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护花郎(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护花郎(上) 第五章 长相思,在长安(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小春坐在后院井边老榆树下的秋千上,嘟着嘴,不开心。因为小公子要去走丝路了。听说丝路上有好多可怕的妖怪,小公子这一去可能就回不来了。她不仅是不开心,而且还好伤心。

  因为小公子不肯带她一起去,还说……

  “小春不想听。”小春捣起耳朵,躲着祝晶。“你不带小春去,小春不想听。”

  祝晶还是说了。“小春,妳还小,我不能带妳去!”

  “骗人!小春不是笨蛋。你以前就跟舅爷出过海,那时你才九岁,小春也满九岁了,为什么不能跟你一起走丝路””小春好讨厌舅爷。早知道舅爷是来带小公子走的,她就…她就……呜!她好像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知道小丫头虽然摀住了耳朵,但是还是有把话听进去;祝晶坐在她身边另一架秋千上,摸着她的头道:“因为妳怕妖怪啊。妳不是说丝路上有很多妖魔鬼怪吗?所以我不能带妳一起去。”

  想到那些可怕的妖怪,小春抖着肩膀,倔强地道:“就是这样小春才要跟你去啊…小春年纪小,肉比较软,遇到妖怪的时候,牠们会比较想吃我,那小公子就可以趁机逃跑了……”她是自愿要去当食料的啊。

  祝晶傻眼,心底登时涌现一片温柔。

  小春继续嚷着:“小公子如果被妖怪吃掉的话,有好多人会哭的,可如果小春、小春被吃掉了……没有人会——”

  “我会哭。”祝晶眼色温柔地看着小丫头说:“我会哭,而且会哭得很伤心。”

  小春讶异地抬起头,双手也忘记继续捣住耳朵。“小公子…你会……哭?”

  祝晶点头。“嗯啊,因为小春个子太小了,妖怪吃不饱,我腿又不长,还没跑掉就被妖怪逮住了,结果最后我们两个都被当点心吃掉了,妳

  说,这种悲惨的结局,我不该哭吗?”

  小春怔住,一颗豆大的眼泪滴挂在圆圆的脸颊上。

  知道再如何解释丝路上没有吃人的妖怪都没有用,因为小春是死心眼的性子,一旦相信西域土地上充满了鬼怪,就会深信不疑很久。因此,祝晶试着用另一种方式来说服她。

  “丫头,妳想想,假如妳跟着我去了,结果妖怪先吃了妳,后吃了我,还有谁能来孝顺爹?妳知道的,爹是那种老会忘记吃饭,天冷时不知道要添衣,阴天时永远没带伞,下了雨就只好淋雨回家的那种人……如果我们都不在家,那么谁帮我来照顾他?”

  想起有点胡涂的爹,祝晶登时模糊了双眼。

  他也会担心的啊。还好爹的官做得小,小官比较不会做错太多的事,比较不会随便得罪人,也比较不会招人嫉妒。

  他的爹就适合当个小官,只是祝晶难免仍会为他烦恼。

  忘记吃饭、添衣、带伞……这些事情对主子爷来说是家常便饭,小春不得不同意小公子讲得有道理。

  祝晶接着又说:“所以喽,丫头,如果妳留在长安的话,我会比较放心一点。”扯开一条上扬的唇线道:“我放心的话,心头没负担,就会跑得比较快,自然也就不会被妖怪吃掉啦。”

  小春说不出话来反驳。

  祝晶又说:“还有啊,如果妳待在长安的话,我就可以写信给妳……妳见过骆驼的吧?别看牠丑,骆驼可是跑得很快喔,西北驿站有很多公文都是用骆驼传递的;牠们不管路途再远,都可以把我的信从丝路上送回家里来呢。妳已经认得很多字了,不是吗?我会在信上告诉妳好多好玩的事,所以,小春:——…妳会帮我照顾爹的吧?”小春不由自主地点点头,答应了。

  祝晶又问:“那妳也可以帮忙顺便照顾一下恭彦吧?”

  小春倏地瞪大眼睛。“我不!”

  祝晶打断她的话说:“除了爹以外,我其实也挺担心恭彦的呢。虽然他很聪明,但是有时读起书来会太过认真。他可能会趁我不在的时候,拚命抄书,抄到眼睛坏掉,那样等我回来时,他就认不出我了。我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对不对?所以妳会帮我吧?在春天的时候找他去看看花;夏天的时候找他去听听蝉;秋天的时候,不要到那些种了白杨树的路上走,白杨多悲风,萧萧愁煞人啊;冬天第一场雪飘下来的时候,记得一定要提醒他,天气转冷了,请他多珍重……”

  小春越听越不开心。“……太多了。”

  “什么?”祝晶终于停下来,眼神带着询问地看着小丫头。

  只见小春扁着嘴道:“小公子你的要求太多了,小春很笨,记不起来。”小春聪明得很。

  祝晶撇嘴暗笑,道“那么,最后一件事。妳再忍一忍,记一下。”小春不情不愿地听着。

  祝晶说:“帮我照顾我家的小妹妹,她叫做小春,个性很黏人、很爱撒娇,饭也吃得很多!可是,她很寂寞。我希望她每天都可以开开心心的。妳跟她说,如果真的很想我,想到不行的话,就那唱那首歌吧。”他闭上眼睛,走音地哼着:“春光好,春花娇,春日多美妙……啦啦啦……”

  小春爆出眼泪,忍不住跟着哼唱:“啦啦啦……春光好,春花娇,春日多美妙,春风多逍遥,春蝶儿翩翩春虫儿闹,春情有意无人和,春歌一曲入云霄……”

  小春的歌声极为动听。祝晶牵着她的手,摇着秋千,很久都没有放开。

  “妳多唱几次,春风会把妳的想念吹送出玉门关的。几个春天过后,我就回来了……”

  突然他转过头,抹掉小丫头眼睛底下的眼泪,咧嘴道:“妳看我都这么牺牲了,还不笑一个。”要一个五音不全的人唱歌,要鼓起很大的勇气呢。小春伸出双手紧捉住祝晶的手,贴在自个儿脸上,颤抖道:“千万不能被妖怪吃掉喔。”祝晶笑诺。“我答应妳。”

  长安城西北开远门是通往丝路的起点。

  城门外的高台上立有一块石碑,上书:自开远门至安西两千里。

  行旅西域的商人、僧侣、异国使者、乃至留学生皆从此门进出。

  来自西方的珍奇商品则直接送到西市贩卖,使朱雀大街以西,以西市为中心,形成一个异国情调浓厚的城区。

  清晨鼓声初发,城门、坊门纷纷开启。

  一支整装完毕的骆驼商队已经在开远门前等候出发。

  除了旅途所需的饮水与补给品之外,这支以粟特商人(Suliya)为主的胡人商队带着大量的丝纲、瓷器、彩陶、茶叶等货品,准备穿过河西走廊,顺行丝路,前往大陆彼端,预期带回丰厚的利润,以及长安人所喜爱的香料、铜镜、颇黎(玻璃)、毛毡等物品,回头再大赚一笔。

  此番同行的人,除了几名客商以外,还有商人所雇用的八名武装护卫、两名僧侣、一位受聘到敦煌刻佛像的雕刻师、一位医者,以及医者的甥儿。这组合唯一不寻常的地方,是那名男孩。那不是一个在严苛环境下成长而惯经风霜的胡童,而是一名粉粒玉琢、受到家人保护的小公子。

  当大夫说要带一名男孩一起旅行时,商人们并没有想到那会是一名还需要人照顾的小孩子。

  他们原以为有医者加入这次的旅行是一件不错的事,起码若不小心生病了,至少有人能帮忙治疗。

  在西域旅行的不成文规矩是这样的:通常他们不会排斥让僧侣、工匠及大夫加入他们的队伍,一方面是路上可以互相照应,一方面是因为丝绸路上常有盗匪出没,因此加入商队的人越多,身分越单纯,路上也就越平静。

  本以为让大夫带着孩子无所谓,但一见到换穿了浅绿色开襟胡服、足蹬锦靴、腰间束着挂有刀、砺、火石……等七样事的银色蝶带的吕祝晶时,胡商们议论纷纷,甚至向医者提出抗议。

  “我们不能带着那个孩子一起旅行,太荒唐了。”

  这些粟特族的商人以略带西域腔调的汉语向大夫抱怨:“途中他可能会生病、脱水,我们不可能分神照顾他。”医者只道:“那孩子的一切都由我来照管,我们会自备粮食和饮水,绝对不会劳烦到各位。”

  胡商们又议论纷纷了片刻,主事者才道:“好吧,但如果出了什么意外,大夫你可得自己负责喔。”

  “我会注意的。”医者承诺。

  等着商队清点商品和补给之际,医者抽空看向站在不远处与亲友告别的吕祝晶,不太舍得催促他,得准备上路了。

  再等等吧,他想。

  毕竟,这一别后要再相见,可能是许多年以后的事了。

  就再等一等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