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护花郎(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护花郎(上) 第四章 樱花时(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急病求医是长安城禁夜令中少数合法的外出理由。

  以急病求医的名义,在禁夜的长安街道上驾着车来到大荐福寺私见金刚智大士之后,医者回到永乐坊吕家。

  小春早已入睡。医者先送祝晶回房。

  稍后,吕校书候在自个儿房里听完妻舅的转述后,不禁露出伤神的表情。“咒……真怪,我从来不曾听说过这样的事。从前你家中老人曾提起过吗?”

  医者摇头。“我也没有听说过。”他只知道他家族这一脉的女性都只活到二十五岁的事,从来不知道这与咒术有关。

  尽管太医院里有御用的禁咒师,咒在医方中的应用并不少见,甚至还有特殊的效用,连药王孙思邈的《千金翼方》的“禁经”一章,都记有许多的禁咒之法。但是他实在想不出,有谁会对他家族里的女性下此毒咒。

  这咒又是何时下的?如果连咒的内容都不清楚,根本就无法解咒。

  两个男人沉默了片刻,吕校书又问:“那么,金刚智大士的意思是,祝儿一辈子都不能爱上任何人?”

  医者严肃地点头,明白吕校书没有说出的想法。

  不能爱任何人,这样的人生会是多么苍白啊,光想就觉得舍不得。祝儿天生热情真诚,他们都知道的。要她一辈子不去爱人,岂不等于出家?

  两声长叹后,吕校书拧眉问:“你回来也有一段时间了,见过恭彦那孩子没?”

  “恭彦?你是指那个日本留学生?”医者笑了。“我听祝儿提过几回,没想到他们还保持着联系呢。”他刚回长安时,祝儿缠了他几天,拚命问他在外旅行时的事。之后比较不缠人了,偶尔便会带着小春出门,说是要去国子监找朋友,他也没有特别留意。如今想来,只觉得三年前在海上意外结识那名留学生,实在是很有缘分。

  “恭彦是个好孩子。”吕校书说。“原本他们来往我也不反对的,可听你刚刚那样一说……”

  “如何?”医者警觉起来。

  “或许你该带祝儿离开长安一段时间。”吕校书忧虑地道:“我担心祝儿…”

  “你是说祝儿跟井上恭彦那孩子走得很近?”医者突然有点了解他姊夫的意思。“祝儿才十二岁。还不懂男女情爱吧?”

  吕校书叹息道:“如果你看过那两个孩子在一起的情况,或许你就知道我在担心什么了。”

  且不论是否真如吕校书所言,医者问:“如果我带走祝儿,你……不要紧吗?”

  吕校书素来温和的脸庞透出一抹悲伤。“我没有别的选择。”

  见过井上恭彦后,医者确实了解吕校书心中的隐忧了。当年在扬州一别后,他带着祝晶北上长安,便没再见过这个少年。

  三年后,少年已然长成了风度翩翩的青年,无论是言谈或举止都令人注目。

  听说日本遣唐使团的使臣都是精挑细选过的,这孩子,想当然尔,在本国时,也是极为出色的人中龙凤吧。

  他试着以年轻女子的角度悄悄打量青年,发现他笑容温雅,跟神透出坚毅,俊秀五官处处带有吸弘人的特质。

  再悄悄打量祝晶,发现自家孩儿虽然还只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但当恭彦一出现后,他整个心思、目光便只往那青年身上放去,眼神明亮动

  人。

  这改变使医者的眉心忍不住蹙结起来。

  站在医者面前,青年恭敬地问候:“很抱歉我这么晚才来拜访,虽然祝晶好几天前就告诉我,医者回来长安了,但我原想您可能需要休息几天,因此不敢来叨扰。”

  三年前,在海上时,是祝晶与医者救了他。当时若没有这个男人,他今天不可能有机会来到长安。因此,虽然祝晶说等他有空再过来拜访就可以,但在得知医者想见他后,井上恭彦还是在第一时间就来了。

  站在一旁的祝晶噗哧笑出。“恭彦,你干嘛那么多礼,不过是我小舅舅啊。”

  恭彦假装严肃地瞪了眼祝晶道:“什么多礼。医者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有一瞬间,时光彷佛回到三年前,那大风大浪的海上,当时祝晶与恭彦其实早已一见如故。看着两人熟稔的互动,医者突然间只觉得造化弄

  人。

  再看看站在一旁、也有些不太高兴的小春。医者想,也许,小丫头老早也感觉到了吧。祝儿心底,已经放了个很重要的人了。

  医者关切了恭彦在长安学习的情况,而每每,恭彦要答话时,祝晶都会忍不住插嘴代答。看着两个孩子亲近的互动,使他不禁觉得自己有些残忍。但为了祝儿,有些事情还是得做的。

  只犹豫了一弹指的时间,医者做下了决定。选在一个适当的时刻,他假装不经意地提起:“对了,祝儿,再过一阵子我就要离开长安了。”

  祝晶猛然睁大眼睛。“你说什么!小舅舅?离开?你不是说这次你会在家里待很久?”才刚回来不到一个月的,不是吗?医者勉强装出懊恼的表情。“我也很想留在家里啊,不过……有一群胡商力邀我跟着商队一起走一趟丝路。听说这一趟的目的地是拂秣呢,那里的草药学十分发达,我老早想去一趟……祝儿,你以前不是很想要我带你走一趟丝路?怎么样,要不要跟舅舅一起去?”

  一起去……丝路?吕祝晶瞪着已经够大的眼眸,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他……想去丝路吗?

  “小春?”祝晶低头看着紧紧捉住他袖子的小丫头。“妳做什么捉着我?”

  小春的反应是最直接的,只见她拚命摇头道:“小……公子,你……不要去。”

  医者满脸堆着笑。“丫头,妳家小公子最喜欢游山玩水了,以前妳还没来这个家时,老要人带他到处玩呢。”

  可小春依然紧捉着祝晶不放。

  祝晶本来想笑小春像块糖似的黏人,可当舅舅又问:“如何,祝儿,想跟舅舅出一趟远门吗?”

  祝晶竟然犹豫了。“爹那边……”

  “不是问题。妳爹那边,我会跟他说。毕竟,人生能有几回走上一次丝路呢。瞧,以后你可以跟朋友们说你走过丝路,亲自到过西方拂林的国土呢,多么可以拿来炫耀的事啊。”医者这一番话着实触动了吕祝晶。

  “是没错,机会很难得。”祝晶承认,可为什么……他远行的欲望不再像从前那样热烈了呢?他知道自己这辈子顶多活到二十五,因此以前他总拚命地想要过充实的生活,想让自己的一生不留遗憾。

  他梦想过出海旅行,效法那些来往南海的船员们,到海市参与那些奇珍异宝的买卖;他梦想过出玉门关,越过传说中的瀚海,乘骆驼、涉盐

  湖,途经西域诸国,直至大陆彼岸的国度。

  可他这辈子至今十二年来,只跟舅舅出过一次海,还只是从广州到扬州而已,算不上是真正的冒险;甚至他所登过最高的山,也不过就是县郊的南山罢了。佛祖所说的须弥山,对他而言根本是个遥不可及的地方。

  而今,小舅舅主动提议要带他走丝路,他应该要欢欣雀跃的,可为何他却没有很想答应?他应该是会立刻就答应的那种人才对啊。毕竟人生苦短,应该要及时行乐。

  见祝晶面色犹豫,医者转对站在一旁、始终不发一语的恭彦道:“恭彦,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吧?人一生何其短暂,有机会时,就应该放手去闯荡一番。当初你也是抱持着这种想法,才会加入使团,来到长安的吧?”

  “……是的。”恭彦回答。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医者似乎很想把祝晶带走。可他说的确实也没错;人生何其短暂,年轻力壮时,应该放胆去做些轻狂的事。只是……他离家时已经十四岁,而祝晶如今不过一十有二,还这么小…西北丝路充满未知的危险,他不希望祝晶涉险……思及此,他忍不住摇头失笑。医者是祝晶的舅舅,他当然会照顾祝晶,不会让他遇险的吧。

  祝晶好奇地看向他时,恭彦说:“虽然我相信医者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但我不喜欢你年纪还这么小就去那么远的地方。可是我又想到,三年

  前在海上时,你表现得如此勇敢,是我所见过最有胆识的孩子——抱歉,我知道你要抗议你不是孩子——可如果你要问我的想法,祝晶,换作是我,我是会愿意走这一趟的。可惜没有明皇的允许,我不能离开长安。”

  在长安的两年,井上恭彦早已充分体认到,这是一个胡汉融合的多元城市,没有西北与南海两条商业之路,长安,不会是今日的长安。

  倘若是他,也会想在有生之年,亲自走上一回丝路。这或许比待在国子监里学习经书还要更有意义呢。祝晶一时说不出话来。

  医者笑道:“不用勉强,祝儿,若你不想去的话,舅舅就自己去吧,我知道你舍不下你爹。”或是某个人。“只是,走一趟丝路可能要花上好几年,舅舅一走,下次再回来也不知道是多久以后了呢……”激将法会有用吗?

  吕祝晶咬着嘴唇,心里很是挣扎。

  “小舅舅,你问得这么突然,还是让我考虑一下吧。”他想去的。只是…那条丝路上,有他天天都想看到的人吗?

  不由自主地看向井上恭彦,吕祝晶平生第一回露出苦恼无比的表情,甚至比仍然紧捉着他的小春看来还要苦恼。

  看得医者在心底苦笑。祝儿,去或留,真有这么难以决定吗?

  结果他犹豫了整整九天。

  去?不去?实在难以决定啊;而舅舅后天就要出发,行囊都准备好了

  这几天小春一直嚷着叫他别去,说她听人讲过玄奘法师西天取经的故事,知道西北一带有很多可怕的妖魔鬼怪,专门生吃人肉,去了就回不来的。瞧小丫头抖的…害祝晶花了很多时间安抚她。

  爹倒是出乎意料的安静,并不反对他跟舅舅一起走丝路。

  只是偶尔祝晶会觉得,爹看他的样子似乎有些伤心。

  祝晶当然也会想爹,可在他心里,爹永远都是爹,若真走了一趟丝路回来,也不会有什么改变的。

  他想去的,真的。一辈子若真只活到二十五,不走一趟丝路哪过瘾。

  可是……也真的割舍不下…他不确定恭彦会在长安待多久。

  往例,日本国大约十五年到二十年左右遣唐一次,前一批的留学生大多会在下一批遣唐使来到长安时,随同使团一起归国。

  但,倘若不是这样子呢?

  倘若恭彦决定要提早回日本呢?

  会不会,当他走了一趟丝路回来,他人已经不在长安了呢?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祝晶就是怎么也做不出最后的决定。

  吕家屋墙沿着坊墙而建,可以听见坊墙外打更的声音。

  二更,亥时三刻。犹豫半晌,他下床穿衣,悄悄从北坊墙一处不知被何人钻出的小洞出坊,沿着东二大街往务本坊走去。担心遇到巡逻的街使,犯了禁夜令会被处罚,他走得极快,却还是迎头遇上两名在街上巡逻的金吾卫,被拦了下来。幸运的是,其中一名街使正是刘次君。

  刘次君向同伴说情一番,总算放吕祝晶一马,否则在禁令森严的长安城里,即使是大臣犯了夜禁,也可能面临丢官的严重处分。

  骑着马送祝晶到务本坊时,刘次君调侃道:“我好像总是在帮你的忙呢,祝晶小弟。”

  祝晶坐在马儿上。“改天我会报答你的,大哥。只是我真的有急事得见恭彦一面。”

  刘次君笑问:“你不觉得你太常『急着』想见恭彦了吗,祝晶小弟?”

  打从认识吕祝晶以来,他总是看到他急着想见井上恭彦,彷佛迟一刻都不行。不知道这一回,又是为了什么事?

  “呃,是吗?”祝晶愣了一下,才道:“可是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啊。”

  “什么事这么重要?让你甘愿钻狗洞出来,还犯夜禁?”刘次君很好奇。

  “那不是狗洞,是有人故意挖的。”祝晶不服气地说。虽然长安城市坊型的建筑格局方正、井然有序,但因为不是每个坊都有东西南北四坊门——像永乐坊就只有东西两坊门——因此有时从一个坊到另一个坊,明明只隔一道坊墙,却要绕道走上很远一段距离才能出入坊门,实在有些不方便。有些人因而偷偷在坊墙上钻洞,以方便往来。当然,也有些人利用这些洞来躲避金吾卫的追缉。

  “是吗?我明天会找人去把那个洞补起来喔。”身为街使,毕竟有职责在身,那些小洞可是很容易被盗匪拿来当作脱逃的小路呢。

  “去补吧,反正我已经出来了。”祝晶无所谓地说。

  刘次君不禁大笑出声。“真干脆啊。”

  “可不是吗?真希望我在别的事情上也能这么干脆啊。”祝晶喃喃抱怨。

  “比方说?”

  “走丝路,去拂菻。”

  刘次君突然勒住马,讶异道:“你要走丝路?”

  祝晶点头。“我知道我想去,可是……恭彦:…”

  “何时走?”“后天清早。”“嗯。那可不简单喔。”体内有着一部分胡人血统的刘次君很清楚西北广漠是怎样剽悍的一块土地,也总算了解吕祝晶为何甘冒犯禁的危险,也要走这一趟了。毕竟,一旦踏上丝路的旅程,未来何时归来?更甚者,能不能平安归来?都是个问题。

  刘次君的话化解了一点点祝晶心中的忧虑。有了玩笑的心情,他说:“大哥,等我从丝路回来时,有没有可能你已经当上将军了呢?”

  刘次君哈哈两声。“有可能。”又嘲谚地笑了一声。“假如有某个公主看上了我,点我当驸马爷就有可能。”

  祝晶也笑了出声。“大哥,你作梦啊。”

  “小弟,你不也是?”刘次君笑着又道:“作梦也没哈不好啊。”想想又说:“见了恭彦后,就老实跟他讲吧,说你舍不得他,叫他不准忘记你。”

  祝晶叹息一声。“大哥,你确定我们不是亲兄弟吗?”否则怎会这么了解他。

  刘次君朗声笑道:“小弟,我能确定的是,我们这辈子是拜把的。我和我亲大哥都没这样贴心呢。稍后你见了恭彦,在他那里住一宿,别再出来乱跑,我会去跟吕大人讲一声,他会比较安心。”虽然祝晶颇为怀疑他住在恭彦那里,爹会安心,不过他没有说出口。

  转眼间,国子监到了。

  由于坊中在夜禁时仍然可以自由活动,只有坊外与大街上不可任意通行,因此务本坊内仍有少数人在活动。

  刘次君亲自送祝晶到学院里,并交代恭彦要照顾好祝晶后,才回到街上巡夜。

  恭彦已经梳洗过,身上只穿着一件由本国带来的宽松深蓝长袍,交叉的襟口处露出一小片肌肤。

  平时不是束起,就是被朴头遮住的黑发,此刻散垂在挺拔的肩膀上,让他看来少了几分斯文,却多了几分不羁。

  他这疏懒的模样,教吕祝晶一时间不大能适应。他几乎不曾见到恭彦准备入睡时的样子。

  见到祝晶时,恭彦已经猜想到他在这么晚的夜里,干犯夜禁也要来找他的原因。正如他这几天都睡不着一样,也许祝晶也一样难以成眠。

  在祝晶未开口前,恭彦先出声道:“什么时候出发?”

  祝晶只是傻傻地看着他,同时努力回想三年前在海上时所见到的少年裸身……似乎已与现在的他有所不同了?他似乎变得比较……没发现自己正被人用眼睛意淫,恭彦笑唤着:“祝晶?”他在发呆呢,真可爱。“啊,什么?”祝晶猛然回神,只见恭彦冲着他笑。

  “你在想什么?好入神。”

  “没什么。”祝晶连忙摇头甩去、心头那份莫名的躁意。祝晶想起他深夜来此的目的,总算恢复了镇定。

  “我问,你何时要出发?”

  “你怎么知道的?我都还没开口。”不禁瞪大眼睛。

  “换作是我,也会想去的。更何况,我见过在海上时的你,看起来没有丝毫的畏惧。让许多人惧怖的大海挑战。你天生静不下来的,祝晶。”其实,他并不讶异恭彦会说出这些话来。

  “或许我真是静不下来,我不知道走这一趟丝路,要多久才能回来。”

  说着,忍不住上前抱住青年的腰。“我会舍不得你、不准忘记我、要等我回来、不可以离开、不可以…”

  “我答应你。”恭彦轻轻抱住因啜泣而颤抖起来的小祝晶。“祝晶,你去吧。当你回来时,我还会在长安的。别让我绑住你。”

  他想,一趟丝路来回的路程,短则两、三年,至多不超过五年,等祝晶回来时,他还会在长安的。

  “如果日本又有遣唐使来……”

  恭彦解除了他的担忧。“我也不会回去。没有完成学业的留学生,即使回到本国,也会使家人蒙羞的。”

  他给自己至少十五年的时间留在长安,相信他与祝晶将面临的不过是短短几年的分别而已。等祝晶回来时,他一定还会在这城里的。他们还有相见的机会。

  得到了想要的承诺,吕祝晶应该要觉得开心了,可他却仍欣喜不起来。看着恭彦的脸庞,他忍不住放开他,转过身后,又道:“你不可以

  ——”

  “嗯?”

  “唔,不可以每天想念我,那样我耳朵会很痒,所以你不可以……”

  “做不到。”青年一句简单的回答,就打败了还在逞强的祝晶。

  “哈?”

  “做不到。”青年悄悄来到小少年身后,自然地再度圈着他的身躯,抱住。

  “我会很想你,每天都会忍不住在心里告诉自己:樱花开了,要和祝晶带酒去赏花;天气真好,想和祝晶租一辆车上乐游园看夕阳;西市米家胡饼很好吃,可是跟祝晶一起吃的时候,感觉特别香;我想要跟你一起过节、写诗、读书、欢笑……吕祝晶,你是我的长安。”

  有那么一刻,少年忘记了呼吸。他命令自己不能哭。在青年这么努力地想安慰他的时候,他千万不能辜负他的心意。

  然而内心翻涌的情绪一时间无法克制下来,一种并不陌生的体会仍在懵懂中发酵。他只好转过身来,将眼泪埋进青年怀里。

  “我可以跟你挤一张床睡吗?这几天都没睡好。”他闻起来好香喔,是一种树木般清爽的香味。怎么会有男孩子的气味这么香呢?

  恭彦失笑。“床就只有一张,不介意的话,就一起睡吧。”

  祝晶心满意足。“以后你不知道会不会说,跟我一起睡,会比较好入眠呢?”

  “我不知道。”恭彦诚实地说:“你身上有股乳味,跟我小弟有点像,我不知道今天晚上睡不睡得着?”

  祝晶埋在他胸前的头猛然爆出笑声,抡起拳头打了青年一下。“恭彦……”

  “恭彦,你把我当弟弟吗?”

  “不……你是我好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