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护花郎(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护花郎(上) 第七章 膏肓之间(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盛唐时代,丝绸之路的终点,拂秣热闹的石板街道上,少年被一名穿圆领短衫的卷发小贩叫住。“年轻人,这位年轻人,来买面镜子吧,可以送给心仪的女孩唷。”那少年果真停下脚步,踱步到小贩前,颇为好奇地看着摊子上陈列的几面做工精致的玻砾(玻璃)铜镜。

  镜骨的装饰,有葡萄纹的,有兽纹的、有花草图纹的。在长安,像这样的镜子因为得透过西域商人千里跋涉运来,价格可不便宜,起码不是吕家负担得起的。

  “这价格…不低吧?”他以拂菻语问道。

  “如果你中意的话,可以算便宜一点给你喔。”那有着一头金色卷发的小贩殷切的招呼着。

  拂菻远在大陆西岸,少有东方人拜访,多数顺着丝路远道而来的商人,都会带走大量的镜子。这名黑发黑眸的东方少年,在当地的拂菻人当中,显得十分引人注目,不少人以为他是腰缠万贯的远东商人。

  少年摸了摸袖袋里几枚流通在西亚与拂菻一带的索利都斯银币,不作声色地拿起一面饰有葡萄纹的镜,在手上把玩着,并不询问价钱。

  他已经很久没照过镜子了,不知道这六年来,旅途的风霜是否染上了他的面容?翻过镜子光可鉴人的那一面,一张东方面孔映现在光亮的铜黄镜面上。

  他大吃一惊,手不禁松开,差一点把镜子摔在地上。

  亏小贩慌忙接住掉落的镜子,抱怨了几声。“年轻人,你小心点啊。少年忙不迭道歉,又捧起那面镜子,迟疑地看向镜中的自己。

  “这是……我吗?”他低喃着自己国家的语言。

  小贩没听懂,只见祝晶一手捧着镜子,一手抚上自己的脸,喃喃又道:“这是我————……怎么……变了这么多……”

  小贩见他举止怪异、失魂落魄,连忙抢回镜子,不再试图做他的生意,手里则比划着特殊手势,如同在长安宣扬景教教义的波斯僧一般,喃

  喃念着耶稣之名。

  少年也不甚在意,只是低头走回城内落脚处,等出门去找草药的舅舅回来。一个月前,康大叔带着商队回长安去了,但小舅舅说还想停留一阵子,拒绝了康大叔继续同行的提议。

  他虽然想跟着回去,但舅舅承诺,再过一阵子就会带他回家;没奈何,只好答应,以为只是晚一步回到家乡。

  祝晶不知道医者心中另有打算。

  因此当康大叔提议要帮他带信回长安时,他笑着婉拒了。

  这几年下来,他写的信可不算少,与其请人送信回家,见信不见人,还不如早早归乡呢。

  如今时节已是三月暮春,但拂菻都城位于大陆西海沿岸,气候十分潮湿闷热。

  下榻处是一幢楼房,迎面吹来带着咸味的海风。

  小楼筑在小山坡上、从二楼望去,可以看到远处的海和停泊在港边的船只。

  这里便是丝绸之路的终点。

  这辈子,他没想过自己真到得了这么遥远的地方。

  拂菻真的与长安相距只有两千里吗?为何感觉上,他的长安却距此至少千万里?他不曾如此想念自己的家乡。

  他想回家。丝路很有趣,可是他想家了。算算日子,他离开家多久了?五年还六年?啊,原本没有察觉到日子过得这么快的,怎么转眼间,他都十八岁了呀!这一生,他还剩下多少日子可活?再不回去、再不回去的话……

  房门被打开来的同时,提着各式各样西方草药的男人出声喊了站在窗前的少年。“祝儿,快来看看,拂秣的草药真是特别——”

  终于发现少年一动也不动地看着窗外,医者放下药篮,来到窗边。

  “怎么了,祝儿?”

  吕祝晶肩膀一颤,闷声道:“小舅舅,你怎么不告诉我?”

  告诉什么?难道祝儿发现他带她来西域的目的了?

  医者心黑惊,不敢大意地看着甥女。

  啊,别慌,他提醒自己,勉强笑问:“告诉妳什么事啊,祝儿?”

  祝晶掩着脸道:“你明明有很多机会跟我说的,可你都没讲,直到今天我才赫然发现!”他突然深吸一口气,像是大受打击。

  医者连忙按住祝晶的肩膀,有些焦急地道:“妳听我讲,祝儿——”

  “我不想听!”祝晶难得发起孩子脾气。他霍地离开窗边,小脸因气恼而胀红。“你该告诉我的,你天天看着我,应该早就知道,我——”

  果然是被察觉了吗?知道他带她走这一趟丝路的真正原因……医者心虚地看着祝晶,不知道该不该解释个清楚。“妳听我解释,祝儿,还记得当年金刚智大士来到长安的事吗?”

  祝晶点头。“记得。可是那跟这件事有什么关连?”他揪住医者的衣襟,仰着脸,飞快地道:“看看我,小舅舅,为什么你从来不告诉我,我的相貌改变了那么多?”

  “呃?”医者错愕地瞪着祝晶。

  祝晶恼道:“我今天照了镜子才发现的,我跟以前长得不大一样了!”

  记得他以前脸比较圆、头比较大、手脚也比较短……他不常照镜子,因此当今天从镜中清楚看见十八岁的自己时,他差一点认不出来!

  医者听着祝晶叙述稍早在街上照镜子的事。

  听完祝晶愤慨的叙述,他差点失笑。

  祝晶见他笑了,忍不住又生气起来。

  “笑!小舅舅,你还笑!你怎么都没告诉我,我变了这么多!我这样子……”气急地跺起脚。

  “如果我回到长安,没有人会认得我的!我该早点回去的……说不定还不会改变那么多!一定是因为吃了太多羊奶酪和扁豆子的关系。听说吃多了这些西域的食物,会长得像西域的人……可是,奶酪还真是好吃极了……”祝晶最后这句话,让医者再也忍不住大笑出声,惹得祝晶火大不已。

  医者爱怜地看着祝晶青春姣好的面容道:“傻祝儿,那跟妳吃了什么没有太大的关系……只是妳没说,我也真没注意到,妳已经跟以前不大一样了。记得吗?我可是天天看着妳的呀,妳一天天逐渐改变,我就一天天习惯了妳的改变,所以根本也没有发现,原来,妳长大了。”他欣慰又哀伤地看着甥女。

  欣慰,是因为祝儿的平安健康。然而这小丫头的蜕变,原本该让她爹亲眼看见的。他不禁想,为了让祝儿长命百岁……是否也牺牲了其它同样重要的东西?

  吕祝晶毕竟是明理的。她知道舅舅说的没错。朝夕相处的人,总是比较不容易注意到逐渐发生的改变。

  可他已经离开长安那么久了,爹、小春、恭彦……还有其它朋友们,已经许多年没看见他了呀!再不回家去,会不会所有他想念的人都忘记他了呢?

  思及此,祝晶颓丧地叹了口气。“我好想回家……小舅舅,我们回家去吧。”他低着头,没看见医者眼中的忧愁。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