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心镜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心镜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姒水可怜兮兮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低垂下来,轻轻的点头。

  她是个忠实又聪明的女孩,难得还守分不逾矩,所以从小就被主人家特意栽培,年纪轻轻便担当起主管的职务。这种史无前例的重用,当然是因为她本身真的够出色。

  有时候最大的优点,同时也可能是最大的缺点。

  她很忠心,可是历来忠心的下属,通常不会有太美好的下场。李想相信以姒水的聪慧,不会没想到过当这面镜子交给她的主人之后,得到的绝对不会是更加的重用或爱怜,反而可能是无尽的猜忌。

  “既然你都想好了,那么呼唤我又想干什么?”李想软软的摊靠在椅背上,整个人显得意兴阑珊的。

  “请您不要生我的气。仙子,我是想,您是有着大神通的镜仙子,如果我自私的将您放在身边,是无法让您发挥作用的,这是对您的大不敬啊。您沉睡多年醒来,应是有着伟大的任务与使命——”

  “你不妨直说你的意思就是希望把我献给你主子,好帮助你主子可以成大功、立大业,成为明淳国一代伟人,百年后被塑成神像配享太庙,让国君与臣民祭拜万年,生前死后都享尽尊荣。”嗟!

  “仙于!您好厉害!莫非这就是您出现的原因?您的出现,是因为主爷是我盛原阳家千年来最出色的家主,注定了要为明淳国创造出太平盛世。您在宝库里沉睡了千年,如今醒来,就是为了辅佐主爷成就功业!仙子,您是因为这样醒来的吧?”姒水感动得双手合十,像是正在谢天谢地谢列祖列宗,脸上有一种神圣的悲壮神情,像是在说明:即使因为献镜,而从此被王爷猜忌驱离,再不能服侍主爷,都是值得的!比起儿女情长,主爷的人生成就更重要!明淳国的昌盛更重要!

  李想发现自己好像有点当魔镜的潜质,因为姒水什么话也不必说,她居然就能在她脸上“看”到那么多心思,实在太厉害了!以后不幸失业的话,可以考虑去当神棍或算命的。

  而,姒水的幻想力也超厉害,一个厉害成这样的女人,怎么不去写言情小说?不然朝奇幻小说发展也是可以的。只当个小小管事,未免太可惜。

  “姒水,你们那边出版业发不发达?”李想凉凉地问,也不理会姒水还在拼命幻想拼命感动,愈感动就愈幻想,八成已经幻想到她主子脚踩七彩祥云,位列仙班去了。

  “呃?什么?什么版业?”

  “出版业。就是印刷书本在市面上贩卖的行当,由书生或才女编写杜撰的故事,让出版社印行,发行全国贩售。嗯……例如这个。”李想眼睛随意在周围搜寻了下,顺手捞来一本从学生那里没收来的言情小说,放在镜子前,道:“这是印刷品,内容是爱情小说,专门写男女两情相悦爱得死去活来的故事,以杜撰出来的故事来赚取女性荷包里的钱。重要的是,这种文类以白话文书写,就像我们在对话一样,简单易读,完全不负担,没有阅读障碍,只要识字就看得懂。”李想又指了指封面:“你看,一男一女在接吻,画面唯美,是不是很引人好奇?是不是恨不得立即翻阅内容?”

  “啊!”姒水被那前卫的亲热画面惊得双颊臊红,连忙躲开眼,但很快又看了回来,双眼晶亮地问:“这这……书本应该是写来学习圣哲教诲、应该是学习知识、应该端严,怎么可以印行这种不正经的……”

  “你好不好奇?”李想问。

  “……好奇。”迟疑好一会,终于羞愧的承认。

  “你想不想看?”

  “……会、会被非议的啊。”也就是想看,很想看的意思。

  “你们国家里的女性,每个人大多识字,但要阅读古圣贤书就有点困难了是吧?”

  “是啊,反正我们又不考科举,能识字就可以了,不需要捧着典籍研究。”

  “枯燥的典籍有什么好研究的?还是把时间花在看闲书上有趣。这种东西叫闲书,用来打发时间用的。想想你们那里女性的娱乐无聊得可怜,不是约着一起绣花、赏花扑蝶,就是投壶、斗草、调脂粉等等,就这样过了一生,实在乏味。”

  “那些……并不无聊啊。而且,有些姑娘文采很好,还成立诗社呢!”

  “不管无聊不无聊,总之,看你眼睛亮成这样,就知道你已经了解这种读物绝对可以赚大钱对吧?一旦有人开始创造小说这种文类,谁知道明淳国的妇女的休闲活动,从此会有什么不得了的改变?”李想也只是随便说说。

  “一定有很可怕的改变。她们会开始买这类的书,而且讨论的话题也将不再是谁绣的花好看、谁抹的粉细致。虽然印行这种书籍,定会引发非议,但妇女们却会非常的喜欢,在闺阁间会迅速流传开来,人人争相阅读讨论……”姒水满脑子已经在思索着如何将这个想法给落实成巨大的财富收入,所以她不断的问着李想有关于这种小说的详细内容、运作模式……

  “打住。我提这东西,不是为了给你做生意用的。”李想回答到口干舌燥之后,做出一个暂停的手势,不说了。

  “仙子,您别谦虚了!”姒水水汪汪的大眼感激的望着李想。

  李想只觉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跳起来尖叫。毕竟是个与自己这么像的人啊,做出这种纯真又可爱的真挚表情,她看了只想撞墙。要是张品曜看到她做出这种表情,一定马上找道士来斩妖除魔,深信她被孤魂野鬼附身了。

  “反正你别再问我言情小说的事。”她将手上那本小说随手甩开。“谈回正题吧。你既然已经决定把我交给你主子,我反对也没用,你想交就交。可是我先声明:我不一定愿意在你主子面前现身,你好自为之。”丑话说在前头。

  “啊!请您不要这样,镜仙子,您会喜欢主爷的,他是个了不起的人,对于有大能力的人,他都非常礼遇,定然不会亏待您的——”

  李想听了好笑,打断姒水的游说,问道:

  “何谓不会亏待?我只是个镜灵,用不着你明淳国的金银财宝荣华富贵锦衣玉食,甚至我也吃不了你们祭拜的香火,所以不要承诺我说可以跟着你主子进太庙给人朝拜。你们唯一能想到的,大既是将你手上这面镜子来个金身大改造,在上头贴满珠宝什么的,不过,这些对我而言,还是不具真实性。”

  “镜仙子,就算您淡泊得没有任何欲望,可是您沉睡多年醒来,必然是有使命的!”姒水对于这一点就是深信不疑。

  “姒水,我对于你的幻想力无比的崇拜。”

  “啊?”姒水不解话题怎么跑来这儿了。

  “所以你应该学着去当一个小说作家。”李想点点头,终于想起自己为什么会跟姒水谈言情小说了。“我觉得你很会编造、很会想象,这种天赋不是人人都能拥有的,所以你要珍惜。”

  “镜仙子?”

  “乖,去写小说吧。写一个镜仙子横空出世,拯救明淳国、成就阳公爵不世之功业的故事吧。”

  李想觉得意兴阑珊,也不管姒水还被她的话弄得一楞一楞的,打算关机闪人了。切!亏她今天兴匆匆跑回来,结果败兴了。当她手指还没点上镜面,一旁的手机传来“张三的歌”铃声。

  是张品曜!

  当脑中还没决定要不要接时,她的手已经动作了——

  “喂?”口气不怎么好,其实是气自己比较多。

  “小慧。好久不见。”张品曜的声音总是那么慢条斯理。

  “才几天而已,哪来的很久?”不等对方回答,就截口道:“你要是打算接什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烂台词,就请省省吧。”

  “我是那么没创意的人吗?”

  “这位先生,麻烦请你从这一生活到现在二十七年的岁月中,随便举出一例,证明阁下是有创意的。”打鼻腔哼出不屑。

  “我爱你,就是我此生最大的创意了。”他用好轻松的口气说道,然后还是那么平稳和缓的声音:“今天天气真好。晚霞很美。”

  靠!“我爱你”这三个字居然与“天气真好”这种字眼同等级吗?这个男人会不会太随便了?她被他这样随便爱上会不会太不幸了?

  她李想生平第一次被告白这三个字,都还没来得及震惊,就被雷到,真是不可忍受!

  “张三!你应该庆幸你现在人不在这里。”她暗暗咬牙。

  “我在啊。怎样?”

  啊?!

  “在你门口。我买了必胜客的龙卷风披萨,最新口味,叫‘明太子黄金虾球’,刚出炉,正热呼呼的。你闻到香味了吗?”

  香味?啊!有香味!是披萨的香味没错!在门外!她不由自主的冲到门口,在差一点将门拉开时,理智及时回神——

  “张品曜,你又来干什么?没事跑来气我,是你的生活乐趣吗?”她对着门外喊。

  “我怎么会做这么无聊的事?”

  “你现在就很无聊!你把我爱你和天气很好放在一起讲,就像在拿我做消遣,你是存心气人的吧。”

  “不,我只是在让你知道,我爱你,就跟天气很好一样,是我们衷心希望,以及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你胡扯什么?!”

  “不是胡扯。你瞧,天气好,我们一天的心情都会很好,就跟我每次想到你时,心情也很好一样。也许这一点也不刺激、不轰轰烈烈,但很实际、很生活,我们可以这样一直到老。”

  李想很想开口骂他,但一时又想不出什么话可以骂,只能沉默。

  而门外边,张品曜叹了口气,轻声道:

  “小慧,你以为我回来台湾、来到你身边,不需要勇气吗?”

  她怔了下,所有莫名升起的火气,全都在这一刻消蚀不见,坚如冰石的心口,有一角悄悄的被松动了。

  在好一阵沉默之后,他没再开口,门外依稀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她耳朵一尖,对着手机疑问道:

  “你在干嘛?”

  “吃披萨。”含糊的声音。

  这——家——伙!死张三!

  “你给我差不多一点——”她恨恨的打开大门,就要破口大骂,但也只来得及出口那么几个字,就消音了。

  “这口味应该不错。”他没有在吃,他手上抓着一片热呼呼、香喷喷的披萨,放到她嘴边。“来,张嘴。”

  她忍不住诱惑,大口咬下……好好吃!

  “另一个是什么口味?”不忘好奇一下。

  “什么另一个?”张品曜捧着他的通行证——美味披萨,正大光明的登堂入室。而正忙着吃的李想也只能乖乖的跟在他身后,嘴巴忙着吃,更不忘探头探脑。怎么只有一个纸盒?另一个呢?

  “买大不是送大吗?应该要有另外一个披萨的。”

  “哦,我跟他们说不用送了,吃不完浪费多不好。”

  看到张品曜居然还一副等人夸奖的表情,李想只想海扁他一顿。

  “张品曜,你这个败家子!那个披萨虽然号称买一送一,但其实是强迫购买两个的价格!你叫人家不用送,等于花了双倍的钱买这个贵得要死的东西,你——”

  “是这样吗?那我下次会注意。”比起李想的气急败坏,张品曜只是没什么诚意的耸耸肩。“快趁热吃。”说着,往她手上那片披萨咬一口。“这口味果然还不错。”

  “你——”

  “镜……仙子!”镜子另一头,传来惊讶又不可置信的颤音。

  “啊!”李想这才发现,她还没“关掉”通讯。

  “镜仙子,他——”姒水手指抖抖抖的指向李想身边那个此刻正瞪大眼看着镜子的张品曜。

  “咦?这是什么?”同时,张品曜也发出疑问。

  “姒水,你看得见他?!”李想好讶异。

  “小慧,镜子里怎么会有一个穿古装的女人,而且长得和你这么像?”张品曜问。

  “你你你,也看得到?!”李想这下子真的跳起来了。

  “他他……主爷!在仙界也有主爷!”姒水惊叫出声,叫完之后,人再也承受不住,整个人厥了过去。

  啥?主爷?

  李想转头看着张品曜,张大嘴巴,突然觉得人生好奇特、好荒谬。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