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护花郎(上)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护花郎(上) 第一章 长安城之春(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长安大唐闭元六年(公元718年)春

  三月,长安的春天,处处充满盎然生机。以朱雀大街分隔成两大区块的城区街坊巷陌,川流不息着人潮。科举在上个月揭榜后,及第的士人带头探春,新任探花使摘下最早绽放的杏花和早开的牡丹,骑着骏马,被众人促拥着,呼啸过坊间的十字街。

  穿着时新春衣的游春仕女与商旅们则穿梭在宽敞的街弄间,好不热闹地点缀着融融春光。

  此时,东城外郭春明门附近,连结漕渠的港埠,在春冰方融的暖日,一艘艘船只陆续热闹了河上的风景。

  “是春天,春天来喽…”

  一名穿着春衣的俊俏小公子沿途快步行走之际,不止一次听见周遭的人们交换着春天的信息。

  “春天呀,”呼吸着暖暖的、还带着点花儿的香气,走在垂条的柳荫下,梳着双辩的小姑娘也跟着应和道:“是三月的春天了呀。”哇啦啦地唱起小调来。“春光好,春花娇,春日多美妙…”

  “我知道是春天了。”小公子有点不悦地说。“小春,可以拜托妳闭嘴吗?”

  “啊?”小调儿戛然而止了…半晌,又继续啦啦唱了起来。“春光好,春花娇,春日多美妙……”

  “小春,”小公子有些头痛地娇叱:“再要唱,妳就回家去,别跟着我啦!”

  小调儿再度停顿下来。“小:——…公子,小春唱得不好吗?我娘教我的耶,我爹都夸我唱得好咧。”

  俊俏小脸上泛出恼怒,有点生气地说:“我讨厌春天!”颇任性的。

  “嘎?为什么?”小姑娘诧异地问了出口,颇直率的。

  哪里来的笨丫头啊,都怪爹乱捡东西的坏习惯!

  才跟着小舅舅出一趟远门,回到家中,家里就多了一口人吃饭。

  这还不打紧呢,坏就坏在,小春竟然变成他的跟班了!成天到晚黏着人,好难甩掉呢。小公子仗势欺人。

  “小春,我是妳的谁?”小姑娘眨巴着一双不是很圆、却很单纯的眼眸。“就小……小公子啊。”

  “小公子又是谁?”

  “啊,就是主子爷的小主子啊。”主子爷说过的,她小春从今以后就跟着小……公子啦,所以她就很努力地跟着跟着……

  “那就是主子吧,傻瓜。”

  “是喽。”小春全然没受辱的感觉,只是笑嘻嘻的。

  “妳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主子这个两字?”小公子问。见小姑娘一脸傻气——是真的有点傻!不待她回答,他又道:“意思是,我叫妳什么,妳就得照办,懂了吗?”

  “懂。”小姑娘认真地点了点头。“那小…公子你要小春做什么?

  小春照办。”

  “我要妳别再唱刚刚那小调了。”这样总明白了吧?

  “为什么?不好听吗?”可是她觉得很好听啊。小姑娘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还有一点点小受伤。“也不是。”他赶紧说。“只是我现在不想知道春天已经来了这件事。”

  “为什么?春天是来了啊。”人人都爱春天的;春衫穿起来好轻,春风吹起来好舒服。她很喜欢春天呢,想来该不会有人不爱的才是啊。

  “是来了没错,可是我等的人还没来啊。”这种心情,小丫头不太了解吧。

  约好了的,重阳前,他若来了,就去赏菊;若是在冬天来了,可以赏梅;可现在已经是繁花盛开的暖春了啊…却还没听说有日本遣唐使来到长安的消息。

  都过去大半年了,怎么会一点讯息都没有呢?

  小舅舅出门去了,没办法帮他打听,爹又十问九不知。

  天地茫茫,眼见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心中的焦躁也越来越耐不住了啊。啊,春天啊,真令人烦躁哩。

  小春意外地露出了解的表情,她拍拍小公子的肩,傻登登笑着。“别急啊,小……公子,我们再去瞧瞧,说不定今天就有船进来了喽。”

  跟着小公子来来往往这春明门好几遭了,打今年入春以来,更是天天都要走上这么一回,就是笨蛋也明白,小公子有多期待“那个人”的来到。

  傻小春竟然说出这么不傻的话,真教他诧异地感动起来。才刚要称赞一下,其实她唱的小调不算难听,小春便哈哈笑道:“其实今天不来也没关系,明天总会来了吧;明天不来也没关系,明天的明天总会来了吧;明天的明天不来,还有明天的明天的明天……”

  竟然还真的给他一天天数下去!“爹啊,我要哭啦。”真要等到天荒地老,他有那个命吗!

  “喏,小…公子。”只见小春赶紧拿出一条巾帕递给他。

  小公子莫名地接过那条巾帕,“这做什么用?”他不需要啊。

  “你不是要哭了吗?”小春傻问。

  “还真的咧。”生气了。把巾帕塞回小春手上,扭头就走。只不过,走没几步便又折回,将傻在原地的小丫头带走。

  “快跟上来,走丢了找不到路回家,不管妳。”下次出门,要记得别带丫头出门才好。

  “不会的,”小春摇头说:“小……公子不会不管小春的。小春每天跟着小公子出门,都有平安回家,主子爷也都会记得多盛一碗饭给小春吃,小春好欢喜喔。”



  “别说了。”到底谁才是主子啊!叹息再叹息,无奈再无奈。转瞬间,来到东郭的春明门前。这是东方国家的使者入长安必经的城门,有水道连接河渠,东北方的通化门外,更设有长乐驿站,号称是长安往东方道路上的第一驿,两座城门间,有渠道连结。

  此时春明门附近人潮鼎沸,商旅往来不绝;代表着都城繁华门面的守门卫士,个个看起来既高大又威武。

  怕爱跟路的小春真迷了路,不见了,他紧紧把年仅七岁的她挽在手里。

  这父母双亡的傻姑娘,被爹爹捡回家里养,实在没办法弃她不顾,逼得才十岁的他,不得不端起姿态,扮好一个主子的样子来。不过,虽说是主仆关系,但其实更像是疼爱妹妹的那种情感吧。

  漕埠卸货区十分热闹,他拉着小春走上前,相中一艘刚停泊在岸边、正在分卸货物,准备运到东、西两市的商船。

  逮住一名正在搬卸货物的船员,探问是否有来自扬州日本遣唐使的讯息。他做这件事已经做得很熟稔了。

  船大哥见他年纪小小,挽着一个小丫头,嘻嘻笑出声,才要调侃两句,就听见不远处漕河上传来锣响声,预告着有官船即将入港,必须赶紧将船货卸下,好空出码头让官船进城。船大哥当下丢下男孩,兀自忙着搬货去。而小公子也不气馁,他转头看向那艘即将入港的官船,好奇地端详着。

  当他似乎听到附近的守城卫士交谈中出现了“使节”两字时,连忙竖起耳朵,想听个仔细;但那几名卫士已匆匆跑开,去迎接一小群正从皇城骑马飞驰而来的官员。

  为了避免被驱赶,他连忙拉着小春站到远处,视线却不由自主地看着那艘顺着渠道缓缓入港的官船。

  春明门龙首渠不比南北漕渠宽广,到了这里,大型船舶没办法再进入,必须换乘平底小船或改为步行、乘轿或骑马。

  他看着那艘官船缓缓停靠岸边,在一队镜甲武卫的护送下,率先走出两名大唐官员。而后,又看见几名服色基本上虽是仿照汉制,却异于唐朝官服的外国人跟着船上官员逐一下船时,他眼色随之一亮。那种服装式样他见过。

  宽袖长袍,腰束宽幅花锦带,正是日本国使臣的官服!

  终于……来了吗?日本遣唐使?“好痛喔!”小春突然喊痛道。小公子低头一看,才发现是自己无意间将小春的手握得太紧、太用力了。

  他赶紧松手,可心情却激扬不已。

  因为他看见了曾在日本使船上见过的藤原副使,以及随使臣们陆续下船的使团成员,先是阿倍仲麻吕、玄防,而后是…

  “恭彦!”在看见他的那瞬间,他忍不住大声喊出。

  虽然相距有一段距离,附近又很吵闹,他不太可能听见他,可井上恭彦的视线依然朝他的方向转了过来。

  他视力极佳,一眼认出他来,露出如印象中淡定的笑容。

  “祝晶。”他轻声说出。没有大声回应,以免招惹侧目。

  但只那一眼,一个近乎无声的嘴形,已使吕祝晶忍不住掩面哭泣。

  “好久喔……”他哭笑着喃喃低语。“还好……还来得及去看花…”

  小春傻傻地看着忍不住小小声哭了起来的小公子,忘了将手上的帕子递给他,只是问说:“现在小春可以唱歌了吗?”

  吕祝晶没有回答,因为小春已经在唱了,那首春天的歌。

  在三月的暖春时节,日本国的遣唐使总算得到帝王的许可,核准了连同部分留学生及僧侣在内的使节团,合计二十三人,在官府的护送下,进入长安。沿途中,连接南北的漕渠已使人大开眼界;见识过漕河沿岸城市的繁荣,原以为长安大抵如同颇有规模的扬州城一般,待真正来到这上国都城,才发觉这矗立盛世的城市,远比想象中要更具有生命力。

  日本的平城京(奈良城)虽然以四分之一的比例仿照长安修筑,但是无论是占地规模,或者是建筑物的精致度,都远比不上长安。

  亲眼见到这国际性的大城市,使得遣唐使的成员们纷纷惊叹不已。

  在春明门下了船后,一进城,这群头戴朝冠、身着日本使节服饰的使臣们立即引来许多长安城居民的注目。

  尽管长安城不乏外国使臣往来,东北的渤海、新罗等国更有质子,甚至是王位继承人在长安宿卫。然而,当人们听说这是远从瀛洲不远千里渡海而来的日本国使节,光为那海路上的艰难啊,就忍不住要多瞧上几眼。

  为这注目,一路上,日本使臣们保持着适当的礼仪,谨慎而庄重地跟随着长安的官员,在卫士的护送下,依照帝王的命令,骑上帝王敕使带来的马匹,先前往鸿胪寺典客署的鸿胪客馆洗尘,待等帝王传旨下来,再入宫面圣。一路上都有好奇的居民跟着他们、看着他们,对他们指指点点,品头论足。但每个使臣都挺直了腰杆,展现出合宜的容止与仪态。

  高壮的马儿并不奔驰,只是缓缓地步行着,好让使节团能供大街上城民瞻仰。

  井上恭彦跟在正、副使后头,尽量做到目不斜视,以维持作为一个国家使臣的体面。然而他的心却热烫烫地,分不清此刻澎湃的心情,是因为终于来到梦想中的长安,抑或是因为见到了许久不见的吕祝晶。

  他没想到会在刚入城时,在城门口就看见吕祝晶。若非他天天前来等候,又哪里会这么凑巧!想必是已等候了他很长一段时间了吧。

  为这份信守承诺的心意,他深深地感到荣幸又欣喜。



  去年七月到了扬州,原以为年底前能入长安,却不料几乎过了大半年,他们才被允许进入都城。

  随着长安一日日近在眼前,他总忍不住想,再见到吕祝晶时,他是否还会那样一片赤诚地盼望着再见到他?会的。他是这么地相信着。

  千里迢迢来到这憧憬中的国家,他想念家人,却不可能在短期内回国。这一趟留学之路是他自己的选择,他早已做好必须忍受孤独、寂寞的准备。只是没料到,会率先认识一名也叫作“晶”的朋友。

  怀中揣有吕祝晶留下的玉笛,每当他思念起远在平城京的家人时,新朋友的面孔便会浮现在脑海中,令他对未来增添一份盼望。

  去年,当重阳过去时,冬日降临,皑皑白雪中,大伙儿盼不来唐朝天子的敕书,他听说这是因为尽管日本国已多次遣唐,但对于外来使臣,上级的官员与帝王仍存有戒心,有意令他们多加等候的缘故。因此一路上,他们虽然备受礼遇,但也受到官员们重重的监视与关注。

  好不容易,漫长的冬天结束,他们终于获准入京。时至三月,顺着漕运北上,总算来到长安了。而祝晶…还是印象中的祝晶啊。

  他们没有在春明门逗留太久,行过简单仪式后,便带着准备送给帝王的国信,成列进城。

  他不敢正眼多瞧祝晶一眼,怕失了使臣风度。但知道那孩子混在围观人群中,一路跟在附近。

  他想叫祝晶先回家去,人这么多,怕他被人推挤受了伤;但偏偏又什么都不能做,只能暗自祈祷这一路上平安。

  他毕竟还是个孩子,个子小,很容易受伤的。

  才这么想着之际,突然,人群中有人低叫一声:“恭彦。”井上恭彦有些慌忙地转过头去,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是祝晶。只见吕祝晶小脸红红地笑喊道:“花,看花!”原来一阵春风不知打哪吹来,吹落了附近枝头瓣瓣雪色的杏花。

  井上恭彦甫抬起头,便沐浴在一片白色花雨中,芳润的花瓣拂过他微启的嘴唇,温凉的感觉像是小姑娘淘气的柔吻。

  从都城官员,到附近所有围观着日本使节团的百姓,都不由得仰起脸孔,迎接那带着春雨气息的雪色花瓣。

  热闹喧腾的大街,朱楼画楝,彷佛全静止了一般,笼罩在雪色风华中。

  不知何处飞声的琵琶曲,为这开元盛世,揭开序幕。

  位于皇城南端朱雀门西侧的鸿胪寺典客署,是朝廷用来接待外宾的场所。由于位于皇城之内,因此一般平民百姓是不能随意进入的。

  日本遣唐使一行人被安顿在典客署的客馆当中,接受皇帝所派来的监使招待,时日已过六天了。

  日本使者所带来的国信——也就是朝贡品,包括日本国各地出产的上好刀器、玉石、绢帛、花锦……等,已经委由监使派人运送到内廷中,送给了大唐的明皇天子。

  内廷有消息传来,听说唐明皇非常喜欢这一批礼物,除了交代鸿胪寺官员要留意使臣们生活上的基本所需外,还赠送了大量的丝绸与金玉等回礼,已经由大使们负责收下,准备在回国时带回日本,献给天皇。

  至于其它并未担任正式官职的留学生与僧人,则在鸿胪客馆中,等待进一步的指示,兴奋地交换彼此对长安这城市的第一印象。

  此时,阿倍仲麻吕倚在客馆的围栏上,看着来来去去的仆役和官员。

  “没想到长安城居然这么大,足足比平城京大上四倍呢。”

  玄防也赞叹道:“长安也真的四面都有城墙呢。”

  平城京只有南面有城墙,其它三面都只有城门而已,并不设墙。虽然早已听闻长安的林林总总,但总不如眼见为真。

  客馆柳色青青,来自其它国家的使臣,偶尔现身在柳色之后出入往来,不禁令人期待着能赶紧晋见帝王,以便获得允许,在长安自由活动。

  众人闲谈中,终于有人留意到井上恭彦的沉默。

  阿倍仲麻吕悄声唤他:“恭彦,你还好吗?”

  正望着柳色的恭彦回过神来,握紧手中那管色泽青润的玉笛,笑道:“没事。只是在想,不知道还要等多久才能得到允许,晋见天子。”

  “才不过等了六天而已。”阿倍笑道:“听藤原大人说,可能还要再等一阵子呢。到目前为止,内廷那里还没有传来准备要召见我们的消息。”

  “不知道为什么要那么久?”这几天,他们虽然得到大唐妥善的照顾,但是并未被允许在城内自由活动。早先入城时已见识过长安一隅,知道此时正是长安一年当中最妩媚的时节,内心早已跃跃欲动,却还得困坐客馆里,压抑下万分期待的心情。明明、明明都已经来到了呀。

  阿倍挑起眉说:“久?其实倒也还好。相较于先前漫长的等候,六天并不算久哪。”顿了顿,他突然笑了起来。“也许是因为你急着想离开客馆?想见谁?”意有所指地瞅了瞅他手上的笛子。

  恭彦瞠目瞪着手上短笛,半晌,释然笑道:“确实如此。我怕祝晶那孩子会在外头傻傻地等着呢。”

  典客署的客馆在皇城之内,与外街隔着一道高高的墙,谁也看不见外头发生了什么事。

  恭彦惦着祝晶说过的话,明白他重然诺。从去年夏季执傻地等到了今年暖春,知道自己确实被人这样深切地盼望着,会令人忍不住也想要回报这一份心情。

  刚进城那天,阿倍仲麻吕也看见吕祝晶了。那孩子就跟半年前在船上时一样热诚可爱。更难能可贵的是,他很确实地在实践着自己的诺言。恭彦忧虑的不无道理,但这份忧虑,却使人颇为欣羡。

  尽管对长安有着无比憧憬,但毕竟是初入宝地,人生地不熟,能有个熟悉的人在这里等候着自己,感觉其实挺好。

  阿倍低头看着那管短笛,笑叹道:“很难相信那孩子只有十岁。”抬起头,迎向恭彦的目光。“我觉得他跟你有点像呢。”

  “咦?”恭彦没有立刻听懂阿倍的话意。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阿倍说:“他明明只有十岁,可是看起来却像是已经活过了大半辈子了。是个有点老成的孩子。”

  恭彦还是不懂他跟祝晶是哪里相像了。

  他想听阿倍的解释,但阿倍仲麻吕只是微笑道:“吾友,我们才刚要展开一段漫长的旅程,未来的每一天都令人无比期待。虽然也思念家乡,但此刻,何妨藏起那份思念,多看看眼前的事物呢!说不定到头来,总有一天,你我也会思念起眼前这个地方。”

  恭彦明白了,他笑着指出:“你不打算说清楚,对不对?”真是个喜欢吊人胃口的家伙。阿倍挤了挤眼。“终有一天,你会知道我说的是对还是错。”恭彦笑着摇了摇头,将短笛收回怀中。“我祈祷我们能尽快获准晋见帝王。等待,总感觉是受委屈的。”

  吕祝晶真的在等。也确实有点委屈。

  原以为只要等到井上恭彦来到长安,他便能带着他到处去玩耍了;谁知道,打从日本使团被接到了皇城的典客署里,便再没了消息。

  他日日来到皇城朱雀门附近,想要打听遣唐使的情况,不明白怎么过了那么久,他们竟然还没能出皇城一步。

  明明满街上都是外国人啊,偏偏就不见一个日本遣唐使!

  想找人入宫去打听打听嘛……爹虽然在门下省弘文馆供职,待回家吃饭时问他,他却也是一问三不知。

  “官太小喽。”爹说。“祝儿,不是爹不帮你打听,实在是打听不到啊。”

  作为一个九品校书郎,镇日关在馆阁里校书,想听得一点比较时新的消息,还真不容易,只因不是核心人物啊。吕颂宝吃着晚饭时,状似无奈地说。

  因此,吕祝晶只好天天上朱雀门报到,想从往来人们和守门卫士口中打听到井上恭彦的消息。因为再这样等下去,连春天都要过了啊。

  春光可宝贵的哩。一个十岁孩子,模样稚气,目光却带了些老成,是会让人忍不住多留意几眼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