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护花郎(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护花郎(下) 第十章 春风不得意(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自风中飘落的一片雪色花瓣掉落在她半闭的眼睫上,惊动得她倏然睁开眼睛,双手紧紧地捉住触手可及的事物。

  “祝晶?”井上恭彦睁开双眸,搁下唇边的玉笛,低头看向枕睡在他盘坐膝上的男装女子。

  伸手拾去那瓣沾上她眼睫的杏花,他柔声唤她。

  “晶?”怎么突然醒过来,又出神地发愣?

  好半晌,祝晶才缓缓回过神。她转动眼眸,瞧见四周围盛放的杏树,花雨如烟似雾地妆点着早春的曲江池,水畔柳色青青。

  他们正坐在一株杏树下,春色草毯上,有野花透香,蜂蝶飞舞。

  恭彦盘腿而坐,她则枕在他的膝上,显然已经小睡了一段时间,双手不知何时紧揪住他的衣襟。

  看见系在柳树下的两匹马,眨了眨眼,突然领悟过来,她有些失落地说:“我好像听见了我娘的笛声……原来只是梦……”

  原来,他的笛声进入祝晶梦中,勾起她的回忆了。恭彦伸手遮住她的双眸,低声问:“想再听一次那笛声吗?”

  她没有试图睁开眼睛,也没挪开他的手,只是悄悄地流起眼泪。

  “我以为我忘了……毕竟都过了那么多年了……可是为什么一听到那笛声我就是能够认出来呢?”

  “听见那笛声,会让妳很伤、心吗?”

  祝晶摇头。“不,只是让我……很想再一次抱住我娘……”

  “像这样吗?”恭彦将好友抱进怀里。

  “还要再紧一点。”她哽咽道。

  他更紧一点地抱住她,不是男女间相互倾慕的那种拥抱,只是不想让祝晶哭。

  祝晶紧紧抱着恭彦的腰,眼泪一直流。

  许久后,才感觉恭彦的手稍稍移开,一阵悠扬的笛声传进耳中。

  原来……直都是恭彦。

  他吹奏着她记忆中的曲调,名日“长相思”……

  她紧紧地抱着,静静地听着,眼泪不再流了,心中充满了温柔的情感与暖意。

  长相思,在长安……

  想起去年在北里……这才明白,他学笛,是为了她。

  这领悟使她感动不已。

  他确实是为了她,这一点,恭彦亦心知肚明。

  不管祝晶是男是女,他对她……或许早在许多年以前,便已心若明镜了吧。尽管这辈子他都不会当着她的面承认这件事。

  不是因为不够爱,而是不愿意让她一个人承受必然的离别与悲伤。

  他是井上家的次子,家中有年迈的双亲苦苦等候他归乡。领受天皇恩德的他,在众人期待下踏上遣唐之路,男女间的感情不应当出现在他此生中。

  结识祝晶,是意外。

  与她为友,是意外。

  她的热切与真情,于他来说,是出乎意外。

  为她学习笛曲,则是冲动与怜惜。

  当时他以为祝晶是男子,无论如何放纵内心的思念,都不会带来伤口。

  可祝晶再度成为他命中的意外。

  她似乎总是如此……一再地挑战他既定的人生道路。

  他察觉到自己的失控,担心已经太晚了……

  在沉醉于笛声的祝晶眼中,他清楚看见她的恋慕。

  她爱上了他。

  祝晶爱他。

  这领悟,使恭彦不由自主地停下笛曲,眼底闪现一瞬的惊慌-

  “崔同年,你应试杂文时的那首诗真是一绝。”

  远远传来这么一句话,有些突兀地介入这仲春曲江静悄的角落。

  伴随而来的,是更多的人语和脚步声。

  有人往这头走过来了。

  恭彦与祝晶坐在一簇早早绽放的花丛后,前来踏春的游人转进这片杏园时,得很凑巧才能在适当的角度看见他们。

  早春杏花开得极美,吸引了游人驻足。

  来人是一群夹杂着青、中年的士人,从断续传来的对话中,显然是在今年春闱中刚刚及第的新科进士,在还没有正式举办一连串的曲江宴集前,先来到曲江游春。

  如果现在他们突然站起来,势必会和这群人碰上面。

  许是有同样的想法,祝晶和恭彦皆沉默不语,继续坐在原地,不打算移动。心想,或许等会儿这些人就会离开了。

  而此时,两人心底,还有更要紧的感觉想要厘清。

  心思纷乱的两人,一直都没有听清楚这群新科进士的谈话,只大略知道,他们正吹捧着彼此的文才。

  大唐帝国是诗歌高潮的国度,在几乎所有读书人都要会写诗、读诗、懂诗的盛唐时代里,唯有具备极高的文才,才能在官场中赢得名声。

  君不见,明皇所宠信的贺知章、张九龄等人,莫不是能诗好手。喜爱音乐、艺术与诗歌的唐明皇自然也会喜欢能诗善赋的文人。

  新科进士们的谈话乏善可陈,是遥远记忆中那熟悉的诗句,吸引了祝晶的注意。

  不知道是谁说出口的。那群进士,他们聊着-

  “……啊,刚刚说到哪了?崔同年,你那两句『一夜红薇悄零落,春泥何曾不护花』,可教座主赞赏极了。听说座主当场阅完卷后,还笑封你是『护花郎』呢!”

  进士科有三鼎甲,即:状元、榜眼、探花。崔元善虽只考取进士科第十七名,取得进士出身的资格,但“护花郎”之名已传遍审阅考卷的主考官,连帝王都耳闻此事,甚至传出有意召此“护花郎”入翰林院供奉,是极高的赏识。

  接下来人群中又说了什么,吕祝晶都已经听不进去了。

  什么“护花郎”!“春泥何曾不护花”是恭彦的诗句!

  当年,她亲眼在他房里看见过的!

  她气愤地跳了起来,拨开花丛就要冲出去把事情问个清楚,但左手却被人用力拉住,教她无法如愿。

  “恭彦!”他怎还能这么冷静?

  “祝晶,不要。”他已经发现自己早年写的诗被人所盗的井上恭彦,只是沉着地捉住祝晶的手,不让她冲出去。

  进士群并未在原地停留,而是一边说笑,一边往杏林另一个方向走去。

  担心就要错失机会,祝晶十分急切。

  “恭彦,快放手!让我去问个!”

  “我说『不』。”恭彦用力将激动的祝晶拉回身边,双臂紧紧簸抱住她。她像头小牛,见了红,就想角抵相斗,他不得不将她抱紧一点,却弄痛了她。

  祝晶蹙结着眉,不解地看着恭彦。“怎么……为什么?”

  恭彦一时间无法解释清楚。怕祝晶冲动,他只好先安抚道:“说不定只是误会一场,崔世兄极有才情,也许只是凑巧。”

  “不可能会那么巧!”祝晶用力摇头。“不可能!”她挣扭着身体,还是想要去问个明白,而且恭彦抓得她好痛!

  “祝晶,别冲动。”恭彦努力劝抚道:“妳没听见他们说的话吗?连皇上都已经准备召他入翰林院供职了,只怕『护花郎』名号已经传遍长安城?妳如果真要把事情问个清楚,势必会引来轩然大波的。”

  井上恭彦一席话教吕祝晶愣住,一时间忘了要挣扎。她讶异地看着恭彦。“你怕生事?”

  恭彦自有其它更深入的考虑,他心思缜密,已预想到如果与人争辩“护花”一诗,大概只有两个结果。

  其一是贻笑大方,他从此成为长安城的笑柄。

  其一是在各打了主考官与当今天子一巴掌的情况下,他势必得被迫入宫面对他一直想避免的事。

  而无论是哪一种结果,他都不乐见。

  见恭彦不否认,祝晶有些心痛地问道:“难道你真的要看别人盗用你的诗,还得意洋洋、四处宣扬?”

  “不是那样子的,祝晶……我只是-”他痛得缩回拦抱住她的手。

  祝晶咬了他!

  “我没办法看我最好的朋友受这种委屈,我一定得把事情问清楚!不然我这辈子都会睡不着觉!”

  恭彦方松开手,祝晶便挣脱他的怀抱,冲出花丛。

  他拦不住她。只好陪着她一同站上火线。

  这辈子,到底有没有办法真丢下她不管?答案恐怕早已摆在眼前。

  一咬牙,追上祝晶,再下一刻,他们已经站在先前那群新科进士面前。

  他看见崔元善在见到他的瞬间,眼底闪现心虚。当下,恭彦便明白,今天清早在学院时的偶遇,他表情短暂的纠结是缘于何故了。

  不愿意让祝晶替他承担,他走到崔元善面前,行士人礼道:“崔世兄,好巧,又见面了。刚刚我在杏林那头听说,您试杂文时所写的诗句-『一夜红薇悄零落,春泥何曾不护花』,敢问能否讨教全诗?”

  进士科试“排律”,而他写的是七绝。听说大多是五言排律,但偶尔也会出现七言,且多试八韵,合计十六句,仅头尾两联不须对偶。没有意外的话,这两句该是用于全诗的末联。

  祝晶站在恭彦身边,为他抱不平。

  崔元善因为不敢直视井上恭彦,目光犹疑,一时无语应对。

  身边其它同年进士一听,也纷纷表示想一睹全诗。

  先前那名背诵出那两句诗的新科进士不明就里,热心道:“这诗我是听吏部的官员传出来的,全诗倒记不大得了。这次律诗的试题以『麻』字为韵,崔同年的诗是末联备受佳评,我也才记忆犹新呢。

  如果可以的话,还请崔同年不吝赐教。”

  见自己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崔元善冷汗涔涔,不敢直视井上恭彦的眼睛,频频推辞:“不敢不敢,拙诗幸蒙座主提拔,才能如愿登第,在诸位同年面前,小生不敢献丑。”

  新科进士三鼎甲皆在场,见崔元善不愿吟诗,以为他是谦虚,纷纷笑了起来。

  从头到尾都站在好友身边、冷淡地看着崔元善的吕祝晶,忍不住嘲讽道:“崔公子既已及第,想必是真有才能,又何必如此谦虚。”

  “是啊,崔同年,请不必谦虚。”其它不明内情的进士们纷纷鼓动道。

  但崔元善依然摇头道:“不、不了。”

  祝晶气恼地开口:“或者要我来提醒你,崔公子,我记得那首诗应该是这么写的吧!飘洋涉海已岁余,梦里长安非吾家-”

  “祝晶。”恭彦低声制止,随即对诸生抱拳道:“十分抱歉,打扰诸位赏花的雅兴,我们另外有事,这就要离开了。”

  “恭彦!”祝晶已经快气炸了,恨不得当场揭开“护花郎”的真面目。

  可恭彦却只是求饶地看着她。“拜托,不要。”

  这欲言又止的情况,教在场众人看了,也不禁感到有些纳闷。

  由于并非正式举行的进士宴,只是几名新科进士的游春活动,刚中举的这群未来官员心中春风得意,自是不言而喻。

  但因为在场的众人,只有崔元善认得井上恭彦,其它进士多是外乡人,见恭彦似与崔同年相识,有人兴致高昂地留客道:“呀?何必急着走,都还不知道公子该怎么称呼呢!.何不与大家一同游春赏花?”

  在恭彦请求的目光下,祝晶忿忿不平地跺着脚。

  “算了、算了!”说着,也不理会其它人的注目,她扭头就走。

  “很抱歉。”恭彦急急向众人再道歉一声,才赶紧追上祝晶。

  这是今天里,他第二次追在她身后,而抱歉的话,则已经不知说了几次了。

  “祝晶,妳不要那么生气,听我说-”

  “我现在不想听!”她气呼呼地解开系在柳树下的缰绳,牵着马离开曲江畔。

  恭彦紧跟在她的身边,见她气愤苦恼,心底很是焦急,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知道祝晶不谅解他阻止她在众人面前指责崔元善,可是他有某些顾虑不得不考虑。

  “唉。”他叹着气说:“不要生气好吗?我原本就不觉得那两句诗很出色。”

  当初只是一时兴起,随手拈来抒发思乡情感的诗句,从来也没想过要把诗公诸于世,他甚至不清楚崔元善是何时看到那首诗的。

  祝晶不肯说话,两颊还是气鼓鼓的,脸色十分难看。

  “不要生气,祝晶。”

  相识那么多年以来,他从没见过她气成这样,彷佛与人有了不共戴天的冤仇。

  他万分不乐意见她向来开朗的脸上出现那种气愤的表情,更不用说只是为了替他抱不平。

  “妳不说话,是在气我,还是气别人?”

  祝晶突然停住脚步,才转过头看向他,眼泪又掉落下来。

  讨厌!匆忙又别开脸。她今天怎么这么爱哭!

  恭彦见她掉泪,下意识就要帮她抹泪,但伸向她的手却在下一刻硬生生缩回身侧,彷佛另有顾虑。他站在她身边道:“对不起,祝晶,我又惹妳哭了。”

  “不要跟我说这些!”祝晶吼出声。“我是气!很生气!我气你明明可以说出真相,却要那么委屈自己!”她今天晚上一定会气到睡不着。

  她从没这么生气过,不知道自己竟然也会有这么愤怒的时候。她气得,整个胸口都在发痛,好像有什么正撕裂她的心。

  看来终究还是得说个明白。恭彦松开马缰,走到祝晶这头,不敢碰触盛怒中的她。怕一碰触,就会碎。

  他试着解释他不愿意揭穿崔元善的理由。

  “我跟他是多年同窗了,虽然不算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但我知道他一直都有来自家族的压力,逼迫他不得不考取进士。当然,这不能用来作为推托的理由,我也无意为他找寻借口……”

  顿了顿,确定她有把他的话听进去,才又继续说:“今天我若当着众人的面揭穿他、当下一定是非常痛快的。然而,揭穿了之后呢?我并没有留下当年那首诗的手稿,没有办法证明那的确出自于我,今天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宣称那是他的诗句。届时,我必然将成为笑柄,而这还只是最无害的结果呢。”

  祝晶稍稍恢复了一点冷静,她闷声道:“也有可能……人们会相信你啊。我就是相信,还有阿倍-对了,阿倍当年也看过那首诗的!”

  恭彦再度摇头。“所以,妳是想让阿倍冒着欺君的危险,替我背书吗?”

  “欺君?怎么会?”祝晶愣住。

  “怎么不会?”恭彦进一步解释道:“崔元善能中举,代表他有一定的才能,主试的考功员外郎不会只凭两句诗就录取他。清河崔家在朝廷中也有一定的势力,倘若这桩科举舞弊闹上了朝廷,不仅主考官会脸面无光,势必也会伤害到其它同榜录取的进士,他们一定也会被人质疑,怀疑这次的贡举是不是还存在着其它的不公平。万一这些人当中,有人是朝中权臣力保的,在长安无权无势的我,以及阿倍,难道不会被人冠上欺君之名吗?”

  恭彦的话,令祝晶逐渐冷静下来。

  他很不喜欢见到这个样子的祝晶,知道接下来的话,一定会伤害到她,却又不得不说个清楚。恭彦咬紧牙又道:“别忘了我是个留学生。祝晶,我总有一天要回家乡的。但是崔元善不一样,假如今天他盗取我的诗这件事闹大了、往后,我不知道他该怎么在这国家立足-不要误会,我不是在为他讲话,我只是……就事论事。”

  尽管恭彦只是“就事论事”,可他那一句总有一天要回家的话,依然使祝晶瑟缩。她不想听,不想听恭彦这么冷静地分析他的处境。尽管她也知道那是事实,可她就是一直不想面对终有一天他会离开的事。

  “祝晶,不要生气了,好吗?”见她依然沉默,恭彦迟疑地碰触了她的肩。

  才被轻轻碰触一下,祝晶便跳了起来。

  “祝晶?”她的反应令他大为愕然。相识多年,许多分际早已消失,碰触彼此曾经是如此自然的事。

  “我、我不知道。”祝晶紧闭了闭眼,又睁开。“不,或许我是知道的……可我就是没办法……我不能……”她声音因哽咽而破碎。

  恭彦迅速上前将她拥进怀里。“对不起,让妳受委屈了。”

  原本,受委屈的,应该是他;可祝晶为他设想,替他打抱不平,弄到最后,彷佛真正受了莫大委屈的,竟是她了。

  脸埋在他胸怀里,好半晌,祝晶问声道:“我累了,回家吧。”

  在那天之后,连续几个夜里,祝晶都睡不好。

  白天时也没精打采\连小春拚命讲笑话想逗乐她,祝晶都意兴阑珊。

  恭彦来找过她几次,祝晶都假装在睡觉。

  生平第一回,她竟有一点……不想见他。

  她心中的委屈,正因为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出于对朋友的忠诚-特

  别是在明知道恭彦的考虑是那么合情合理的情况下,那份委屈感越见加深。

  她怒忿成疾。

  恰如两年前在拂菻……她曾因过度的忧惧而病倒。想要笑一笑让家人安心,却笑不出来。

  想多吃饭让小春开心,却吃不下饭。

  身、心、魂、神……彷佛由不得自己。

  隐约问,她晓得自己恐怕是第二度发病了。再如是几次,她就会死。

  见祝晶身体不适,又频频吃不下饭,小春焦急得团团转,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不知道小公子怎么会笑着出门,却冷着脸回家。只知道,自那天以后,小公子脸上的笑容就不见了,铁定是跟大公子有关。

  亏他还有脸上门!

  打定了主意要为祝晶争一口气的小春,在恭彦再度登门之际,竟彷佛天王院里供奉的佛法守护神毘沙门天王一般,将竹扫帚当作宝器,挡在门口,不肯让他进门。

  已经连续好几天没见到祝晶的恭彦,乍见小春像门神一样地杵在吕家大门前时,他的心重重一沉。

  这几天,每次他来,祝晶都推说昼寝,不肯见他。

  全不似以往那般,与他亲近友好。

  恭彦非常不习惯祝晶对他冷淡。

  他猜想个中原因,知道自己尽管心思缜密,却仍失算了祝晶的反应。

  他绝不想因为一首诗而失去今生最好的朋友。

  本来他就打定主意,若今天再见不到她,就要-

  “小春,怎么杵在门口,不欢迎我进去吗?”他勉强扯出一抹笑问。

  “欢迎,当然欢迎。”小春嘴里如是说,但她手上的扫帚可不是这样讲的。“只要大公子先解释清楚,怎么我家小公子四天前开开心心出门找你,回家后却像换了个人似的,笑容都不见了,小春自然会让大公子进门。”言下之意,是怪罪他。

  一听说祝晶的状况,恭彦立即担忧地问:“祝晶还好吗?她在哪里?”

  小春原本强迫自己要坚定立场,一定要问到答案才能放行。

  可当恭彦流露出明显的担忧时,她立即跟着焦虑起来。

  “不好,她不好。”小丫头很担心地道:“这几天她都没睡,就是前天主子爷回家时,也只是为了安主子爷的心,才勉强吃了几口。主子爷才一不在家,她就一口都不吃了-我、我听说过小公子活不过二十五岁,那是真的吗?她就快要死掉了吗?呜哇……”还没说完话,就忍不住开始爆泪。

  恭彦愣住。“别胡说,小春,祝晶不会死的!”

  连小春都说祝晶活不过二十五!

  恭彦不由得心惊胆跳起来。难道那天祝晶喝醉时说的话,都是真的?不!怎么会?!她会长命百岁的!她一定要!

  “可是-”小春还没揉完眼睛,就见恭彦自己推开大门,登堂入室。“大公子,你走错了,另一头,小公子的房间在-”她赶紧追进屋子里,不确定是要帮恭彦带路,还是阻止他闯进祝晶的闺房里。

  恭彦一心担忧祝晶,忘了他不该这么大剌剌地闯进未婚女子的闺室。

  但他无暇顾及礼数了。

  他冲进祝晶房里时,祝晶还躺在床上,闭着眼,动也不动。

  若非她胸前尚有微弱的起伏,他真会以为她……不、不会的。

  恭彦走近,矮身蹲在她身旁,仔仔细细地看着她消瘦的容颜。

  “祝晶……妳怎么了?”

  祝晶没说话,也没有睁开眼睛。感觉很不对劲。

  “小春!”恭彦转头大声喊道:“快请大夫来!”回头又大声唤祝晶:“醒一醒,吕祝晶,快醒一醒!”

  小春闻言,当下立即冲了出去。找大夫。

  彷佛听见了他的叫唤,祝晶掀了掀眼皮,不确定有没有看见他,但只一瞬间又阖起眼。

  他摸着她的脸。“别吓我呀,祝晶。如果妳还在生我的气,那妳快起来,我让妳好好揍一顿,保证绝不还手。”

  祝晶还是没有回应。

  他连唤她好几声,她都像是进入不醒的长眠。

  等不及小春找大夫来,已焦急得几乎失去理智的恭彦连人带被抱起祝晶,一路奔跑着前往距离永乐坊最近的医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