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护花郎(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护花郎(下) 第十一章 咒相思(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起初,四周围很暗,她不知道自己身在哪里。

  不知道是谁在远处点了一盏灯,她朝着唯一的光源走去,看到一扇轻掩的门扉。没有莽撞地推开门,她缩着小脑袋,躲在门扇后方偷看着。

  待眼睛适应那幽暗了,她才看清楚自己的所在。

  啊,原来是王大夫的医坊。

  娘生病了,小舅舅还没回家,爹带娘来看大夫。

  本来爹想将她留在邻居大婶那里,可她硬抱着爹的腿,不肯独自被留下。爹只好带着她一起到医坊来。

  大夫帮娘诊脉的时候,她在一旁乖乖地等着。再后来,有位大娘端了一碗甜汤给她吃,她吃着、吃着,不晓得为什么觉得好困,不小心就睡着了。

  不知道是谁把她抱到一间小房间的床板上,她应该是睡了一阵子了。喝甜汤时,天还很亮的,而现在却已乌漆抹黑了。

  不知道娘的病好了没?

  早先出门时,娘还说等回家后,要烙胡饼给她吃。

  她躲在门扇后头,有些莫名的担心及不安,不知道该不该走进那问点着烛火的房间里,叫娘回家。

  想着想着,里头一个蓄着山羊胡的老人家走了出来。是王大夫。

  随后,爹也出来了,她来不及躲起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躲。

  爹看见了她,诧异道:“祝儿!”

  她赶紧摇头自清:“没、祝儿没有偷听喔。”

  爹斯文的脸当场透出无奈,蹲下身,伸臂抱起她。被爹抱在手臂上的感觉好神奇,彷佛她会飞。

  她咯咯笑出声,两只短短的手在空中胡乱挥动着,假装自己是只小鸟。

  爹将她抱离娘所在的房间,转进后方的迥廊里。

  想见娘、想吃娘做的胡饼,她张大着眼睛问爹:“娘睡了吗?”

  “娘睡了。嘘,我们别吵她喔。”爹小声地说。

  “好,……”她眯起眼睛,小脑袋依偎在爹宽大的肩膀上,想了想,又唤道:“爹。”

  “什么事?祝儿。”爹回应道。

  “娘亲手烙的烧饼,是全长安,不,是全大唐最好吃的!”

  爹小小愣了一下,而后笑了出来。“放心吧,祝儿。”怎会不了解自己的女儿呢。大掌轻轻托着女儿小小的背,安抚地说:“妳娘会长命百岁的。”

  “啊……是啊,这是当然的喽。”她松开不小心蜷起的拳头,总算安心了。

  再度铮开眼的时候,周遭十分幽暗,她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身在哪里。

  待双眼适应了幽暗,看见房里的摆设后,她松了口气,发现不过是她自己的房间罢了,没什么好担心的。

  她摸黑下床,悄悄推开房门,想要找娘,却在推开爹娘房门的前一刻,听见某个人道:“她会死吗?”

  推门的手瞬间僵住。她躲在门框下,双手掩住脸,耳朵却清楚听见另一个声音说:“不会的,她会长命百岁。”

  胸口突然传来疼痛,这才发现是因为屏住了气,太久没有呼吸的关系。

  她低低抽了一口气。

  认出了那是小舅舅的声音。小舅舅说,娘会长命百岁。

  他从没说过谎。那么他说的话,一定是真的。

  娘没事的……

  尽管心底是这么地想着,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腿却没有办法挪动。

  她想要进房间去抱一抱娘,却只能腿软地靠着房门滑坐在地。

  然后,她听见爹的声音。

  “这件事绝对不能让祝儿知道。”

  她赶紧掩住耳朵,焦虑地想着:怎么办?来不及了,她都已经知道了!

  不知道打哪生来的力气,她连爬带滚地回自己房间,将房门落栓后,往床铺一跳,环抱着自己缩在棉被里。

  这是恶梦吧,是恶梦吧。

  不然娘怎么可能不会长命百岁?

  “祝儿,妳在这里啊。”小舅舅如释重负地说。

  她穿着跟邻居家交换来的衣服,很忙碌地整理着房间里的衣箱。

  “咦!妳这衣服打哪来的?这是男孩子穿的吧?”

  没停下手里的动作,将衣箱里一件件女孩衣搬出来,她闷闷地说:

  “是男孩子穿的啊。”

  “呃……祝儿?”医者纳闷地看着年方五岁的小甥女,有点看不大懂她在做什么。“妳要把那些衣服拿到哪里去?”

  “拿去给邻居大婶。”她回答说。

  还是不大懂。“拿给邻居做什么呀?”都是些小姑娘穿的女孩衣。据他所知,邻居家只有生养男孩啊,而且年纪都已经不小了。

  穿着男孩衣裳的小姑娘终于搬出最后一件衣裳,抱着一大堆几乎要淹没她的衣服,有点严肃地问:“小舅舅,你看看我,穿男装还算好看吧?”

  医者无法回答,因为小甥女抱着那堆衣服,根本看不见她身上穿了什么衣服。他只好问:“妳穿男装,跟妳现在抱着的那堆衣服,有什么关连吗?”

  “当然……有啊。”她眷恋地看着手上有娘生前精绣的丝线花儿的花裳,很舍不得地道:“我一向就讨厌穿裙子,以后我再不穿了。”

  “呃?什么?”不穿裙子,那要穿什么?

  “就穿我现在穿的啊。”拖着一大堆衣服往房外走去的同时,她告诉自己,她一定要长命百岁。不然、不然爹怎么办?

  娘不在了,爹就只有她了。

  她必须-

  “吕祝晶!妳还不给我起来!”

  突如其来的暴吼,吓得她手上衣裳掉了满地。

  猛然转看向吼声的来源,一张与那狂怒吼声极端不搭调的俊秀脸孔赫然映现眼前。好愤怒的一张脸!

  可这张脸……为什么布满泪痕?

  滴在脸上的不明液体烫得她一颗心都快烧起来了。

  下意识伸手去摸,却不是摸着自己的脸,而是他的。

  “怎么了?你为什么在哭,恭……彦?”

  听见朝思暮唤的回应,井上恭彦瞪大双眼,漆黑的眸蓦然滑下一行热泪,因他俯视的姿态,一路滴在她干涩的唇际。

  “祝晶……妳醒了!”

  她舔了舔唇,困惑地看着他憔悴的脸,哑声道:“是咸的。”恭彦的眼泪……

  怎么回事?她是在作梦吗?

  还来不及思考,她已经重回熟悉的怀中。

  “对不起……我再也不让妳受委屈了。”

  像是开启门扉的钥匙,这句话。

  然后,她慢慢想起……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