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护花郎(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护花郎(上) 第二章 昔时约定(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爹啊,你没骗我?”吃晚饭时,吕祝晶停下夹菜的动作,眼睛睁得老大地瞪着丝毫不觉得自己语出惊人的弘文馆校书郎吕颂宝。

  “我骗你作哈,傻祝儿。你不是一直想知道那个日本国使者什么时候可以离开皇城吗?我今天从文馆回来时,亲耳听见内朝那些官员说的呢。”吕颂宝一边吞着饭菜一边说话,差点没噎到,咳了咳,赶紧先将嘴里食物咽下。

  “是这样子……”吕祝晶搁下碗筷,满脸欣喜地道:“太好了、太好了!”

  当下他开心得连饭都吃不下,倏地站起来,想冲到门口看看有没有人来拜访。但一想到夜禁后各坊门早已关闭,而此时此刻,恭彦或许正在宫里接受帝王的召见呢。

  唉,傻气什么。费了好大一番工夫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重新入座,拿起饭碗准备扒饭,这才留意到两双直勾勾盯着他瞧的眼睛。被瞧得颇不自在,吕祝晶假意地咳了两声。“咳,做什么这样看我?”小春满嘴食物,没办法在第一时间回话。

  倒是吕颂宝若有所思地看着祝晶,问道:“祝儿,你多大年纪了?”

  吕祝晶怔了半晌。“啊,我几岁你不知道?你犯胡涂了呀,爹。”

  吕颂宝看着祝晶酣红的脸颊和晶亮的眼眸,略略皱起一对长眉。“当然不是。我是以为你……”欲言又止的,颇不像平时的九品郎吕校书。

  吕祝晶当然察觉到父亲的不对劲,他眯起眼。“你想说什么啊?爹。”

  吕颂宝嘴唇动了半晌,却没发出声音,支吾半晌,最终还是闭起了嘴。

  吕祝晶模糊辨识出几个嘴形,状似“……不中留”一类的。他蹙起眉,表情与吕颂宝如出一辙。“你在想什么啊?爹。”

  小春呆傻地看着主子爷与小公子各怀心事、各自否认的微妙表情,不禁跟着困惑起来。“你们在说什么啊?小春怎么都听不懂?”呜,不要排挤她嘛。

  “没事没事。”吕颂宝抿了抿嘴,往盘中夹肉夹菜给小春。“来,多吃一点啊,丫头。”吕颂宝有意粉饰太平的语调,让吕祝晶有点气恼地撇嘴道:“本来就没事。”爹在想什么啊,真搞不懂。尽管如此,可为什么爹那种对某事有意逃避的态度,会让他觉得有点火大?

  吕祝晶坐在板凳上,看着雇用邻居大婶帮忙烹煮的晚餐,又看了看表情颇为奇怪的爹,觉得真是太莫名其妙了。

  再接着他想到,会不会是因为突然想起了娘,所以爹才那样怪里怪气的?

  娘过世五年多了,虽然爹一直都表现得很坚强,但他其实是清楚的;诚如他自己会时常想起娘一样,爹也会在以为没人瞧见的时候,偷偷地哭泣啊。尤其爹以前又常说,他长得很像娘……

  是为了这缘故吗?吕祝晶看着一味装傻的爹与本就很傻的小春,眼神不自觉柔软起来。算了,还是别问了。

  他低头扒饭,一起装傻。

  因此他没瞧见吕校书偶尔投来的目光,是那么地五味杂陈。

  吕校书心想:祝儿这孩子…是不是不知不觉地长大了?

  鼓声三千响,城门启,坊门开。天色刚亮,吕家大门便已开启。吕颂宝在朝中并未担任要职,不须每日早起参加早朝。

  但是弘文馆校书工作繁琐杂芜,除了点校图书之外,遇有国家礼制上的疑难时,还得不时提供天子及官员们咨询。

  家中没有饲养私马,若想赶上时间进城,就必须搭乘同僚的马车一起入皇城工作,因此他每天早上都很早便出门。

  只是没想到,他才打开大门,就见到一名俊朗英挺的少年对他弯腰行礼问早。

  “吕大人,您早,我是日本国的留学生井上恭彦,来拜访祝晶。”

  吕家虽然清贫,但好歹仍是官宅,大门的装饰与门柱的形制仍与一般民宅的乌漆窄门略有不同。

  井上恭彦虽然才入城没多久,但凭着敏锐的观察,得知了吕家的官家背景。为此,他有一点讶异,因为吕祝晶从来没提过他官家子弟的身分。

  不用多作介绍,吕颂宝也早猜出少年是何许人。

  打从半年前祝儿刚跟着他舅舅回长安后,他就不断从那孩子口中听见有关这少年的种种事迹。只是,他万万没料到,出现在眼前的,会是这样一个眉目清朗、眼神淡定的少年。

  考虑着要以什么方式来对待这名少年,好半晌,他拉开大门道:“总算是见到你了,井上恭彦。我家祝儿常提起你。”少年闻言,笑了。那微笑,不晓得为何,竟使吕颂宝稍稍放心了些。

  “让你见祝儿之前,我可以先问你一个问题吗?”

  “可以的,吕大人。”恭彦回应道。

  “你是个留学生,总有一天,你会返回你本国的吧。”

  这不是个问句,因此恭彦有耐性地等待吕颂宝继续问。

  “如果那时候,祝儿因为你的离开而伤心的话,你会怎么做?”

  吕颂宝很清楚自己的孩子有着怎样的古道热肠,也因此,他必须先问清楚。

  恭彦没有想到吕颂宝会这么问。尽管总有一天他会回国,但那是好久以后的事,短时间内是不会发生的,他才刚来到长安啊。

  然而眼前这位长者问得那样严肃、认真,让他也不得不仔细思索这个问题。

  沉吟好半晌,井上恭彦才缓缓回答:“我想,这个问题的前提是,在多年后,祝晶与我已成为生死莫逆的知交吧……考虑到我跟祝晶一见投缘,那确实不是不可能的事。然而…”

  在吕颂宝静待的目光下,他谨慎地道:“然而,我能够因为未来一定会面临的离别,而果决地切断这份联系吗?我应该为了将来分别时的痛苦,而拒绝一份在我有生之年所可能拥有的、最为珍贵的友情吗?如果我真的那样做了,我想,不仅祝晶不会原谅我,甚至连我都无法原谅自己。”

  为此,他歉疚地向吕校书诚心拱手道:“恭彦在此,为我将来可能会带来的不便深感抱歉;但我不能主动放弃跟祝晶的这段交情,我们已经是朋友。”

  他的答复使见过太多人生风浪的吕校书也为之诧异。

  如此坚定啊……

  短暂沉默之后,吕校书总算露出微笑。他笑的时候,是先从眼角拉开一个弯曲的弧度,接着整张脸透出笑意。有点像祝晶。

  “

  祝儿有一双好眼睛,不是吗?”他说着,忍不住又笑着喃喃起来。

  “嗳,我不是早知道的吗?哈,真像个傻瓜似的……”这些话都停在喉咙深处,门前的少年并未听得真切。

  拍了拍自个儿后脑勺,吕校书和蔼地看着井上恭彦,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孩子,祝儿等你很久了呢。看到你来了,一定很高兴。”眼尖地看到恭彦握在手中的短笛,颇为眼熟,不觉出声:“咦!那笛子……”恭彦怔了一下。“笛子吗?是祝晶寄放在我这里的。”沉吟半晌,吕校书道:“很高兴你妥善地收藏着。那笛子对祝晶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呢。”

  “我想也是。所以想赶紧拿来还给他。”

  “他有告诉你那是谁留给他的吗?”吕校书好奇地问。

  恭彦摇头,想等吕校书告诉他。

  但吕校书只是拍了自己额头一下,笑道:“嗳,时候不早了,我得出门了。”

  同僚的马车可能在坊门前等得不耐烦了呢,得赶紧去搭车才行,晚了就得走路了。

  “爹,你怎么还没出门?在跟谁说话呀……”睡眼惺忪的吕祝晶小手揉着眼,受困地从内室走了出来,纳闷爹怎么还在家里。

  打了个大大呵欠的同时所挤出的两滴泪水,让他眼神恢复了清明。睁眼往家门口一看,嘴巴顿时合不拢了。“啊……”

  吕校书回头和吕祝晶打了个招呼。“祝儿,爹出门喽,邻家大婶煮了粥在炉子上,饿了自己添来吃呀…”吕祝晶已经听不见父亲出门前说了什么,他披散着一头及肩的乌发站在自家门口,眼睛一眨也不眨地将目光锁在家门前的他身上。

  他来了。先前觉得一直盼不到的……突然间,他人就站在眼前,活生生的;而他却脑袋空白,瞬间便将之前预先拟好的想讲的话,全忘了。

  井上恭彦看着吕祝晶脸上闪现过的种种表情变化,私下解读那些表情的意义,而后他忍不住微笑起来。

  如果他没有会错意的话,祝晶应该是在说:我是在作梦吧?如果这是梦的话,那大概是因为我想这个人想到疯了。所以,我要不要回头再睡它一觉?

  在吕祝晶决定回头再去睡一觉,好确定自己不是作梦之前,井上恭彦咧嘴笑说:“祝晶,带我去看花吧。”

  不是梦!吕祝晶扑上前环抱住少年的腰,笑意浓浓的眼角挤出了快乐的眼泪。“是有点晚了,可总算、总算还不太迟。”

  这一年,他十岁,他十五,还不太明白,何以才相识不久的一段友情,怎会滋长得如此迅速?

  尔后祝晶回想起这段的日子,怀疑是因为在他们第一次分别之后,他便等待了很长一段时间。必定是等待,让他的感情沉淀到心底深处,这段友情才会变得如此深刻。不然,没有更好的解释了。

  “就是你吗?”一个稚嫩的嗓音在吕祝晶身后响起。

  恭彦个头高,越过祝晶的肩膀望去,见到一名蓄着一片短短刘海的小姑娘好奇地躲在大门后头,偷瞧着他们。

  “小春?”祝晶回过头去,环抱住恭彦的双手自然地松开,脸上的表情一瞬间有点像是……羞涩?

  井上恭彦没注意到吕祝晶表情的变化,他笑问:“这是谁?”好个可爱的小姑娘,有双天真无邪的眼睛呢。

  小春依然站在门后,像是在等祝晶向恭彦介绍她,她才能大方走出来,全然没想到自己该为自己偷窥的行为感到抱歉。

  祝晶看了小春好半晌,突然间不知道该怎么向恭彦介绍小春的身分。

  爹决定要收留小春的时候,他不在家;等他回到长安,发现家中多了一个人吃饭时,小春已经开始喊他“小公子”,把他当成主子了。

  这些称谓上的琐事,他们没仔细理会过。邻居见到小春时,也不曾将这丫头当成仆人。那么,在这个家中,小春该是什么人才好?“先去后头洗把脸,小春。”祝晶领着恭彦走进屋里,拍了拍小女孩的脸道。可小春全副心思都放在祝晶身边的“那个人”身上,带着好奇与欣羡的眼神胶着地无法移开。

  她好想知道,为什么“这个人”可以被小公子这么深刻地惦记着?

  是因为他很好看吗?或许吧。他很聪明吗?或许吧。还是因为有其它缘故?真想知道要怎么做,才能被小公子那样地放在心底啊。

  见小春还不动作,只是一味傻气地瞪着恭彦瞧,祝晶感到有些好笑地说:“妳究竟在看什么啊?丫头。”

  这问题的答案,恭彦也想知道。因为小姑娘看他的眼神,非常直接,像是想挖掘出什么大秘密似的。

  可小春只是瞪着恭彦,头也没回地说:“小……公子,你不也还没洗脸?”

  祝晶这才想起自己确实还没盥洗。脸一红,连忙拎着小春往后院走去,准备打水洗脸。走了两步,又回头说:“恭彦,你别走,跟我们一道用早膳吧。”他猜想井上恭彦一大早就出现在他家门口,必定还没吃过早饭。

  见恭彦点头了,祝晶才放心地将小丫头带往后院;待要跟上,突然想起还没回答刚刚恭彦的话,脚步连忙停住。“啊,对了,小春她是……嗯,我妹妹。”妹妹?恭彦不认为是。去年在海舶上时,祝晶曾说过他是家中独子,还羡慕他有兄弟呢。

  恭彦是井上家的次子,有四个兄弟。家族中的其它堂、表兄弟约略数来,也有十来个。因此,他的成长岁月并不孤单。

  小春不是祝晶的亲妹妹。可是当他看见小春因祝晶的话而眼神发亮时,他露出微笑,走到小春面前,矮下身,和善地说:“很高兴认识妳,小春。我是上恭彦,祝晶的朋友。”

  躲在祝晶身后的小春只探出一张小脸,她讷讷地看着井上恭彦那张诚恳的笑脸。好半晌,她垂下肩膀,低下头。

  又过了半晌,当她重新抬起头时,已经强迫自己接受眼前这个人比她更早遇见她的小公子的事实。

  “好吧…”小丫头不太情愿地道。

  恭彦应该要不懂的,然而他发觉他竟然有一点明白小春的意思。

  反倒是祝晶露出纳闷的表情。“呃,你们俩……”在交换什么秘密啊?然而恭彦和小春似乎不打算回答这问题,在向彼此郑重地点了点头之后,他们一起转过脸来,对祝晶绽开一抹无辜的微笑。

  当下,吕祝晶唯一的念头是:这天地是不是要颠倒了?怎么突然间,他不再是掌握局面的那个人?

  在那之后,井上恭彦不曾向吕祝晶解释过当时那微笑的含意。

  他将贴身收着的短笛还给祝晶时,见祝晶极为珍爱地抚过笛身,而后贴身收起。想起吕校书的话,他问:“这笛子对你来说,很重要吧?”

  祝晶开朗的眼中一瞬间闪过一抹晦暗,随即咧开嘴道:“嗯,很重要。对了,恭彦,你会吹笛吗?”不待回答又喃喃说:“可惜我不会呢…听说这笛子的音质很清透,如果我会吹的话,就能听见很好听的笛声了吧……”

  恭彦不会吹笛,可是他看着祝晶有些忧愁的表情,突然希望他会。

  “你有听过这笛子发出来的声音吗?”

  祝晶依旧低垂着眼。“我应该听过的…可是…我忘记了…爹说娘以前都会吹笛安抚我入睡,可是我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呢……嘿……”嘴角扭曲地笑了笑,有点刻意地咧开嘴,拍了拍后脑勺道:“瞧,我记性真不好啊。”原来是祝晶娘亲的遗物。恭彦猛然理解。那是他第一次看见祝晶露出这么不快乐的表情。

  原本想安慰他的,但祝晶抹抹脸,硬是挤出一朵笑容,像是想把悲伤的事情忘记,那使他心里那些粗糙的安慰哽在喉间,说不出口。

  看着祝晶是如此努力地想要快乐,他心里隐隐浮现一种想法,好希望他真能够一辈子无忧无虑地生活下去。

  除了灿烂的笑容以外,祝晶脸上不适合挂上其它的表情呢。

  于是,恭彦配合着他,只说:“笛子很漂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