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护花郎(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护花郎(上) 第一章 长安城之春(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今天轮值守卫的城门郎是一名年约十七、八岁的青年,他与另外几名年龄不等的卫士配刺持戈,守在朱雀门的出入口,负责查核进出皇城的官员身分与安全。

  一见到吕祝晶,八名守门卫士纷纷使了个眼色,提醒彼此,那孩子又来了。

  今天祝晶没让小春跟来,他站在城门附近等候了一段时间,一直没等到日本使者进出,才忍不住趋前礼貌地向卫士打招呼。

  “卫士大哥们好。今天天气不错呢,不知道明皇接见日本来的使者了吗?”

  好半晌,没有半个人答话。祝晶也不生气,他知道这些卫士担负重责大任,不能轻易泄露宫里的事情。

  见没人愿意答话,他叹息一声,踱着小步伐,站到一旁,准备继续等待下去。反正,套句小舅舅的话,要见恭彦不难,只是“早”与“晚”的问题而已。

  他不是王公大臣,没办法随意进出皇城,不等,又能怎样?

  他坐在附近一株柳树边,等了又等,眼看着天色由明亮转为晕黄,夜禁的鼓声再过不久就要响起,到时城门、坊门会陆续关闭,他必须在那之前回家才行。

  没办法,只好明天再过来打探消息。

  正这么打算时,守门的卫士换了班,先前那名较为年轻的卫士隔着几步距离,远远地瞧着一脸无奈的吕祝晶。

  考虑了半晌,原该转入皇城向长官复命的他,一顿足后,在同伴讶异的眼光中,朝坐在柳树下的祝晶走了过来。



  “这位小兄弟,”他唤道。“我没有看到你的马或驴子,想必是走路过来的吧,不赶紧回家可以吗?再过半刻,城门就要关了。”

  鼓声八百响后,城门和各坊坊门就会关闭,除了特殊的人员外,街道上一律要净空的。

  “嗯,我这就要回去了。”祝晶讶异站了起来,拱手向卫士道:“我明天再来。这位大哥,谢谢你的好意提醒——虽然你之前都不理我。

  那青年城门郎闻言,先是皱眉,而后忍不住一笑。“我先前职责在,不能随便和你说话。”

  这男孩连续六天来到这皇城南门,他在白天遇过他几次,但都找不到机会问他来意;而男孩倒也懂事,乖巧而怪异地在城门外候着,不会做出一些为难人的事情,就只是他与其它弟兄们都忍不住对他有些好奇。

  听出青年城门郎的言下之意,吕祝晶眼色一亮。

  “那么,大哥你意思是,现在可以和我说话了?”

  青年点头。祝晶嘴唇咧开,笑道:“太好了。”正想继续攀谈,皇城内的鼓楼突然传出击鼓声。

  是禁夜的第一次鼓声。邻近的坊市内,鼓声随之鸣起。

  青年询问:“你住哪?”

  “水乐坊。”祝晶道。鼓声第二响时,他犹豫了起来,跟这位大哥小聊一下,还是赶紧回家去才好。

  只片刻,青年便打定了主意。“你在这里等我一下。”他回头去牵马。

  半晌后,回到祝晶面前。“来吧,我送你回去。”祝晶受宠若惊,伸出手臂,让青年将他拉上高大的马匹。“多谢大哥。”

  “不客气。”青年将他安置在鞍前。“驾”的一声,马儿顺着朱雀大街向南,往永乐坊的方向奔驰,将鼓声抛在身后。

  “我很少骑马。”坐在高大的马儿上,看着底下的石板大道,吕祝晶敬畏地说。一来是因为他个子太小,再者是因为家里并没有宽裕到能豢养马匹;爹的薪俸只够他们一家温饱,长安米贵,居,大不易。

  “所以我们才好奇你天天到朱雀门来做什么。是想找宫里头的什么人吗?”

  皇城里座落着各大官署,平时出入人员众多;又称为子城的皇城之内,还有帝王所居的宫城,为了维持帝王和官员们的安全,平时必须严格管制。

  而想来想去,这年纪小小,至多不会超过十岁的孩子,想必是有什么人在皇城里头供职的吧?

  终于找到机会打听消息,吕祝晶立刻把握机会道:“对、对,我是想找个人。”

  “哦。”不出所料。“找谁?”语气中带着好奇。“大哥,你知道前几天才住进鸿胪客馆的日本国使者吗?”

  “知道。另外,我叫刘次君。卯金刀刘,次第的次,君子的君。”

  “大哥,我叫吕祝晶。双口吕,示兄祝,三日日关。”简单介绍完毕,祝晶不怕生地又喊:“大哥,那你知不知道,通常来说,皇帝陛下大约要多少时间才会接见这些外国使臣吗?接见完了之后,使臣们能不能出皇城活动?”

  长安是号为中京的上国首都,自太宗贞观以来,海内外各国纷纷前来朝贡,尊为上国天朝;但先前吕祝晶与这些外国使节们没有交情,因此并不关心这些人在长安的活动情况。现在,是因为有了挂念的人,他才主动留意起朝廷对待外来使节们的方式。

  “你年纪小小,怎么会想知道这些事?难道你认识那些使者吗?”策马疾行在宽广无比的朱雀大街上,东西两侧坊门已陆续关闭,热闹的市街顿时人烟消减,一日的夜禁即将开始。

  “当然是因为有认识的人才会想知道啊。”吕祝晶开始简略叙述起自己和日本遣唐使在海上偶遇的缘分。

  听得年轻的城门郎颇为惊奇。“所以,你是想见那个叫作井上恭彦的日本留学生?”

  “嗯。我们做了约定。他若在春天来到长安,我要带他去赏花的。”吕祝晶认真地说。顿了顿后,他仰起小脸看着城门郎年轻而黝黑的脸庞。“大哥,你去看过花了吗?我听说今年慈恩寺的花开得很好呢。”在长安,牡丹是花中之王,若单称“花”,就是指牡丹。

  “还没有。平时职务繁忙,要不是今天我轮休,大概也没法跟你攀谈。”

  “原来如此。我也还没有去看呢。”

  “要等朋友一起去?”

  “对的。”祝晶笑说。

  “一般留学生会在长安停留很多年,今年假若没看到,明年再看,也是可以的吧。你这样天天到城门等候,不是反而浪费了大好春光,不如趁着花还开着,赶紧自己去看花吧。”城门郎实际地建议。

  祝晶摇头。“不行的。”他解释道:“正因为时光宝贵啊,大哥。如果今年就能看到,何必等到明年呢。就算只赶上花期的最后一天,也是好的啊。”

  城门郎因祝晶那小老成的语气哈哈笑了起来。“小弟,你今年才几岁?说话这么老成,好像已经活过半辈子似的。”

  “我十岁多了。”祝晶说:“半辈子不长啊,一眨眼就过去了。大哥,时光真的宝贵啊。”因他的一再强调,让刘次君不由得感到有些奇怪。“你说你十岁?”祝晶点头。“嗯,不瞒大哥,我天生短寿命格,或许活不过二十五呢,所以你想想,我是不是只剩半辈子可以活?”

  他的语气既认真又认命,令青年为之愕然。

  他轻轻拍打了吕祝晶的额头一下,大剌刺笑说:“小孩子,别胡说八道。不然等你活到七老八十的时候,会笑掉别人大牙。”

  祝晶还想抗议,但永乐坊的坊门已经近在眼前了。他赶紧道:“到这里就行了。大哥,真的感谢你。”

  坊门内的活动在夜里仍是可以进行的,只要不出坊门就不算犯禁。

  城门郎在永乐坊西侧的坊门前放祝晶下马,考虑了会儿,他道:“明儿个你再来一趟吧,我替你打听消息。”

  祝晶用力点头,拱手笑道:“多谢大哥。”

  刘次君是家中次子,上有兄长,下无弟妹,而祝晶这一声大哥唤得热切又诚恳,他不由得笑道:“冲着你这一声大哥,有什么口信要带的,明天也一并给我吧。”抽空托人到典客署走一趟,是不碍事的。

  吕祝晶连声答应。

  “好了,快进去,坊门要关了。”刘次君提醒道。吕祝晶连忙奔进坊门里,临去时,回首再挥了挥手。

  “明儿个见了,大哥。”

  “再见。”说完,他策马离开。

  回到家的时候,就看见小春坐在门坎上,正抽抽答答地哭着。

  吕祝晶满脸讶异。“小春!妳哭什么……”

  猛然想起今早出门时不让她跟路,小丫头哭了起来,想耍赖,忍不住凶了她一句:“哭哭哭!看妳能哭多久,偏不理妳。”说完,他就跑开了,也不给机会追上来。

  该不会……从那时候起,这丫头就一路哭到现在吧?瞧她眼睛肿得跟鸡蛋差不多大,哭声沙哑,整张脸一阵红、一阵白……这笨丫头!

  连忙走到女孩面前,拍抚道:“别哭、别哭啦,我回来啦!唉。”

  小春总算慢慢停止了哭泣,抬起凄惨的小脸看着吕祝晶。“小……公子……小春今天……哭了一整天呢。”

  “很得意吗?”吕祝晶又好笑又好气地就着衣袖帮女孩拭脸。“我又不是真的想看妳能哭多久,妳还真的——”骂不下去了,怎么会有这种笨丫头啊。“不是啦。”女孩哑声道:“因为我一个人在家里,想到小……公子你说你不理小春……小春好伤心……就忍不住一直哭了……”

  “笨蛋!”吕祝晶放下脏污的衣袖。“这有什么好伤心的。”

  “很难不伤心吧。”小春委屈地说:“因为小春很喜欢、很喜欢小公子嘛。如果小公子讨厌小春,小春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哩……”

  “笨蛋!”

  吕祝晶讶异地睁着圆眸,看着小丫头道:“来我家这么久了,妳还不知道我只是嘴巴坏吗?妳给我听清楚了,小春。我不让妳跟我出门,第一是因为妳年纪小,腿短走不远。第二是因为我不喜欢每次出门都有人跟在屁股后头,很黏。第三是因为妳前两天脚不小心拐到了,到现在都还没好,我是傻瓜才带妳出门。”双手插在腰后,很认真地问道:现在,妳听懂没?”伸手揩去她脸上一小块脏污。

  见小春抖着嘴唇,怕她又要哭,吕祝晶叹息一声,赶忙将小丫头拥进怀里。“笨蛋,别哭啊,我都说没讨厌妳啦。”

  “真的吗?”小春一再寻求保证地问,像是被主人弃养的狗儿那样,双手好用力地捉着祝晶,严重缺乏安全感。想必是因为年幼早孤的缘故吧。祝晶语气中不由得多了几分疼惜。

  “真的。别再说傻话了。我爹回来了吗?”小春摇头。“还没呢。”

  “知道了。希望他记得吃饭。”爹偶尔得在馆阁轮值守夜,只是往往连他自己都记不住轮值的次序,所以也没事先提醒他们。

  跟着爹一块儿过活久了,吕祝晶已经很习惯自己的爹会突然消失个一、两天没回家的情况。好在馆里有合菜可吃,爹应该不会饿到。

  他回头看着小春。“妳哭了一整天,肚子饿了吧?有没有吃饭?”

  小春点点头。“有。我一边吃着昨晚剩下的干馍馍夹肉酱,一边哭着呢。”

  吕祝晶笑出声。“好个小春,总算妳不真的傻呀。”

  小春跟着咧开嘴傻笑。

  “走吧,我们去蒸馍馍吃。”吕祝晶领头进屋。

  “还要夹肉酱。”小春跟在后头。“对了……小……公子,你今天有见到那个人吗?”好羡慕“那个人”喔,可以这样被小公子放在心上惦记着。

  “没有。不过没关系,今天没见到,总还有明天吧;明天再没见到,总还有明天的明天吧。”

  “咦?”小春发出疑问声。“对。这话妳说过的。”祝晶笑说:“借我用一下。”不然还能怎么办呢。明天再等等看吧。

  起码他知道恭彦现在已经在长安了。偌大长安城,总有相碰头的一天。

  “他现在就在外头等吗?”一听到吕祝晶这几天每天都在城门外候着的消息,井上恭彦按捺不住,转身就想走出客馆。

  “慢着。”最后还是决定自己来通报消息的刘次君连忙阻止这位日本留学生离开客馆。没有上级的命令,即使是外国使节,也不能任意在皇城中活动的。

  看出井上恭彦眼中的挂虑,刘次君忍不住微微一笑,心想,祝晶小弟没等错人,这俊雅少年有着一股与他颇为相似的气息呢。

  少年虽然不像祝晶那样喜形现于辞色,但是在那谦和自持的面孔底下,是一颗同样赤诚的心。

  “你现在还不能出去。”好人做到底。“那孩子要我转告你,『他很想念你。』”说起来怪肉麻的。若非这话是出自一名十岁孩子口中,他还真说不出口。

  恭彦眼底闪过一瞬笑意,他拱手答礼道:“感谢您带来的信息,我收到了。”

  “那你……有没有什么口信要转达的?”刘次君直爽地问道。

  “有的。”恭彦说:“请告诉祝晶,要他回家去,等我能出皇城时,一定会立刻去找他。请他好好保重。”

  “就这样?”刘次君挑眉询问。

  “还有句话。”恭彦沉吟半晌,才说出:“请告诉他,我也想念他。”

  刘次君笑着传口信去。总觉得,在这样微冷微暖的春天里,涉入这么一段不俗的异国友情,还满令人感到愉快的。

  稍晚,在朱雀门外。

  “他这么说啊。”吕祝晶一只手忍不住抚上心口,满脸尽是渴盼地看着刘次君,彷佛盼着他再吐出一些话来。

  那姿态,使刘次君怔愣了半晌。他大手拍了拍吕祝晶的肩膀,笑道:“小弟,你这模样,看起来很女孩子气呢。”

  吕祝晶没有回话,只是笑了笑。

  “谢谢你,大哥。”听他那么讲,我可以放心回家了,恭彦必定会在被允许的第一时间来找他的。他可以回家等了。

  “原来你担心他不守诺言啊?”刘次君好奇的问。

  “不是的。”祝晶摇摇头。他知道恭彦是那种守信的人,他只是没办法让自己别因等待而忧虑。

  他讨厌等待,然而,知道他也想念他,让他觉得心头好温暖。

  捂着心口的当下,总觉得,凭着这一份暖意,他可以一辈子等下去的。

  “那为什么……”刘次君不太懂他的意思。

  “别问我,大哥。”祝晶飞快的说。这感觉蛮难讲清楚的,我现在要回去了,后会有期。大哥,有空来找我玩。他挥挥手,灿笑的跑开。在那之后的第五日,唐明皇李隆基总算下旨群集众臣,在大明宫麟得殿接见并赐宴日本使者。

  整个迎宾仪式盛大而隆重,日本国的大使阿部安麻吕与大伴山守、副使藤原马养,以及留学生当中,在本国具有正式朝臣身分的阿倍仲麻吕与吉备真备等人,皆被赐予和他们在日本时所担任的官职相当的荣誉官衔。

  由于明皇礼佛,因此学问僧玄防特别得到帝王的问候,并询问了佛法东传日本国的一些事情。

  这是明皇继位七年以来,首次正式接见的日本遣唐使。

  虽然先前也曾见过少数滞留长安的日本留学生和僧侣,但这还是唐明皇头一回在正式的迎宾场合中,见到日本派遣而来的使者们,因此感到相当新鲜。

  由于来对朝堂上的使臣们个个都具有优雅的气质与风采,为此,明皇笑问:“日本国的人都如此进退有礼吗?”

  佩带天皇所赐予、象征使节最高权力的节刀,大使阿部安麻吕恭敬地回答“为了表示对上国明皇的敬重,吾国天皇亲自挑选使臣,只有一流的人品才能有幸来对上国,以示对遣使来唐的重视。”

  唐朝天子不以“天皇”称呼日本的国君,而称之以“王”。

  在唐明皇心中,日本与新罗、渤海、鬼方等国一样,都只是遥远边疆的大唐藩属。既是藩属,当然不可能以“天皇”称之。大约在六十年前,发生在百济的白村江之役,大唐军队与新罗结盟,彻底打败了支持百济的日本,进而消灭了百济,使得日本终于体认到两国实力的悬殊,不再以“日出处天子”与“日没处天子”来看待两国君主的地位,从此遣使来唐。

  尽管日本并不自认为是大唐藩属,但当大唐如此认为时,使者们也未加反驳,一切仍以两国和平往来与文化学习为要务。

  端坐玉座之上,正值壮年的明皇一一端详着底下前来晋见的二十三名遣唐使,辽巡一遭后,视线停留在最后一列,俯首视地不望天的一名戴冠少年身上。

  少年站在使臣队伍后方,代表他的地位不高。

  然而,跟其它使臣们比起来,他身量虽然因为年轻而不特别高大,但沉静的气质不似一般少年郎,有种沉着稳定的姿态。

  根据通事舍人提供的名册,他应该是一名叫做“井上恭彦”的留学生,今年只有十五岁。

  明皇好奇地眯起眼询问:“站在末列的那位少年,也是你们女王所亲自挑选的吗?”

  没想到会被问话,井上恭彦赶紧回答道:“欧禀陛下,是的。”

  “你不辞千里渡过恶海,来到我大唐帝国,可是有什么愿望想达成吗?”井上恭彦俯首答话。“回陛下,臣素来仰慕唐风。在日本,我们学习上国的文明,期许能改变旧有的制度,让人民过更好的生活,这是使者们所肩负的全日本国百姓与天皇的愿望。”

  “你回答得很不错,少年。但是,这其中没有你个人的心愿吗?”

  “回陛下,有的。”在明皇与众臣注目的目光下,井上恭彦不知为何,突然想起祝晶那双宝石般灿烂的笑眼,他微微笑说:“臣希望能在上国结识知己的朋友;向高明的老师学习;看遍普天之下最繁华的文明;不虚此生。”

  他的回答让明皇笑了。“好个不虚此生。”明皇转向日本国大使们道:“连一个留学生都如此谦和有礼,可见日本确实是个君子国呢。”

  明皇心情颇佳,是以后来日本大使所提出的几个请求,包括让前一批在长安学成的留学生还蕃回国,以及允许遣唐使们能在长安城里自由购物,诸如书籍、器皿…在城内自由活动,安排留学生进入国子监就学等,明皇都一一允许了。

  稍后,在赐宴的大殿中欣赏着宫廷精致的乐舞、饮酒,叩尝佳肴,与大唐朝臣们畅谈两国往来历史与交流的场合中,井上恭彦怀着期待的心情,惦记着要将祝晶的笛子还给他。时间在三月底,花还未谢尽。而终于,可以相见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