,因为缺乏经验而有些笨拙的吻,却是那么地使她感觉自己被热烈地爱着、柔情地珍惜着。

  “够不够?他一边吻着她,轻的、重的、深的、占有的、剽悍的……可就连最失控的吻,都带有一丝温柔。

  “不够!”她用力抱住他,不愿意他停下来。

  他停了下来。她翻身压住他,很没有技巧地在他脸上、身上乱乱吻着、摸着。

  恭彦瞪着她排红的面容,不顾一切的行为背后,有着无奈的决心。他展臂抱住她,紧紧地将祝晶拥在怀里。

  “够了,祝晶。”他安抚地抚摩她的背脊,一次又一次,直到她安静下来,小手揪住他的心。

  他克制着,不让自己受到药力的催发,身体直冒汗。拥她在怀,更是火上添油,体内的骚动无法平息。

  然而,他不能这样对待心爱的女子。

  他即将归国,怎么能纵情一夜后便一走了之。

  轻吻着她的发旋,他给她承诺:“我知道妳不喜欢等待,可是我也知道妳放不下长安的家人。妳等我,祝晶,等我三年,让我回家向双亲禀告,一尽人子的孝道;将在大唐所学,用来改善我的国家,尽完人臣的责任,然后妳等我回长安来,嫁给我。”

  “……”她抱着他的肩膀,好半晌说不出话。说出的第一句话,就是很在意的--“那……小晶呢?”

  他笑了。“小晶是我青梅竹马的朋友,我们有过一个约定……”他将那个约定告诉了祝晶。

  祝晶扫去心中忧愁,紧紧抱住他,贴着他的面颊道:“可是三年后,我就很老了。”

  他微笑道:“我也是啊。到时候,妳不要嫌弃我喔。”

  她低声笑出声,还是舍不得放手。“那就这样说定了。你回国去吧,井上恭彦。三年后,你一定要回来娶吕祝晶为妻。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他与她击掌,互为盟誓。

  “但是有件事我可以不要等吗?”

  他挑起眉,俊俏极了。

  祝晶痴看他好半晌,才扬起唇,回应他的疑问。“我现在就要吃了你,等我吃干抹净了,不怕你不回来。”

  “晶……”他的话尾被她一口吃下。

  就算她等不到三年后他回来娶她,有他这份心意,也就够了。

  在他灼热的目光中,她推倒她的护花郎。

  不需春药的助力,长夜已无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