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心镜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心镜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计程车停在张宅的围墙侧门,张品曜付完车资之后下车,伸手向李想道:

  “我来提吧。”

  “不用了,我们不同路,就不必麻烦了。”她将装着梳妆台的纸箱搂在怀中,横了他一眼,就要腾出一只手捞出口袋里的钥匙。由于纸箱上没有提把,所以单手并不好抓,因此她只能屈起一只脚顶着箱子下方,虽然她平衡感还不错,但两只手都在各自忙着,自然就让她的身体无法控制的微微摇晃起来。

  张品曜看她这样,也不敢笑,默默的伸手过去,坚决的将纸箱抱了过来。李想闷闷的没有作声,随便他去。在终于摸出钥匙之后,转身打开侧门。

  “好了,箱子拿来。你也快回去吧。”她道。

  他退了一步,不将纸箱给她。“我来就好。”

  “你不会以为我会让你进门吧?”李想双手环胸,挑衅地问。

  “你不想把我正式介绍给李妈吗?”他反问。

  她瞪他:

  “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我妈认识你一辈子了,还需要什么正式介绍?”

  “可是她不知道我是你的男朋友不是吗?”他跟她讲道理,“不能因为我们两家认识了三辈子,就把一些礼节给省略掉,这样不好。”

  “什么男朋友?!我没有承认!”她直截了当的否认,伸手打算将纸箱抢过来,反正他别想进她家就是了。

  “小慧,你是一个中学老师,那么请你为我解惑:一男一女,所有亲密行为都做过的两人,你认为他们是什么关系?”

  “那是、那是你……反正那只是欲望……现在早就不是古时候那种牵了手就要结婚的年代……这种私秘的事,你少在光天化日之下提!听到没有?!”她不知是气急败坏,还是心虚,总之一串话说得结结巴巴,平日的咄咄逼人样都不知跑哪里去了,整张脸热得快要可以煎蛋。

  “小慧,你胆子变小了,居然不敢面对现实。”

  “我哪有!”

  “我承认我们九年前的那一次,是出于对欲望的好奇,一切也发生得迷迷糊糊,没有办法控制自己,把它归结于好奇与欲望是合理的。可是如今我们都几岁了?再也不是少不更事的少年,既然自认为有足够成熟的心智,当然不可以随便把自己的行为不负责任的归咎于肉体的欲望去逃避!我们虽然都有欲望,但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的。承认吧,你根本无法想象在别的男人面前宽衣解带,你甚至连外人靠近半公尺内,你都忍受不了,又怎么会因为欲望的需求,就让男人接近你?你的身体愿意让我亲近,当然是你认同了我。你自己说,一个被你认同的男人如果不叫男朋友的话,又该叫什么?”张品曜趁她手足无措、尚未恢复强悍的战斗力之前,将心中的话一古脑全都说出。最后,结论:

  “所以,我是你的男朋友。我们现在进去拜见未来丈母娘吧。”

  “你——你给我差不多一点!我都还没给你男朋友的名份,你就自行升级为未婚夫,得寸进尺也不是这样。你!你给我滚!”气得头昏眼花,完全不想与他纠缠,因为现在脑袋发热,无法思考,不管说出什么话都不可能占上风,还是把他赶走吧,等她改天养好精气神之后,再来好好的修理他,今日暂且休兵。

  就在她嚷完之后,突然从她身后传来轻声的责备——

  “小慧!你这是做什么啊?怎么可以对品曜大小声?你这坏脾气怎么当了老师之后也没改呢?”

  听到声音,李想很快转身,扯出微笑道:“爸!您回来了?您今天休假吗?”

  “李爸,好久不见了。”张品曜含笑对李想的父亲李守田打招呼。

  “没有啦,今天没休假。”回完女儿的问话后,看向张品曜:“你回来快一个月了,除了那天去桃园接机见过你一次之外,就再也没见过你。我知道你阿公与阿爸派了很多工作给你,你辛苦了。没办法,你是做大事的人,比较辛苦是一定的。”李爸笑得憨憨的,眼中全是对张品曜的赞赏。当他看到张品曜手上的纸箱时,下意识的走上前道:“这箱子我来拿,给我吧。”

  张品曜退了一步,笑着拒绝道:

  “不用了,李爸,哪有长辈帮晚辈拿东西的道理!要给我阿公知道了,一定会打断我的腿,你可别害我。”

  “哎,我习惯了,没关系啦,我来拿,反正你阿公现在又不在这里。你是读书人,怎么可以让你做粗重的工作,给我拿吧。”还是伸手要拿,不拿全身不舒服。可惜张品曜拒不给拿,一时竟像在玩老鹰捉小鸡。

  李想看了只想叹气,也不好说些什么,只好努力转移父亲的注意力。

  “爸,您车子应该开去车库吧?别放在这里,要是不小心给人刮到就不好了。”李想指着杵在马路上的大房车道。

  “啊,对对,要赶快开进去。今天才从保养厂开回来的,你看金光闪闪有没有?一点也不像开了五年的车对吧?”李爸很得意的现着。

  “那是当然。李爸最宝贝车子了,记得四年前那一辆开了十五年卖掉的别克房车,买主还以为是才开了三年的新车,开了好高的价钱呢,我阿公去美国看我时,特地跟我提过。还是李爸厉害,阿公说连世界级的保养大师,也没有办法像你一样把车子照顾得这么好。”

  “真的哦?你阿公去美国有跟你说过哦?我没有那么好啦,是伯爷他自己人不嫌弃啦。人家专业的,我们怎么比得上。我只是每天都会把车子擦一下、洗一下,随时注意车子的情况而已啦,没什么的。”李爸既得意又不好意思,只能不断的边傻笑边说着他的保养心得。

  他是个老实人,生平没有什么大志,也没有太好的才能,可是他知足,努力将份内的事情做好,被夸奖一下,就足以让他开心上好几天了。

  “爸,车子快开回车库吧。你想跟他聊天还怕没机会吗?这两天他都在家的。”李想见父亲开始向张品曜叨絮着车子应该如何保养,这一扯只会没完没了,偏偏张品曜还露出一副很感兴趣、洗耳恭听的表情,这让她老爸怎么抗拒得了滔滔不绝的谈车欲望?

  “哦哦,对,我要开车。品曜,这两天如果你要用车,跟我说一下啦!我听你哥讲说你竟然跑去搭捷运上下班,家里有车,你跟人去挤捷运做什么?我随时可以载你,你不要跟我客气哪!”李爸上车之前又再三交待着。

  张品曜只是笑,没说什么。目送李爸将车开向前门而去后,才回头看着面无表情的李想。

  “进去吧。”他道。

  李想也懒得跟他争论什么了,无言的率先进门,让他抱着纸箱跟在后头。

  她的心情变糟了,他知道。可是对于她的心结,他即使知道,也无能为力。

  在感情上,她已经接受他了;可是在理智上,她坚持着厌恶他的态度。

  张品曜暗自叹了口气。有时候太了解一个人,还真是挺苦恼的事,尤其那个人又是自己打定主意要娶来当老婆的李想时,就更苦恼了。

  她的心结,他知道。

  就像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要改名叫李想这个怪名字,只有他能了解。

  她的渴望、她的厌恶、她的自卑与自傲,他都知道。

  可,知道,却又不能解决,才是最大的问题。

  唉——

  *

  张家与李家,相识了三个世代。

  早期张天顺在乡下的街角小店惨淡经营着凉茶摊时,当年十七岁的他,遇见了每天在路边垃圾堆掏捡玻璃瓶与废纸的李剩——也就是李想的爷爷。那年李剩十三岁,可是因为长期处于半饥饿状态,所以看起来严重营养不良得像是只有八、九岁,身上的衣服破烂且肮脏,不是他不爱干净,而是他只有那一身衣服可穿,所以当他因为饥馑而长不高时,居然还能乐天的庆幸着这样就不必担心把衣服撑坏了。

  李剩是个养子,因为养母不孕,向一个生了太多孩子且养不活的远亲过继而来,就为了养父母年老之后,有个养老送终的,也可以继承养父那两分薄田。可是养父过世得太早,当养父过世之后,养父的其他兄弟以自家祖产只能过继给有血缘的自家人为由,将母子两仅有的一间砖瓦房与一块田地都收回瓜分。至于母子两人——谁理他!在大家都活得很辛苦的年代,自求多福去吧。

  李剩的养母被一连串的打击气坏了身体,卧病在床没有余钱看病,才两年的时间,已经衰弱得剩一口气了,每天昏昏沉沉的躺在村子里废弃的破败黄土屋里,几乎没有醒来的时候。年幼的李剩自然只能努力以各种他能做的方式让自己与养母活下来。

  张天顺刚开始只感觉这小孩的家境一定很差,不过这个年代,也没几个家庭过得宽裕的,所以没太在意。当别的店家将纸箱玻璃这种可以卖钱的东西都藏着不肯给李剩时,张天顺都会向那孩子招招手,大方的将店里所有用不着的物件都给他收去卖给资源回收商,有时还将店里卖不完的凉茶都送给李剩。如果知道李剩的情况那么惨的话,会做的,就不仅仅是送凉茶而已了。

  李剩是个很懂得感恩的孩子,也许是从他出生以来,得到的温情实在太少,总是遭受着白眼与恶语护骂。当养父家发生变故时,他试着连络生父,却只得到生父托人带话说:家里十个孩子送了六个,病死了两个,不要想着回来,家里没吃的可以养你。所以张天顺认为自己只是随手将自己用不着的东西送他,反正丢了也浪费,不觉得在做善事时,李剩却已经将他当成大好人了,常常自动跑到张天顺的店里帮忙。

  张天顺后来辗转听到李剩的身世,才知道世上有人过得这么苦,然而相处了那么久,竟从来没听李剩抱怨一句。有时他来店里帮忙,忙到吃饭时间时,人就跑个不见,也不敢留下来蹭饭,还以为他家里有准备呢,原来不是。这个老实的孩子只是觉得他来帮忙是报答恩情,而不该多拿人家的东西,所以中午吃饭时分,都跑到别的地方去躲着。

  张天顺后来每天抓着李剩吃饭,更把家里母亲腌起来藏着要过冬的咸鱼干、肉干、锅粑都偷出来塞给李剩。这事后来东窗事发,张天顺被他娘抄着扁担追打了八条街,纵使被打得鼻青脸肿,他还是故我。

  在李剩十五岁的那年冬天,养母永远的闭上双眼,再没醒来。而原本居住的那个黄土屋,也被屋主收回,拆了要盖砖瓦房。张天顺便直接将李剩拎回家,李剩原本不肯的,但张天顺明白跟他说:

  “我家有田,可是我不想种;你一直念着被人抢走的那二分田,想种田却没有地可种。正好我家的田可以租给你,你就帮我们耕种。政府现在有三七五减租的政策,以后你收成一千斤,只要依法给地主三百七十五斤当田租,其它都是你自己的。这样一来,你很快就能存到钱买地了,就把当年被抢走的那块买回来,怎样?到时我帮你。”

  李剩被张天顺帮他规画的美好愿景打动了,所以他成了张家的佃农。又因为住在张家,所以自觉把自己当成长工,举凡所有砍柴挑肥等粗重的、肮脏的工作,他全一手包了。

  李想的爷爷在张天顺的帮忙下,终于以合理的价格买回了当年养父打算给他继承的那块田产。后来连娶妻盖房子这些事,张天顺也打理到底。

  张天顺始终把李剩当弟弟看,可是李剩却死心眼认定张天顺是他的恩人、再生父母,就算如今有房有田了,也不可以忘记报恩。他常常在农忙完后跑到张家干活、到店里帮忙,张天顺硬塞薪水给他,他都转身偷偷藏在张家的厨柜里,不声不响。

  而,李想的爸爸李守田在其父的身教言教之下,从小也把张家当成主子侍奉。李守田性格老实,不懂得拒绝别人,在学校很容易受欺负,幸好有张品曜的父亲张宏年罩着,所以在第二代,李家的孩子仍然以张家马首是瞻。

  李守田高中读的是汽修科,打算出社会之后一边种田、一边开个修车小店什么的——因为张宏年拍胸脯跟他保证,未来的台湾一定会汽车满街跑,学会修车与保养的技术,将来一定吃穿不愁。

  当然,李守田这一生算是吃穿不愁了。只不过他没开成汽车修理厂,他成了张天顺家的司机,以及田地管理者。

  起因是张天顺有天骑着摩托车去谈生意,因为太累,没有注意路况,结果被一辆轿车给撞飞进田里,手脚都骨折,昏迷了好几天才醒过来,吓得张李两家人哭得昏天暗地,不知如何是好。后来张天顺脱离险境之后,张家人一致决定忍痛花大钱去买当时绝对算是奢侈品的轿车;而李家这边的决定是,叫刚成年的李守田去照顾张天顺,并且当他的司机,开车接送他。

  那时大家以为这只是一时的,等张天顺身体好了、等张家人都学会开车,也能把车子开得很安全顺手了之后,李守田还是回归种田与当技工的生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