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护花郎(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护花郎(下) 第十六章 目极千里兮伤春心(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开元十八年岁末,日本国第十次的遣唐使,包含大使多治比广成、副使中臣名代等,共有二十八个人得到入京的允许,浩浩荡荡来到了大唐的长安,参与了开元十九年正月元日在大明宫含元殿前所举行的朝贺仪式。

  开元十九年,阿倍仲麻吕再度被擢升为左补阙,隶属门下省,仍掌讽谏、举荐之职,官拜从七品,深受唐明皇的倚仗。

  朋友们开玩笑说,明皇可能不打算让他跟着日本大使们回国了。阿倍仲麻吕这回听进去了。

  虽然多治比大使已经上表,向明皇请求放还留唐的学生,但明皇因为日本大使归航日期尚远,并未立即给予答复,只允许大使们可以自由在京城购物,新一批的留学生也准许进入国子监就读。

  开元十九年春天,长安城又是百花盛开的时节。

  在长安多年的留学生纷纷把握在唐所剩不多的时间,陆续与朋友们宴别。

  多治比大使提议,最晚在六月时离开长安,因为返回扬州还得花上两个月,若等到冬天,海象不佳,那时要渡海归国,海路会更为艰难,容易发生船难。

  这一次遣唐,使者们幸运地没有遇难,四舶顺利地来到大唐。

  除了带来元正女天皇已于七年前让位给当今的圣武天皇的讯息外,多治比大使还为几名在唐留学生带来故乡家人的思念。

  听见家乡多年后的人事变迁,阿倍等人都感觉不胜钦吁。

  在长安,十五年了啊!

  想当年,他们都还是不知世事的少年,如今即将返回故乡,不知亲友们能否从他们满是风霜的脸,依稀认出年少时的自己?

  当大使们在东西两市购买大量的文物时,阿倍仲麻吕和吉备真备等人已经开始收拾准备归国的行李。

  很快的,随着繁花落尽,初夏来临。

  五月,夏日的第一声蝉鸣划破长安城的清晓时,吕祝晶醒了过来,无法再忍受从亲友口中听见日本遣唐使即将归国的事情。

  在她即将年满二十五岁的这一年,她觉得自己就要失去一直以来所珍视着的一切,而她却束手无策。

  或许也是被蝉声给吵起的,旬休日的早晨,吕校书早早便起,在屋子里勤劳洒扫,看女儿醒了,父女俩一起煮了早饭,等着小春起床来,一起用餐。

  忙碌之余,两人不约而同地开口-

  “爹。”

  “祝儿。”

  呃。父女俩对望了一眼,两双如出一辙的眼睛弯起,笑开。

  “妳先说-”

  “你先说-”

  再次的默契,教两人笑着,抱在一起。

  祝晶眨了眨眼,沉默着。

  吕校书道:“过几天找个时间,我们带丫头一起去南山小屋那里,看看妳娘,好吗?”

  “好啊。”祝晶也正有此意。

  吕校书想了想,又说:“祝儿,爹在想,若辞了官,以后就有很多时间可以陪妳跟丫头了,妳觉得怎么样?”

  祝晶笑着道:“好啊,我跟小春可以去帮康大叔管帐,高兴时还可以跟着走走丝路,赚些家用。爹呢,你就清闲地待在家里,看花、看树、看狗儿打架,咱们一家人快快活活,想去哪就去哪,逍遥极了。”

  父女俩说说笑笑地谈着辞官的好处,以及未来生活的远景,彷佛往后日子真能如他们所说一般事事如意。不谈离别、死亡、伤感。

  说笑到后来,抱着父亲的颈项,祝晶像个女孩般道:“爹,谢谢你这么爱我。”

  吕校书强忍着眼泪,笑道:“傻气什么。祝儿,妳可是爹的宝贝女儿啊-好了,别撒娇,去爹房间里的桌上看看是不是有个包袱,妳去拿过来。”

  “现在吗?”

  吕校书点点头。

  “好,我去拿。”

  待祝晶转身离开,吕校书连忙就着衣袖抹去眼眶里的泪水。

  很快的,祝晶拿着一个布包袱走回厅堂。

  “打开来看看。”吕校书道。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祝晶好奇地打开,脸上的笑容却在看见包袱里的东西时,微微僵住。

  是一套花样簇新的裙装。

  祝晶反应过来,笑问;“是要给小春的吧,裙子似乎有点长,不过应该还算-”

  “傻祝儿,是要给妳的。”吕校书背对着祝晶说。“虽然离妳的生辰还有几个月,不过爹那天经过西市,看见这块布料时,忍不住就先买下来了……总之,妳穿穿看吧,合身的话,一定很好看。”

  “……”

  “女儿?”怎么不说话?

  不是不知道祝儿坚持穿男装的原因,但她毕竟是个大姑娘啊。再说,他真的好想看祝儿穿回女装,找个好男子,嫁了……

  祝晶抚着软细的丝绸布料,明白父亲的心意。她深吸一口气,再抬起头时,已经回复了笑容。“这鹅黄色正时新呢。爹,你眼光不错,等我一下,我穿给你看。”

  她即刻走回房里换装。

  脱衣时?手指头依然很笨拙。身上男装是她这一生对自我唯一的保护,在宫中换上女装的那几次经验,都使她感觉无比的脆弱。

  然而,这是父亲送给她的嫁裳,不能不穿……

  她仔细着装,小春不知何时醒来,悄悄走进她房里,以为她没看见,伸手掩住她的眼睛。“小--小姐,猜猜我是谁?”

  祝晶微笑,乱猜。“阿花?阿桃?阿猫?阿狗?”

  “错错错错!”吻,很故意喔。小春嘟起嘴。

  祝晶这才笑出声。“过来帮我绑裙带,丫头。”

  小春这才开、心地接手,帮祝晶整理衣装;随后,她一双巧手挽起祝晶及肩的黑发,在发鬓间,簪上一朵红色的蔷薇花,又不知从哪取来一片牡丹花钿,轻轻压在祝晶的额上,巧施胭脂,为略嫌苍白的唇点染娇美的色彩。

  窄袖低胸的上裳与高腰懦裙,强调了祝曰单田条修长的身形;紫红色云纹的刺绣半臂则为这件鹏黄色的夏衫,增添一抹艳色;足下搭配粉色绸缎软锦鞋,看起来价值不菲。

  尽管担心不知道这一身行头花了爹多少积蓄,但当祝晶全身装扮完毕后,看见小春捧在手上的镜中影,她仍然怔住了。

  “小姐,妳好美啊。”小春傻愣愣地看着女装的祝晶,真心地道。祝晶笑开,拿开小春手上的铜镜,牵起她的手。“走,去给爹瞧一瞧。”

  打定了主意,至少在这一天,要让爹,还有小春,与她同开怀。

  从玄关走出,瞥见候立厅堂的身影,祝晶笑喊:“爹-”

  那人转过身来,随即怔住。

  祝晶讶异地看着他,好似不明白他怎么会出现在眼前。

  “祝晶,吕大人说妳病了。妳还好吗?”他脸上显而易见的担忧,融化了她的心。

  祝晶低头看着自己一身女性化的装扮,笑着摇了摇头。

  “去啊,小姐。去跟大公子说话。”小春催促道。

  显然这位也是共谋,祝晶却无法责怪他们。她自己提不起勇气去见他,他又因为太体贴而迥避她,他们之间,是该有个结束了。

  她走到井上恭彦面前,很努力地掩饰好内心的激动。

  “许久不见了,恭彦。”

  其实,一见到祝晶好端端站在他眼前,他便知道吕校书请小春通知他来,不过是想要他来看看祝晶。为此,他很感激。

  “祝晶,吾友,妳看起来美极了,我有这个荣幸请妳陪我游览长安吗?”

  小春不知何时已提来一个食篮,交到恭彦手上。“大公子,别饿着我家小公子了。”还是不习惯喊祝晶一声小姐啊。“马车已经停在门口了。”主子爷很机灵的。

  小春的殷勤,让祝晶笑了出来,叹笑道:“别忙了,小春。”她转过身对恭彦说:“当然好。不过,我驾车。”

  “听妳的。”他知道祝晶极需要这一天的陪伴。他愿意尽一切力量让她快乐。

  归乡,对他来说,只是回家;对祝晶来说,却意谓着失去挚友。

  他心疼她。

  当天,祝晶将马车驶向春明门。

  当年他是从这个城门入长安的。随着长安城街坊的逐一巡礼,他们共同回忆着十五年来的点滴。

  他十四岁那一年入唐,此后的十五年都生活在长安里。

  他的人生迄今为止,有一半属于她。

  这一半的深刻,远远超过他的前半生。

  他不会再爱上别的女子。

  普天之下,只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吕祝晶。

  黄昏前,他们驾车转进城西的崇化坊。祝晶口渴,他们停下来喝水,休息。

  这一整天,他们都在追忆着从前的趣事,没有人提起他即将归国的话题。

  靠在坊墙边喝水的当下,坊内突然传出火警。

  坊中居民多是波斯胡,金吾卫沿街敲锣打鼓,疏散人群;负责打火的水龙队提着水、拿着竹帚,往坊中起火点奔去,烟、人、车、马,一时间参杂在一起,十分混乱。

  祝晶与恭彦面面相观,原本打算到崇化坊里的祆祠去看那片樱树的,

  看来得打消主意了。见祝晶累了,恭彦换手驾车,正要将马车掉头时,坊中居民突然传出一句:

  “祆祠烧起来了,有人祭祀的时候不小心-”

  再下一刻,祝晶已经跳下马车,往祆祠的方向跑去。

  “祝晶别去!”恭彦随即也跳下车,然而在杂杳的人群里要追上一个人,可不是简单的事。

  一听说失火点是那座植有樱花的祆祠,他就知道祝晶必然不会坐视不管,却还是晚了她一步。“别做傻事啊!”

  当恭彦穿过人墙,跑向烈焰冲天的祆祠前头时,就听见围观的群众说:“有个姑娘不要命地闯进祆祠里了,到现在还没出来呢!”

  是祝晶!

  恭彦二话不说,跑到一旁水龙队接力提水的水井边,提起一桶水往自己身上浇,潮湿的腰带则拆下来掩住口鼻,随即不顾劝阻,也冲进火场里。

  沿街建筑的木造祠堂很快被火舌吞噬,唯有后院一片空地,尚未完全陷入火海。但浓烟密布,随时有呛昏的危险。

  他直觉地往后院奔去,果然看见一身狼狈的吕祝晶,正用力掘着土,想要救一株樱树。

  对她的了解使他明白,若硬要拖她出去,只会让两人都呛死在这里。唯有帮她挖出那株樱花树,她才有可能乖乖离开。

  她不顾安危也要救那株樱花树的死心眼,使他又怒又急,却只能拆下脸上的湿布,掩住她的口鼻,随即蹲下身,徒手掘地。

  泥土被周围的火焰烘得十分烫,他双眼被烟熏红,一边呛咳,一边挖土。

  祝晶看见他的举动,吓得不知道该叫他快离开,还是赶紧挖出树根?

  没有考虑太久,她丢下手中随手捡来的木棍,双手用力抱住他。“我不挖了,我们走吧!”没有她的允诺,恭彦不会走的。

  她不能为了救一株樱花树而害他受到伤害。

  见他衣缘被火星喷溅到,开始着火,她直觉伸手去拍,恭彦连忙捉住她的手,自己脱去被火烧到的外衣。

  “肯走了?”他怒眼瞪着她。

  祝晶用力点头。

  恭彦已经用自己的身体护着她,催促她赶紧往外跑。

  冲出火场的那一瞬间,一道强力的水柱直接喷向他们两人,将刚要卷上两人的火舌扑灭。

  接管了火场的指挥,将两人拉到安全的地方之后,眼神暴怒的刘次君劈头就骂:“混帐!不要命了啊!”随即又指责恭彦:“你怎么没看好她?”彷佛祝晶归他所有,他有责任。

  可祝晶已经紧紧抱住恭彦,双手急切地检查他是否受了伤。

  “你为什么要跑进来?”她冲进火场时,火势还不是很猛烈,她以为她还有一点时间,至少可以救出一株樱花树。

  恭彦吸入了浓烟,呛咳着。他熏红的双眼不放过祝晶身上任何一吋损伤,直到确定她没事,才沙声道:“妳在里头,我怎么可能在外面等候?”

  即使明白祝晶拚了命也想救樱花树,只可能是为了他-那是他们曾经一起看过的樱-他仍余悸犹存。

  “祝晶,”他捏着她的下巴,要她听清楚。“妳比樱花重要太多了。答应我,永远别再这么做。”看着她一身狼狈,他苦笑。“瞧,把妳这身新衣都弄破了,多可惜。”

  “恭彦,你骗我……”祝晶抱着他又哭又笑。“你分明爱我。”不然他不可能在那么危急的时候,竟然还帮她挖土掘地,而不是强迫她离开火场。

  恭彦没有否认,但也无法承认,还是只能苦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