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护花郎(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护花郎(上) 第五章 长相思,在长安(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吕祝晶在长安的朋友几乎都来了。

  日本留学生中,与他相熟的阿倍仲麻吕、吉备真备,以及在慈恩寺协助译经工作的学问僧玄防,都来送他了。

  刘次君大哥早先也来过了,但因为营卫里有事,不能久待,因此刚刚先一步离开了。祝晶保持愉快的神情看着众人,一一与之道别。昨晚,他便告诉自己,今天绝对不能哭,所以他一早就咧嘴到现在。爹似乎也有同样的默契,带着小春站在一旁,也咧着嘴。与朋友们逐一道别后,他转看向吕校书。

  爹很安静,从头到尾都只是静静地微笑着。爹入弘文馆当值已经迟了,好在官小,偶尔摸一下鱼不太容易被发现,所以应该无妨。

  他比较担心的是,打从小舅舅说要带他走丝路后,爹虽然没反对,但却变得十分安静。太静了!不像小春还很捧场地哭得淅沥哗啦的,反而突显得爹的安静有一点不寻常。

  “爹,我要走喽,你没话想跟我说吗?”祝晶终于问道。

  吕校书像是猛然自梦里醒来一般,双肩微微抖了一下,有些失神的视线逐渐聚焦在祝晶脸上。

  “祝儿……”看着祝晶小小的脸,吕校书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送走祝儿,是他的主意。他担心祝儿和恭彦走得太近……那份联系如果会带来死亡的威胁,就必须果决斩断。然而,这样做真的好吗?

  前一晚,他彻夜无眠。怕吵到祝儿,只能在深夜中蹑手蹑脚溜进他房里,隔着几步远,偷看熟睡的小脸,忍不住希望祝儿不要长大,永远当个天真的孩子,不必承受早夭的咒诅。然而祝儿依然渐渐长大了,不但拥有自己的想法,也依自己的意志做了许多的决定;虽然她从不是个事事顺从的孩子,却也贴心懂事得令人心碎。

  祝儿想必以为自己这一趟不过是三、五年的光景。殊不知,他与妻舅已打算让祝儿过了二十五岁生辰后,才放她回长安。

  届时,恭彦那孩子可能也早已回日本了吧……虽然对恭彦那孩子很过意不去,但站在为人父的立场,这是不得不的决定。

  而一想到未来十三年可能都没办法再见到祝儿,吕校书便忍不住想辞了官,跟着一起到西域去。

  可若他真辞了官,以祝儿的聪颖,势必会察觉出这趟丝路之行的不寻常吧。

  自家孩儿的心思,他怎会不懂?

  一旦祝儿发现了真相,恐怕将会十分恼怒。

  偏偏他没有别的选择。他不能眼睁睁看着祝儿跟她娘一样,年纪轻轻就离开人世。他经历过一次,对他来说,那已经太够了。

  趁着祝儿年纪还小,对感情还懵懂未知,一辈子别叫她发现自己心中的情意、倘若如此能换得她无病无痛,一生长寿,那也就值得了。只不知这一别,许多年后再相见时,祝儿可还认得出鬓白齿摇的爹?

  “爹啊?”祝晶再度扯着父亲的衣袖唤道。爹在发什么呆呢?

  吕校书努力眨去眼中的忧伤,挤出一个微笑道:“没事,爹只是在想,妳跟妳舅舅去西域后,邻居大婶就可以少煮一点饭了。家里的米粮时常吃紧呢。”

  祝晶当然知道爹是故意这样说的。他吃得又不多,是小春比较会吃吧。“爹就是不说你会想我就是了?”

  吕校书的笑容差点垮下来,伪装险些崩溃。他赶紧假笑道:“妳是要爹哭给妳看是不?爹哭起来可是很丑的,这样妳还是要我说会想妳是不?”

  再讲下去他真的要哭了。除了三年前让祝儿出海那一次以外,他从没跟女儿分开过啊。

  吕祝晶看着父亲良久,犹豫了半晌才道:“好吧,爹不用承认你会想我。”这么容易就妥协的话,他就不是吕祝晶了。他观着父亲,又道:

  “我心里明白就够了。晚上可别一个人躲在房里偷哭喔,都老大不小了,哭起来不好看。”

  吕校书连忙别转过脸去,望向远处客舍旁一株被风吹动枝条的柳树,揉着眼角哑声道:“唉,风沙真大啊,像是要下雨了……”才说着,几滴豆大的雨点竟就滴了下来。

  风势稍转弱,雨水随即缠绵落下。

  这是长安今年入夏以来的第一场雨,所有人都不禁抬起头看着前一刻还没有下雨征兆,下一刻竟突然转为阴霾的天色。

  拿了油布衣来替祝晶穿上的医者,看着东边的天际道:“看来金刚智大士在洛阳雨坛为关中一带的百姓祈来甘霖了。”

  七天前,长安城人人便听说唐明皇诏请大士到洛阳雨坛为百姓祈雨一事。

  金刚智大士连续五个日夜的诚心祈祷,终于使关中一带降雨了。

  渐渐转大的雨势让众人不禁双掌合十,感激这场及时雨滋润了久旱的大地,让关中之地不至于面临缺粮的窘境,大唐帝国的命脉得以续延。

  送行的人们站在邻近的客舍屋檐下,看着骆驼商队准备启程出城。

  吕祝晶与医者共乘一匹骆驼。

  商队排成一列,依序验证出关。

  站在道旁,阿倍纳闷地问吉备道:“恭彦不来送行吗?”

  “我正觉得奇怪呢。”吉备看着挥手道别的祝晶,也挥挥手。祝晶依依不舍地看着亲友们,很久才转过头,直视着前方。身后的舅舅问道:“我今天似乎没看到井上恭彦。”

  祝晶点头说:“嗯,我叫他别来。”

  “为什么?”医者不解。他还以为祝儿和那青年的交情已经超出一般的友谊了。这种时候,没道理不出现啊。

  祝晶耸肩笑道:“因为我不想哭。看我哭了,爹会担心的。”

  “那跟井上恭彦有什么关系?”医者又问。

  “小舅舅好笨。”祝晶说:“如果他来送我,我见了他,就会忍不住哭出来了呀。”那样他一早的努力不就都白费了。

  “啊!”医者有点错愕地看着吕祝晶戴着防水毡帽的头顶。看来那青年在祝儿心底的份量确实非同小可啊。

  层层的雨丝打在他们的脸庞上,远方烟尘尽被雨水洗刷落定。

  长安城开远门外,一条笔直而宽广的黄土路预告着通往西域的漫长旅程。

  听到商队后头传来的骚动时,医者回头瞧了一眼,接着又看向前方的黄土路。“祝儿,你确定你一见到井上恭彦就会哭?”

  “嗯。”祝晶点头道。昨天跟他道别时,便已经哭得很惨了。屡试不爽的。原本恭彦不肯答应他的要求,是他好说歹说才劝服他别来的。可是当今天没在人群里见到他,心里还真有些失落呢。

  “那你要不要把眼睛闭起来?”医者突然提议。

  祝晶不解。“为什么!啊,你来了…”

  看着骑马追上商队、与他们的骆驼并辔前行的青年时,祝晶真的当下就哭了出来。

  他全身都湿透了,素袍贴在身上,潮湿的凌乱黑发覆在前额,更突显出他五官坚毅的线条。

  井上恭彦放缓速度地骑着刘次君借给他的骏马,向一旁的祝晶伸长双臂。

  “可以吗?”他看着医者问。

  医者很为难。但祝晶已经张开双手,让恭彦接抱过去,跟他一起骑一段路。

  医者只好放手。

  接过祝晶,拥他在身前,恭彦仍然因为先前的奔驰而急促喘息着,胸膛起伏不已。祝晶低声道:“你还是赶过来了。”

  “我若不来,一定会后悔的。昨天真不该被你说服。”他缓缓地吐着气说。

  好在已经出城,现在偷偷哭一下,爹和小春也看不到,比较没关系了。祝晶回头抱住恭彦,既难过又开心地流着眼泪。

  雨和泪交织在一起。恭彦的胸膛好温暖。知道恭彦没有路牒,无法跟他们走太远,一到长安县界,就不能再往前,必须要回头。

  这一别,真的不知道何年何月才会再见面了。

  未加思索,祝晶拉下颈子上系着的短笛,再一次将心爱的笛子交给恭彦。

  “这你帮我收着吧。”

  握着那熟悉的短笛;恭彦没有拒绝。睹物思人,他知道他会需要它。

  他将笛子的丝线系在自己脖子上,对祝晶说:“西域肯定是好玩的,你别太贪玩,早点回来。”摸索着颈子上相缠绕的丝线时,他略一犹豫,

  而后取下另一条系带,将住吉神社的御守交给祝晶,沉声道:“愿住吉大神守护你,愿观音佛祖守护你。”

  祝晶不认识什么住吉大神,可看着垂在五彩系带上的护身符,知道这是恭彦过去随身带在身上的。他见过几次,知道这是恭彦很重要的东西。“这……要给我?”

  “它曾经护佑我平安渡过大海,现在我要你带在身上,让它护佑你平安回长安。”

  紧紧捉着那护身符,祝晶再度泣然欲泣。

  恭彦低下头,笑看着他。“去飞吧。”伸手抹去他眼泪道:“尽可能飞得高一点、远一些,累了就回来,我等你。”

  打从小舅舅提议走丝路起就萦绕心头的不安,总算消失无踪了。定下志怎不安的心,祝晶眨去眼泪,绽出如花朵般的笑容。

  “好,你等我。”

  从现在开始,他会日日期待着与恭彦再度在长安相见的那一天。

  “再见了,恭彦。”

  再一次的,祝晶选择先说出道别的话。

  虽然说,等他们再见面时,他们都应该已经长大了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