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心镜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心镜 第10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是你那边的主爷送你的吧?”姒水问着,目光迷离的定在李想手上。

  “别叫他主爷,他只是个普通人,人生没你家主子精彩,一生都会平凡过完。”

  “他并不平凡……”姒水突然直直望着李想。“他也是主爷,一个非常温柔体贴的主爷。”

  李想心中一突,正色的打量姒水,并不言语。

  姒水被李想探索的目光看得不自在,略略的闪避着目光。

  “姒水,你主子与我男人,只是长得像,并不是同一人。对于自己心爱的男人,不应该犯下胡乱错认的错误,那是对你一片真心的讽刺。”

  “不……不是这样的。其实……我认为……主爷和张主爷是同一人,只是一个是高贵威严的面向,一个则是温柔多情的面向,所以我……没有违背我的真心。如同你,是强悍骄傲的我,而我,是温顺忠心的你。我们四人,无论是怎样的替换,仍是对自己的真心没有违背的。”姒水坚定的说完,发现李想看她的目光很冷、很沉,令人感觉惊慌,有些无措地问:“怎么了吗?你为何这样看我?”

  李想摇了摇头,微微叹道:

  “原来背叛自己真心的理由可以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我没有背叛,我忠心的、爱的,始终是主爷。”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们从来不是同一个人,而是不相干的两人,顶多长得相似一些而已,那你轻易对张品曜动心,要做如何的解释,才能让你忠心爱主的心意得到合理的说服?”

  “请你不要这么说!他们都是主爷,只是你拒绝承认而已。”姒水向来温顺的声音高扬了起来,整张柔美的脸胀红得像是快要爆炸了。

  李想没有被她激动的情绪感染,还是冷静地道:

  “姒水,你是真的喜欢上了张品曜?还是你的主爷要求你去喜欢上张品曜,所以你忠心的执行命令?”

  “我当然是……”姒水脱口而出理所当然的答案,但那话也只冲出了四个字,就戛然而止,被自己混乱的心思给淹没。顿了半晌,一字一字地道:“他们都是主爷,我爱的、忠心的,是同一人。”

  不是说不通,而是姒水必须这样对自己催眠,否则她无法对自己的心交待。李想心中叹了口气……这姒水,竟是被张品曜迷住了。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张品曜根本没跟这两人见过几次,而且他对于这种与生活现实无关的镜花水月灵异事件,不怎么感兴趣,每次来到她这儿,都是拉着她聊天、出门约会,再不就是把他最新迷上的电玩游戏硬教会她——因为她是那种任何东西一上手,随便玩玩就运气超好的那类人。所以他总是缠着她陪他练级,或者干脆求她玩他的帐号……生活过得如此充实。老实说,还会挂念镜子里的世界的人,就只有她李想一人了。

  阳赫想要得到她,已经很奇怪了。

  而,对阳赫忠心到可以为他死的姒水,会倾心于张品曜,李想无言得连叹气都没力。

  那么美丽的明淳国,怎么养出这种对现实生活不满意的人种?

  “姒水,你们国家有什么问题?你们对生活有什么不满?让你跟你主子宁愿把日子过得这么不切实际?”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也懒得解释太多,反正企图扭转别人的思想本来就是异想天开的蠢事,我也就不浪费时间了。上个月,当我开启这面镜子,初初可以看到不同的世界时,我是惊喜又惊奇的,觉得你那边好得不得了,觉得你很完美、阳赫很完美,你们的国家更是美丽得不可思议,不像我这里满世界天灾不断,搞得像是地球下一刻就要毁灭……总之,我曾经非常羡慕你那边。但羡慕这种情绪,其实只不过是对生活中许多不满的牢骚,念念也就算了,并不会真的处心积虑去想办法成为另外一种人,或真的把现在这种平顺却有点无聊的生活改成另一种。这么说吧:姒水你很好,可是我不会想成为你;阳赫很高贵,但我要的人还是那个不高贵的张品曜。这就是现实,这也叫惜福。你们那边缺的,就是对现有平静生活的感恩。”

  “不是的,你不懂——”姒水拒绝被说服,甚至想要说服李想。

  可李想已经不想听她谈话了。

  “姒水,再见。”冷淡的说完,手指点向镜面中央,画面消失。

  李想盯着黄铜铜的镜面,叹了口气,觉得这一切变得好馊。曾经以为这是桩奇遇,将享受到一段安全而新鲜的奇幻经历……虽然她是把镜子当成电视影集在看的,但因为里面有姒水、有阳赫,一切都像是美梦那般的理想,所以她非常关心,无比沉迷。

  不过,事情发展至此,她心情很闷,觉得疑惑。自己为了什么而经历这一切?她有什么条件经历?而这份奇遇又想让她感受到什么心得?

  “那声音”曾在她的梦中自吹自擂说这是幸运的机缘,要她好好享受把握。把握什么?难不成是说可以将这经历化为现实?还是要让她年轻时那些不切实际的梦想,在真实的验证之后,学会认命,学会珍惜平凡吗?

  无论怎么说,都不对劲,显得走调了。

  算了……

  没有必要多想。反正这些事,再也与她无关了。

  叮叮叮——手机的和弦铃声突然响起,打断了李想正要将梳妆台装箱打包的动作。

  “我是李想,哪位?”

  “小慧,啊,不是,是李想,对不起,我又忘了。”

  “随便啦,我已经无所谓了。”李想现在已经不再那么介意被叫的是哪一个名字。“孝琳,你回国了吗?”

  “是啊,我昨天晚上到家,刚才睡饱了才打开电脑,收到你的邮件,就马上打电话给你了。你说那座梳妆台坏了?是什么情况?你失手砸了它吗?”王孝琳急切又肉痛的问着。

  “没有。你那么紧张做什么?”她扬眉,从老同学急切的语气中,嗅闻到一直以来隐隐觉得不对劲的气息……那铜镜绝对是有来历的,所谓的有来历,就表示那可能是以“百”为计年单位的古物。想到这里,李想拉长了声音:“孝——琳——”

  “小、小慧,虽然说鬼月快到了,不过你可不可以不要玩女鬼的角色扮演?这声音让人听起来很毛耶。”发抖的声音。

  “孝琳,你老实说,这座梳妆台真的是仿货吗?”

  “……不是。”不敢欺骗。声音回得不比蚊子大声。

  “是真货?真的是古董?”虽然不意外了,但还是感到很不对劲。

  “……是。”

  “价钱多少?”

  “确切的数字我不知道,不过二十五万应该跑不掉……”

  “什么!要二十五万?!那你卖我八千是什么意思?”

  “又不是我买的……”

  “王孝琳,你不要再吞吞吐吐的了,把话全给我说清楚。”低喝。

  “……在我坦白之前,小慧,你可下可以先告诉我一下,你……最近,跟品曜的关系怎样?”

  李想一惊,声音高扬半度——

  “你不会是想要告诉我,那是张品曜买来放你那里,让你卖给我的?!”

  “啊,哈哈哈,你猜到了哦,那我就不用多说了,可见你近来跟他感情突飞猛进。很好很好,恭喜恭喜。哈哈哈。”干笑完,决定闪:“欲知详情,请洽你的青梅竹马,我去忙了。”

  “等等!八千块还我!”李想赶忙叫。

  “作梦!那是我的劳务费、情报费、仲介费、红娘费,不还!”说完,不留情的挂断。

  “发什么火啊……”李想讪讪的收线,搔了搔头。看向桌上那面镜子,与箱子里的那座梳妆台,觉得一切好……好荒谬?还是好神奇?“居然是他买的。啊,是了,他说过回来之前去了趟北京,买了一些不知真假的古董,看来这也是其中一样了……不,应该说,他是为了买它而跑过去的。”她笑了笑,低头看着右手上的订婚戒指,轻道:“难怪原本说不可能有货,后来竟是调到了,还这么精美……这个小物件,竟然要二十五万元?不,一定不止,那是专家可以买到的价格,至于凯子嘛,没有花到五十万就算他好运了。”

  手机再度响起,这次音乐是“张三的歌”,是他。她懒洋洋的接起——

  “喂?”

  “小慧,你现在在干嘛?”

  “我现在……”她还是看着戒指,轻声道:“在想你……”

  *

  很熟悉的梦,虽然熟悉,却没有见到“老朋友”的欢乐感。李想只想叹气。

  她已经告诉张品曜,不想将这个灵异的骨董放在家中,请他尽快拿走。虽然全世界六十亿人口里,确实没几个人能有这样的机缘可以看到另一个空间的风景,所以她有幸看到,应该感恩。但她却是觉得索然无味了,不想再看见那铜镜,也决定忘掉明淳国的种种,阳赫、姒水这些人,都当是一场幻梦吧。

  ……你不想知道那是真实的世界,还是纯属你潜意识里的幻想吗……

  “不想。”李想回道。

  ……你是本使见过,欲望最少的人……如果本使告诉你,这是一面可以心想事成的镜子,只要你愿意,里头的一切都会是真的,你可以过去,你将会享受到身为一个女性最尊荣的一切,名利、地位、专宠、子孙满堂皆有成就……

  “你一定活了很久了吧?”李想完全把那声音的诱哄当成耳边风,反而问道。

  ……以人类的算法而言,本使可说是几乎存在了永恒……

  “难怪你的思维如此陈旧。”

  ……怎么说……(不悦的口气)

  “如果你对现代的情况有所了解,就该知道这个年代就算当上了皇后王妃,也不能说是一生尊荣与幸福的代表。去查查英国的黛安娜王妃、去看看日本的雅子妃,你就会知道阳赫身边的位置,对于我们这边的人而言,并不是那么吸引人。”

  ……虽然不太了解你们这边的情况,不过我可以理解为:你不为名利所动是吗?……

  “我是个教师,当然重名,希望自己有一生清誉;至于利,当然也重,不过钱财这东西,我可以自己赚,就不用麻烦白马王子施舍了。”

  ……这应该就是阳赫不管怎么请人施法,都无法将你的魂魄转换过去的原因吧?李想,你实在是个太任性、太固执的人了……

  “如果您已经没事的话,可否离开我的梦境了?”李想客气的下逐客令。

  ……不急,在享用了明见心镜的功能之后,你不会以为不想要它了之后,就能轻易甩开吧?你们这儿有句话叫“使用者付费”,也就是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该明白……

  “什么意思?”李想立即警觉起来,严肃问着。

  但那声音再也没有回应,像是已经飘远……

  “喂?!”李想叫。

  “小慧!”张品曜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李想发现自己“存在”了,她看得到自己了,也看得到别人了,一身西装笔挺的张品曜正朝她走来,模样像是刚下班赶来台中。

  不过,周遭都是灰蒙蒙的颜色,证明此刻她仍然在梦中。她眨了眨眼,还是没办法让视线更清晰一点,当她正想朝张品曜走过去时,后面突然传来另一道张品曜的声音,也相同的在唤她——

  “小慧。”

  她倏地转身,看到了另一个张品曜,从穿着到声音,全都丝毫不差,那个张品曜也正向她走近。

  她一怔,还搞不清楚怎么回事,脑海中就浮现“那声音”不怀好意地说道:

  ……任何事都有其规矩,你就好好的选择你未来的人生伴侣吧……

  “什么意思?你说清楚!”李想本想走动,却发现自己双脚好像被三秒胶给黏住,竟然一时无法移动。她诧异的低头,看到自己双脚站在一个红色的圈圈里。这是怎么一回事?!

  ……谨慎些呵,李想。这两个男人,你只能选一个,选完后,就一生再不能更改……

  “不要做这种无聊事!”真不敢相信这种老掉牙的烂把戏,竟被这个老古董拿来玩她!

  ……怎么会无聊呢?这可是攸关着……你醒来之后,人是在明淳国的阳赫身边,或是台湾的张品曜身边呢……很有趣……不是吗……

  “你——”李想气到连话都骂不出来。

  ……再见了,李想……你是本使遇过最难缠的寄主……但愿下一个能正常些,也好让本使满足一下被敬畏崇拜的感觉……

  那家伙是在抱怨吗?李想没好气的想。

  ……还有,李想,本镜叫明见心镜,不是电视萤幕,做人不要太过分。有生之年,若你为着你的生活不顺遂而感到后悔时,记住这一切都是你活该!本来你可以经由本镜而美梦成真的,这种数十亿分之一的幸运,竟就被你挥霍掉了,你要一辈子在后悔里反省!……

  脑海中的声音渐远,但留下来的火气旺到让李想觉得整个脑袋都烧得发痛。

  说到底,那声音是个什么东西,她至今搞不清楚,也许是镜子上的镜灵吧,一个很后悔被她与张品曜唤醒的镜灵……

  算了,那个已经不重要了,还是眼前的事情比较麻烦。

  如果那镜灵说的是真的的话,那么眼前这两个张品曜,其实有一个是阳赫。如果她抓住的是阳赫,那么等她醒来,将会身处明淳国……

  那么……李想忍不住要想:此时的张品曜,在他的梦中,是否也被相同的试验所困扰着呢?

  在他梦里,是不是也有两个李想,正等着张品曜选对或选错……

  思及此,李想发现自己手心涔涔的直冒汗。

  如果这是那面镜子对她将它当成电视萤幕的报复,而且诅咒她会为此后悔的话……是的,她后悔了。果然这种灵异的东西,沾上了都不会有好下场。

  她发誓,若她还有机会在自己的房间醒过来的话,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将那梳妆台拿去灌成水泥柱,沉到太平洋海底,让它再也不能出来祸害世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