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护花郎(下)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护花郎(下) 第十章 春风不得意(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开元十四年冬十月,来自全国的士子齐聚在长安城中,准备应试三年一次的常科科举,满城举子身穿麻衣,衣白胜雪。

  这些远从各地赶赴京师会试的士子,清一色是取得解元资格(乡试第一名)的才俊之士。

  开元年间,进士科录取门坎高,须通过“杂文”、“帖经”及“试策”三场试,而第一场“杂文试”近年来逐渐以“诗赋”为考试的文体,倘若出格犯律,就会被淘汰,及第相当困难。

  然而因为考取进士后,不仅本人及全家人可以免除摇役,更可光耀门楣,真正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因此多数士人仍选择将一生青春及才华投注在这无情的试场中。

  山东世族崔氏子弟以往多以参加“明经科”为主,开元以后,逐渐倾向让家族子弟改试“进士科”,以便在朝中与深受帝王宠信的进士科及第官员抗衡。

  承担着这样的家族期望,两次落榜的崔元善,以国子监的生员身分,第三次赴考开元十五年正月于尚书省吏部都堂所举行的春试。

  开元十五年春二月,春闱揭榜。

  崔元善以第十七名的成绩,进士及第。

  同年,远在洛阳司经局校书的阿倍仲麻吕被召回长安,迁左拾遗,掌谏议,官拜从八品。

  春日,井上恭彦整理好学院的房间,换上春衣,打开屋内两窗、让春风吹进屋舍里。

  又过了一年了。来到长安,转眼间,竟已是十年光景。

  当年随船带来的本国衣服多数已经穿不下了。

  二十五岁的他,比之十年前不知长成了多少。离家时,家中最小的兄弟才只八岁,想来如今也已经成年了吧。

  感叹时光的消逝,又为春日长安城繁花盛开的美景所吸引。

  一早与祝晶约好,到长安城东北的通化门迎接从洛阳归来的阿倍仲麻吕。

  不再耽搁,他整理好衣冠,走出房门。

  经过学院门口时,正好遇见即将搬离学院的崔元善与一群前来道贺的同窗。

  井上恭彦上前加入众人恭贺的行列。

  “崔世兄,恭喜你高中了。”他真诚地恭贺。

  被众人簇拥道贺的崔元善乍然见到井上恭彦,原本欢欣的表情突然冻结住,有些不自在地笑了笑。“哪里。也是运气好,才让座主选中了我的卷子。”

  恭彦虽然稍稍察觉了崔元善的异状,但他平时与他也只是点头之交,因此没有多想他表情骤变的原因。再三道贺后,他便离开学院,径往国子监大门走去。

  吕祝晶牵了两匹赁来的马,等在一株嫩绿的柳树下,正百般无聊地仰着脸,数着柳条上的叶子。“一片、两片、三片……”

  恭彦蓦地停下脚步,没有上前惊扰。

  待祝晶叶子数腻了,自己转过头来看见他时,她绽开笑容。

  “你来啦,怎没出声叫我?”

  恭彦答不出来。因他在那当下,只是突然间想好好看看她,才不自觉地停下脚步。

  “没什么。”摇摇头,他微笑着走上前,接过祝晶手上的缰绳,先扶她上了马后,自己也翻身上马。

  策马往大街上走的时候,恭彦提起先前在学院遇到崔元善的事。

  “崔世兄及第了。”他说:“刚巧他也要自国子监除籍了。”

  祝晶对崔元善并不算非常熟悉,只知道他是山东清河崔家的世族子弟,与恭彦同窗,帮她传过几次信给恭彦。

  闻言,她笑了笑。“他真幸运,要再考不上,一旦除了学籍,就得跟全国各地的读书人一起参加乡试,取得解元的资格后才能赴考会试,那可是比登蜀道还要难上好几百倍呢。”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人人皆知晓的。

  由于长安、洛阳两京的监生不需经过乡试的选拔,便可以生徒的身分,直接参加京师的会试,也难怪长安、洛阳两监的学籍会如此炙手可热了。

  “这么说来,”祝晶突然想到,“仲麻吕那家伙才入太学六年就考上进士,还真是不简单呢。”更何况以留学生的身分,能在众人中脱颖而出,想必绝非泛泛之辈。

  “确实如此。”能进士及第,多少是对自身才学的一项肯定。但恭彦心中仍对入唐为官存有疑虑,而这份疑虑,他无法向祝晶提起。

  得知阿倍仲麻吕被召还长安,改任官职更高的左拾遗时,他为他一则以喜,一则以忧。

  然而此刻,因为十分想念的缘故,恭彦暂且放下那些令他担忧的事,为即将见到久别的朋友而期待不已。

  自东方进出长安城有南北两道,一是通化门,一是春明门。

  洛阳是大唐陪都,行旅往返两京时多由通化门进出。

  前往通化门的路上,策马看尽繁华街景。

  春日融融的长安城,带了点舒适的湿意,花雨缤纷,美得令祝晶想要歌唱,可惜她五音不全,这才不禁希望小春就在身边,能叫她唱首歌来听。唱一首适合春天的歌啊。

  偏偏今早她才跟丫头起了争执,没让她跟来。

  争执的内容很家常,不外是小春想跟着出门,她却不让。

  毕竟总不能一辈子让小春当她的跟班啊。无奈丫头不了解她这番心意,固执地要跟她闹别扭。唉,丫头何时才会真正长大呢?

  将这件事说给身边的青年听,青年笑了。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来到通化门附近等候。

  方过午,阿倍仲麻吕与几名受召还京的官员一同抵达了长乐驿站,随后又转入通化门进城。

  见到井上恭彦,他欣喜地丢下马,跑上前来,紧紧握住恭彦的手。

  “吾友,许久不见了!”赤诚的情谊一如以往,始终没有改变。

  两个男人相互拥抱一会儿后,不甘被冷落、站在井上恭彦身边的吕祝晶假意地咳了两声。

  “咳、咳。”还有我啊,快注意到我呀!她挤眉弄眼,无声地暗示着。

  穿着青色官服的阿倍仲麻吕果然注意到她的存在,一向热诚爽朗的他,笑着问:“啊,失礼了,这位是-”

  “哈……”恭彦当下笑了出声,惹得祝晶气闷地打了他后背一下,让他笑岔了气。

  恭彦调侃地瞥看向祝晶。“要我为你们介绍吗?”

  果然不用期待多年不见阿倍会认得她。“多谢了,不用。”祝晶鼓起腮帮子,很有骨气地拒绝。

  她走到阿倍仲麻吕面前,裹在胡装窄袖中的双手学日本国人那样捉揖,带了点调皮地道:“祝晶。您好,我是吕祝晶。”

  “吕祝晶?”阿倍猛地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身穿男装、却十分娇俏的吕祝晶。“你……妳是-”实在不敢相信!

  “就是我。怎么,还认不出来呀?恭彦不是有写信告诉你,我已经回来了呀!”祝晶有点恼地跺起地。

  “可……信上没提到妳是……”阿倍无法将视线自祝晶身上移开。

  印象中的吕祝晶是个年纪尚小的男孩,何以八年不见,小男孩竟会长成一个美丽的少女?即使身穿男服,看不太出属于女性身形的窈窕,可那浑然天成、偏向女子的气韵,却是无法隐藏的。

  吕祝晶分明是个姑娘!

  好不容易,勉强将视线调转,看向恭彦,阿倍艰难地询问:“你已经知道了吗?”知道祝晶是个女孩子的事?

  恭彦点头。“我知道这确实很令人讶异,不过,你没有想错。”

  阿倍仲麻吕的错愕,恭彦十分能体会,因为他也经历过同样的震撼,而且至今都还有一点不太能适应祝晶是女非男的事实。

  祝晶不喜欢两个男人在一旁打着哑谜,自己则被晾在一旁。

  她酸酸地说:“够了吧,我本来就没说过我是男孩子啊。容我提醒,两位,你们是要站在大街上一整天,还是先入城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聊一聊?”

  阿倍看着祝晶,依然觉得很惊讶。但仔细回想过去对祝晶的种种印象,却赫然发现,她的确没有示点地方像个真正的男孩。不知道为何她从来不穿女装?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祝晶被阿倍看得有点不自在。

  毕竟不再是孩子了,阿倍又长她好几岁;年约二十九的阿倍仲麻吕已经完全脱除青涩的少年样态,是个相当高大英俊的男子。打从身边人陆续认出她是女子后,祝晶这才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性别角色。

  只是朋友们的眼光从来不像阿倍这样带着明显的男性欣赏,教她着实轻松不起来。

  下意识地躲到恭彦身后,汲取令她熟悉安心的气息。“恭彦……”

  恭彦其实也有一点讶异,阿倍对祝晶的身分会有这样大的反应。

  阿倍在长安的时候,一直都不乏红颜知己,应该不至于对祝晶的真实性别产生过度的惊吓才是。

  想了想,他笑道:“走吧,阿倍。吉备、玄防他们还在等着帮你洗尘,大家很久没有齐聚一堂了。”拉住身后的祝晶,将她手握在掌心里。

  “要走了,别一直躲在我背后。”

  “我才没躲。”祝晶不同意地抗议,却没将手抽离,就任由恭彦握着,没发现自己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充满了年轻女子的娇气,令人不得不怜惜。

  看着如此娇俏的吕祝晶,阿倍诚实地笑叹了声。“我看我还要好一阵子才会适应这个事实。”

  而后,他突然想到,二十岁还没婚配的姑娘,在长安城里,算是很少见的吧!

  这位姑娘打算一辈子不嫁人吗?

  抱着这样的疑问,阿倍仲麻吕看着祝晶与恭彦之间的互动与默契,突然莫名地担忧起来。

  不太确定吕祝晶与井上恭彦之间,到底存在着什么样的感情?

  她可知道恭彦有个未婚妻?

  她可知道,恭彦从没有放弃终有一天要回日本?

  入唐为官后,他接触到大唐律令中对于外国人的相关规定。

  据他所知,大唐朝庭准许入朝仕宦的外国人或外国使者妻娶中国女子,唯独还国时,所娶唐女不得携回本国。

  祝晶是女非男,确实是个大问题。

  倘若祝晶与恭彦之间只是单纯的友情,那很好。

  但倘若不是,也许,站在朋友的立场,他恐怕必须找个适当的机会提醒一下恭彦才好。

  “阿倍,发什么呆。你的马呢?快跟上来吧!”另一头,已经跨骑上马的祝晶回头喊道。

  祝晶的笑容是那样灿烂无忧,像是长安城的春天。

  就当他是杞人忧天吧。阿倍挥着手,笑了笑,转身牵马。

  “就来。”

  当恭彦和祝晶领着阿倍,一起到东市的石家酒铺时,玄防与吉备真备已经等候多时。

  石家酒铺有金发碧眼的胡姬当炉,生意很好,陆续有酒客来打酒或入店小酌,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酒香。

  许多年没有这样欢聚过,阿倍仲麻吕受到众人真诚的欢迎。

  席问,吕祝晶赠他昔日自西域携回的宝剑。

  阿倍对祝晶所赠的宝剑一见钟情,迫不及待地抽出剑鞘,看着精铁打造的剑刃与剑柄上的琉璃珠相互辉映,当场小小舞一段剑,赢得满堂喝采。

  随后,大伙儿交换着这几年在西域、在长安、在洛阳的种种。

  酒酣耳热之际,只有两个人不沾酒,只喝茶。

  阿倍问恭彦:“玄防不喝酒是因为他是出家人,可你怎么也不喝呢?。恭彦笑指祝晶道:“我怕她喝醉了。”到时得有人负责送她回家才行。

  虽然祝晶酒量佳,但此时因为心情好的缘故,也不禁多喝了几杯,薄嫩面颊如霜叶般转为徘红,眼神氤氲,看起来相当娇柔。

  话题不知怎么转的,他听见她说:“……粟特人所使用的历法呀,其实来自波斯的祆教历,他们把天上的星象,日、月、火、水、木、金、土定为七曜,七旦周期,如此算来,一年就会有三百六十五日,分为十二月,一个月大约是三十天或三十一天,只有二月份是二十八天,算来比大唐的历法准确许多呢。”

  吉备真备很仔细在听,觉得非常感兴趣,又追问:“这么说来,就没有闺月的问题喽?”

  “不,还是有的……”走丝路时,她也问过康居安这个问题,当时,康大叔说……

  趁着祝晶与吉备大谈粟特商人所用波斯祆教历法的奥妙之际,阿倍爱不释手地看着祝晶所赠、镶有琉璃的宝剑,不禁好奇地问着坐在身边的恭彦:

  “听说吉备收到了一套象牙棋组,玄防也有珍贵的宝卷,不知道你收到了什么礼物呢,吾友?”

  恭彦看着祝晶愉快的笑容,不禁也微笑起来。“我收到的是,很珍贵的东西。”

  见祝晶谈笑之际,似乎略略不胜酒力,眼看她就要跌倒,恭彦赶忙起身接扶住她。

  “啊,我好像有点醉了呢。”祝晶攀住恭彦的手臂,一脸笑嘻嘻的。

  “妳喝太多了。”他半搂半抱地让祝晶坐在靠着角落栏杆的椅子上,请店伙计送来醒酒的热茶,劝着她喝下。

  “没办法,我今天好开心啊。”见到好多朋友,一起聊天、吃酒,好快乐!如果刘次君大哥不用值勤,也来同聚一堂,那就更开心了。只是不好让小春来,她不会喝酒,又会碎碎念……

  “妳酒量好像变差了。”以前这么点酒可难不倒她,今天她也不过多喝了几杯而已。

  窝在恭彦舒适的怀里,她星眸半闭,一时间,忘了自己身在酒家铺子,身旁还有其它人在。

  她纤指拂过他光滑的脸庞,低声说:“别生气……我只是一直不知道该送给你什么……在西域路上,我好想把我看到的一切都搬回来长安给你……沙漠的明月、草原的绿洲、阿尔泰山的雪、西方的海……最后却什么都带不回来……”

  恭彦捉住她乱乱抚触的手指,握在手心,同样低声地回应:“怎么没有?妳不是都带回来了吗?”

  在祝晶乍然酒醒的眸光里,他笑着说分明:“妳带回来一个见识过无数风霜花月的吕祝晶,妳经历过的一切都记忆在妳的发肤里;妳的手……长期握执缰绳,指间有沙漠的气味;妳的眼……像是敦煌的月牙泉。我不必亲自走一趟丝路,却已经看见广大的西域……”

  两行清泪无预警滑下祝晶脸庞,她将手心贴按住他温暖的胸口,微笑地道:“你果然懂我。”

  “哭什么?”他将她身形扶正,顾忌着旁人的眼光,处处为她着想。

  “我是在笑。”祝晶不同意地更正。

  他拉下她头顶上的毡帽,遮住她迷蒙的双眼。“别醉到睡着了。”

  “有什么关系,反正你会带我回家。”好想依赖地大醉一场。

  “别无赖。”

  “唉,恭彦……”

  “嗯?”

  “二十岁还不嫁人的女子,是不是太老了?”

  她不是不知道朋友们的这些想法只是出于关切,但尽管唐风再如何开放,女子不婚,总是脱轨的事,毕竟她又不像某些皇室公主,打算入道修真当女冠。

  即使习惯当自己是个男孩,可一到成年,某些无法逃避的问题尴尬地浮上台面后,祝晶着实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

  “……”

  “恭彦?”

  揉了揉她毡帽下的额发,恭彦柔声道:“我可以不要回答这个问题吗?”

  其实早先与吉备等人闲聊时,也曾提起这个问题过。

  他们都疑惑何以吕校书会将独生女儿当成男孩来养?何以祝晶年届二十,却不曾听闻吕校书为她的婚事打算?

  吕家上下似乎不把祝晶的婚配问题当成一件重要的事来看待,而祝晶在家中又分明备受疼爱……围绕在她身上的种种谜团,其问所代表家族的隐私,让即使身为好友的井上恭彦,也无法大方探询。

  “啊,怎么说?”恭彦的回应让祝晶有些讶异。

  恭彦温和地看着祝晶。“本来我以为妳是男孩,根本也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不公平?我知道。可既然妳是个姑娘,大唐的女子又多在二十岁以前决定婚嫁-至于嫁几次,那不是重点。重点是,不管妳是男是女,我都想要妳过得快乐。如果妳是基于某些无法告诉我的理由,而无法自由决定妳的身分,我光是为妳心痛都来不及,哪里还有余裕去想妳二十岁不嫁人是不是太老?祝晶……妳打算告诉我,妳扮成男孩的原因吗?”

  恭彦不是不曾好奇,只因为对象是祝晶,不想因为唐突而在无意间伤害到她的感受。

  听恭彦一言,祝晶一身的酒意像是顿时烟消云散了般,她猛地别转过头,好半晌才迟疑地开口:“……我娘……二十五岁就过世了。据说我外祖奶奶也没活过这年纪……家族里的女性不知道为什么缘故,都不长寿……娘死后,我想说,如果我是个男孩,爹就不用担心我也会短寿……”

  她语调过分平静地道:“哈,笑我傻吧!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年纪轻轻就死掉的,我还要活很久很久,活得比我爹还要久,我发誓我这辈子一定要长命百岁呢。”

  没想到她竟然真的告诉他了。

  才刚说完,祝晶且刻就后悔了。不是担心恭彦会笑她,因为他不会。

  只是不想让人觉得,她是在博取同情。

  短命就短命。还没见阎罗王以前,谁说她这辈子肯定不会长命百岁?

  才不管那该死的家族传统!

  她又没做过什么天大的坏事,凭什么要她早早重新投胎?

  她就是眷恋此生,不行吗?苍天啊!苍天啊!

  “祝晶?”恭彦讶异地看着祝晶韭忧伤的表情,突然明白她刚刚跟他说的,是真的-起码她认为那是真的,不是开玩笑。

  而不知何时,留意着他们谈话的其它人,也颇讶异地看着她。

  祝晶猛然站起,不顾残余的酒力使她双脚颤抖,她回身向朋友们告别道:“各位,抱歉我醉了,先走一步。”说着,匆匆跑出店铺。

  “祝晶!”恭彦在反应过来以前,已经追着祝晶出门。

  酒铺子里,吉备、玄防及阿倍面面相观了半晌,才起身算帐。

  阿倍掏钱掏得最快。他咧嘴对众人笑了笑。“我有官职,有薪饷,让我来付帐吧。”

  吉备真备提醒他一句:“你的官可别做得太高,仲麻吕,免得到时高到下不来,会回不了家喔。”

  “恭彦老早跟我说过了,我会注意的。”左拾遗也不过只是从八品的官职而已,应该还不算高官吧。

  玄防站在门边看着恭彦追着祝晶离开,若有所思地说:“也许,到时回不了家的,还有一个人。”

  井上恭彦,难波城井上家次子,十岁时入宫担任天皇侍臣,因为人品才华皆为上选,由天皇钦选为遣唐使臣。

  十一年前,怀着梦想冒险渡海来唐的这群日本遣唐使,因为太年轻,

  那时他们都没有想到,人与人之间的牵绊,国与国之间的微妙制衡,会使他们的人生从此转向。

  井上恭彦在一个街角外追上吕祝晶。

  勒住她坐骑辔绳,握住她的手臂强迫她转身时,他没有想到会看见她泪眼涟涟的样子。那强忍悲伤的表情,使他感觉喘不过气。

  祝晶抹着眼泪,勉强扯出一抹笑容道:“别看,我喝醉了才这样,好丢脸。”

  她确实是有点醉了,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察觉到恭彦脸上透出的一抹同情,她咬着牙,很自厌地喊道:“做什么那样看着我?我都说我刚刚只是在开玩笑而已啊!你没见过我真正喝醉酒的样子吧,我喝醉了就会胡言乱语,你现在知道了,就不用再那么大惊小怪!”

  她挥舞着双手,几度坐不稳鞍上,差点摔跌下来,好在自己又攀坐回去。

  恭彦忍耐了半晌,在祝晶第三次快跌下来时,终于看不下去,出手将她从马背上拦腰抱起,稳稳地安置在自己身前,一只手臂则牢牢圈住她的腰,以免她挣扎落马。

  出乎意料地,祝晶没有反抗,她温顺地窝在他宽阔的胸前,头顶着他的下颔。

  只要稍稍抬头,就能看见他喉部因呼息而产生的些微起伏。那几不可察的小小动作,令她着了迷般,一径痴迷地看着他。

  恭彦腾出一只手将祝晶的坐骑缰绳系绑在他的座鞍上。

  “要回家吗?”他让马儿缓缓地步行在街道上,以免无法在照应怀中女子的同时,控制住并辔的两匹马。

  怀中的小女子闷着不说话,恭彦低头一看,才发现她竟然睡着了。小小头颅斜斜依偎在他守护的怀中,泪眸下,樱唇微欧,看起来既倔强又脆弱。

  祝晶真的短寿吗?

  看来,他必须找吕校书谈一谈。

  但现在……他只想守着祝晶,让她好好地睡上一觉,作个好梦。

  那记忆中思念的笛声在耳胖低回,悠悠淡淡,每一个婉转起伏处,都令人觉得好温柔。啊,她记得这首曲子。

  是谁?谁吹着笛?

  这低诉的思念曲调。长相思,在长安……

  浓浓雾雨中,她双眸微睁,想要看清楚站在雾里的身影。

  恍惚中,不知身在何处,她步履蹒跚,像是在梦里头,跌跌撞撞。

  浓雾消散的片刻,她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想要追上,雾气再度笼聚,遮蔽了她的视线。

  是谁?你是谁?

  拜托别走,让我看你一眼。一眼就好。

  别走……祝儿好想妳啊……

  “娘……”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