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心镜

yyh99永盈会网站
关灯
护眼
字体:
心镜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品曜,你在笑什么?”张家老大张承功好奇的问道。

  “他一定是想起了高中时期的丰功伟业笑的。你没看他一直在看柜子里那堆奖座。”张家老二张仲敏笃定的说道。

  “不是,只是想起以前的一些事。”张品曜回过神,目光从玻璃柜里的奖座上收回,却又不由自主的盯在自己右手上。脸上微热,过去的记忆与近期的记忆相结合,虽然才分开六天,但他已经好想她了。不过他想那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是一点也不会想他的。右手悄悄蜷成拳,努力转移心思,企图忽略掉手掌丘电击般的那一阵阵动情的微麻战栗。问道:“这些奖座怎么会放在公司?”

  “当然要放在公司,这是我们家的光荣事迹,当然要给大家看到。本来还被爷爷放在会议室的,后来爸爸挪到董事长办公室来,说是接待重要客户时,方便介绍。”张承功理所当然的点头。“你也知道,我们家这四个,除了捐钱大方会得到学校的奖状外,也就只能拿到全勤奖了。你不知道你高中得到的这些大大小小的奖座奖牌什么的,有多了不起吗?爷爷送你劳力士表可不是白送的,那时他多高兴啊,才会这么大方。”

  张家老二在一旁点头,更想到了一件事,“对了,你有没有把你那篇得到优秀论文奖的论文给带回来?还有奖状和毕业证书也不能忘,回家记得拿给我,我拿去裱框,挂在爸爸办公桌后面的墙上。那本论文我也会另外订制个镶金的柜子来陈列,一定让你风风光光的。”

  “对对,这事可不能忘。等这些东西都陈列好了之后,我会把那些重要客户都约过来看,让他们羡慕一下!”张家两兄弟都再三嘱咐,觉得这是件大事。

  张品曜有点无言,好一会才开口道:

  “这些我都放在美国,没有带回来。不用忙了。”

  “什么?!这么重要的东西,你怎么可以乱放?应该随身携带啊!要是不见了该怎么办?”张家老大紧张起来。

  张家老二也急道:“如意现在不是正在纽约游学吗?我们快联络她,叫她快点去品曜的住处把东西收好,收哪都不安全,干脆叫她去银行租个保险箱——”

  张品曜见二哥已经掏出手机要打电话了,出声阻止道:

  “二哥,现在美国是凌晨二点,你别吵她。她人在纽约,我住的地方是洛杉矶,你叫她怎么过去?这种不重要的小事,不要惊动小妹。”

  “什么不重要——”

  “可是——”

  “大哥,二哥,你们没忘了我们今天开会的主题是讨论上柜的事情吧?我们还是快点进入正题,不要耽误了你们晚上的应酬。我昨天印给你们的资料,都看完了吧?”

  说到这个,两兄弟就烦脑,一时也没心思跟张品曜卢了。

  “哎,那么多字,又一大堆英文……反正,那种事,交给你这个专家处理就好了,什么导入ISO九千还是ISO一万四的认证,这个我不懂啦,还有昨天你说还要取得中标局CNS的认证,讲得我是一个头两个大,我们公司得到的认证不是已经够多了吗,怎么好像要永远认证个不完哪——”张大哥抱着头哀号。

  张品曜笑道:

  “我昨天只是分析‘国际标准化组织’的意义,以及几种系列的不同处,这些系列里,以ISO9001的标准最为高。其实说穿了,就是注重国际品质管理与品质保证制度,而CNS则是我国的国家标准,由中标局委托中研院主导设计的,它是根据ISO9000为标准,为了提升台制产品形象,还规范得更严格一些,命名为CNS12680系列,总之这些认证都是为了加强国际竞争力。与我们公司原本就有的各种CMP认证,以及在日本取得的JAS标志认证那些依据个别产品品质证明是不同的。”他看着两位兄长再度目光呆滞,于是不再讲出任何一个与英文字母有关的字眼,只道:“既然我们决定让公司上柜,接下来两年必须做的准备工作有很多——”

  “不管,反正你是公司顾问,老爸说上柜这种专业的事,全都交由你打理,那个什么ISO、什么CSN你自己搞定,我们出钱出力出人,你负责办好,专业人手不够的话,你就去找。”张老大很快交付这个重责大任。

  “对对对!我们的专长是跑业务,跟客户搏感情,喝酒唱歌谈生意没问题,大家分工合作啦。”张老二也支持到底。

  “……好的。”不好又能怎样?张品曜接着道:“接下来我需要跟会计师合作,也需要看大量的财务报表,加以分析。然后还有赞助公益活动,提升企业形象,成立慈善基金会等事宜,我会一边进行,并随时向你们报告。”

  “好好好!那就都交给你了。”张家兄弟听了大乐。“以后这种专业的事,你就别找我们开会了,反正你做到哪里,有什么需要我们配合的就说一声,我们一定照办。老爸说这两年一定要看到公司股票上柜,你别让他漏气,知道吗?”

  张品曜也只能笑笑以对,没说什么。

  “好了,如果没其它事要说的话,那我要回家睡个觉,晚上还要跟客户去喝酒呢。没办法,一切都是为了那张五千万的订单——”张仲敏伸伸懒腰,打个哈欠说道。

  才说完,办公室的大门被大力推开,走进一名两只手都挂满百货公司纸袋、全身上下都是香奈儿名牌的年轻妇人,娇声娇气的嚷嚷——

  “张承功,我的卡又刷爆了!叫你给我办个无限卡,你不要,你看啦,才刷个几十万就爆了,害我在百货公司好丢脸,那时林太太、洪太太都在一边看着,我被笑了啦,人家气死了,呜呜呜——呃!”

  张家长媳习惯不分时地的大小声已经不是新闻,除了在祖父母、公婆面前安分克制之外,对谁都不买帐的。可是在这个英挺出色的小叔面前,却也是不敢放肆,还知道脸红,大嗓门当下也变得淑女秀气——

  “啊,小叔,你在啊,吃了没?要不要吃下午茶?我有买蛋糕哦!”先是谨慎客气的问好,接着就很自来熟的亲近起来。

  没办法,白马王子啊!再怎么刚强的女人都会化为绕指柔。

  “不了,我还不饿,谢谢大嫂。”张品曜温声婉谢。

  “哎唷,说什么谢谢,三八才这样。”连忙挥手,接着又推销其它下午茶选项:“要不然吃这个吊钟烧怎样?很有名、很贵、很好吃的哦!我排了好久才买到一盒,里面有六个,本来要拿回家跟奶奶婆婆一起吃的。来,给你两个,剩下的我们家里女性每人一个就可以了。”说着就忙在一大堆纸袋里掏来翻去,一时找不到将美食放在哪个袋子。

  “喂,阿丽,啊我没有哦?”张承功不满的嘟囔问。

  “你都那么肥了还吃?再吃下去你都要爆血管了!不给你吃。”口气完全两样,一嗓子就骂了过去。

  “你自己又多瘦了……”小声顶嘴。

  “你对我这个帮你生了四个儿子的身材有什么不满,啊?!”拉高声音。

  “没有,我什么也没说。”摸摸鼻子。

  “哼!”

  也不知道公婆怎么生的,老大长得像爷爷、老二长得像爸爸,都显得平凡而草根气重,才三十岁上下,身材就因为长期交际应酬而发福,气色也差。可老三张品曜则不同,他长得也是张家人的样子,但是改良了一百倍!

  张家大嫂就曾经与张家二嫂呱啦呱啦东家长西家短的品评着自家老公如果花重金去整型的话,应该有机会变成张品曜这个样子,毕竟模子相同嘛。

  可以说,张家的两位嫂子都是张品曜的粉丝。瞧,多好的王子条件哪!英俊、身材挺拔,更别说还出国留学,拿到的还是知名大学的硕士学位——光是英文顶瓜瓜这一点,就足以让他们这一家子人感动得要命了,毕竟张家的孩子,不管有没有努力读书过,基本上都是学业的绝缘体。

  张老大也留学过,在日本短大混了两年,回国后还是只会基本的日文会话。

  张老二也留学过,在加拿大读了四年,虽然也有拿到毕业证书,但没有人知道那是一所什么大学。而张老二去了一趟加拿大回来,学到的不是流利的英语,而是很溜的广东话,这吊诡的情况,让家人百思不得其解,不过香港市场就安心交给他了。

  而最年幼的孩子张如意,申请不到像样的大学,也不想在野鸡大学混日子,目标设定在学英文,所以就在国内读大学,然后年年寒暑假出国去游学,至今虽然已经大学毕业,但仍然热哀于此,目前算是有不错的成果。

  因为全家是这样的情况,所以张品曜才会备受家人看重,被当成整个家族拿出去炫耀的重量级招牌。因为他拥有的,正是张家人从来缺少又渴望的部分。

  张老太爷与张家老爸甚至在他每每获得奖项或好成绩时,都会打一块很重的金牌送给他,上面刻着「张家之光”四个大字。累积至今,金牌上的编号已经排到二位数了。而金价,也从当年的每公克二百块,飙到现在七百五十块钱天价,可见他的荣誉多么的有价值。

  这几年,张品曜已经能够习惯家人对他的另眼相待,这种以最草根直白的热情来爱护他,让他觉得有趣而感动,虽然这同时也显示出,家人对他太客气了,把他捧得高高在上,跟他谈话时总是刻意注意斯文,简直像在膜拜偶像。

  “大嫂,先把东西放下吧,我帮你拿,别累着了,有话坐下来慢慢说。来,这里坐。”张品曜走过去帮大嫂将挂满两只手的纸袋都提过来,领着她到沙发上坐下,接着就到吧台区去倒了杯气泡矿泉水过来给她。“外面很热吧?你喝口水,解解暑气。”

  哦……好感动……

  女人一生最美丽的梦,就是能遇到一个英俊体贴的白马王子,虽然张家大嫂已经嫁人很多年,不过有机会体会一下这种美妙的感觉,人生至此没白活了。

  “小叔,你人真好!你大哥追我的时候,连车门都没帮我开过呢。”张大嫂好感动,双眼冒着小星星。

  张品曜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

  好帅、好有气质哦!张大嫂一边喝水、一边发花痴,发到一半突然想到,道:

  “对了,小叔,我想到了,婆婆说你这个年纪也该找个对象恋爱了,就趁你这两年人在台湾,要帮你介绍女朋友。怕你以后又跑到美国工作的话,会娶金丝猫回来,那可不行。所以妈要我跟你二嫂帮你收集一些好条件的女孩子资料,可能这星期天就会安排人到家里吃饭了哦,到时你可别又跑不见人去了。”

  张品曜错愕了下,连忙道:

  “不用了,大嫂,这事不用麻烦你跟二嫂了。”

  “不麻烦,不麻烦,你别跟我客气,重点是妈说不能让你娶外国人——”

  “大嫂,娶金丝猫有什么不好?生的孩子超漂亮耶,你看电视上那些混血娃娃长得多好看啊!”张家老二马上发表自己的看法,“而且我们东方男人如果可以娶到洋妞,你不觉得很光宗耀祖吗?”

  “对对!更重要的是,美国妞身材超火辣,娶了一定会很性福。”看张老大一脸垂涎样就知道他说的“幸福”二字正解为何。兄弟俩意会的挤眉弄眼,笑得好暧昧。

  张大嫂跳起来骂道:

  “张承功、张仲敏!你们这两个没水准的色鬼,这种话也敢说出来污染小叔!我回去一定要跟妈说,你们等着!”

  三个人开始吵吵闹闹的拌嘴,生冷不忌的话都说了出来,还愈讲愈粗俗,连家中收藏的欧美A片里女优的身材也拿出来当证据,讨论得太热烈,口水满天飞,根本忘了正在开会,更忘了张品曜的存在。

  张品曜等了好一会,发现自己完全插不上话,也确定今天所有公事都到此为止后,默默收拾起散落满茶几的文件。

  “大哥,大嫂,二哥,你们忙,我先走了。”收拾好公事包后,他起身对兄嫂道别。

  三人默契非常好的同时住口,一致望向他,由张大哥开口问:

  “你要回办公室吗?还是要回家?快要五点了,不如我们一齐回家吃晚饭吧,我打电话叫家里准备得丰盛一点。”

  “不了,我现在要去台中,星期六会回来,麻烦跟家里说一下。”

  “你还没买车,怎么去?”

  “你又去台中做什么?”

  “小叔,你可别又去租车了!要不要请李叔开车送你下去?还有,我的宾士车也可以给你开哦!”

  众人又七嘴八舌的说着问着。

  “不用了,我搭高铁下去,很便捷。”张品曜看了下手表,道:“五点半有一班车,我得走了,再见。”

  “品曜,你老往台中跑,是有朋友在那边吗?”三个人跟着张品曜走出办公室,朝电梯口走去,张承功好奇问着。

  张品曜点头,“对,我女朋友在那边。”

  语气平淡得像在谈天气,所以张家三口人乍听之时,也只是随意的“哦”了一声,直到他们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之后,哗然惊呼时,张品曜人已经走进电梯中,不见了。

  也不管他这随意丢下的一枚大炸弹,将会在家里引发多大的震动。

  也许等他星期六回台北之后,会遭受到全家人围成一圈拷问个没完没了,不过眼下他一点也不担心。

  他现在只想见到她。

  他并且相信,如果周末必然会有一场开庭问审的大戏在家里搬演的话,那么李想这个女人,肯定是站在他身边一同受审的那一个。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