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护花郎(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护花郎(下) 第十七章 归乡(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看来我是回不了家了。”

  在日本大使上表请求返国的前一刻,大明宫中传来帝王“优诏慰留”的旨意,阿倍与恭彦竟都在被慰留的名单上。

  行李都已经收拾完毕,辞官却迟迟未获允许的阿倍仲麻吕,一扫往日的开朗,神色忧愁地看着他的日本友人。

  “恭彦,你真的说对了。”阿倍仲麻吕不得不承认,大唐的明皇真的有收集异国朝臣的癖好。

  当今的国师一行和尚在开元四年时,跟随善无畏大士来到长安布教,结果两人几度申请归国,明皇都以“优诏慰留”来处理。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十几年前入唐的金刚智大士与其弟子不空身上,两人如今依然滞留洛阳、也无法如愿归国。

  “别着急,时间未到,也许还有转圆。”吉备真备安慰着朋友。

  恭彦则将他准备带回日本的一部分行李托给吉备。“倘若我无法回国,那么这些东西,请转交给我的家人。”

  平民身分的井上家,当初为了帮恭彦筹措旅费,典卖了不少家产。恭彦将他为官数年的薪俸换成了珍贵的丝绸,请吉备帮忙带回家。

  不似阿倍愁眉不展,对于明皇“优诏慰留”的旨意,恭彦似乎较能泰然处之。

  尽管恭彦也清楚,倘若这一次没有跟随多治比大使归国,下一次遣唐、至少又是十五年之后了吧,届时他年逾四十,双亲已老,也许等不了他回国再见他们一面。但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祝晶身上。倘若祝晶跟他回国,她也将与家人长久分离。如今怎么做,都是两难。

  她还不知道他那天与医者做下的决定。

  他还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

  回过神来,恭彦走到阿倍身边,安慰道:“想开点,阿倍,我们随遇而安吧。”

  如果天意要他留在长安,那么,他就会留在长安。

  祝晶不知道自己家人与恭彦的决定。

  听说明皇下旨“优诏慰留”阿倍仲麻吕与井上恭彦的消息后,她请求慧安公主带她入宫,晋见帝王。

  在御书房等候良久,祝晶终于见到唐明皇。她希望他还记得他曾经赏赐给她一个心愿,但愿君无戏言。

  因为她有一个心愿。她希望她的日本遣唐使友人们,可以顺利归乡。

  她还不知道咒的事。

  但不管今生是寿是夭,她能体会与家人远隔千里的苦楚。

  “吕祝晶,听慧安说,妳是来向朕讨许一个愿的?”

  祝晶恭敬地道:“启禀陛下,是的。民女确实有一事相求。落叶归根,乃人之常情,民女祈求陛下,望能放还日本蕃使,准许他们归乡。”

  “妳不后悔吗?”阿国睨着吕祝晶问道。恭彦一旦归国,要再相见可不容易。皇帝帮她留人,她却反而要人走。

  “一定会后悔的,所以才要赶快去做,得趁着真正后悔之前,把事情做对。”听说阿国即将离开长安,祝晶便来帮她收拾行李。

  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阿国轻装简行,准备驾着双轮马车,到天地四方去找寻她的归依。“他不来就我,只好我去就他了。”等了那个人许多年,再等下去,年华即将老去,不能再等了。

  “说得好。是人,哪里可能不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后悔。”阿国鼓掌笑道。

  她与吕祝晶交浅言深,共同的朋友是井上恭彦。

  名妓秦国是长安城良家妇女的公敌,只有吕祝晶看得起她。

  为此,在离开长安前,她想告诉她一句话。

  “吕祝晶,我就要去追我的男人了,妳呢?”

  祝晶笑着从阿国的行李中抬起头,笑道:“妳放心吧,又不是小孩子了,我自有打算的。”

  阿国卸去浓妆,清丽的脸蛋笑起来依然国色天香。“这就对了!这就对了!”

  祝晶走过来抱住阿国。“离开长安后,妳多保重了。此后,也许很难再相见了。”

  尽管真正的友谊,绝不会因千里之隔而淡却,然而……

  爹要辞官了,朋友一个接着一个要离开了,生活起了重大的变化。但也许是事情即将尘埃落定的缘故,心反而安定。

  阿国笑道:“等会儿恭彦来饯行,我们俩一起把他灌醉。”

  “我正有此意。”

  她把他灌醉了-不,应该说是迷昏了。用阿凤给她的药。

  吕祝晶,妳真是个坏朋友。可是,她还能怎么样?恭彦就要归国了……

  这么做,她一定会后悔;可若不这么做,她会更遗憾。

  今晚就让良心暂时消失吧。

  为阿国饯行后,她驾车送“喝醉了”的恭彦回崇仁坊。

  他在一般贫寒的单身官员聚集的地方,租了一间两进一院的民居。虽是自己照顾自己,但屋里依然维持得相当井然有序,打扫得十分整洁。

  这就是井上恭彦。做事情永远不马虎。

  祝晶很辛苦地把恭彦扶进睡房里,再锁上门。回过身时,她已经满头大汗,自己也有一点薄醉。

  点亮烛火,和衣在他身边躺了一会儿,感觉到他浅浅的呼息、淡淡的酒气、薄薄的汗……

  “恭彦,我想要你……”她近乎放肆地看着他说。“就这么一次,至少让我拥有你一个晚上……”

  她爬起来,跪坐在心爱男人的身边,考虑着该从何下手。

  是要先从上面?还是从下面?或者是其它地方?

  糟糕了,阿凤只给她迷药,却没教她该怎么“吃”一个男人哪。

  该死,吕祝晶,别再想了,先动手吧!

  她壮起胆子,解开他的腰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