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护花郎(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护花郎(下) 第十六章 目极千里兮伤春心(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想到当时他徒手掘地,祝晶连忙捉起他的手检查。

  “你的手烫红了。”眼泪直接滴在他灼伤的掌心。

  “没事,祝晶别哭。只是小伤,很快就会好了。”他安慰着。“倒是妳,万一受伤了怎么办?可真不知道,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护花郎了。”祝晶是如此努力地想要保住一株樱花树……

  “聪明人也会做出笨蛋事,我刘次君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一条薄毯从天而降,披在祝晶单薄的肩膀上。

  恭彦将毯子裹在祝晶身上,拉着她一起站起来,向刘次君道谢道:“刘大哥,多谢了,老是给你添麻烦。”

  “大哥,对不起,我太冲动了。”祝晶也道。

  “妳的确太冲动了,小弟!”刘次君骂着祝晶。“绝对不可以再有下一次。”

  骂完了祝晶,又骂恭彦。“还有你,恭彦,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你应该要慎重考虑清楚,到底什么对你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恭彦明白刘次君指的是,他该考虑为祝晶做一点改变了。是去是留,都得好好想清楚。

  两个男人交换了会意的眼神,之后,刘次君去帮忙水龙队的弟兄们将残局收拾好,恭彦则与祝晶一起回到吕家,处理一身的狼狈。

  那一晚,祆祠烧毁,樱花也不成林了。

  然而有些事情,也许已经有所改变。

  当晚,他们回到吕家,怕惊动父亲和小春,本想从后门偷偷溜进屋子里,却不料听见了一个好熟悉的声音-

  “唷,小姑娘也晓得带男人从后门进屋子啦!”

  祝晶满脸通红,猛然转过头去,果然看见了那妖冶艳极的女子就坐在后院的老树干上,赤着足,晃啊晃的,好不自在。

  “阿凤!”许久不见,依然妖气逼人哪。

  阿凤既然来了,那么小舅舅一定也-

  “祝儿,瞧瞧妳,怎么这么狼狈,妳不是答应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吗?”

  才想着,五年不见的医者便站在后院的迥廊里。

  被人当场逮到从后门进屋,而且还“衣衫不整”,只着中衣的井上恭彦努力维持着镇定的表情问候道:“医者,许久不见了。”

  医者从上到下仔仔细细打量着井上恭彦,目光丝毫不放松,直到他听见祝晶说:“舅,恭彦受伤了,你先帮他裹伤好吗?”

  叹了口气,再回过头来,看着同样狼狈、却显然安好无事的甥女,有点无奈地道:“你们是去了哪里?怎么弄成这样?”活像是从火场里跑出来的。

  祝晶慌忙道:“待会儿再解释,先看看恭彦。”她把恭彦推到医者面前。

  恭彦乖乖地伸出双手。“给您添麻烦了。”被热土灼伤的指尖已经略略浮起水泡。

  “祝儿,”医者蹙起眉。“你们该不会真的是从火场跑出来的吧?”

  “想当然尔。”阿凤从树上跃下,执起恭彦的手道:“小姑娘,去弄盆干净的水来。”

  阿凤的医术不亚于小舅舅,祝晶赶紧照办,捧来了水盆,让恭彦洗净双手。

  阿凤拿出腰间的百草袋,拿出一瓶药水涂抹在恭彦的伤口上。做完基本的工作后,她将那瓶药水抛给祝晶。“七天之内,每天早晚两次上药。”

  “那七天之后呢?”祝晶傻傻地追问。

  阿凤笑嘻嘻道:“七天之后,就见阎罗王啦!”瞧见小姑娘脸色瞬间转绿,阿凤才改口道:“骗妳的,七天之内就会痊愈了。”

  祝晶面露欣喜,阿凤又道:“来,姑娘,妳全身湿答答的,被妳爹瞧见了可不好,快去把自己弄干净吧。”

  “那恭彦……”祝晶不肯离开。

  医者笑了笑。“他先留下,我有话对他说。”

  祝晶仍然有点不放心,因为小舅舅那抹笑,跟阿凤好像,染了妖气呢。是因为在一起久了,被影响了吗?

  被阿凤推着往大屋里走,祝晶没奈何,频频回过头道:“恭彦,先别走,你等我,我还没-”

  “好了好了,我的小姑娘,妳舅不吃男人的。”

  “阿凤!”

  阿凤笑着,将祝晶给带离开后院。

  恭彦也等待着,等祝晶一离开,他有礼地道:“医者,请指教。”

  医者看着恭彦良久,才道:“我问你,恭彦,我知道祝儿很喜欢你,可是你呢?你愿意为祝儿死吗?”

  这劈头一问,尽管是不曾料想到的,然而恭彦仍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愿意。”

  他愿意为她死,却不能为她停留。

  留在长安,不仅有辱家人对他的期待,更辜负了当初选他入唐的元正天皇。倘若真成为这样的一个男人,他有什么立场可以说他能够对另一个人付出超越生死的情爱?

  但若为她而死,那就不一样了。在爱情面前,他只是一个愿意付出自己所有的普通男人。他愿意为祝晶死。

  观察着井上恭彦的举止,医者似乎满意了。

  他扬唇,从腰间取出一把闪着银光的匕首,递给恭彦。“那好,你就死吧!我想你应该知道、也知道相思咒的事,祝儿是因你而犯病的,你若死了,祝儿就能活了,所以,你就死吧。”

  恭彦看着手上的银匕首。“现在?”

  “现在。用那把匕首,插入你的心脏。”

  “祝晶就能活下去?”他不是不担心她或许活不过今年的中秋,那一天正是她的生辰。他所认识的吕祝晶从来不过生辰,他一直到这几年才知道原因。

  “是的。”

  恭彦露出微笑。医者是祝晶的舅舅,又是医术高明的大夫,他相信他说的话。

  “请帮我转告祝晶,这十五年来,我很感谢她。”

  随后,井上恭彦果真拿起匕首往自己胸口一刺,感觉血肉迸裂的同时,他往后倒下,全身失去了力气。

  “舅!你们在做什么-”觉得心神不宁,走到一半又跑回后院的吕祝晶正好看见恭彦仰头倒下,鲜血迅速染红了他胸前。

  她心目俱裂,飞奔向恭彦。“恭彦!你怎么了?!”她心神大乱地摸着他染血的胸前。他这一刀,刺得很深,直接穿过肌理,刺进了心脏。“舅、舅!你做了什么?快救救他啊!”

  她不敢拔起他胸前的匕首,又不能眼睁睁看鲜血染红他周身,只能徒劳无功地压住他的胸口,看着鲜血从指缝淌出。

  医者在恭彦身边蹲下,伸手探测他的颈侧脉搏。

  阿凤不知何时来了,就站在他的身边,笑笑地道:“还真是毫不犹豫呢,刺得这么深。真希望我也遇得上这么好的一个男人,愿意为我死。”

  愿意为我死?祝晶猛抬起头。“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你们做了什么?”为什么她才一转过身,恭彦就倒了下来?“恭彦他、他……”

  收回手,医者冷漠地道:“他死了。”

  祝晶全然怔住,满脑子混乱,再不能思考。

  瞪着恭彦紧闭的双眼,面若死灰?没有血色的唇,以及逐渐冰冷的躯体,她再说不出话,只能呜咽出声,彷佛失偶的兽……

  “祝儿,他一定得死,他死了,妳才能活,我没有别的选择。”医者的声音彷佛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却打不进她的心。

  恭彦怎么会死?要死的人是她呀!她从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活不久……恭彦怎么可以死呢?他就要回日本了啊……等了十五年,终于等到归乡的日子,他的家人、他的未婚妻都等着他学成回乡呀!

  祝晶抱着恭彦逐渐失温的身体,抱得那么紧,放不开手。

  今天他们还那么开心的出游,今天她才明白,他先前说不爱,只是在骗她。

  他没说过爱她的话,可是他是那么真实地用各种行动在爱着她。

  看似温柔好说话的他,确有一颗比任何人都要坚定的心以及刚强的意志。

  她怎么可以让他孤单地一个人死去……

  眼泪无法停止,与他的血交融得分不清。

  她缓缓地、用力地,抽出他胸前的银匕首,热烫的眼泪淌进他的伤口里。

  “对不起,可是跟你在一起是这么的快乐……恭彦……吾友……”轻轻吻上他的唇,手中匕首坚定地插入自己的心。

  祝晶随即倒下,医者接住她,眼神由冷酷转为温柔。“好了,祝儿,都没事了。”

  他轻轻抽开祝晶胸前那把银匕首,下一瞬间,匕首化成灰。

  原来一切不过是幻术。

  苗女阿凤笑着讨赏:“阿莲,我做得好不好?”

  医者没有回答。

  恭彦已经转醒过来,看见祝晶昏倒在医者怀里,自己胸前的刀伤却已消失不见,一时间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了?祝晶?”

  抱起甥女,医者回答了恭彦的问题。“恭彦,『相思咒』无术可解,是一种只能施术,却不能解除的强大咒术。”

  送祝儿回长安后,这几年,他与阿凤到处寻找解咒之方,好不容易才从一位隐世仙人口中得知咒的秘密。

  阿凤笑看着恭彦,补充道:“必须是真心相爱之人,才能承受这份咒力,我想你既然都愿意为这个小姑娘死了,应该也不会介意今生今世都只爱着她一个人吧!那意谓着,即使你返回日本,也不能再娶别的女人喔。”

  医者点头。“若你同意,我们将为你施术,施下另一个相思咒连结你和祝儿的此生;从此之后,你们两人将会同生共死。不知你可否愿意,井上恭彦?一旦施术完成,就再也不能解咒了。”

  “施咒后,假如我死了,祝晶也会死?”那万一,他也是短寿之人,岂不是反而害了祝晶?

  阿凤笑嘻嘻地道:“那你可得好好保重自己,年轻人,假如你的命够长,我们小姑娘也就托了你的福呢。”

  医者看着他道:“不施咒,三魂七魄少了一魄的祝儿绝对活不过今年中秋,她是生是死,就让你来决定吧。”

  “吕大人知道这件事吗?”

  医者回答:“我不让他们到后院来,是想先听你的决定。如果你不想答应,现在就赶快离开,不要让他们抱着不切实际的期望。”

  “我不离开。”恭彦坚定地道:“我要祝晶活下去。”活过二十五,从此以后,尽情自己的人生。

  “你要知道一件事。一旦施了咒,祝晶也不能再嫁给别的男人了。”这种咒术的效力,是双向的。原本祝儿就因为是单向继承,才会短寿。

  “这么说,她只能嫁给我?”

  医者知道恭彦在挂虑什么。“让她跟你回日本,这样的话,就没有关系了吧。”

  让祝晶跟他一起回日本?因为唐朝廷不许本国人归化外国,所以恭彦从来没考虑过这个可能性。但此刻?这讯息是如此震撼着他。

  “明着来不行?暗着来总是有方法的。”医者又道:“祝儿的爹就要辞官了?没有官籍在身,眼前的问题,更不是问题了。我只问你一句话,井上恭彦,你愿意娶祝儿为妻吗?”

  如果这是唯一的方法……他走到医者身边,看着祝晶昏睡的容颜,心中的答案呼之欲出。

  “我愿意。”低垂着眼眸凝视祝晶半晌,他抬头又道:“不过先别让祝晶知道这件事,好吗?”倘若她知道他为了她……她一定不会接受的。

  不是不了解自己甥女的性子,医者点头答应。

  “好。”他总算露出微笑,将祝曰垄父给恭彦时,又问:“你可知道,为什么祝儿会比常人少一魄?”

  恭彦当然不知道。但他知道医者有答案。

  医者告诉他:“七年前,我们还在拂林时,祝儿因为太思念你而发病,当时她失去意识,魂归故乡,她的一魄入了你的梦,无论怎么招魂都招不回汨…我想,唯有在你身边,她才能真正快乐。今后祝儿就拜托你了,恭彦。”

  正因为如此,才会心心念念,那么地相思。

  “原来如此。”恭彦抱着祝晶的双手略略收紧,微俯下脸,颊肤柔情触。“吾友,该醒来了。”

  那彷佛是一句情人间的问候。

  吕祝晶缓缓睁开眼睛,看见了井上恭彦。

  知道不管是生是死,此心依然。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