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心镜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心镜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李老师,你这么匆忙,是要赶去哪里?”办公室里有人高声问。

  “我有事先走了,拜拜,明天见!”五秒钟收拾好桌面,闪人!

  “李老师——”近在身侧的呼喊一下子被远远拉长为地球另一端。

  而李想,已经成为肉眼几不可辨的小黑点,消失在远方。

  李想现在是一下班就回家。以前还会留在学校改改作业、开开教学会议,或跑到夜市去吃一些小吃美食,把逛街当成运动,不在外头消磨一下时间,是不会回到她那间贫乏得毫无乐趣的小套房里的。

  可是如今不同了,布置得极为克难的小套房不再显得凄凉乏味;缺少家俱的空间也不再那么沉闷无生气,在短短几天之内,她这间小小的套房成了这世界上最能娱乐到她的地方,让她只要一没课就往家里跑,连一些常例性的课程进度会议都能溜尽量溜——实在不是她要批评,这种会议本来就不需要每天开,偏偏打这个星期起,教务主任为了显示全校老师都热衷于教学的形象,要求每天下班之后一定要开会。

  拜托,哪有什么重要事情可以天天讨论的!可学校规定一定要开,占用的又是教师每天下班后的时间,实在不合情理。由于平常实在也没有什么好讨论的,于是这种会议不到两天就变成东家长西家短的聊天大会;不是比较着自己教的班级成绩好坏,就是比较着自家孩子考上了什么好学校。当然,共同的话题也是有的,就是对教改现状的批评;觉得教育部被某三只小猪部长恶搞至今未垮,也只能说台湾学生真的很坚强韧命,拿孟子名言之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之语套用之,就是——必先苦其教育、劳其教材、毁其学业等等……每天开会就是这样混着混着,岁月年华就这么混过了。

  可不管有没有意义,总之落跑就是不对,所以李想这种行为已经让教务主任亲自跑到她办公桌前递送黄牌警告了,毕竟她在主任下达这个“伟大”的命令之后,从第二天就开始溜班,至今毫无悔意,这般藐视顶头上司的权威,置教务主任的颜面于何地?真是不可原谅!

  身为学校考绩优良的冰山美女老师,她在这个学校任职以来,备受尊重,还没有被上司这么正面指正过。老实说,她还真的是难以适应,平静肃穆的外表下,其实偷偷的脸红。

  不过,不好意思归不好意思,这种没意义的会议,她还是给溜了。顶多向教学组长正式递假条,被扣考勤分数,年终奖金拿少一点,她还是坚持在没什么要事却非得留下来参与会议的时候跑回家。

  自从上星期五深夜十二点发生了镜子异变之后,她的生活便多彩多姿了起来,让她从来不曾玩物丧志过的心,就此沦陷。

  是的,镜子果真异变了。

  是的,当异变再次发生时,纵使已经有心理准备,但她心底还是非常害怕。可怕归怕,事情仍是得弄清楚,就在这样的信念下,她撑过了所有惊吓时光。

  就算“那声音”保证过“那东西”不会跳出来咬人,不会造成她实质上的伤害,这是她幸运的机缘,要她好好把握。但面对这种无法解释的异状,相信就算是全世界最有冒险犯难精神的人,也会心惊胆跳不已的。

  一开始,李想还真以为是因为她说出了童话里的魔镜专用语或“芝麻开门”这类的通关密语,使得那铜镜可以启动出异象,后来才发现不是这样。当然,镜子也不是只有在午夜十二点才会被启动。事实上是因为:在某个时间点刚好对上的刹那,她与镜子里面的那个世界便正式产生联系了,而,一旦成功连系上之后,就再也没有阻隔,可以随意观看。

  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情况,就她的认知来解释,只能说当她在那一刻,想要透过这面铜镜去看到一些什么时,在铜镜的另一边(或称另一个时空),也有人正在对这面镜子祈愿着,时间相契的瞬间,感应产生了,镜子发挥了它奇特的作用,成了两个空间互通的窗口。

  当正式联系上了之后,李想花了几天冷静适应这情形,小心翼翼的研究之后,惊讶又兴奋的发现——这有点像在看电视耶!而且,这一切果然对她无害。这就像当你看到电视里上演着天崩地裂、星球毁灭时,自己还是安好的坐在小窝里吃零食配可乐,一点也不受影响相同。她可以看到那边的种种事件,但另一面的人却看不到她以外的种种,而且,当她不想被看见时,那一边的人就看不到她。

  当然,也许简单形容这面镜子像个电视萤幕可能不恰当,但到目前为止,这面镜子所产生的画面,就是带给她看电视影集的感觉。

  而且,这个电视影集有着令她不得不牵肠挂肚的理由。

  铜镜变成了电视萤幕,播放着另一个空间的人间百态,虽有趣,但不足以抓攫住李想太久的目光。然而,让李想意外的是,在那个空间里,她看到一个长得与她一模一样的古装女子——李想甚至必须承认,那是一个更美更好的李想,气质与神情真是美好得让这边的她不由自主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与那个女孩,恐怕有着某种难以解释的关联,不然不会在一同面对这面镜子时,产生了感应,让两人从此可以对话上。

  怎么形容看到另外一个像自己的人的感觉呢?简直像是她什么时候跑去当演员,粉墨登场扮古装,演了一出连续剧似的。

  也就是因为如此,所以引发了她对那个世界的好奇与专注,再也不是无关紧要的异变,而那陌生的古代世界,也不再那么遥远,可以让她冷眼以待。事实上,她不仅无法冷淡视之,甚至还愈看愈心惊,不得不密切注意那边的发展……

  那个长得与她相同模样的古装女孩名字叫作姒水,她那边的国家叫明淳国。那个国家的人民,穿着打扮类似于宋朝风格,而政治制度却逐渐朝君主立宪的方向演化,有点像十七世纪末、十八世纪初的英国政治环境。

  当她们能沟通时,姒水对她说:她手上拥有的这面镜子叫作“明见心镜”,是她家主的传家宝物之一,被编列在第一宝物库的清册上的末尾,属于不得转赠变卖,只许世代相传的种类。所谓不许转卖的物件,不一定有实质上的价值,有时纪念意义大于金钱价值。

  这面镜子的最先来处已不可考,并无资料可供探索,所以历代家主遵于家训,不曾将之处置过,但也就直接无视,就当是第一宝物库里的无用物件吧,反正也不过两个巴掌大的镜面,不怎么占空间。再说了,这东西若拿出去送人,搞不好还会因为礼物太菲薄而得罪人,所以这东西还是继续在角落放着吧。

  姒水的家主世世代代都是皇亲贵族,在公侯伯子男五爵里,位列最高等级,是个公爵,封地位于全国最肥沃辽阔的盛原,世代被称为盛原阳家。只要他们所处的明淳国不败亡的话,其所永享的富贵通常与国祚画上等号。

  而明淳国建国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皇室始终都姓阳,从未发生过改朝换代的事件,简直可以把日本皇室的“万世一系”四个字套用进来。这也是政体逐渐朝更好的制度上去完善的条件之一。坐上皇帝大位的不一定是好人,但如果因为坏人当皇帝就只能以揭竿起义的方式来处理的话,那么,换了另一个姓氏上位,也不过是不同名称的朝代,相同的由清明到败坏的轮回。

  显然,明淳国的人民在阳姓家族一千多年的治理下,已经认同了皇室的不可动摇性,不会有人兴起“皇帝换人做做看”的念头,那么脑筋就只能花在如何让皇权不要那么为所欲为之上。几百年君臣角力下来,有时皇帝占上风,有时皇帝必须被大臣与民意机构牵着鼻子走,到如今就变成了类似君主立宪的体制。

  李想在收集这些资讯时,常常为之惊叹与感到不可思议,因为她实在无法想象这些看起来那么中国的人物,竟会产生君主立宪的制度,放眼中国五千年历史,简直是奇迹。虽然中国曾经也差点成为君主立宪国家的,但也就只是曾经而已,不提也罢。

  再说回这面镜子吧。李想非常肯定姒水手中那块镜子,与她现在镶在梳妆台上这面应该是一模一样的!经由姒水的形容,她有了这层笃定。她想,这也是她们之所以能够通联上的主要原因。

  就因为没有人知道这面镜子可以干什么,所以一直尘封着。这面镜子本身模糊不清,不具实用性不说,加上铜镜本身没有装饰黄金珠宝,看起来灰灰旧旧的还带着点锈斑,简直可以直接叫破铜烂铁。虽镜背上浮刻着葵花百子图,看起来有点工艺价值,但也就如此而已,这东西拿来打赏给下人都嫌丢主人面子。

  之所以这面镜子会落到姒水手中,因为这是她自己选的“定礼”。

  姒水是个家生子,打一出生就属于阳家贵族所有。而家生子的奴仆地位又比一般外姓奴仆高,加上她的父亲是阳家的内家管事之一,是上中下三等仆役分级里,属于上等那级,所以她虽然是女仆,但从小到大吃穿用度以及所受的教育等等,可比一般小富人家的小姐还高级。

  而所谓“定礼”是指她成为家主的首席贴身人之后,家主赐予宝物一件,充作聘礼,等于算是被公开收房的示意,地位超然。以后若再有收房女性,就不能得到这种恩赐了。

  这一任的家主是个极为大方的人,他让姒水自己进第一库房去挑定礼,挑什么都可以,无任何限制。这可是史无前例哪!历代以来,从来没有哪个侍妾可以得到这种待遇。可见姒水这个侍妾有多么得家主欢心,恐怕其他身分高的姬妾见到她,都要客气三分不止了。

  姒水对此非常感动,别说一颗芳心早就挂在家主身上,面对这样绝对的信任,从此更是死心塌地(李想听到这部分时,非常的不以为然,觉得那个男人实在奸诈,不过看人家女主角被感动成那样,她又怎好说些冷言冷语灭人喜悦?),自是不敢胡乱挑那些以她身分不该取得的物件,所以进入第一宝库时,她连地毯都不敢踩,怕将它踩坏了,更怕自己一个动作不注意,就将这房间里价值连城的宝贝给碰坏了。

  所以她打定主意不往里头走,就随便在入口处张望了下,在一件件金光眩目的宝物中,她反而被角落一块生锈的镜子所吸引,也决定拿这块被宝库总管批评为废宝的铜镜当作定礼。她的选择,在当时引起了整座宅院的哗然,都觉得她八成是脑袋坏掉了。

  不过在李想看起来,这姒水,其实也是很有些小女人的聪明心机的。她这样做,不仅顺利通过了家主暗中的测试,更能在家主心目中获得极佳的观感……不过,如果遇上的是心机九拐十八弯的男人,可能就会弄巧成拙,把她这行为当成是别有用心,那她就惨了。

  总之,在这六天,李想只要回到小套房,一定是紧盯着铜镜看,大量的吸收资讯,将一切有系统的组织起来,也就能很快的进入状况,了解那个世界的种种情况。

  当然,姒水的感情进展是她最关注的。

  她一直未能看到姒水口中那个英明神武、英伟不凡、英雄盖世、英姿飒爽、英俊潇洒、英英英英个不停,就算驾鹤西归也要安个英烈千秋牌区来加身的家主——阳赫。

  在李想的要求下,姒水答应尽量将镜子随身携带。这个镜子不过两个巴掌大,放在袖子中是磕了点、沉了点,但也不算太负担。而李想发现,即使镜子被放在衣袖里,她还是可以清楚的看到姒水周边的情况。

  姒水现在有两个身分,一是家主阳赫的房里人——这是指她既是侍妾又是主卧房总管,下面统领着十个男女仆役;另一个则是大公爵府里的采购主事之一,专门负责采购府里女眷的一切用品所需,所以可以领着一批下属在外面抛头露面,而且还相当受到敬重。

  被允许四处趴趴走的姒水,让李想连带受惠,每天面对镜子时,都能看到各样风光。明淳国是个很美的地方,处处蓝天绿地,道路两旁种植了各种果树,小鸟、蜜蜂、蝴蝶随处飞舞,看起来简直像是哪个旅游胜地拍的广告,准备在世界各地电视台播放,好赚取源源不绝的观光收入,可见景致有多宜人。

  另一方面,李想在见识了姒水与商贾做生意谈价钱的手腕之后,发现这女孩实在灵巧能干,在柔美的外表下,有着坚定的意志。当她对别人开出的条件寸步不让时,竟能做到让对方不感难堪,又不会觉得被公爵府的大门户给欺压。

  如今,她只好奇着那个阳赫是什么模样,居然能让姒水这个如此聪慧的女孩,放弃去嫁个好男人的机会,愿意当个不算明媒正娶,既是仆又是妻的侍妾。

  当然,李想努力克制自己不要以二十一世纪的地球女性观念来鄙视另一个在截然不同环境下成长的女性,这是不公平的。设身处地的想:如果今天她李想投生的地方是明淳国,她的观念与处世态度,不一定会比姒水活得更有尊严,搞不好更奴性!在女权不显的国度,出身于下阶层的女性仰望云端的顶极男性,寄托着爱意与未来的依靠是很正常的,就算没机会去依附的人,也多少会作作梦,因为这是她们唯一的指望。

  沉醉在爱情中的女人都不会觉得自己的委屈是委屈,当她们正在为了成就自己的爱意而奉献,并感到快乐满足时,别人也就不好置喙些什么了。

  所以李想最后还是把神奇的铜镜定位在“电视”的功能上。

  这样,可以保持一点距离,不要太关心,就不会太揪心。

  虽然,她已经无法不关心、不揪心了。

  因为……那姒水,与她相像的,不止是长相啊……

  *

  “镜仙子,您在吗?”

  甫一踏进小套房,就看到书架上的那面铜镜镜面上水波晃动,这是姒水在呼唤她的征兆,李想连手袋都来不及放下,快步过去伸手轻点镜面的中心点,果然就听到姒水的声音。她总是叫李想镜仙子,李想多次请她直呼姓名即可,都没有被采纳,姒水依然尊称她为仙子,相信她是镜中神仙,觉得她无所不能且充满智慧,李想已经无力到不愿再去纠正了,随她吧!

  相较于童话故事中那面被叫魔镜的镜子,还是镜仙子好听一些,她知道在姒水眼中,她是一面神奇的魔镜,是一抹镜灵。李想没有多作解释,因为姒水并没有空间的概念,也无法理解镜子两端其实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毕竟从姒水那边看过来,只能看到李想,而无法看到李想身处的环境。

  “我在,有什么事吗?”李想将镜台捧到电脑桌上放好,勾来一张椅子坐好,觉得口渴,从角落纸箱里摸来一瓶矿泉水,打开就对着嘴灌,咕噜咕噜一下子就解决了大半。

  “你、你在做什么?”低呼声。

  “啊,你看到啦?”李想将水放到一旁,随意抽了张面纸抹嘴,看到姒水正张大着水眸瞪着她看。她八成是想:怎么神仙也要吃喝的吗?而且还这样大刺剌的在人前做出如此粗鲁举措,真是难以接受。

  “如你所见,我在喝水。”李想耸耸肩道。

  “你怎么……啊!这莫非是仙水?仙界都是这样喝仙水的是吗?我看那瓶子清透别致,是人间不可能拥有的……”姒水难得的有些语无伦次。

  “你刚才一直在叫我,有什么事?”李想也不好解释手上拿的是保特瓶,喝的只是普通的饮用水,反正说了也不会被相信,所以就省省吧。

  “啊,是了。是这样的,仙子,我想了好久,实在于心难安,原先我选这镜子当定礼,是以为它本身没有什么实际的价值的,但谁会想到这是面灵镜,里头还住了个镜仙子。这样一来,我无心拿到的,竟可能是全天下最珍贵的神品……虽然您再三要求我不要将这事儿告诉任何人,但是我为此惶惶不可终日,总觉得侵占了不该拿的物件,愈想愈害怕,而且如此神品,本就不是我这等人能够享有的福气,无论如何,我都该呈现给主爷,并请他惩治我没有立即通报之罪。”姒水慢慢说道,一边整理自己的想法,说到后来,脸色有些惶然与暗淡。

  “所以你还是打算向你主子坦承?”李想虽然并不意外姒水终究会做出这种决定,可是仍然感到失望。“即使你知道坦承的后果是从此不再被信赖宠爱?”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